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36章 万千古剑统统入囊中

第一百三十六章 万千古剑统统入囊中

熊孩子灰头土脸,摔了个正面朝下,摆出一个大字,惹得小漓儿咯咯直笑,而楚枫也是忍俊不禁,这家伙见到宝贝就跟苍蝇见了臭肉似的。

“呸、呸、呸!”熊孩子翻爬起来狠狠抹了抹嘴上的泥土,一个劲儿地吐,脸色非常难看,尤其是看到楚枫的笑容,他双眼一瞪,差点没有扑过去。

楚枫淡淡一笑,指了指面前的那些古剑对熊孩子说道:“你别那种目光看着我,是你自己太贪婪才会主动找虐。这么多的古剑,你没有空间器物能带走吗,你体内有神力吗,能驾驭这些古剑吗?”

“小子……”熊孩子胸膛起伏,但是也知道楚枫说的都是事实,这些古剑即便是摆在面前也带不走,想到这里他的态度立时大变,涎着脸嘿嘿贱笑道:“大爷当然带不走,不过你小子不是能带走吗?你看古剑如此之多,你一个人也使用不过来吧,到时候随便送大爷几十柄就是了。”

“想要?”楚枫瞥了熊孩子一眼,而后迈步进入剑冢,脚步刚刚落到剑冢内,那些古剑顿时颤鸣了起来,这让他心中一惊,立时就要退出来,担心会像熊孩子那样被震飞。

可是就在楚枫准备退出来的时候,那些凝固在他身上的血液突然亮了起来,溢出一缕缕淡淡的血光,如丝线般飞舞。与此同时,剑冢内的古剑上竟然也溢出一缕缕淡淡的光芒,与血色的丝线相连,而后所有的古剑都轻轻摇颤,散发出浩然正气与柔和的气息。

“这……尼玛什么情况!”

熊孩子脸色铁青,看到这样的画面他简直想哭。他感觉这些古剑很有可能是认同楚枫了,真龙血液竟然有如此神奇而变态的功效?

此刻楚枫也充满了惊愕,他万万没有想到古剑的气息竟然会与凝固在自己身上的血液气息而产生共鸣,并且相互交融,莫非这些古剑与龙血传承有渊源,还是说真龙血液本身就具有这种神奇效果?

“铮铮铮……”

剑冢内的古剑铮鸣不止,浩然正气激荡,同时也有冲天的杀伐之气几欲贯穿霄汉,只是这些杀伐之气并未争对楚枫,所以他感觉不到任何的心里压力,反而被古剑中的浩然正气笼罩,整个人像是浸泡在仙泉之中。

古剑的铮鸣声越来越强烈,剑身震颤得厉害,剑体开始浮现出一缕缕神纹,而后交织成符篆,闪烁璀璨的神化。它们仿佛想要挣脱从剑冢中央那柄巨大的古剑上延伸而来缠绕在它们的剑体上的黑铁链。

“轰隆隆!”

整个山洞都在猛烈摇动,剑冢内的地面更是出现了裂痕,万千古剑铮鸣,剑体缓缓升起,从黑色的岩石中自动拔出,最后离地三尺,在空中沉浮与挣动,剑体上的符篆光芒炽烈无比,刺得人眼目生痛。

“不对啊,这些古剑全都被封印了,怎么会发生这样的情况,竟然要自动挣脱束缚!”熊孩子非常震惊,而后满脸悲愤地怒吼道:“妈的,大爷不过是想要几柄古剑而已,看来是没有希望了,为什么所有的好事都要落在你小子的头上,简直是天理不容,人神共愤,跟着你真他妈倒霉!!”

此时此刻,楚枫根本没有思想去理会熊孩子的那声嘶力竭的怒吼,他感觉自己冥冥中似乎与这些古剑有了丝丝联系,这种感觉很奇怪,让他惊愕而疑惑。

“哗啦啦!”

古剑挣动,使得黑铁链哗啦啦声响,而后便传出铿锵之声,黑色的铁链上更是溅起了如电光般的火花,中间那柄最大的古剑也开始震颤了起来。

“嗤嗤……”

剑冢中央那柄巨大的古剑上流动神华,一缕缕如闪电般在剑体上的暗红色凹槽内流动,紧接着便有一个个晦涩难明的古老字篆浮现出来。

那些字篆宛如烙印在暗红剑体上的银色星辰,闪烁着耀眼的光芒,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气机弥漫了出来,让楚枫有种瞬间置身于另一片时空的奇异感觉。

“当——”

伴生青铜钟在楚枫的头顶上空沉浮,发出幽幽钟声,声波如水浪般扩散出去,钟壁上同样浮现出了星辰般璀璨的古老字篆。

紧接着,伴生青铜钟飞到了剑冢中央的上空,而后一下子变大,将整个剑冢都笼罩在钟口之下,并且垂落无尽的莹白色丝绦,大道气息流转,有股无上神韵弥漫出来,瞬间充斥整个山洞。

莹白色的丝绦如仙光般垂落,看起来像是有万千浓缩的瀑布垂落,将整个剑冢笼罩其中。在仙光般的丝绦下,那些缠绕在古剑剑体上的黑铁链哗啦啦抖动,铿锵声响,其上浮现出无尽的神纹。

