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43章 灵泉宝血统统入囊中

第四十三章 灵泉宝血统统入囊中

熊孩子载着楚枫刚落到这座小岛上,两只眼睛顿时就绽放出光芒,直直盯住岛中央的那片小石林,感受着里面传出来的浓郁灵气,哈喇子都快流下来了。

“小子,你看那边!”熊孩子变回本体模样,提了提红花大裤衩,指向右边的一株通体墨绿色的植物,道:“那株植物很奇特,说不定神药的幼苗,你赶紧过去看看。”

“你怎么不去?”楚枫哪能不了解这家伙的个性,要真是神药的幼苗,他还会好心出声提醒吗?

熊孩子拍拍胸脯,满脸仗义的样子,道:“我去你去不都一样吗,到时候都是我们俩的。你先去将那神药幼苗采下,我去那石林中看看有没有别的东西。”

“啪!”楚枫一巴掌拍在熊孩子的脑袋上,当场将他拍得一个趔趄,差点趴在地上,道:“你个混账熊孩子,想忽悠我去那边,然后好独吞石林中的宝贝,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无耻用心!”

“嘿,看来你小子还不蠢,大爷竟然被你看穿了……”熊孩子快速爬起来,骂骂咧咧,而后一溜烟冲向石林中,那速度快得让楚枫咋舌,赶紧追上了去。

“哇哈哈哈!”

石林中传来熊孩子的狂笑声,随即“咚”的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掉进了水里,楚枫心中一跳,暗道不好。等他冲进石林内时,整张脸瞬间就黑了下来。

石林中央有一汪池子,方圆两米大小,里面是大半池子浅绿色的**,咕咕冒着气泡,精纯的灵气不断溢出。

“混账熊孩子,我要杀了你!”

楚枫忍不住抓狂,“咚”的一声跳进池子,双手紧紧掐着熊孩子的脖子前后摇晃。

“咳……放手……咳……”

熊孩子被楚枫掐得舌头都快吐出来了,一张婴儿肥的脸涨得发青发紫,差点背过气去。

“你个混账,这可是灵液,居然被你当做洗澡水……”楚枫只觉得心头都在滴血,这家伙太不靠谱,太混账了。

“咳咳……”熊孩子连连咳嗽,过了好半会儿才缓过气来,唧唧歪歪道:“什么灵液,不过就是地灵泉罢了,这种东西除了用来浸泡身体,难道你想要喝下去不成?妹的,你差点掐死大爷!不行,为了补偿大爷,到时候若得到宝血你得多分点给大爷,不然待会儿你自己从这里逃出去,大爷可不管你!”

“你还想多要宝血?”楚枫真的被熊孩子给气乐了,道:“就算这不是灵液,而是地灵泉,但灵气这么充裕,也可用来配制疗伤药,将来虎易叔他们打猎受伤后,便可快速复原了!”

“难道现在就不能配制了吗?”熊孩子斜睨了楚枫一眼,而后捧着灵泉就往脸上浇,一副无比享受的样子。

“这都成洗澡水了,难道还用来配制药石让人服用?”

“嘿,大爷的洗澡水,那可是神泉都比不上的,而且还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清香,你难道没闻到?”熊孩子微眯着眼睛,一脸**与陶醉的表情,顿时让楚枫满头黑线,脸上的肌肉忍不住狠狠**。

“喂喂喂,小子你不要摆出一张臭脸,这地灵泉可是好东西,浸泡其中可以让人洗髓伐毛,可让人的骨骼、内脏、经脉等等变得更加坚韧,你就知足吧。”熊孩子一副你别不知足的样子,斜睨了楚枫一眼后又道:“实话说,大爷还真没有想到,这里竟然有地灵泉。这种泉水非常少见,对于初初修炼的人来说更是珍贵!”

楚枫微微看了熊孩子一眼,他突然发现这个家伙知道的东西很多。地灵泉这种东西连楚枫都没有听说过,以往他在秦家的时候,翻看过许多的古籍,虽然年纪不大,但也算的上见多识广了,但这熊孩子似乎知道的比他更多。

熊孩子在地灵泉中浸泡着,满脸的惬意,好不享受。但是很快他的脸色就变得异常难看,骂骂咧咧道:“妹的!我们身上带什么空间器具了吗?这么多的灵泉怎么带走?”

楚枫闻言,拿眼神鄙视他,道:“难道你不知道这个荒域天地不能演化神通,是没有空间器具的吗?”

“不对!”熊孩子摇头斜睨楚枫,一脸正经道:“这个荒域天地的确是没有人会神通,可是今日你入魔的时候,村内祭台中浮现出的金色古篆又是怎么回事,那些金色古篆散发的光芒交织成结界,这不是神通的演化吗?”

楚枫一怔,熊孩子的话在脑海中回荡,正如他所说,这个天地有规则压制,无法演化神通,可是村中发生的事情又怎么说呢?

难道村中有什么东西可以无视天地规则,或者是不受规则压制吗?

“嘶吭——”

就在楚枫想得入神之际,一声凄厉的惨嘶声响彻四野,震得耳膜都生痛,顿时将他的心神拉了回来。

“小子,我们得准备离开了,听这叫声,水虺多半坚持不住了。一旦古离国的高手击杀了水虺,必定会第一时间来到这里,只是可惜这么多的地灵泉,无法带走,真是暴殄天物啊!”

