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空间

第474章 千里奇袭唐门三

第四百七十四章 千里奇袭唐门三

难者不会,会者不难。对于阵法,叶阳不敢说精通,自忖整个修真界,没有几个人是他的对手。

而当他一脚踏进去的时候,才发现是自己孤陋寡闻了。他发现,自己已经进入到一个恐怖的幻阵,瞬间,叶阳就回到自己遇到车祸,被摔下山崖的那一刻,骤然间,叶阳的心脏不由得就是一阵**的抽搐,仿佛就要破膛而出的样子,惊得叶阳失声尖叫起来。

自己明明身在唐门,那堕崖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好几年了。

很快,叶阳就明白是怎么回事,连忙收摄心神,那幻象这才消失。但此时的叶阳已是如同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浑身都被汗水湿透,心里暗叫一声侥幸。

没想到唐门里面还有这么厉害的幻阵,那个唐天龙也确实狡猾无比,先是将叶阳吸引到这里来,接着激发的都是一些再也普通不过的禁阵,以达到诱敌深入并且让叶阳轻敌的目的。

叶阳也如他所想的叶阳,被他牵着鼻子走,最终陷入了他为叶阳准备好的幻杀阵。

不过,那个狼狈逃跑的唐天饶可没有心思留下来破阵,而是立即赶回自己的洞府,将所有的宝贝都收入自己的储物戒里面,准备离开唐门。

没有办法,现在的叶阳就像一尊杀神,遇佛杀佛,遇神杀神,唐天饶自忖没有那个能力对付叶阳,还是及早开溜为妙。

至于其他唐门子弟,那就听天由命了。

如果是以前,唐天饶或许还有和叶阳一战的实力。但现在的他不仅被吓破了胆。因为广寒门的灭门,让他惶恐不可终日。

虽然他怒不可遏,但理智尚在告诉他,再迟疑就永远没有机会离开了,而且。他的感觉一直在告诉他,不停的敦促他离开。

而一边的烈虎和那五百多个被叶阳控制的弟子,势如破竹,血洗整个唐门。

现在的唐门,就像一个人间地狱,到处充斥着杀戮。在烈虎等人一鼓作势之下,唐门的那些弟子一个个就像土鸡瓦狗一样灰飞烟灭,在惊恐中陨落。

他们纷纷抱头鼠窜,极力躲避烈虎一行人的屠杀。

唐门的弟子实在太多了,再加上他们数千年来衍生而出的无数个家庭。也属于唐门的附属势力,少说也有几十万人。

杀得烈虎也是一阵心惊肉跳,心中发憷不已。被叶阳控制的那些他们弟子,更是身不由己,因为叶阳的神念对他们的控制更加严谨了,他们稍有犹豫,识海就是一阵生不如死的疼痛,这让他们不得不咬紧牙根发狠举起血淋淋的利剑。

在烈虎的配合之下。那些对他们稍有威胁的对手,立马就被清除了。

现在烈虎唯一希望这些人做的,就是杀戮。无尽的杀戮。看着那些曾经不可一世的唐门弟子倒在血泊之中,烈虎的心脏就是一阵兴奋的跳动。

曾经这一幕,出现在多少的修真门派之中,他们被唐门斩草除根,永远在修真界抹除掉。

现在,报应不爽。居然是自己偶然遇到的叶阳,和他联手一起灭掉整个唐门。还有什么比这个令人难以忘怀的事情?

“唐易、唐元、唐穹、唐战,你们四个身为唐门的长老。现在居然屠杀自己的同门,你们是不是都疯了?!”

一个年纪轻轻的青年男子,双眼猩红的瞪着他们,手上的大刀寒芒闪闪,咬牙切齿的说道。

至今,他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被唐门的主事者蒙在鼓里,当成了炮灰,此刻唯有对屠戮唐门弟子的烈虎满怀仇恨。

“唐剑,就连唐天饶那个老家伙都像丧家之狗一样逃走了,你居然还敢留在这里送死,我不得不佩服你的胆量。”

各为其主,大家断然没有和解的可能,双方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但唐剑不知死活,让唐易觉得十分意外,手中的利剑微微加大了力度,杀气凛然的盯着对方说道。

“唐易、唐元、唐穹、唐战,你们四个人听着,就算我唐剑要死,也要拉着你们一起垫背!”

