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63章 亲情薄如纸

第六十三章 亲情薄如纸

“孩子,先天秘境五重境界的修炼原理你都明白了?”听到楚枫肯定的回答,黎山以惊讶的目光看向楚枫,道:“莫非你在外界天地的时候对修炼的基本知识就有了不少的了解?”

“是的山叔,在外界的时候我虽然只有六岁,但也算迈入了第一个基础大秘境——神海秘境,后来因为遭逢大难,神海自动消散……”

楚枫的声音很平静,再提起当年的时候,他虽恨意裂天,但却能控制住自己表面上的情绪了。对于黎山所说的先天秘境五重境界,其实并不难理解,每一重的名字都很直观。

第一重洗髓伐毛:是以自身的生命精气洗炼肉身,排除杂质,让肉身的纯净度达到出生前的状态,也就是先天之境。

第二重引气入体:吸收天地元气来淬炼肉身,让体内的精血更加旺盛,肉身更加坚韧。

第三重百脉通达:通过淬炼肉身的过程来打通体内的奇经八脉,使得旺盛的精气能流遍周身每一处地方。

第四重肉身大成:在修炼到先天秘境第三重巅峰的基础上,百脉已然全部通达,精气神辉遍布周身各处,肉身得到强化,便是肉身进入大成的标志。

第五重肉身极境:顾名思义就是这片天地所能达到的最高境界,也是修者淬炼肉身最后阶段,达到这个境界后便无法再突破,修炼到这个境界的巅峰,修者就很难再提升力量了。

“孩子,如今你已苦尽甘来,而我们这片天地也存在着古老的传说,算算时间也就在这些年了,届时这里的封印将会自动消失,你便可以回到外界的天地。”

楚枫点头,并不做声,平静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激动的心。只要想到外面的世界,他就恨不得立刻冲出去,踏上真正的修炼路,有朝一日前往秦家,报仇雪恨,让他们为当年所做的事情而忏悔。

“回去好好陪陪你母亲吧,过不了几日我们便要离开了。届时到了我们部族内,你不用担心黎青会找你麻烦,有任何事情都可以给我说,到时候我会为你做主。”

黎山说完站起身来,拍了拍楚枫的肩膀,而后转身离去了,背影渐渐消失在视线内。

楚枫坐在老树下的石墩上良久,看着黎山消失的背影,他的心中淌过丝丝暖流。

“先天秘境第五重:肉身极境,想必用不了太长的时间,只要我能进入灵境去试炼,届时便可有机会获得天地灵粹与大量的古兽宝血。”

楚枫坐在石墩上,眼中充满了憧憬,对于那片奇特的灵境世界,他无比期待。

自从达到炼体秘境五重天以后,消耗的修炼资源暴增,对此楚枫心中是有很大的压力的。因为这将大大拖慢他的修炼速度,并且需要得到大量的宝血才能提升境界,而宝血只有猎杀古兽才能得到,十分珍稀,得之太难。

如今,灵境封印天地就要开启,里面不知道有多少被压制了境界的古兽,楚枫想到这些就忍不住激动了起来,对于他来说这实在是太好的机会了。

几日后便要跟着黎山前往黎山部族,届时肯定要对面黎青等人的刁难与算计,试炼名额争夺赛上,更要面对各大族与古国的年轻高手,在此之前楚枫打算找个时间去参悟神岳之主赠予的那些金色古篆,只要将狻猊一族的传承秘术参悟些许,哪怕是领悟丝毫,或许也能在关键时刻成为杀手锏。

不过楚枫并没有打算立刻修炼,离开几日了,刚回来怎么也得陪陪娘亲。他知道虽然是娘亲让自己去的荒脉,但她的心中肯定一直都在担忧自己的安危。

楚枫走向自己的小茅屋,途中遇到抱着只血色的小雏鸟奔跑而来的二虎子与鼻涕娃等人。他停了脚步,想不到血鹰卵已经孵化了。他仔细观察了小血鹰一会儿,叮嘱二虎子与鼻涕娃好好照顾它,而后便与他们道别,回到了茅屋里。

刚进屋,楚枫便看到娘亲坐在竹椅上,多半是早就知道自己回来了特意在此等候。

“娘亲……”

楚枫轻轻唤了一声,走到楚芸汐的面前,静静的靠着她,也不说话。回到家让他感觉是如此的温暖与踏实,只要待在娘亲的身边,他就觉得自己可以什么都不去想,心中一片宁静。

“枫儿,说说荒脉之行的经历吧。”楚芸汐轻轻抚摸着楚枫的头发,动作很轻,眼神很温柔,充满溺爱。

楚枫轻轻点头,将前往荒脉的事情详详细细说了一遍,当说道洪荒神岳的时候,楚芸汐微微一怔,眼中浮现出惊色。她是怎么也没有想到楚枫竟然去了荒脉内部,还遇到了神兽狻猊一族与金翅大鹏血脉传承,这让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枫儿,神岳之主赠予你的金色古篆你要好好参悟。”楚芸汐眼绽神芒,缕缕神纹在瞳孔内演化交织,看到了楚枫体内的那些金色古篆,声音也略显激动道:“这是狻猊一族的强大神术之一,虽然这片天地内的人族不能修炼神术,但只要你能参悟些许,也可演化出灵术,届时必能展现出强大的威力。将来回到外面的世界,修出神力便可以催动出神通,绝对是不可多得的神术!”

“娘亲,您的家族传承神术不是也很厉害吗,传授给枫儿好不好?”楚枫仰着清秀的小脸看着自己的娘亲,他想要在离开这片世界之前就拥有多种神术,日后回到外界才能拥有不同的神通手段。

然而楚芸汐却摇了摇头,轻声叹息道:“枫儿,娘的传承神术你不能修炼,否则会有麻烦。”

“为什么?”楚枫满脸不解,道:“我是您的孩子,为什么不能修炼您的传承神术?”

