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39章 龙脉地火亦有大用

第一百三十九章 龙脉地火亦有大用

飞来的古树暂时阻挡了敌人,楚枫与熊孩子以最快的速度冲向远方,眨眼间进入了古木狼林中,他们没有时间去想这里是属于那片区域,摆脱身后的那些家伙才是最重要的。

“给本侯爷追,一定不能让他们跑了!”青衣小侯爷的声音充满了暴戾,自后方远远传来,在深山老林中不断回荡,惊起群群飞鸟。

“小侯爷,在这森林中我们恐怕无法有效追击,现在已经看不到他们的踪影,肯定是躲起来了!”

“是啊小侯爷,这里古树参天,草木繁盛,我们的视线受到了极大的阻碍,他们随便找个地方藏起来,恐怕我们也寻找不到!”青衣小侯爷带着众人追杀楚枫与熊孩子,可是却失去了他们的身影,其身边有人先后说道,脸色很阴沉。

“混账!”青衣小侯爷怒不可遏,额头青筋暴跳,他捏紧了拳头,咬牙切齿道:“我们这么多人,竟然让重伤的山野贱民在眼皮子下抢走了闪电古兽,连追杀都不能,这是奇耻大辱!”

“小侯爷,您息怒!”

“小侯爷,这次是我们太大意了,谁也没有想到那山野贱民竟然有宝贝在身,眨眼间就将闪电兽的尸体给收走了!”

听到这话,青衣小侯爷脸上的肌肉就忍不住抽搐,肺都要气炸了,简直想吐血。他们整整追了一个月,好不容易将闪电古兽围困,并且将其击杀,结果却为别人做了嫁衣裳。

尤其是想到刚认出楚枫的身份时,他们还都将其当做砧板上的鱼肉,以为可以任意宰割,却不曾想偷鸡不成蚀把米,不但未能奈何楚枫,反而折损了好几人,最重要的是连刚刚猎杀的闪电古兽都赔了进去。

“我XX!”

青衣小侯爷气得直接爆出口,全然不顾贵族形象,心中有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他站在一棵老树下,气得鼻子都快要冒烟了,这种憋屈让他肺疼肝疼胃也疼。

“小侯爷,您不要生气,这灵境试炼最长时间有两年之久,而那楚枫本身境界低微,想必会在这灵境内待到最后的时限。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们有的是时间寻找他,还担心不能出心中恶气吗?”

“小侯爷,师兄所言甚是,在这片区域内存在着压制,那楚枫虽然得到了闪电古兽,拥有海量的宝血资源,但是也最多突破到先天秘境一重天巅峰而已。只要他在这片区域内被我们遇到,那便死定了!”

“哼!蝼蚁一般的东西,也敢抢我们的古兽,简直是找死!”

……

众年轻修者你一言我一语,只有青衣小侯爷一直沉默着,脸色非常阴沉,像是能滴出水来。他冷眼扫视身边所有人,双眼猛瞪,如暴怒的野兽般咆哮起来:“你们就是他妈的一群饭桶!这么多人连一个山野贱民都抓不住,还敢妄称天才弟子,你们怎么不去死!!”

年轻修者们脸色难看,面对青衣小侯爷的羞辱,他们心中怒火熊熊,但是鉴于对方的身份地位,虽怒却不敢言,只得低下头去。

“下次遇到那个山野贱民,你们要是再让他跑了,回到古国后本侯爷会拔了你们的皮!”青衣小侯爷疯狂怒吼,想到刚才的一幕幕,他就有种吐血的冲动,如今找不到楚枫,只能将怒火发泄到身边的同伴身上。

说来这些年轻修者都是古国的天才弟子,并非青衣小侯爷的手下,但因为小侯爷的身份地位很高,这些年来他们都以其马首是瞻,即便是面对其羞辱与怒吼也不敢表现出不满。

“小侯爷息怒,下次若让我们遇到那个山野贱民,绝对不会再有所大意而让其逃脱,您放心吧!”

青衣小侯爷闻言,阴沉着脸不说话,过了好一会儿才深深吸了口气,道:“虽然现在我们失去了那山野贱民的踪影,但是他身受重伤,数日内绝难走远,肯定会躲在这片地域疗伤,说不定还会炼化古兽宝血以求突破,如此一来定会有所动静,你们都给本侯爷注意了,最好能趁机将其揪出来!”

……

此时此刻,楚枫与熊孩子已经远去数十里,他们如猎豹般在山林中穿梭,在树木的遮掩下,彻底摆脱了敌人的追杀。

“想不到我们竟然直接跨越最低的区域,来到了第二区域,刚才那群货是古离国的龟孙子,等我们伤好了,妈的狠狠虐他们一顿!”一座山坳内的小峡谷中,熊孩子喘着粗气坐在小溪边,一脸的怒火。

楚枫一边脱掉衣裤一边走到小溪中清洗身上的血液,道:“没想到我们从地火龙脉中出来便遇上了古离国的小侯爷与一众弟子,不过虽然是吃了点亏,但却得到了闪电古兽,其宝血与真血对于我们来说是目前最需要的资源,至于对付他们的事情并不着急。”

“不着急?大爷可等不及了,妈的竟然被那群龟孙子追杀,咽不下这口气!”熊孩子也跳进溪水中清洗血迹,冷笑道:“当初你在南风古国王城大展神威,以一己之力镇压各大部族天才以及三大古国的皇子,想不到古离国那些蠢货竟然还敢主动对我们出手,脑袋被驴踢了吧!”

