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空间

第389章 阴险的长角

第三百八十九章 阴险的长角

只是,长角这么久都没有见到叶阳出来,加上刚才菩提圣树再次显示出来的异象,不得不让长角的心里多想。

于是,一个阴险的计划在长角的心里逐渐形成。

废神作为数百万年前被封印在残缺神域的人物,自是见多识广,说不定会有什么办法进入菩提圣树的界域,将叶阳逼出来。否则被叶阳成功的炼化菩提圣树,以后就再也没有在菩提圣树底下修炼的机会了。

因此,他必须全力阻止叶阳的企图,或许还有一线希望。

“哈哈……在下长角,见过神域大名鼎鼎的废神,我有重要的情况向你汇报。”

长角疾驰飞来,身未到,话先到。

站在废神旁边的螳蠊等等怪物,听到长角的声音由远而近,出现在眼前,不由得警惕起来。

“废神,就是这个长角带着手下长期霸占了这棵菩提圣树,被我等杀得像一条丧家之犬逃跑了,现在跑回来,不知道它有什么阴谋诡计,废神你要小心啊。”

面色剧变的螳蠊,连忙先声夺人的说道。

长角一方的手下不少,螳蠊担心废神站在长角的那一边,那它们那么多的手下就白死了。

然而废神也不傻,当然看出螳蠊一方和长角一方的敌意,相反,他非常乐意看到这个局面,这样他就可以玩平衡玩竞争了。

“螳蠊,既然你们都认识。有什么话大家好好坐下来谈谈嘛,我相信没有化解不开的仇恨。”

废神担心螳蠊继续追问道果的事情,现在不好好的把握眼前的机会。那他就算白活了,是以,废神冠冕堂皇的说道。

“螳蠊,废神说得对,你是不是担心我抢了你们的那一份吧?你们都放心,在你们杀过来之前,已经有人闯入了菩提圣树的界域里面了。我估计,现在他已经差不多得手了。”

长角的说话就像平地一声惊雷炸了开来,将螳蠊一众以及废神都震住了。

已经有人比他们捷足先登了?这个消息几乎破灭了他们所有的幻想。

“长角。不可能!你在骗我们,你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螳蠊举起它那弯弯带刺的镰刀,怒不可恕的盯着长角,咬牙切齿的说道。

“哼!在神域荒禁里面。没有什么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你螳蠊做不到的事情,不代表别人做不到,如果你还在怀疑我的说话,哼!我倒是无所谓,只怕你们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得不偿失!”

看到螳蠊气得就要暴走,长角幸灾乐祸的说道。

如果不是废神这个意料不到的家伙突然出现,打算了长角的计划,恐怕螳蠊它们已经吃了叶阳的暗亏。

可惜。废神这个变数破坏了长角的算计,让它功亏一篑。

不过。废神的出现,让长角对付叶阳有了一线希望。

“哦?你是说已经有人闯了进去?”

废神闻言,他的眉头不禁皱了一下,疑惑的问道。对于这个骤然出现的新变化,几乎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瞬间逼得他进退维谷。

数十万年前,当他发现菩提圣树的时候,他就开始打菩提圣树的注意了,可惜的是,菩提圣树岂是一般人能够染指的,所以,当年他羽铩而归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了。

如果他真的有办法,也不会拖到现在才出手。现在,他也只不过是琢磨出一些手段来,至于能不能奏效,他的心里同样是没底。

“是的,废神,这个人假扮成我的手下悄悄的接近了菩提圣树,然后一鼓作气的闯了进去,当时刚好被螳蠊它们围攻,所以对付那个人的事情就落下了,之后我们被螳蠊它们赶出了菩提圣树底下。”

长角的嘴角,带着残忍的冷笑娓娓道来,但其中的含义却让螳蠊一方听了,心中掀起惊骇涛浪,浑身发冷,汗毛倒竖。

这个长角实在太过阴险了,居然利用它们来对付那个闯入菩提圣树界域的人,如果不是废神及时出现,恐怕它们现在已经吃了大亏。

想到这里,螳蠊一方对长角的算计暗恨不已。

就连废神听了,心里也是大吃一惊,虽然面色不动声色,但心中已经是骇浪滔天,翻滚不已。数十万年来,这是他知道的唯一能够进入菩提圣树界域的人,可见其人一定有着通天的手段,否则菩提圣树必定不会承认这样一个主的。

看到众人的反应,长角一方无不像六月天吃了冰水一样,爽到透点,先前憋着的恨意也消解了不少。它们得不到的东西,也不希望死对头它们得到,这就是它们心里最真实的想法。

“长角,你现在跑出来说这话,实际上你也是不安好心吧?”

对于长角这个劲敌,螳蠊的心里也没有什么好印象,它相信长角一定有着一个不可告人的目的,否则以长角的性格,断然不会这么轻易的说出真相。

“螳蠊,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这是出于对废神的敬仰,特意前来相告,而你呢?废神一来,你就想要一个道果,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了有人闯入了菩提圣树界域,想利用这个机会对废神不利?”

长角这么大的帽子一扣下来,螳蠊就算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哑口无言。

“长角,你……你少在这里血口喷人!”

说到底,螳蠊哪里是长角这种经常处心积虑算计的高手的对手呢,只见它被憋得满脸通红,双瞳充满了嗜血的光芒,狠狠的盯着长角,咬牙切齿的说道。

看着螳蠊气急败坏的样子,加上扣上的大帽子,长角知道,自己此番前来的目的基本上已经达到了。

“螳蠊,如果你的心里没鬼的话,我想废神会给你们一个机会的,那你们就应该用行动来表达你们的诚意。”

长角看了废神一眼,转而望着螳蠊说道。

这里,只有废神能够压得住螳蠊它们,而且长角已经看出,废神并没有制止,等同默许它的言行,聪明的长角如果不懂得利用这个机会,那它这个长角大王就白做这么多年了。

更何况,长角刻意忽略这棵菩提圣树属于废神的事情,目的就是让螳蠊带着它的手下在前面冲锋陷阵。

闻言之下,螳蠊庞大的身躯顿时一阵剧震,突然之间发现,长角处心积虑的挖了一个大坑给它跳下去,不管它愿不愿意,它都得跳进长角给它挖的坑,否则就要得罪废神,将要面对废神的怒火。

螳蠊的眼眸喷出了怒恨之火,转而变得一阵幽冷和恨厉,几乎让长角一瞬间有了一个错觉,那种错觉让长角的心里隐隐不安,但却又看不出不安来自哪里。

脾气火爆的螳蠊一声不吭的带着它的手下,将菩提圣树团团围住,那无声的背影让长角一下子觉得螳蠊变得高深莫测起来,心里自然而然的打了一个冷颤,它已经明白,不动声色的螳蠊是多么的可怕了,谁也看不出它的心里在想什么。

废神没有说话,长角充当一个会咬人的狗,他才能稳坐钓鱼台。双方斗得越凶,他的处境就越安全。而且,有了开路先锋,自己能够坐享其成,这种美事,何乐而不为呢?

不过,长角的阴险,让废神暗暗警惕,心里加强了提防。毕竟,一个这么会算计的家伙,城府之深,让废神也难以看出它心里的想法,这才是最为致命的。他不会天真的以为这个长角比那个鲁莽的螳蠊那么容易控制,它不过是在借自己的势,刚好自己正有此意,双方一拍即合,这才逼得螳蠊它们不得不打脱牙齿和血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