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50章 奇葩对奇葩

第一百五十章 奇葩对奇葩

脚踏血色火焰的乌黑马驹在距离楚枫约两千米外停止了脚步,火焰缭绕的四蹄踏在树梢上,炎火中符纹闪现,它神骏异常,在远远观望,一双漆黑的眸子中,两点瞳孔呈血红色,与普通的马驹大为不同。

“小子,我怎么觉得踏炎乌骓在看你?”熊孩子有些诧异,顺着踏炎乌骓的目光看向楚枫,而后将目光落在其头顶上空翻腾的血气中的紫金真龙上,道:“它到底是在看你还是在看你的血气凝聚而成的紫金真龙?”

楚枫的双眼中闪过一抹紫金光芒,他遥望踏炎乌骓,而后对熊孩子说道:“踏炎乌骓注视我的可能性很小,多半是被我的血气凝聚而成的真龙所吸引,或许我们可以利用这一点……”

熊孩子闻言,浑身巨震,随即惊得差点跳了起来:“小子,你的意思是说……”

“没错,这等神驹,既然被我遇上了,岂能轻易错过!”

“你还真敢付诸行动,大爷虽然眼热,但也只是在心中想想罢了,这匹踏炎乌骓虽然未成年,但是绝对恐怖,你小子想打它的注意,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想要征服这种流着神血的坐骑,难如登天!”

“不试试怎么知道不可行!”楚枫摇头,其实他也不是没有把握,尤其是看到踏炎乌骓凝视自己的那种眼神,他觉得有希望成功。

“没用的,你追不上它,此驹成长到巅峰时可踏时空而行,天上地下尽可去得。现在它虽然还未成年,但其速度也远非你可以比拟!”熊孩子不相信楚枫能征服踏炎乌骓,甚至觉得楚枫恐怕奈何不得它,更何况要它臣服?

楚枫并不多言,对于熊孩子说的话他并不怀疑,单从踏炎乌骓刚才从远方而来的速度就可以看得出来,快得如一束光似的。

“小子,你准备怎么做?”

“等!”

楚枫双目微闭,只露出一缕缝隙,继续运转《无上霸体真经》炼化宝血,体内精气滚滚沸腾,自毛孔中不断溢出,使得他身上绽放的紫金光芒越加璀璨,头顶澎湃的血气中显化的紫金真龙也更加凝实了,隐约中传出声声低沉的龙吟声,有股威严的气息弥漫开来。

楚枫料定踏炎乌骓是被真龙气息所吸引,所以他并没有主动上前,反而盘坐在原地继续修炼。而事实正如他所想的那般,踏炎乌骓立身在两千米外的树梢上一直盯着他头顶显化的真龙。

时间缓缓流逝,不知不觉已经过了数个时辰,天上的太阳落到了西山边,余晖染红了半边天,白昼渐逝,夜幕降临,旁晚的风徐徐吹来,拂动树梢轻轻摇晃,落叶纷飞。

天地逐渐昏暗,只有楚枫所在的这片地域依旧亮得跟白昼似的,他的身体宛如发光的太阳,绽放万缕光芒,照亮了十方,精纯的生命精气溢出,化为紫金色的光雨不断纷飞。

四周,那些小动物依旧停留在原地吞吐着生命精气,而两千米外的树梢上,踏炎乌骓立身在那里,一直关注着楚枫以及其头顶上空显化的紫金真龙。

说来也奇怪,楚枫修炼时精气滚滚,光芒冲霄,璀璨无比,即便是远在几百里外都能看到冲霄的炽盛光芒,可是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任何古兽前来,这样的情况让楚枫与熊孩子有些疑惑。

细细一想,他们便猜测到了原因,这种现象可能是因踏炎乌骓之故,或许这片领地就是属于它的,流着神血的踏炎乌骓对于古兽的震慑力是无以伦比的,根本不敢靠近。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深夜,楚枫始终在炼化宝血精气提升修为,连眼睛都没有睁开过。他双目微闭,其实并未完全闭合,留下了一缕缝隙,时刻关注着踏炎乌骓的动静。

黎明时分,站立在两千米外那棵大树树梢上的踏炎乌骓终于动了,它迈动火焰缭绕的四蹄,踏过一棵棵大树的树梢向楚枫所在的地方走来。

楚枫盘坐在原地,异常平静,而熊孩子的心情则非常激动,心脏随着踏炎乌骓的脚步而跳动,小漓儿也早已回到了楚枫的身边,正与熊孩子坐在一起,睁着大眼睛看着踏炎乌骓,她很安静,也很好奇。

终于,踏炎乌骓停了下来,在距离楚枫不足两百米时从树梢上跳下,而后开始吞吐精气,一呼一吸间,紫金色的精气光点疯狂汇集而去,尽皆没入其口中,这种现象让楚枫与熊孩子都感到惊愕。

“小子,你注意到了吗,它吸收的精气全都是你的生命精气,而不是那些宝血的精气,难道你的生命精气对它有什么用处不成?”

