翡翠空间

第317章 蚩尤老**的门派

第三百一十七章 蚩尤老**的门派

“老东西,还不带着你的人离开?”

老妪的脸色一沉,犹若寒霜,开始下了逐客令说道。

“白寒梅,不要以为我怕了你们飞仙门!”

公孙问落不下面子,脸色一僵,愠怒的大声说道。在公孙问看来,让飞仙门的人摘走仙人果,已经是天大的面子了,现在白寒梅居然当众将他公孙轩辕卫驱逐离开这里,事关公孙轩辕卫的脸面,公孙问已经没有退路。

“笑话!再无耻的事情你们轩辕卫都能够做得出手,你们轩辕卫什么时候怕过我飞仙门?”

白寒梅的冷笑一声,反唇相讥的说道。

要问公孙轩辕卫的所作所为,没有比她飞仙门更加清楚的了。所以,白寒梅的话一说出口,当场就将公孙问噎住,哑口无言,愣在当场。

公孙问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说出一句话来。默默的带着轩辕卫离开,但在临行之前,他的眼睛狠狠的盯了叶阳一眼,其中带着一丝不甘,还有一丝警告的意味。

叶阳的心里一滞,随之“咯噔”一声,之前的怀疑终于得到了证实。看来,公孙问是盯上他了,看样子还会继续寻找他的麻烦。不过,叶阳并不担心,只要破空刀一旦到手,就算是公孙问的长山古矛他也无所畏惧,大不了就是拼死一战,两败俱伤。

“慢着!这个叶阳是我飞仙门的人,如果他有什么闪失。这个帐我会算在你们轩辕卫的头上!”

白寒梅被美少女拉扯着衣袂,若有所悟似的。在公孙问临行前说了这么一句。所以,当公孙问听了这句话之后,他的脸色阴沉得非常可怕,几乎就要暴走,最终他还是憋住了这口气,铁青着脸离开了这里。

听了白寒梅的说话,叶阳的心里多了一些踏实,起码。公孙问不会明目张胆的杀了他。不过,在以后叶阳就要留多一个心眼,防止公孙问在他的背后下黑手了。

及待公孙问他们离开之后,白寒梅转而换了一副脸孔,和若晨曦,笑眯眯的问道:“小伙子,你身上的气息我好像感到非常熟悉。不知你除了跟七星门的老怪物修炼七星门的功决之外,还修炼了其他什么功决?”

叶阳没有想到白寒梅的眼光这么毒辣,一眼就看穿他的气息和七星门的功决有些差别,心里一凛的同时,暗暗纳闷,只觉得她们都好像对自己很感兴趣似的。

“禀。。。”

叶阳刚想说话。就被蚩尤打断了。

“师弟,你不用说了,她们千方百计不遗余力就是为了找我的。”

蚩尤叹了口气,知道自己不能再躲了,有了飞仙门和登天门的帮助。叶阳就会如虎添翼,以后就会相对的安全多了。于是说道。

“师兄。你是说她们是为了寻找你的下落的?”

闻言,叶阳的心神就是一呆,诧异的问道。

“师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转而,叶阳好奇的问道。

在叶阳看来,蚩尤一定有心事瞒着自己,就像之前,他的神识遭到古蓝芝的神识禁忌搜索之后,蚩尤居然就像在他的识海里面消失了一样,怎么都找不到他的踪迹,现在想来,所有的问题都迎刃而解一目了然,恐怕蚩尤那时正在躲着古蓝芝的神识禁忌的搜索。

万幸的是,之前他服下神农们赵山主的丹药及时的发挥了功效,将古蓝芝的神识禁忌驱逐出去,才免除了他的死亡之厄。

“师弟,什么都不用说了,飞仙门就是我以前的女朋友为了寻找我的下落而创立的门派,登天门则是我以前的侍女创立的,当然,她们的目的都是一样。当年,我只是以为她们只是头脑发热,很快就会忘记我了。只是,我没有想到,她们为了寻找我,一找就是数千年,而且一直到现在都对我念念不忘,只可惜我现在只剩下一缕元神不灭,这一切都毫无意义了。”

蚩尤一边哽咽的说着,一边痛心疾首的叹着气,显然他的思绪已经飞往那遥远的回忆片段之中,只觉得自己亏欠了她们,同时也辜负了她们的期望,打碎了她们的希望。

“师兄,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你不必内疚。”

叶阳的心里也是一阵触动,安慰着蚩尤说道。同时,叶阳也为她们那种锲而不舍的精神所感动。数千年来一直寻寻觅觅,其中的痛苦不是谁都能理解和体会的。

那漫长的岁月,对于一个人来说,是一种煎熬,是一阵摧残,不是区区几句话就能将形容的。

不过,让叶阳没有想到的是,飞仙门居然是蚩尤老情*人的门派。同时,叶阳也被他们情比金坚的爱情所感动。如果自己能有这么一个痴情的爱人,就算是死了也值得。能够让一个女人一辈子不离不弃,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蚩尤的情绪低落,叶阳也无言相劝,只有让他自己去缅怀往昔的岁月。

“师兄,那我能不能如实相告?让她们知道你的下落,好让她们安心?”

想到那边还有一个饱受爱情煎熬的人在等待自己心爱的人,叶阳的心就是莫名的一颤,随即想到秦兰她们。于是问道。

“师弟,不用了,我担心她们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心死如灰,断了求生的念想,所以,还有瞒着她们比较好。不过,你可以告诉白寒梅,让她处理,我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能让痴心人知道这个真相。”

想通之后的蚩尤,为了活着的人活得更好,咬了咬牙,毅然的说道。

其实,他也很想见一见她们,只是担心见了她们之后,她们就没有求活的念头,这是蚩尤最为害怕见到的结果。

白寒梅见到叶阳还在犹豫当中,这么久都没有哼一声,以为叶阳在担心什么,于是说道:“小伙子,你有什么顾虑吗?”

叶阳摇了摇头,说道:“不是,大长老,你能不能让大家远一点,我有些话想和你私下说。”

白寒梅是何等的聪明,一听到叶阳的说话,就知道叶阳的话里有话,心里惊喜的同时,连忙让美少女带着其他人离开。

“小伙子,现在她们都走开了,你可以和我说实在话了吧。”

白寒梅有些迫不及待的说道。

实际上,她们努力了这么久,就是为了实现门主的唯一一个愿望,所以,现在能够知道那个人的消息,这比她突破大乘期的境界还开心。

“大长老,你所说的那个人其实是我的师兄,他已经陨落数千年了,我是在滇南的苗家禁地发现他的消息的,不过,我还残留在一丝元神,就这样,我就成了他代师传艺的师弟。但是,我师兄有一个条件,就是不能告诉你的门主,因为我师兄担心告诉你的门主之后,她就会失去求生的念头,所以,我希望大长老能够成全我师兄的愿望。”

“这不可能!我门主所有的一切努力就是为了找到他,现在既然有了他的消息,我就应该让门主知道这个消息,让她也开心开心。”

白寒梅有些理解不了的强硬的说道。

但是,她却被找到蚩尤的消息的兴奋所掩盖,而没有考虑到这个后果是不是她的门主能够承受得住的。

“大长老,如果你的门主听到这个消息断了生机,没有活着的希望,那你告诉你的门主是祸不是福,你觉得我有没有说错?”

叶阳没有想到大长老就是一根筋,只想到圆了老门主的愿望,却想到那个可怕的后果,所以,叶阳苦口婆心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