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空间

第510章 双手难敌四拳

第五百一十章 双手难敌四拳

这雷霆的一击,破空也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真元消耗得极为厉害,就连他的脸色,也微微变得苍白,呼吸有些急促。

“各位同道,他快不行了!只要我们加大攻击的力度,一定就会成功的!”

对于头发紫色的魔王被轰爆,就连元神也被炸碎,其他的强者,仿佛没有看到一样,到了现在,他们的入了魔怔,争的不仅仅是一件至尊宝器而已,而是自己的面子。这么多人联手,就连一个强者都无法格杀,这让他们的脸往哪里搁了?

更何况,就算对方是一个盖代强者,也不可能无时不刻的战斗下去吧。

所以,有人开始在背后挑拨道。

其目的,不言而喻,就是想拖垮破空,将破空的元气消耗一干二净,这样,最后就能渔翁得利。

实际上,神魔两道的默契,已经凑效,此时的破空,真元逐渐不继,动作也有些跟不上节奏,不时被神魔两道的强者击中,更是受伤不轻,口吐血丝,不复之前的霸气无双。

其实,破空也知道自己有些自大了,不过,他并没有后悔,怎么说他也被封印了数百万年,现在经过一番激战,没有比这个更能令他感到淋漓畅快的。

虽然受了些伤,但破空觉得非常值得,要不然,他的一身绝学都生锈了。

一个神界强者,身穿黑白两色的道袍,手中握着一把绝世凶剑。那柄凶剑,杀气如同实质化般弥漫而出。他的整个人,剑眉入鬓。星目深邃,不怒而威,单单是站在那里,就已经产生一股令人窒息的压力。

这是神界的绝顶强者剑帝,一剑挥出,凌厉的剑芒喷溅,如同漫天霞光一样,朝着破空杀来,狂暴的剑芒吞吐不息。瞬息便洞穿虚空,气浪翻滚,来到破空的面前。

须臾,破空感到自己恍若被一股死亡的气息锁定,顿时觉得心惊肉跳,毛骨悚然。

破空咬了咬牙,目光森然的看了剑帝一眼,直让剑帝有种肝胆俱裂的错觉,他的真元疯狂的运转起来。空间法则在他的身上环绕起来,瞬息,他整个人若隐若现,一息不到。整个空间一阵轻微的波动,破空的身影,已经穿梭到了剑帝的背后。他的大手从虚空之中探了出来,直接落在剑帝的背后。当场,就将剑帝轰飞出去。肉身溃散,血雾洒遍万里虚空,就连他的脊骨,也爆发出“咔嚓”的碎裂声,堂堂一尊神界绝顶盖代剑修强者,就遭受重创,生死不知。

然而,好像有人算计到破空眦睚必报的性格,当剑帝被轰飞的刹那间,一个满身长满鳞甲的兽魔王,已经身若闪电的朝着破空动手。

他那布满鳞甲的右爪,犹若一柄绝世的宝器,锐利无匹的抓向破空的脑袋。

此刻,形势万分危殆,破空似乎在劫难逃了。

不过,如同凌厉的动静,深谙空间法则的破空,哪里没有察觉到呢?

只是,他的一身真元,已经消耗得七七八八,动作,已经不复先前那么灵活了。

虽然如此,破空还是强行的侧身挪移而出,那偌大的爪影,凶险的擦着破空的耳根划过,导致破空的耳朵被撕碎了半边,加上凌厉的罡风,破空顿时血流如注,打了一个跟跄。

即使如此,破空远远还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反而,落井下石的人,巴不得破空深陷囵圄,纷纷出手。

一时之间,双方已经交战了数万招,不断有强者被破空打爆,而破空的身上,更是留下十多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并且被击飞而出,若不是他的空间法则掌控得精妙绝伦,早就被神魔两道那些居心叵测的强者斩落了。

俗话说得好,拳怕少壮,双手难敌四拳,此时此刻,破空所面临的就是这种情况。

如果叶阳得知破空所面临的危险,那就不会让破空帮助夺回宝珠了。

只是,叶阳和小蝶,只能躲在翡翠空间里面,为破空担心紧张不已。

稳住了身形的破空,虽然狼狈不已,但却保持着自己的风度,目光灼灼是环视了一遍,依旧是那么凌厉,将这些衣冠楚楚的伪君子的音容笑貌,逐一记在心里。

等到封印解封之后,将他们施加在自己身上的侮辱,一一加倍奉还!

“这位道兄,我们不知你是谁,只要你交出宝珠,一切便与你无关!”

此时,一个魔王老妪,拄着一柄黑黝黝的拐杖,凌空而立,嘴里的牙齿,已经脱得差不多了,说话漏风,十分强势的说道。

打到现在,大家的心里虽然不说,但破空的神勇无敌,紫色头发魔王和剑帝一死一重伤,已经让很多强者心里留下恐怖的阴影,萌生退意,只是战到现在,这个代价实在太过沉重了,大家都不甘就此罢休而已。

不过,他们并不因此就打算放弃,如果能够不战而屈人之兵,三言两语便让破空让出宝珠,那就最好不过了。

当然,大家都开始忘记破空手上的空间法则功法,因为大家都知道,他们能够打到现在,不过是以多胜少而已,但破空身怀空间法则这项绝顶神通,他想要离开,他们也没法拦得住。

如果想拦下破空,就必须付出惨烈的代价,随着几个强者被杀,到现在,大家都没有先前那般冲动了。

毕竟,只有活着,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连命都没有了,即使有什么至尊宝器,也只是身外之物而已。

“呵呵,我知道,大家都还有所保留,没有拿出自己的底牌,正好,我数百万年没有出手了,正想见识见识各位的神通手段。”

堂堂皇级器灵,岂会轻易的被一介老妪吓倒。更何况,以破空的恐怖身份,是这些人的前辈还前辈,所以,破空根本就没有将这些人放在眼里,即使他们是神魔两道的强者。

因而,破空举重若轻的说道。

闻言,大家的心里,都大吃一惊。一直以来,大家都想知道破空的来历,没想到破空竟然是一个积年老怪物,单单是那空间法则,已经让很多在场的强者望尘莫及了。

是以,一时之间,神魔两道的强者,都在你看我我看你,都持着观望的态度。

破空稍稍道出的来历,实在太过惊人了,大家一时之间都有些消化不了。

不过,破空强势的存在,依然挡不住某些人的贪婪。

叶阳和小蝶那两个小家伙就不用说了,而现在这个破空,都拥有如此恐怖的身手,如果能够将他们的来历弄清楚,将他们身上所有的奇遇都抢到手,恐怕神魔两界,都无人能敌。

某些人想到这里,心头为之一阵火热,不停的在盘算着,怎么才能从中渔人得利。

现在神魔大战,天下大乱,正是一个崛起的机会。要想从中生存下来,并且脱颖而出,就特别需要奇遇,或者抹杀一些天才,将他们身上的奇遇,据为己有,这样才是唯一壮大自己的机会。

当然,这些人的热切的眼神,并没有瞒得过破空这个积年的老狐狸。

本来破空想凭借着这个名头阻吓住这些强者,只是没想到聪明反被聪明误,作茧自缚,更是引来一些人的觊觎,直让破空有种吐血的郁闷。

“哼!这本来就是我家主人的东西,你们这些家伙居然还敢大言不惭,明目张胆的出手抢夺,真当我不存在么?”

无论如何,到手的东西破空都不会交出去的,更何况,这本来就是主人的东西,破空拿回来,再也心安理得不过了,所以,破空并没有屈服,漠然的冷笑着说道。……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