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空间

第350章 圣尊携手而来

第三百五十章 圣尊携手而来

刀芒如虹似链,千丝万缕之间形成一片无比浩瀚的汪洋,席卷当空,朝着文秀白衣神人斩落。

众人皆惊,面色赫然,都不禁自我的腹诽着,难道白衣琉璃塔王就要陨落在神皇墓里吗?

嗖!

就在刀芒即将落在文秀白衣神人的一刹那间,文秀白衣神人好像祭出一张逃命的虚空神符,一去数十里,险险躲过一劫。

但是,就在大家惊愕的时候,文秀白衣神人却是被弹了回来。

他的虚空逃遁神符已经触动了神皇墓里面的禁制,瞬间又被送了回来。

叶阳轻轻的叹了口气,这个人命不该绝,居然让他就这样逃过一劫,实在太过不应该了。

电念一闪而过,叶阳再次祭出了半个破空刀。

“小子!你还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

文秀白衣神人怒不可恕的盯着叶阳,他的眼里怒火冲天,却又复转冷凛如电,期间的心理变化实在太过大了,就连叶阳都看出对方准备拼命了。

“在这里要收拾容易得多了,谁怕谁啊?!”

叶阳毫不客气的回敬道。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朋友来了好菜好酒招待,敌人来了就等着被宰,这就是叶阳的个性。

登时气得文秀白衣神人暴跳如雷,咬牙切齿,在上一界,他何曾受到过如此羞辱?但在这个神皇墓里面。他就像空气一样被无视他的存在了。

叶阳说完,八卦破空刀一刀凌空划出,大道无形。天道至简,朴实无华,却是雷霆万钧隐藏其内,杀气直冲斗牛,非神皇再世不可与之匹敌。

然而,文秀白衣神人却是岿然不动的站在那里,好像酝酿着无比凶猛的致命一击一样。他的双手负在背后。如同峙岳渊嵉,无欲无求。

突然,他的双眸精芒暴睁。眉心之处倏然裂开,一道鸡蛋般大的金海显化而出,神芒贯通天地,爆射而出。八股恐怖的力量似乎可以毁天灭地一样。

“糟了!咱们快跑!那是禁忌之术。他疯了吗?居然在人界的神皇墓里面施展正在禁忌之术?”

有人认出白衣琉璃塔王施展出来的禁忌之术,脸色大变,随之发出惊骇的恐惧呼叫声,立刻鸟作兽散的飞速逃离这片地方,唯恐被白衣琉璃塔王的禁忌之术波及。

同时,他们的心中似乎看到白衣琉璃塔王元神被碾碎的可怕下场。

金海神芒往琉璃塔身一照,登时,琉璃塔就像注入了无穷无尽的力量似的。内蕴的奥文以及符文就在那一刻苏醒过来,瞬间就暴涨了数十倍。遮天蔽日,站在他下面的所有修真者以及神人,仿佛是那么的渺小,如同恒河细沙,那座琉璃塔只需要轻轻的一压,下面所有的一切似乎就会灰飞烟灭,化为尘埃。

同时,叶阳也感受到陨仙石传来一股巨大的压力,陨仙石簌簌发抖,光芒暗淡,似乎有些不敌。在他的面前的琉璃塔就像三千大千世界似的横亘在他的头顶上,如同摩斯达克之剑悬浮在他的头顶,随时都有可能被别人收割她的生命似的。

叶阳不停的扣出法决,催动陨仙石无限的扩大,只有这样,才能保住他的生命。

其实,叶阳也知道这样做可能是徒劳无功,因为对方的力量实在是太过强悍了,但叶阳不甘心,不服输。或者听听想改变这个已经有了结果的结果。

瞬间,叶阳心灵福至,祭出了八卦破空刀,将人皇的八卦金色光盾灌注在陨仙石上面,瞬间,陨仙石就像得到重生一样,焕发出强大无比的符文神威。

被注入神皇神威的陨仙石,瞬间扩展至数千万倍,就像太古时期的昆仑祖山显化在世上一样。

轰隆!