熊孩子一副心痛无比的样子,看着绿幽幽的泉水,在楚枫惊愕的眼神中,他猛地一头扎进泉水中,咕噜噜狂饮。

楚枫看到池中的灵泉不断变少,赶紧沟通伴生青铜钟,一下子将灵泉全都吸入了体内。正在猛饮的熊孩子突然发现灵泉全都消失了,他愣了愣,而后抬头看向楚枫,那张婴儿肥的圆脸逐渐黑了下来,最后变得更煤炭似的。

“我XX!你竟然真的有空间器具,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你根本就是故意的,害得大爷喝了那么多的洗澡水!”熊孩子的眼睛都绿了,差点抓狂。

“我的洗澡水堪比神泉,而且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清香,你难道没有闻到么?”楚枫似笑非笑,斜睨着熊孩子,以其先前说的话揶揄他,顿时让熊孩子一个趔趄,差点没被噎死。

“嘶吭——”

这时候,水虺的惨嘶声再次响彻天地,比刚才更甚。

楚枫与熊孩子知道水虺多半已经垂死了,不敢在此耽搁,先后冲出了石林,而后消无声息地飞上了天空。

“哈哈哈,水虺的灵术与宝血终于是我们古离国的了,有了两种凶兽灵术,我看其他三大古国还拿什么与我们争锋!”古离国的国主站在岸边,满脸春风得意。

此刻,水虺已经浑身皆伤,暗红色的血液淌出来,将大片的湖水都染红了。它的头颅上鳞片脱落,有几个触目心惊的血洞,正汩汩涌着鲜血。

十几名古离国的强者呈圆形将水虺围在湖泊中央,手中的战枪乌光烁烁,吞吐锋芒,还沾染着水虺的血液。不过这十几个强者大都也受了伤,浑身是血。

水虺虽然本就重伤垂死,但是它怎么说也是太古凶兽的后裔,实力非常恐怖。若非因为受伤太重,无法施展传承灵术,这些古国高手在它的面前简直不堪一击。

“嘶吭——”

水虺惨嘶,猩红的蛇信吞吐,那双凶厉的菱形蛇眸中浮现出强烈的不甘。此刻的它已经没有力气了,身躯摇摇晃晃,仿佛随时都会栽倒在湖泊中。

“众将听令,水虺以无再战之力,速速剖开其腹部,取蛇胆与蛇心,不要让它在临死是散掉部分宝血精气!”

“嗡!”

古离国主一声令下,十几个强者同时出枪冲杀向奄奄一息的水虺,锋利的战枪“噗”的一声穿透了水虺的身体,带起大蓬的暗红色血液。

“嘶吭——”

水虺惨嘶,身躯疯狂摆动,奈何它已经精疲力竭,根本抵挡不了十几个古国高手,其腹部很快就被剖开了一条数米长的口子,一颗拳头大的蛇胆与鲜血的心脏暴露在空气中。

“水虺之心!快将其取出来,封住宝血精气!”古离国主急声喊道,声音中充满激动。

身穿黑色战甲的中年男子凌空飞腾,持枪挑向水虺的心脏与蛇胆,“噗”的一声,拳头大的心脏与蛇胆顿时脱离了水虺的胸腔,飞到了空中。

身穿黑色战甲的中年人脸上浮现出激动之色,纵身再次跃起,探手而出,就要将心脏与蛇胆抓在手中。

就在这时候,一道黑影突然从天而降,如一道黑色的闪电划破夜空,带着呜呜劲风,一下子就将水虺的心脏与蛇胆给抢走了。

“大胆!谁敢抢我古离国的战果!”

湖面上十几名高手齐声大喝,几乎同时持枪冲上天空,枪尖上乌光爆射,想要将抢夺战果的家伙给击杀掉。可是那道身影太快了,双翅一展,扶摇直上,瞬间消失在夜空中。

刹那间,古离国的人全都呆住了,愣愣地看着消失在夜空中的黑影,一个个咬牙切齿,满脸铁青!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你们可曾看清楚了吗?”

沉吟了片刻,古离国主突然发出低吼,几乎要暴走。废了这么大的力气,好不容易击杀了水虺,眼看宝血与灵术就要到手了,结果却做了嫁衣裳,气得他浑身发抖,想要吐血。

“回古国,好像是头飞禽……”

“废话!还用你说那是头飞禽吗?一群废物!”

顿时,所有人都噤声了,都不想在国主暴怒的时候触霉头。

“国主。”半晌后,身穿黑色战甲的男子忍不住出声,道:“末将匆匆一瞥,好像在那只黑色的大雕背上看到一个人,从其身形来看,应该是个年岁不大的少年……”

“少年?”古离国主脸上的肌肉狠狠**,脸色更加阴沉了,这么多强者在此,竟然被一个少年有机可趁,抢走了水虺的心脏与蛇胆,这要是传出去,古离国将颜面扫地。

“立刻派人给我调查,有哪个大部族的弟子养着一头黑色的大雕!本国主倒要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部族敢虎口夺食,难道是活得不耐烦,想要被灭族了吗?”

古离国主的眼神很阴沉,脸色更是森冷,尽带残酷之色,似乎灭一个部族的人就像是碾死一群蚂蚁似的,这种无情与残酷让人心中发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