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空间

第506章 解封(二)

第五百零六章 解封(二)

叶阳沉吟了半晌,觉得让小蝶一个人护法不太保险,于是说道:“蝶儿,算了,我们还是进入翡翠空间比较安全。”

黑夜圣魔君的恐怖,叶阳用脚趾头都能想到,所以,想来想去,他不愿小蝶冒这个险。

紧接着,两人奇迹般的消失在原地,下一刻,从后面尾随而至的黑夜,惊诧的从虚空闪出他的身影,魔目如电的扫视周围的一切,就连躲进洞里的蚂蚁,都没有逃过他的魔眼。

即使如此,他还是没有找到叶阳和小蝶他们的踪迹,登时气急败坏,面色狰狞的骂了一句道:“该死!就算你有空间法宝又如何,我就算挖地三尺,也要把你们两个小畜生翻出来!将你们抽筋剥皮!永世不得超生!”

可惜,他的气话叶阳和小蝶听不到了。

此刻,叶阳正盘坐在地上,脸色无比的庄严,双目凌厉炯炯有神,英气逼人。

他的双手,正在将神皇破空刀托着,放在眼前,脑海里,却是不停反复的回放着无上圣尊教给他的的法决和结印,数个呼吸之后,叶阳的思绪才回到现实。

紧接着,叶阳伸出右手的食指,在神皇破空刀的刀刃上轻轻的一抹,立刻一股鲜血“汩汩”的流了出来。叶阳连忙将鲜血洒在神皇破空刀的刀身之上,然后,分神将神皇破空刀悬浮而起,继而,他的嘴上不停的念念有词,双手交错。翻飞如蝶,化作一缕缕的残影,打出不同的法印。

顷刻之间,那神皇破空刀仿佛受到某种剧烈的刺激一样,不停的颤动起来。并且发出一声声金属的锵鸣。

蓦地,整个神皇破空刀仿佛存在生命似的复活过来一样,一道道金色的符纹不停的在流动,迸发出金色光芒。

接着,金色的符纹流动的速度加快,直让神皇破空刀发出龙啸凤吟之声。整把神皇破空刀顿时笼罩在一团金色的光幕之中,里面金色的符纹不断的透射出一道道的凌厉无比的光柱,整柄神皇破空刀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绽发出五颜六色的光芒,一时之间。光华大盛。

与此同时,恐怖绝伦的威力,就像突然一下子冲破堤岸似的,“轰”的一声,喷发而出,而整柄神皇破空刀进而爆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鸣声,如同黄钟大吕,仿佛冲开久远的束缚一样。明快至极。

但是,神皇破空刀的变化,却没有停止。烙印在神皇破空刀刀身之上的太极烙印,仿佛沉睡亿万年的神明一样,光芒环绕,加剧了神皇破空刀的颤动幅度同时,突然之间苏醒过来一样,一团半灰半白的光柱。骤然暴射而出,直破苍穹。庞大无比的威压,在刹那间居然让整个翡翠空间颤抖摇晃。就连正在解封神皇破空刀封印的叶阳,还有小蝶,也在须臾之间,被一股凶悍的罡气席卷而出,就像惊骇涛浪之中随波俗流的扁舟一样,无力凭持,瞬间倒飞而出数十里,这才堪堪的卸去冲击力,勉强的停了下来。

但在这个时候,神皇破空刀却是凌空飞起,无尽的光华和狠戾的凶芒在不停的释放而出,形成可怕的罡风,不停的肆虐着周围的事物,就连地上山上的草木,都被震碎,化为碎屑,到处一片狼藉,如同遭受了灭世的浩劫一样。

嗡嗡。。。

神皇破空刀不停的发出声势浩大的啸鸣,似乎发泄着多年郁积的闷气一样。

此刻,神皇破空刀似乎有了灵智一样,让联系心神的叶阳,刹那间有种掌握不住的感觉。

“徒儿,快点打出法决,这柄神皇破空刀好像发生了一些变化,有了一丝灵智,要脱离控制了。”

徒然间,神识传来无上圣尊失惊的声音道。

就在叶阳正在检查自身有没有受伤的时候,叶阳没有发现,那柄悬空的神皇破空刀遥遥的锁住了他,似乎对他充满了敌意一样。

叶阳这个土包子,只是不清楚,有了灵智的宝器,通俗的说是有了器灵,对于弱小的主人,可能会反噬,脱离掌控。

所以,认识到这个变故的无上圣尊,这才大惊失色。

“师傅,这是。。。?”