一个发动禁忌的琉璃塔和一个太古复苏的昆仑祖山凶狠的撞击在一起,发出毁天灭地般恐怖的巨响,硝烟散尽,琉璃塔和昆仑祖山都安然无恙。但是,催动这两个神器的人都站在那里,白衣琉璃塔王眉心的金海已经被轰暴,金色的血液不停的流了出来,他的身上,被洞穿了无数个拳头般大的血窟窿,肋骨和关节不知断了多少截,他嘴里的鲜血汩汩的流个不停,生命迅速从他的体中流逝。

他不甘的望着叶阳,眼中充满了难以置信的神色。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禁忌都杀不死叶阳,他的信心开始变得颓败,眸光转而变得空洞洞的,变得没有一丝神采。这是迄今为止,叶阳是他踏入神路的那一天开始覅一个击败他的人,而且这还是一个人界修真者,而不是上一界的神人,这样他或许还有多少颜面。现在不用说颜面,就连生命都在别人的掌握之中。这种耻辱,他从来都没有想过的。

而叶阳也好不到那里去,还好他有八卦破空刀发出的金色八卦光盾护身,刚才的神威符文激发而出的气浪,几乎让他窒息死亡,他的肉身已经千疮百孔,鲜血不同的流出来,他全身上下都成了一个血人。即使而出,他胸前的肋骨也断了十多截,内脏移位,每动一下,几乎让他撕心裂肺,痛入骨髓。

叶阳尝试着联系自己的空间,还好,除了肉身受伤之外,其他一切都好。叶阳艰难的祭出空间泉水加入玉髓灵液一起喝下,迅速的修复身上的伤势。

琉璃塔落在地上,被叶阳远远的看到,一个法决,被叶阳紧紧的捏在手里,即使琉璃塔不想跟叶阳走,不停的挣扎,但它的主人已经无法控制它,一切都只是徒劳无功。

就琉璃塔收入扣减,与世隔绝,即使是白衣琉璃塔王复活,也休想拿回他的琉璃塔。

众人远远看到叶阳居然还能活下来,一个个的嘴巴都张得可以塞进一个鸭蛋了。见到叶阳没收了白衣琉璃塔王的本命琉璃塔,诸人惊汗毛倒竖,实在是不知叶阳是从那里降生的魔神,居然将白衣琉璃塔王打得奄奄一息,和死没有什么区别。

叶阳近前,看到白衣琉璃塔王的双眼依旧充满怨毒的望着他,那种刻骨铭心的仇恨,恨不得将叶阳挫骨扬灰,镇压十万载也解不了心头之恨的印象让叶阳感到一种毛骨悚然的威胁。

他的手再次出动,捏着白衣琉璃塔王的脖子,眼眸之中闪过一丝决绝,手中瞬间加大了力气。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白衣琉璃塔王的金海再次运转起来,就连白衣琉璃塔王整个人的身躯都开始颤动起来。

叶阳一阵心惊,一种魂飞魄散的感觉油然而生,叶阳似乎闻到一种极度的危险。

一种熟悉的情景在叶阳的脑海匆匆闪过.

“自爆?”

想到这个可能,叶阳浑身登时打了一个激灵,一股寒气从尾椎骨迅速的冒了上来,一层鸡皮疙瘩泛起,他的头发都竖了起来。

“走!”

叶阳的脑海第一个就闪出这样的念头。

“哈哈。。。”

白衣琉璃塔王突然动手,将叶阳拉住。

如果叶阳不是看破了白衣琉璃塔王的意图,也许真的会和他一起同归于尽了。

就在白衣琉璃塔王抓住叶阳的一瞬间,叶阳已经感觉出白衣琉璃塔王的手在动了,所以,当白衣琉璃塔王的手刚刚接触到叶阳的须臾之间,叶阳已经闪进他的空间里面。

然而,白衣琉璃塔王惊恐的发现,他打错了如意算盘,但是,自爆已经不可逆转,他的笑声里面多了几分苍凉。

轰!

肉身飞散,血雨飘洒,一个元神惊恐的逃窜而出,似乎急着离开这个诡异的地方。

但叶阳的八卦破空刀已经准备就绪,等在那里,刀芒一出,将那个元神定格,顷刻就被撕碎。

“是谁杀了我的弟子?”

须臾,虚空出现了两个巨大的身影,暴怒的问道。

“是圣尊来了!”

某些人惶恐的惊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