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30章 神秘古井显魔影

第一百三十章 神秘古井显魔影

楚枫觉得这里的气氛有些奇怪,经过推测再与眼前的场景对比,更是发现了很多诡异的地方,他的目光落在破旧院落中的那口老井以及玉蛟花之上,一秒都不曾移开。

这里的气氛真的很奇怪,玉蛟花散发出的药香越来越浓郁,根茎与花瓣晶莹剔透,显然就快要成熟了。可是数千的凶兽与凶禽并没有什么反应,随着玉蛟花的香味越来越浓郁,它们反而从最初的躁动变得平静了下来。

这样的场面让楚枫与熊孩子充满了疑惑与不解,他们静静观望,诡异的气氛下不敢贸然行动。就在他们心中疑惑不已的时候,大批的凶兽竟然开始蹲坐了下来,而后缓缓趴在地上,开始吞吐月亮的精华。

天空中,那些凶禽亦是如此,停留在空中一动不动,同样在吞吐月亮的精华,这种现象更是让楚枫与熊孩子不解。

“妈的,真是奇怪了,玉蛟花眼看就要彻底成熟了,这些家伙竟然没有厮杀争抢,凶兽与凶禽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温顺了,是我跟不上这个世界的节奏了吗?”熊孩子骂骂咧咧,对这样的情况非常恼火,凶兽与凶禽不展开争抢,他与楚枫哪有机会采摘到玉蛟花?

“这里很不对劲,凶兽与凶禽会变得温顺吗?”楚枫以鄙视的眼神看了熊孩子一眼,而后指着破旧院落周围的那片地域,道:“你有没有发现,不管是凶兽还是凶禽,他们都与那小院保持着相同的距离,似乎不敢再往前跨越一步,显然是有什么让它们无比忌惮,否则不至于如此。”

“小哥哥,那些家伙在吸收玉蛟花散发出的精气呢,我看到天空中好多的光点都被它们给吸到嘴里了。”这时候,小漓儿附在楚枫的耳边脆生生地说道。

“漓儿,你看到空中有光点?”楚枫愕然地看向大眼睛扑闪扑闪充满好奇的小漓儿,他与熊孩子两个人都没有看到空中有任何光点在闪耀。

“嗯,漓儿真的看到了,好多的光点从那洁白的花朵中飞出来,都被那些家伙吞到嘴里了呢。”小漓儿很认真,似乎担心楚枫不相信她说的话。

“原来如此,这些家伙并不是在吞吐月之精华,而是借吐纳的方式吸收玉蛟花散发出的精气。”聪明的楚枫总算是明白了,道:“看来小院周围的确隐藏着什么凶险,否则这些凶兽与凶禽不可能不去争抢,就算是吸收精气也不能相距那么远。还有就是这片神秘的地域肯定有未知的力量在流转,隐藏了那些精气光华,所以我们根本看不见。”

“小子,我们现在怎么办?要是小院周围真的有什么未知的凶险,我们如何才能采到玉蛟花,难道就这样放弃了不成,还是学习那些凶兽与凶禽吐纳,能吸收一点精气算一点?”

熊孩子满脸郁闷,像是在征询楚枫的意见,但是话音刚落他便真的如那些凶兽与凶禽般开始打坐吐纳,这让楚枫感到相当无语,这货还真不是一个吃亏的主,在这种情况也不忘先捞点好处。

“嘿嘿嘿……”

突然,院中的那口老井内传来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如夜枭哭啼,听在耳中让人发瘆,打坐吐纳的熊孩子顿时差点被惊得跳了起来。

老井的井口很大,井口直径足有一两丈,里面传来阴冷而森然的笑声,在夜晚下的空旷地域中久久回荡。

楚枫与熊孩子惊疑不定,他们发现那些凶兽与凶禽似乎没有任何反应,依旧在闭目吐纳,对这样的声音没有半点反应。

“看来这些凶兽与凶禽曾经遇到过这样的情况,老井中的笑声虽然听起来很恐怖,但应该不会对它们造成威胁,所以它们才会如此平静。”

楚枫心中的猜想说了出来,话音刚落,老井中突然传来惊天动地的喊杀声与兵器交碰的金属颤音以及人类的怒吼声,甚至还有血肉飞溅的声音,此起披伏,震耳欲溃,让他感到脑中震荡,双耳嗡鸣不止。

这一刻,楚枫不能淡定了,在那瘆人的笑声下他还能保持平静,可是在这种震天的喊杀剩下却不能保持淡定。

楚枫来自外界,对很多奇怪的事情还有些许认知的。灵境天地是片被大神通手段封印的特殊的天地,正是由于的它的特殊性,那么在里面死去的人有可能因为怨念过重而存留下怨魂。

听到老井中那种恐怖的笑声时,楚枫便认为那是怨魂。可是现在那惊天动地的厮杀声又是怎么来的,这实在是太过诡异,无法理解。

“小子,我们注定与玉蛟花无缘了,那是口魔井,里面肯定填满了血与骨,不知道这片地域曾经发生过怎样的事情……”熊孩子说话的时候舌头都有些哆嗦,脸上写满了忌惮,看向那口老井的时候,眼中更是充满了惊惧。

“玉蛟花,可遇不可求,既然遇到了就绝对不能轻易放弃!”楚枫低声说道,此刻他有些后悔当初不该使用娘亲给的玉佩了,否则想要得到玉蛟花或许没有什么难度。可现在并无强大的底牌,不说周围隐藏的其他凶险,单单是那口诡异的魔井就不是那么容易应付的。