黑铁链上的神纹属于封印的力量,即便是楚枫根本认不出这样的力量,但也能猜到。此刻在伴生青铜钟下,黑铁链上的封印神纹开始溃灭,一缕缕崩断。

不过片刻时间,黑铁链上的神纹便全都崩碎了,而且变得暗淡无光,粗大的黑铁链上也出现了细小的裂痕,发出喀喀的金属裂声。

“当——”

伴生青铜钟轻轻一震,悠悠钟声动万古,所有的黑铁链一下子崩断。与此同时,钟体内光芒倾泻而下,万千古剑齐齐铮鸣,而后化为一道道剑光“嗖嗖嗖”飞向钟内。

“当——”

伴生青铜钟鸣响,在剑冢上空快速缩小,变成拳头那么大飞回楚枫的头顶,最后“嗖”的一声自他的天灵盖没入,回到了丹田空间内,再也没有了动静。

山洞内静悄悄的,楚枫与熊孩子都有些发懵,只有小漓儿大眼睛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精致如瓷娃娃般的脸上满是纯真的笑容。

“小子,你还我古剑!”熊孩子终于回过神来,嗷嗷大叫着扑向楚枫,猛地掐住他的脖子疯狂摇晃,撕心裂肺地吼叫:“大爷的古剑!你还大爷的古剑,我掐死你个不地道的家伙!!”

楚枫本在震惊中,没想到熊孩子竟然冲了上来掐住了自己的脖子,他顿时就笑了,抡起拳头一顿**,在肉击声与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中,熊孩子很快就变成了熊猫眼,脸肿得像个煮熟的猪头。

“小子,大爷记住你了!妈的总有一天大爷要报仇,揍得你满脸开花满地找牙!”

楚枫咧嘴一笑,露出洁白与整齐的牙齿,扬了扬拳头道:“我看择日不如撞日,我们之间的恩怨,今日一并解决了,何须等到将来,你说是吧?”

“停!”熊孩子脖子一缩,脸上红肿的大胞小胞还痛疼无比,且火辣辣的,看着楚枫扬起的拳头,他的脸顿时黑得跟煤炭似的,似乎感觉脸上的胞更痛了。

“你不是要揍得我满脸开花满地找牙吗?现在我就给你这个机会。”楚枫满脸灿烂的笑容,看了看自己的拳头,道:“再说了,一向觉得你的皮太紧了,得帮你松松才行。”

“妈的!小子算你狠!”熊孩子咬牙切齿,道:“大爷今天心情好,不想与你计较,他日再与你切磋,让你在大爷的脚下战栗!”

“羞羞羞!”小漓儿站在一旁,以小手指刮着脸蛋,道:“熊孩子吹牛皮,你根本不是小哥哥的对手呢。”

熊孩子涨红了红肿的脸,被小漓儿憋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而后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不断喘着粗气,显然是气得不轻,就差没吐血了。

见他这模样,楚枫觉得好笑,不过却没有理会,而是开始内视丹田中的伴生青铜钟,观看其中的那些古剑,并且试着以心神去沟通古剑。

楚枫只是随意而试,结果正如他所想的一样,根本无法沟通那些古剑,但是古剑与他的心神却有着丝丝联系。现在不能沟通古剑,那是因为不具备神力,根本无法让古剑产生感应。

强大的兵器需要神通去催动,同时也需要元神去与之沟通,以楚枫现在的境界想要催动与驾驭这些古剑根本不可能。当然,他体内那柄龙纹黑矛是个例外,但也只能当做普通的兵器来使用罢了,根本无法真正催动其威力。

“我们该离开了,不知道何时才能寻找到出口……”

楚枫将心神从丹田内退了出来,想到身处这样的地方,不免有些担忧。并不是担心永远也出不去,而是担心浪费太多的时间,那样的话寻找龙脉就更加无望了。

“在这样的鬼地方要找到出口还真是不容易。”熊孩子也很担忧,他站了起来,满脸的青胞已经消散,也不再那么郁闷了。

楚枫将小漓儿抱起来放在肩膀上,而后与熊孩子离开了山洞,他们循着通道原路返回。可是当走到这条通道的尽头时,竟然发现与来时的路根本不一样,而且前方出现了无数的岔洞,如蜂巢般。

“小子,这么多的岔洞,我们怎么选?要是走错了,多半会迷失,到时候乐子可就大了。”

看着面前的岔洞,楚枫也是一阵头大,每个岔洞看起来都是一样的,根本看不出有什么区别,实在是无从选择。

“这些岔洞通往何处我们谁也不知道,只能凭运气随便选一个了。”

就在这时候,坐在楚枫肩头的小漓儿扑闪着纯真的大眼睛,指着正前方的那个洞道:“小哥哥,走这个通道吧。”

“漓儿,你不是发现了什么?”

楚枫与熊孩子愣了愣,毕竟她是伴生青铜钟的神祇,虽然被封印,但也有种种过人的地方。

“嗯——”小丫头歪着脑袋想了想,脆生生道:“漓儿在那个洞道中感受到了一种很特别又有些熟悉的气息……”

“那好!我们就走这条洞道!”

楚枫听闻小漓儿的话之后不再犹豫,当即与熊孩子向着小丫头所指的洞道走去,很快就消失在了黑暗的洞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