“呵呵……”楚枫笑了笑,颇有讥讽的意味,道:“大部分的修者不都是如此吗,特别是自身有些实力的,只要自己没有亲身经历便不会相信别人会比自己强多少。再说了,我们被闪电古兽击伤,而他们有数十人,自然是信心满满。可惜的是,重伤下我无法持久战斗,刚才出手的短短片刻便已经消耗太多的血气,伤势也因此而加重,否则……”

熊孩子快速清洗着身体,脸上的怒气也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得意的笑容,道:“说来我们根本没有吃亏,身上的伤是因为闪电古兽所致,而并非被那群蠢货所伤。再者你可是杀了他们好几个人,还将他们辛辛苦苦击杀的古兽给抢走了,他们现在怕是正气得吐血吧,哇哈哈哈!”

楚枫从小溪中走上来,换了身干净的衣衫,对于熊孩子的话并未做任何回应。其实楚枫一点都不愤怒,正如熊孩子所说,真想吐血的人应该是古离国那群蠢货。

楚枫找了块干净的大青石盘坐下来,开始运转生命精气疗伤,直到天黑时分方才睁开眼来,伤势虽然未能痊愈,但也好了大半。

自从跌入魔井中,楚枫与熊孩子便没有吃过东西。此刻在这座小峡谷中暂时没有危险,他们便开始生火,并且将闪电古兽取出,抽取其宝血与心脏内的真血,而后剖解清洗,割下大块肉来架在火上翻烤,很快便有肉香弥漫开来,让人垂涎欲滴。

熊孩子将闪电兽的皮拖到火堆旁边,将其水分烘干,而后平铺在地上,他躺在柔软的兽皮上,翘着二郎腿,手中拿着烤熟的肉大口咀嚼,好不惬意。

在这个过程中,小漓儿也从伴生青铜钟内出来了,学着熊孩子与楚枫的样子大口吃肉,满嘴都是油渍,对着楚枫咯咯直笑。

吃饱后,楚枫走进旁边的山洞,扫除了饥饿,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让身上的伤痊愈,而后炼化龙脉精气,早日突破到先天秘境,对此楚枫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先天秘境这个瓶颈阻挡了楚枫数月之久,一直以来都是他的一块心病。现在伴生青铜钟内有大量的龙脉精气,虽然这些龙脉精气算不得精纯,但是对于楚枫这种境界的修者来说却远远足够了,只是多余的龙脉精气能否留到将来以作备用却不得而知。

楚枫疗伤的时候熊孩子则躺在篝火边与小漓儿玩耍,他并不急着疗伤,因为伤势已经好了大半,无需刻意运转生命精气,明日也能痊愈,再者守在外面若有危险也能第一时间有所察觉。

深夜时分,楚枫肌体上宝辉灿灿,在强大的生命精气下,被闪电兽劈伤的肌体没有留下半点痕迹,伤体彻底痊愈了。

在他的体内,伴生青铜钟静静沉浮,内视下可以看到一大片腾腾燃烧的火焰被困在伴生青铜钟内的一角,在那些火焰中,一条条化为龙形的精气不断穿梭,隐约间发出低沉的龙吟声。

楚枫平复激动的心情,准备沟通伴生青铜钟,将那些龙脉精气抽取出来。就在这时候,他突然愣了愣,心神落在那些燃烧的龙脉地火上,平复下来的心情逐渐有了波澜。

自从小漓儿以伴生青铜钟吸收到了龙脉精气,楚枫的心思便一直在龙脉精气上,他所关注的也只有龙脉精气,忽略了那些腾腾燃烧的火焰。

此刻,楚枫看着那些龙脉地火,突然发现除了龙脉精气之外这些地火亦有大用。他试着沟通伴生青铜钟,用它来驾驭那些地火,却发现根本无法控制。

“看来我现在还无法以伴生青铜钟去驾驭地火,但是以后肯定可以找到驾驭的办法!”楚枫深深吸了口气,心情久久难以平静。

虽然现在还无法控制地火,但是楚枫相信将来绝对可以找到控制它们的办法。这样的地火温度奇高,恐怖异常,在收取龙脉精气的时候,小漓儿无意中将大量的火焰也收取了进来,伴生青铜钟的那片火海,看着都恐怖,将来或许会成为他最强的底牌。

“将来回到外面的大世界,不知道会遇到怎样的危险,要是能控制那些火焰,不知道能不能在出其不意的情况下对付那些神通高手,它或许真的能成为我保命的手段……”

楚枫盘坐在山洞内,他想了很多,倘若能利用这些地火,将来在面临绝境的时候或许能成为保命的手段。这些地火对于他来说非常重要,因为只要能控制便会直接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和那些古剑神兵不同,即便是自身的实力低微,只要可以控制地火便能发挥出它的恐怖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