“杀——”、“锵——”、“嘿嘿嘿——”

老井中不断传来震天的喊杀与金属交碰的声音,以及那瘆人的阴森笑声。

楚枫的注意力一直都在老井上,他看到老井中有暗红色的雾气缓缓涌出,但是刚涌出井口不过半米便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嘿嘿嘿,玉蛟花百年一开,我又等到了。”瘆人的声音从老井中传出,暗红色的雾气涌动,铿锵声刺耳,当雾气散去之后,一道模糊的黑影显化了出来,上半截身子露在井外,披头散发,眸子呈血红色,看起来很可怖。

黑影看着玉蛟花,血红的眸子中浮现出一缕缕纹络,脸上也充满了狞笑,可是他脸上的狞笑与血红眸子中的纹络很快就消失了,这一刻他似乎变得有些迷茫,也带着一丝苍凉,口中喃喃自语:“百年……又是一个百年,多少个百年了,我真的看不到希望了吗……”

“我没死,我还活着,你们想不到吧?!”黑影不断自语,突然之间又变得暴戾而森冷,眼中血光爆射:“可是你们还活着吗,是不是早已化为了白骨!就算只剩下白骨我也要将你们的骨头挖出来摆在烈日下爆晒!!”

这种声音充满了无尽的仇恨,那是一种浓烈的恨意,仿佛要撕裂天宇,它能影响人的心神,让楚枫的心中都忍不住腾升起了一股暴戾与杀戮的欲望。

“苍生的血与骨,祖先的万古大恨,总有一日会有人向你们讨回,我会见证那一天,一定会!!!”黑影疯狂咆哮,但是他的状态似乎很不稳定,话音刚落便又失去了神智,一脸的狰狞与阴冷,整个身体煞气冲天,探手抓向距离井口大约一米处的玉蛟花。

“嗡——”

刹那间,井口边缘光华炽盛,整个院落的地面都浮现出了纹络,密密麻麻到处都是,黑影惊叫,骤然缩回了手,发出咆哮:“该死的阵纹,竟然还没有在时间长河中消磨,真是该死!”

楚枫惊骇,终于知道隐藏的最大凶险是什么了,并不是那口魔井,而是小院与其周围遍布的隐藏阵纹。

阵纹因为黑影而被激活,相距千米楚枫也能感受到那股恐怖的杀伐之力,难怪没有凶兽与凶禽靠近,莫说它们就算是肉身极境的人来了都得瞬间化为灰飞。

阵纹似乎没有向着魔井扩散而去,那黑色的魔影悬浮在魔井中,血红的眸子直直盯着闪烁的阵纹,满头黑发蓬飞,神态狰狞可怖。

“锵!”

一柄血色的古剑自魔井中飞了出来,如血色的闪电欲穿透阵纹的阻挡斩下玉蛟花的花朵。阵纹上震出一缕杀光,“锵”的一声击在血色古剑上,古剑当场巨震,一下子被反弹了回去。

黑色魔影似乎对阵纹没有办法,他的眼中出现了焦急,不断催动血色的古剑攻击阵纹,想要得到玉蛟花,可是无论如何也攻不破,只有刺耳的铿锵声与碰撞间的绚烂火星以及水纹不断的扩散的余波。而那些恐怖的余波全都被阵纹抵消了,否则不知道会波及多广的地域。

“妈的,那魔影到底是什么东西?看起来不像是怨魂,这玉蛟花彻底与我们无缘了!”熊孩子气得想骂娘。

楚枫也很失落,玉蛟花可遇不可求,好不容易遇到了,结果却没有办法得到。眼看玉蛟花就要彻底成熟了,倘若不及时采摘,花朵就会在根茎上凋零,失去所有的药效,必须再过百年才能开花了。

“小哥哥,你是不是很想要那朵玉蛟花呀?”小漓儿坐在楚枫的肩膀上,大眼扑闪扑闪的,还未等楚枫回应,她便伸着小手指向破旧的小院道:“漓儿知道怎么走到小院中去采摘玉蛟花呢。”

“什么?!”楚枫与熊孩子都愣住了,同时看向粉雕玉琢的小漓儿,一想到小漓儿的身份,他们顿时了然。

“小祖宗,赶紧带我们去!”熊孩子迫不及待,涎着脸看着小漓儿,一脸哀求的样子,就差没有跪下来磕头了。

“好呀,漓儿这就去将玉蛟花给小哥哥采摘回来。”小漓儿爬下楚枫的肩头就要往小院走去,吓得楚枫一把将她拉了回来,道:“不行,太危险了,玉蛟花我们不要了!”

熊孩子一听,顿时跳脚,抬手一点,几乎快指着楚枫的鼻子了,如泼皮般唾沫星子乱飞:“妹的!你知不知道玉蛟花有么多宝贝,竟然说不要了,简直就是超级败家子,暴殄天物,人神共愤,天地不容,天打雷劈,五雷轰顶……”

“妈的,你给我消停点!”楚枫气得爆粗口,一巴掌将熊孩子拍在地上,怒道:“眼下这种情况,你想让小漓儿去送死吗?她虽然是伴生青铜钟内的神祇,但早已被封印,根本无法发挥出实力,你安的什么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