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99章 离开部族

第九十九章 离开部族

自黎山传授给楚枫两种高等灵术后,楚枫便日夜修炼,几乎没有停止过。只有在血气亏损得厉害的时候才会停下来调息恢复,其余时间都在反复修炼中,可以说是不眠不休。

时间一天天过去,试炼名额争夺赛越来越近了,灵境试炼天地开启的时间也越来越近了,楚枫心中的期待也越加强烈。

这些时日,黎峰与黎歆也没有再找过楚枫,或许是知道他在苦修灵术的缘故,只有熊孩子那个家伙时而跑来骚扰一下。关于熊孩子这段时间在何处,都做了些什么,楚枫并没有询问,他不知道的是,部族内许多的山峰都已经闹翻天了,简直是鸡飞狗跳。

黎山部族内,除了某些长老峰之外,其余的山峰都遍布着熊孩子的足迹,只要有他在的地方便不得安宁,弟子们只要想到穿红花大裤衩的家伙,一个个咬牙切齿,将他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个遍。

当然,熊孩子也不是只去了弟子们所在的山峰,好几座长老峰也留下了他的足迹。比如说三长老与大长老的山峰,其上种着些灵药,结果被熊孩子啃得只剩根茎,当三长老和大长老发现时,罪魁祸首早已不见了踪影,气得老脸铁青,鼻子都在冒烟。

每次熊孩子去骚扰楚枫的时候总是挺着个圆滚滚的大肚子,不是偷吃了大量的灵药就是偷吃了大量的事物。这家伙很骚包地躺在楚枫的身边,翘着二郎腿,呼呼大睡,睡醒后一溜烟儿又不见了踪影。

楚枫虽然不知道熊孩子都干了些什么,但是相信他不敢在主峰上撒野,否则黎歆肯定会收拾他。对于其他的山峰,熊孩子再怎么折腾都没有问题,反而是楚枫乐于见到的。

连续数日的修炼,楚枫对化剑术与开山术的运用已经十分纯熟了,心念一动便可施展出来。他缓缓伸出右手,整个人金光闪耀,数柄金色的长剑于身前浮现出来,头顶亦冲出磅礴的血气凝聚成金色大斧。

两种灵术同时施展,对于楚枫来说也没有半点压力。虽然境界只有炼体秘境巅峰,可是他的精血太过旺盛,可同时催动两大高级灵术。

“锵!”

金色长剑铮鸣,破空而去,宛如几道流光,瞬间洞穿前方的大树,与此同时,金色的大斧横断长空,璀璨的金光绽放,横扫八荒,轰然声中将那些被长剑洞穿的树木拦腰斩断,切口平滑。

“轰!”

被斩断的大树缓缓倒下,微风吹过,看似完好的树干立刻崩开,化为了木屑。开山术凝聚而成的金色大斧,看起来只是斩断了树干,实则其蕴含的恐怖力量早已将树干给震碎了,这种威猛霸道的攻击力让楚枫非常满意。

试炼名额争夺赛的日子就要到了,楚枫起身离开了后山,回到了别院中,刚进屋子,黎歆便来了。

“小可怜,你修炼得怎么样了,明天早上我们就要离开部族了呢。”黎歆坐在楚枫的对面,单手托着香腮,大眼睛扑闪扑闪地看着他。

“还行吧,算是可以纯熟运用了。”楚枫笑着回应,而后问道:“名额争夺赛的地点确定了吗,在何处进行?”

“每一届的名额选拔赛的地点都是在四大古国进行,这一届轮到南风古国了。”

“古国?怎么会定在那么远的地方?”楚枫有些惊讶,四大古国与各大部族之间的距离实在是有些遥远,而且每个部族的人要赶往古国都要经过长途跋涉,穿越不知道多少的山脉与森林。

“其实各大部族也没有办法,古国是我们这片荒域中最大的势力,每次与灵境试炼有关的任何事情都是以他们为主导的。而且他们习惯将所有事情都掌控在手中,名额争夺赛的地点自然也会选择在他们的势力范围内进行。”

“其实在什么地方进行都一样了。”楚枫淡淡地说道:“各大部族与古国的人汇集一堂,众目睽睽之下,想必也能做到公正公允,不会有人做手脚。”

“小可怜,你说我们这次能争取到更多的名额吗?”黎歆的神色有些迷茫,睁着大眼睛看着楚枫道:“夺得第一名的势力能拥有三百个名额呢,第二名两百个,第三名一百个,第四到第十名是六十个名额,后面的都只有四十个名额。我们黎山部族每一届都排在第十名之后……”

“这一次我们或许能得到更好的名次,你也不要有太大的压力,尽力而为就是了。”楚枫不知道怎么安慰黎歆,他明白黎歆对于能否争取到更多的名额而担心。可是楚枫心中虽有信心,但在事情还没有落实前,也不好许下承诺。