熊孩子很惊讶,楚枫也很惊讶,这种现象也让他感到不解,没有想到流着神血的踏炎乌骓竟然会对自己的溢出的生命精气感兴趣,这实在是有些出乎意料。

“别出声,我们静观其变。”楚枫轻声说道,而后继续炼化宝血,而在百多米外,踏炎乌骓趴伏了下来,闭着眼睛惬意地吸取着自楚枫体内溢出的生命精气,它轻轻一吸,那些精气刹那间汇集在一起,全都没入其体内。每当楚枫的毛孔中溢出生命精气的时候,它总会在第一时间将其吸个精光,而对于楚枫炼化宝血时溢出的那些宝血精气,踏炎乌骓却没有半点兴趣。

时间就这样一天一天过去,踏炎乌骓始终未曾离去,楚枫溢出的生命精气似乎对它非常重要,以至于在数日时间中它都未曾移动分毫,一直在关注楚枫,只要有生命精气溢出,立刻便将其吸入体内。

时光匆匆,一晃就是半个月过去了,在这期间熊孩子从楚枫那里要来了大量的宝血,也开始修炼了起来。

等了那么长的时间,踏炎乌骓始终没有什么动静,熊孩子也不想这样干耗着。在他看来,踏炎乌骓是绝对不会离开的,与其干等着,不如一边修炼一边等待。

楚枫与熊孩子两人都在修炼,剩下小漓儿一个人,就这样又过了几日,小丫头开始无聊了,没有人陪她,没有人和她玩,她只能每天跑去和那些小动物玩耍。

就在这一日,小漓儿终于压制不住对踏炎乌骓的好奇,竟然直接向着它奔去。本来趴伏在地上吸收楚枫体内溢出的生命精气的踏炎乌骓见小漓儿奔来,两只漆黑的眸子顿时圆瞪,血色的瞳孔中闪过一抹炽盛的血芒,骤然站立了起来,充满了戒备。

“嚏——”

踏炎乌骓戒备地看着本来的小漓儿,鼻中发出类似警告的声音,在它的眸子中甚至浮现出了忌惮之色。

楚枫在远处清晰地看到了这一幕,同时也注意到了踏炎乌骓的眼神,心中十分吃惊。

小漓儿虽然是伴生青铜钟的神祇,但是能力早已被封印,况且她这般看起来两三岁的小丫头,纯真无邪,精致如瓷娃娃,竟然会让流着神兽血液的踏炎乌骓生出忌惮,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

“马儿不要怕,漓儿不会伤害你的。”小丫头有些委屈,一边说着一边向踏炎乌骓靠近,而踏炎乌骓的眼中则出现了疑惑的神色,最后缓缓趴伏了下来,似乎不抗拒小漓儿靠近了。

突然而来的转变让楚枫与熊孩子都感到惊愕,在他们的注视下,小漓儿走到了踏炎乌骓的身边,精致的小脸上绽放出烂漫的笑容,并伸出小手缓缓摸向踏炎乌骓的鬃毛。

开始的时候,踏炎乌骓缩了缩脖子,但很快它就不动了,任由漓儿的小手抚摸着自己的鬃毛,并且仰起头看着她,非常的平静,没有半点抗拒。

“这什么情况?堂堂神灵专属坐骑的传承血脉,什么时候能让器中的神祇随意抚摸了?”熊孩子目瞪口呆,对此感到无比震惊,半晌都反应不过来。

楚枫没有回应,此时此刻他越加觉得自己体内的伴生青铜钟不凡了,器中神祇小漓儿竟然可以这般轻易靠近踏炎乌骓,还伸手去抚摸,而踏炎乌骓居然没有表现出半点的抗拒。

难道是这匹踏炎乌骓的马驹性格就是如此,本身就十分温和么?但是这个想法很快就被楚枫否定了,单从踏炎乌骓刚出现时的那种气势与眼神来推断,它的性格绝对不会温顺到任何人都能靠近与抚摸的程度。

“嘿嘿,小子,我们谁能征服踏炎乌骓,它就是谁的,你可不能跟大爷抢,否则大爷跟你急!”熊孩子一脸奸笑,在他看来,眼前的踏炎乌骓与他心中想象的有很大的不同,性格似乎出奇的温顺,若真是如此,那么将将其驯服岂不是很容易的事情?

想到这里,熊孩子的心情便激动万分,他决定付出行动,好事不能让楚枫抢了先机,于是直接跳了起来,向着踏炎乌骓飞奔而去。

此刻正微闭着眼睛接受小漓儿轻轻抚摸的踏炎乌骓猛然睁开了眸子,刹那间锁定直奔而来的熊孩子,缓缓站立了起来。

“嘿,这匹小马,以后跟着大爷,保准你吃香的喝辣的,将来纵横宇宙,雄霸寰宇!”熊孩子双手叉腰,大言不惭,一副红花大裤衩在手,天下我有的姿态。

踏炎乌骓“嚏”的一声,鼻中喷出一股白气,两只眸子微微斜睨。

熊孩子眼眉一竖,他觉得自己出现了幻觉,竟然从踏炎乌骓的眼中看到了鄙视与讥笑,当即大怒,提了提快要滑到腰下的红花大裤衩,道:“呔!识时务者为俊马,你不要逼大爷出手,否则后果很严重!”

“希律律!”

踏炎乌骓嘶鸣,在熊孩子话语落下的同时两只前蹄高高扬起,火焰缭绕的右蹄子直接踏了下来,速度奇快,且力贯万钧,一瞬间将空气都给踏爆了。

“妈的,你个蠢驴,敢用蹄子踩我,大爷废了你!”熊孩子怒了,浑身光芒闪烁,身体快速变大,并且探手抓向那只踩踏下来的马蹄。

“本座踩你个肺呀!”

踏炎乌骓口吐人言,始一出声便让熊孩子一个趔趄,就连盘坐在原地修炼的楚枫都忍不住脸部抽搐。

“嘭!”

碗口大的蹄子直接踏了过来,其上火焰缭绕,符纹闪烁,轻易崩开了熊孩子的探出的手,一下子踏在他的脸上,几乎将其整张脸都覆盖了。

“轰!”

熊孩子倒飞了回去,重重摔在地上,那张脸已经彻底被踏平了,如一张大饼似的,跟个没事儿的人一样,但是却气得想吐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