此刻唐剑的脸上一副悍不畏死的决然之色,利剑一挥,那剑发出一声铿锵的龙吟声,仿佛那手中的剑就代表着他的意志一样,加上浑身散发出来的寒意,无风荡起的衣袂飘飘,浑若一尊无敌剑侠,剑尖指着在场所有的人,厉声说道。

嗤!

唐易的嘴巴一裂,发出一声轻蔑的笑意之声。

对于唐剑的修为,无论是唐易还是唐元,以及唐穹和唐战都心知肚明,这个唐剑居然在大家的面前夸下海口,不知道是无知者无畏,亦或者是死到临头疯狂一把而已。

“唐剑,就让我唐战来试试你是身手!看看你是否比说得还要厉害!”

面对唐剑的轻视,唐战立即站了出来,战意冲天的说道。他手中剑的尖刃,直指唐剑,双方之间必须倒下一个,才能罢休!

“你们四个叛徒!想以多欺人少!想杀唐剑,得问过我唐钰答不答应!”

就在唐战刚想对唐剑动手的时候,一个倩影款款而出,柳眉倒竖的打量着唐易他们四人,眦眼欲裂,满脸气得红彤彤的,煞是好看,咬牙切齿的说道。

“唐师妹,看你是一个女子的份上,我们不想为难你,你还是赶快走吧,否则就来不及了。”

虽然四人都杀红了眼,但见到绝色的唐钰,他们都不想对方香消玉殒在自己的手上,于是劝道。

实际上他们都担心叶阳收拾老家主之后,见到他们私自放跑唐钰,这就不好说话了,所以,他们的心里都很是焦急,却无何奈何。

“四位曾经也是我崇拜的师兄,现在你们的所作所为很让我伤心,我希望你们能够回头是岸。”

唐钰漂亮不说,而且还不是一个笨人。而且,她也是听出了对方的弦外之音,一听觉得有戏,于是尝试着劝说道。

“师妹,我们也是身不由己啊,你就不用白费心机了,如果你聪明的话,就立即离开唐门,有多远就逃多远,最好永远都不要回来。我也不瞒你说,老家主和其他长老执事都逃跑了,看剩下你们这些蒙在鼓里的家伙在送死,被当成炮灰在这里拖延时间,我之所以告诉你这些,实在是看到你不明不白的死在这里,于心不忍,才跟你实话实说的。”

暗暗叹了口气,沉默寡言的唐穹眉头跳了跳,拳头暗暗用力的攥了攥,然后下定了决心似的,幽幽的说道。

假若唐钰师妹逃脱魔掌,即使叶阳对他下杀手,他也认了。更何况,他的手上沾满了自己同门的鲜血,就算是活着,也是过不了自己心理的那一关。

听到唐穹的肺腑之言,其他几个人的脸色也是大变。

他们不知道,这样会不会让叶阳恼羞成怒,对他们痛下杀手,那种未知的结局,对于他们来说,更加彷徨,想想都觉得毛骨悚然。

不消说,此时此刻的唐钰心里震动了,她万万没有想到,老家主和一干主事者居然抛下他们逃跑了,这在以前,简直是不敢想象的事情。

而现在,仿佛已经见怪不怪了。人都走了,谁还会在乎别人?

“唐穹,你说得可是真的?你们没有骗我吧?”

唐钰的娇躯一阵震颤,满脸不信的问道。

何曾几时,唐门出现过如此狼狈的局面?简直是颠覆了她的印象。就连一旁的唐剑,心里也是震撼不已,暗暗打了退堂鼓。若是老家主都走了,他们这些修为低微的弟子根本就不堪一击,刚才那冲天的气势简直变成了一个天大的笑话,是因为他的心里断定老家主会出来收拾残局的。现在看来,是他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