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空间

第502章 神皇宝威

第五百零二章 神皇宝威

与此同时,远在地球人界的神皇墓里面,那处昔日叶阳进入的独立空间里面,那沉睡的真血古凤,突然睁开了双眼,喃喃的说道:“神女已经进入神界了,看来我得开始做点事情了。”

旋即,真血古凤仰天长啸一声,然后化作一抹残影,消失在独立空间里面。

同样惊动的还有萧家的长老萧屠和异界邪魔大本营的众魔,他们凝望着发出惊天泣地动静的方向,目光惊然,继而飞掠而来。

。。。。。

当中的叶阳和小蝶,还有萧魔尊,都受到波及,被这股汪洋一般的涟漪激荡震飞而出,就像惊骇涛浪之中的一叶扁舟一样,无力凭持的漂浮着,一道道的血箭,从他们的嘴里飞喷而出,随即被巨大的威力撕成薄雾。

而且,萧魔尊还受到了功法的反噬,绿莹莹的双眼,不仅黯然了许多,并且还被灼伤,留下黑炭般的窟窿空洞,还冒着烟气。

叶阳和小蝶两人,也不好过,特别是挡在叶阳前面的小蝶,脸色苍白得可怕,显然伤的不轻,那虚空的火凤凰,也倒飞而退,同时发出一声悲鸣。

可见,萧魔尊的魔尊之威,就连刚刚解禁苏醒的神凤血脉,都难以抵挡。

三人倒飞了十多公里,这才勉强停稳,彼此的惊诧的打量着对方。

萧魔尊做梦都没有想到,他的一双魔眼,不仅没有杀掉叶阳和小蝶。居然还被灼伤,这才吃了这么大的一个暗亏。他的一腔怒火,被彻底的点燃。他的脸庞,此刻扭曲得非常可怖,一副要生吞活剥叶阳和小蝶的模样。

但小蝶的心里,却是更加的震惊了。

自从神凤血脉解禁,她体内宝物空间,也解开了禁制,可以使用的宝器,也比以往高级了很多。

此前祭出的一张宝符,足以抹杀一个魔尊。

岂料。萧魔尊的一双魔眼,修炼得堪比她的那张宝符,导致宝符被瞬间撕碎,只是将魔眼的光柱挡了一挡。

看来,自己的判断有误,要不然萧魔尊绝对在劫难逃!

小蝶有些懊悔的忖道。

“嘿嘿。。。看来我萧魔尊小瞧了你们。”

萧魔尊的声音,冰冷得如同数九寒冬,凝霜结冰,令人不寒而栗。

叶阳和小蝶彼此望了一眼。非常默契的没有说话。

见叶阳和小蝶都非常小心,萧魔尊微微感到有些失望。

若是对方回应,萧魔尊绝对有足够的时间,将两人抹杀。

而现在。只怕机会非常渺茫了,即使如此,萧魔尊还是没有放弃。

萧魔尊的强大。让叶阳和小蝶两人,不得不小心翼翼。心无旁骛,全力以赴。

而且。叶阳不停在心里盘算,怎样才能从萧魔尊的眼皮子底下逃跑。

是故技重施,还是趁早萧魔尊伤势没有恢复行动,叶阳的心里,完全没底。

“姐夫,萧魔尊在拖延时间恢复伤势,咱们不能坐以待毙,得趁着这个机会,拉开距离。待会我拉着你的手,将真元传送给你,你接着施展虚空横移诀,我想,以咱们两个人的功力,应该能加快速度。”

就在叶阳冥思苦想时,突然传来小蝶的神识传音道。

“好!但咱们得服一点七彩玉髓灵液,恢复元气。”

叶阳也不矫情,直接答应道。

与此同时,叶阳的手里多了两个玉瓶。

两人不动声色的服下灵液,但双眼却警惕的盯着萧魔尊,唯恐对方趁机发难。

“走!”

神识传音甫一落下,叶阳和小蝶,双双化作一抹残影,虚空横移而去。

“想走?没那么容易!”