叶阳也是感到不对劲了,连忙紧张的问道。

“徒儿,这柄神皇破空刀原来就已经有了器灵,被我封印了,只是过了这么久暗无天日的岁月,可能产生了怨气,所以,它想杀死你,摆脱你的控制,逃之夭夭,远走高飞。”

回过神来的无上圣尊,也是满嘴苦涩的说道。

“什么是器灵?”

叶阳有些一知半解,却又不甚明白,于是问计道。

“器灵就是神皇破空刀这柄宝器已经产生了属于自己的智慧,如果你不能降服它,化解它心里的怨气,说不定你会被它斩杀的。”

无上圣尊说完,叶阳登时惊出一身冷汗,浑身都冒起了鸡皮疙瘩。

他没有想到,只是解封了神皇破空刀的封印而已,居然引出那么大的危机,这让他有种刚出虎口又入狼窝的感觉。

无上圣尊似乎看出了叶阳心里的顾忌,于是说道:“徒儿,你有没有发现,那柄神皇破空刀的器灵虽然对你有一点敌意,但因为是你的鲜血解封它的封印,还存在一丝联系,所以才停在那里,没有对你出手?”

“师傅,你是说?”

闻言之下,叶阳的脑里突然灵光一闪,似乎隐隐抓住某些东西,那沉甸甸的心情,如同放下了一口大石,双眼一亮,于是说道。

“徒儿,那就靠你自己了,能不能驯服这个器灵,看你自己的气运了。”

驯服器灵的凶险,无上圣尊自是早已经经历过,所以,他也不敢肯定叶阳能够百分之百成功,所以,他也是束手无策,只能归结于运气了。

不过,只要有一丝机会,叶阳都不好放弃。毕竟他使用神皇破空刀那么久了,对于神皇破空刀已经产生深厚的感情了,所以,他和器灵之间,心神之中,一股既熟悉又陌生的联系互动着。

此时,叶阳不停的对器灵释放出善意,让器灵相信,他们之间已经认识了很久,并不是什么强行掌控,而是一种非常亲近的关系。

只是器灵虽然和叶阳有些熟悉,但它偏偏被另外一股强大的意志支配着,让它要将叶阳杀死,从此之后就可以自由自在了。

两股意念,在器灵的意识之中不停的天人交战着。一时之间,谁都奈何不了谁。

随着叶阳不断释放出的善意,器灵那凶戾的光芒逐渐的缓和了许多。叶阳见状,以为器灵已经记起他这个主人了,接着开始靠近神皇破空刀,想将它收回。

只是,变故骤然出现,神皇破空刀柔和的光芒突然变得狠戾起来,朝着叶阳迅猛的飞了过来,风驰电掣,呼吸之间,已经到了叶阳不到三寸的地方。

此刻,叶阳的脸色大变,就是识海之中的无上圣尊,也是大吃一惊,不停的打出各种结印,帮助叶阳稳固心神中的那一丝联系。

神皇破空刀在瞳孔一刹那间放大,让叶阳有种末日来临的感觉,浑身冷汗渗出如浆,湿透了身上的衣服。

当叶阳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那柄神皇破空刀紧紧的贴着叶阳的眉心停了下来,而且,刀气已经划破拿出皮肤,一抹殷红的鲜血顿时沾在神皇破空刀之上,霎时间,神皇破空刀仿佛遇到自己的亲人一样,瞬间吸收了那沾染的鲜血,继而,一股柔和的光芒覆盖而出,整柄神皇破空刀奇异的缓缓落下,落在叶阳的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