入夜时分,黎歆叫人送来晚饭,与楚枫欢乐地吃完后便离开了。而楚枫则回到了卧室,仰躺在床榻上,心中久久不能平静。

即将进行的试炼名额争夺赛,竟然是在南风古国。楚枫在想,到时候那南风古国的公主南风清泠会不会刻意让人来刁难自己呢?毕竟曾经在渊龙古村的时候可是当着众人的面抽过她的耳光,对于南风清泠那种清高自傲的公主来说定会记恨在心。

“若是来真来找我麻烦,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楚枫轻声自语,对于他来说这次的试炼名额争夺赛在南风古国进行还不算太糟糕,幸好不是在古离国进行的,否则真的会有极大的麻烦。

曾经在荒脉外围抢夺灵元果的时候,楚枫曾刻意去关注过古离国主的表情变化,那时候他便隐约觉得古离国主或许已经开始怀疑自己就是那晚抢走水虺心脏的人。

那次的事情对于古离国主来说等同于打脸,堂堂古国之主,对此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若是名额争夺赛在古离国进行,难以想象古离国主会使用怎样的手段。

即便是在南风古国进行,楚枫也敢大意,他认为自己必须要更加警惕了。一则有大长老与其背后的势力想要对付自己,二来又有古离国的威胁,还要防备南风清泠。

深夜十分,楚枫逐渐入睡,他已经有很多天都没有好好睡过一觉了,明日就要离开部族前往南风古国,此去充满了凶险,他必须要在离开之前养精蓄锐,将自身调整到最巅峰的状态。

翌日上午,日上三竿的时候楚枫方才起床,其实在清晨时分他便已经醒过一次,只是很快又睡着了。楚枫知道,若是一早就出发的话,黎歆定会来叫醒他。

黎歆没有来,那么便说明距离离开部族还有些时间,加上最近都没有休息好,所以便多睡了会儿。

楚枫起床洗漱完毕后找到了黎歆,她正在收拾衣物,见到楚枫后脸上浮现出甜甜的笑容:“你起来了?父亲他们那边快要准备好了,应该很快就能出发了,小可怜你赶紧去准备吧。”

看着黎歆收拾的大包小包的,楚枫不禁有些无语,对于他来说不管走到哪里都不需要带什么东西,只是经过黎歆这么一提醒,他倒是想到熊孩子了。

就快要离开黎山部族前往南风古国了,却没有见到熊孩子出现,这家伙去哪儿了?

楚枫离开别院,准备去找熊孩子,走着走着在一处僻静的树林中听到了呵斥声,他不由得有些惊讶,悄悄靠近一看,瞳孔中顿时闪过一缕冷芒。

前方的小林中,三长老黎冉正一脸严肃地呵斥黎青,黎青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喘一口,而三长老则在那里唾沫渣子乱飞。

楚枫的眼中浮现出些许诧异,只听三长老黎冉骂道:“你个小畜生,爷爷我是怎么教你的,啊?!当初答应你对付楚枫,可是你不但没有对付得了他,反而还让他狠狠打脸,你个混账畜生,你爷爷我的脸都给你丢光了,我说你老子当初怎么就没有射在墙上呢!”

听到这话,楚枫一个趔趄,而微微低着头的黎青更是脸部肌肉抽搐,他觉得自己的爷爷今天好像有些不太对劲,平时即便是再训斥自己也不至于说这样的话吧。

“你个没用的畜生,低着头做什么,给爷爷我抬起头来!”三长老黎冉怒喝。

黎青身子一抖,满脸忐忑地抬起了头,却不想刚抬起头来,黎冉便是一巴掌抽在了他的脸上,顿时将他给抽得横飞出去,牙齿都差点给抽碎了。

“爷爷……”黎青很害怕,身体颤抖着,他从未见过自己的爷爷发这么大的火。

“你这个没用的混账!真是给你爷爷我丢脸,早知道你会像你老子那么没用,爷爷我当初就不该射你奶奶,应该直接射墙上,那样也不会有你老子,更不会有你这个畜生!”三长老唾沫星子乱飞,简直就跟骂禽兽似的,这让楚枫都感觉愕然,而黎青更是头脑发懵。

就在这时候,三长老的目光有意无意地往楚枫所在的地方看了一眼,楚枫心中微惊,他觉得自己被发现了,想要听到什么有用的信息肯定是不可能了,于是悄悄退走。

然而,当楚枫来到主峰的议事大厅前,他竟然看到三长老黎冉正与大长老在站在大厅门口谈论着什么,心中顿时一跳,脸上的肌肉也忍不住**。

“这家伙,原来是他!我就说黎冉怎么会说出那种话来!”想到黎青被狂喷烂骂而又不敢吭声的画面,楚枫就忍不住想笑,同时对于熊孩子的恶搞也感到无语,还真怕这家伙什么时候也给自己来这么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