萧魔尊望着遁空而去的残影,嘴角流露出残忍的弧度,星目寒芒闪动,森冷的说道。

刹那间,一柄黑漆漆的骨头,从他的手里飞出,瞬息化作一柄巨大无比的魔锤,黑色的魔气缭绕,魔纹滚动,穿破虚空,飞梭而去,呼吸之间,就瞬移到了叶阳和小蝶的头顶上,刚猛绝伦的砸了下去。

“绝世凶魔骨?”

小蝶不愧是无敌神皇的女儿,见多识广,一下子就认出虚空猛然砸下的魔锤的本质和来历,惊呼道。

不过,她的脸色也只是微微变了一下,接着就恢复了平静。

“蝶儿,咱们快躲进空间里面!”

事急从权,叶阳也顾不上暴露翡翠空间了,紧张的以神识传音说道。

“姐夫,不用怕!他萧魔尊有绝世凶魔骨!我小蝶有神皇宝器!看我的!”

小蝶说完,手中倏然之间,多出了一个红色的珠子,随着真元的灌输,珠子迅速的颤动起来,小蝶的脸色,也因为真元灌输,而变得苍白无比。

光华骤盛,发出一层层透明的涟漪,将叶阳和小蝶两人包裹起来,就像一个肥皂泡沫一样。

虚空之上,魔锤悍然砸落,那浩然的力量,带着无与伦比的威势,形成了一个黑色的漩涡,发出惊天动地的隆隆巨响。

无尽的威压,让叶阳和小蝶两人的身体,仿佛僵硬了似的,站在远处,一动也不能动,就连透明的光幕,都为之变形。

眼看着,红色的珠子发出的光华到了临界点,似乎受到了某种刺激一样,珠子颤动得更加厉害了,仿佛随时随地都有可能破裂开来。

光幕之中的叶阳和小蝶,看着从天而降的魔锤,巨大的威压,让他们几乎屏住了呼吸,就连身上,都是一阵阵的冷汗渗出,面色惨白,也无从察觉。

红色的珠子,瞬间喷薄出足以焚灭天地的烈焰,先是一个拳头般那么大小,紧接着,爆发出“蓬!”的一声,那拳头大小的火团,须臾便撕裂扩展开来,迎着虚空砸落的魔锤,凛然的轰了上去。

噼噼啪啪

一声声焚化的声音不时传出,那魔锤周围黑漆漆的魔气,瞬息气化得一干二净。

紧接着,那魔锤,惨叫声不绝于耳,哀嚎得令人心悸,惨绝人寰!但见火光之中,魔锤正在一截截的迅速融化,吞噬。

噗!萧魔尊惊骇得目瞪口呆,眼眸的窟窿,似乎无比的惊恐,猛然的喷出一道黑色的血箭,身体摇摇晃晃的,几乎站立不稳,脸上露出了惊恐万状的惧意,和浓烈的不甘以及不舍。

接着,他的双手结印迭出,咒语吟唱,魔锤的周围,只是微微幽冷了几许。

魔锤被他炼化,与他心神相连,此刻被烈焰吞噬,他的心神遭到恐怖的反噬,只怕魔锤融化完毕的时刻,就是萧魔尊身受重伤的时候。

一道巨大的魔影,从魔锤之中若隐若现,那巨大的魔影想逃遁,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禁锢在里面,任凭魔影左冲右突,想出一切办法,形状扭曲,就是摆脱不了禁锢。

即使结印解开了禁锢,咒语驱动,也难以改变现状。

那道魔影的大脸,焚灼之下,扭曲着发出痛吟,时幻时灭,似乎坚持不了多长时间。

而且,它的四肢已经开始以惊人的速度,一截截的融化,那惨叫声登时变得嘶哑了不少。

这个速度,似乎让小蝶感动不太满意,但见小蝶着手打出各种结印,嘴上同时喃喃的吟唱着晦涩难明的咒语。

瞬间,那红色的珠子似乎被解开了什么枷锁一样,红色的火焰光华惊变,目光所及,已是青色带紫的烈焰,发出幽冷噬人的光芒。

萧魔尊那空洞的窟窿一看之下,脸色大变,浑身如同筛子一样发抖,冰冷如僵,身影暴退,全然顾不上那魔锤宝器了,不敢再心疼那仅有的宝器了。

但是,取舍之间,萧魔尊的反应已经太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