楚芸汐闻言,看着楚枫期盼与疑惑的眼神,心中一颤,伸手抚摸着他的脸庞:“娘亲当年为何要带着你跳下悬崖,来到这片封印的天地,而不是回到家族寻求帮助。因为你这种血脉,即便是娘亲的家族也是不愿沾染上任何瓜葛的,他们不承认你是楚家的血脉。”

楚枫呆了,半晌都没有发出一丝的声音,他的心中非常难过,所有的亲人都将自己视为不祥么,如避瘟神,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人难过的事情了。

“娘亲,枫儿不需要他们承认!”楚枫心中的难过情绪逐渐变成了自信与坚定,两只拳头紧紧攥着,铿锵有力的说道:“我会证明我自己,太初真龙体未来必将展现出惊人的威势,枫儿会让所有冷眼相对的人刮目相看。我不信什么诅咒,不信什么天命,命运不都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么!”

“好孩子,娘亲希望你将来能超越历代的八大真龙体,让所有将你视为禁忌与不祥的人都在你的威势下颤抖,你不要让娘亲失望!”

楚芸汐的神色与声音都很严肃,与平时的温柔溺爱大不相同。当初怀上楚枫,并且知道自己孕育的是什么血脉体质时,她就下定了决心离开家族,生下萧凡她需要面对太多,需要太大的勇气,而楚枫也是她唯一的精神支柱,是她所有希望的寄托。

“娘亲,枫儿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好孩子,娘亲相信你将来必能做到。去休息吧,等精神饱满后便开始参悟狻猊族的神术。至于那些灵元果,在没有突破到先天秘境的时候就别食用了,不然就浪费了。等你进入灵境小天地中,或许能寻找龙脉精气或者地脉龙髓。”

楚芸汐并没有因为楚枫遇到瓶颈不能突破而感到担忧,这片封印的荒脉与龙的传说有关,而楚枫则是纯正的真龙血脉,冥冥之中自然会有他的机缘,这点她从楚枫这段时间的机遇就可以看得出来。

“娘亲,枫儿想多陪陪你,过几日就要跟着黎山叔叔去离开这里了……”

“去休息吧,你这样黏着娘,娘岂不是成了你的羁绊了,将来陪娘的日子还长。”

楚枫闻言,低着头不说话,过了好半晌才点了点头,起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躺在**很快就进入了梦乡,这段时间实在是太累了,很少有心神放松的时候。

就在楚枫睡得正香的时候,村子中却是鸡飞狗跳闹翻了天,时而能听到村民与黎山部族弟子的怒骂声。

熊孩子并没有跟着楚枫回茅屋,事实上在黎山与楚枫说话的时候,那家伙就不知道溜到哪儿去了。此刻正在村子力捣乱呢,只要有他的地方,从来都不会安宁,真是让村民与黎山部族的人伤透了脑筋。可是由于他与楚枫关系不浅,又没有人敢真的拿他怎样,尤其是黎山部族的人,个个脸绿,气得肺都要炸了。

村子边缘的栅栏下,熊孩子与二虎子等人聚集在一起,一个个都贼眉鼠眼的,一边小声的商议着什么,一边用眼睛飘啊飘。

“鼻涕娃,那家伙住哪间房,快告诉大爷,保准有你们的好处……”熊孩子一脸阴险的笑容,看得鼻涕娃与二虎子等人浑身汗毛都竖立了起来。

“就是我家旁边的那间房。”鼻涕娃脱口而出,随即觉察到不对劲儿,熊孩子问这个肯定是做什么,从其脸上那贱笑便可以想到,忍不住问道:“熊孩子,你要做什么?”

“嘿嘿,没事儿,大爷只是想找个时候去问候问候他,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现在就不要问了。”熊孩子搓着手,脸上的奸笑就没有停下来过,这让二虎子等人心头直跳,隐隐觉得将有什么混账透顶的事情将要发生,心中不由得默默为黎山部族那个少年默哀,同时也担心熊孩子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对了熊孩子,楚枫哥哥真的从那些古国的眼皮底在抢走灵元树了吗?”鼻涕娃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满脸兴奋与崇拜的样子。

“嘁,那个混账小子,忘恩负义,简直就是禽兽啊,不过那灵元树的确是得到了,一共六枚灵元果,正好可让他给你们一人一枚。”

“不要,我们这样的体质服用灵元果那不是暴殄天物吗?”鼻涕娃狠狠擦了擦快流到嘴里的鼻涕,根本没有想过要食用灵元果那种天地灵粹。

“嘿嘿……你们的血脉体质虽然不好,但是我的血脉体质好啊,你们要来后直接给我不就行了吗,到时候我一定给你们弄很多的古兽宝血,让你们淬炼体魄,实力大增!”熊孩子老神在在,出言诱惑,活脱脱像个江湖小忽悠。

顿时,所有的孩子都拿眼神鄙视熊孩子,特别是鼻涕娃,他睁着纯真的大眼睛,伸手抹了把鼻涕,直接就去捏熊孩子的脸,糊了他满脸都是,熊孩子的脸当时就绿了,嗷嗷大叫着冲向水塘,差点没把脸上的皮都给洗掉。

在几个孩子的玩闹中,天色逐渐黑了下来。

深夜十分,月亮特别圆,月华如银辉般洒落,村子静悄悄的,大家都进入了熟睡中,只有一道身穿红花裤衩的身影蹑手蹑手在村中行走,贼眉鼠眼的模样活脱脱像个小偷,最后他悄悄潜入了银袍少年休息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