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52章 强压

第一百五十二章 强压

踏炎乌骓郁闷得抓狂,身为神兽血脉后裔,何曾被人类这般骑在身上狂揍过,它多次想施展灵术反击楚枫,可是楚枫骑在它的背上,与其肌体紧紧相贴,只要它的体内有神术运转,便会被楚枫第一时间发现,等待它的便是狻猊神术的咆哮声,根本没有机会施展出神术来反击。

踏炎乌骓处于被压着打的境地,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而且楚枫的拳头真的是太重了,每一拳砸下来都让他浑身剧痛,骨骼都喀喀声响,刚猛霸道的力量震得踏炎乌骓体内气血翻涌,多次差点喷血。

“妈的,气死本座了!”踏炎乌骓怒吼,嘶鸣不断,鼻孔中白气喷薄,在伴生青铜钟封困的空间内疯狂奔走。

楚枫抡起拳头狂揍,道:“服还是不服?!”

“服你个头!你有种下来与本座公平一战!”

“你倒是想得美,不服也没关系,我揍到你服为止!”楚枫并没有期望踏炎乌骓会这么快就服软,现在他占据绝对的主动,也不怕它不服,双拳快速抡动起来,铿锵的金属颤音与闷响声不绝于耳,拳头疾风骤雨般落下,将踏炎乌骓揍得惨叫连连,很快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

“轰!”

踏炎乌骓在楚枫的疯狂轰击下失去了力气,轰然声中趴在了地上,此刻的它浑身骨头都不知道断裂了多少根,鼻孔中不断喷着白气,口中躺着血液。

“妈的,你要不是爬到本座背上,本座绝对不会输给你这个人类!”踏炎乌骓喘着粗气,虽然被楚枫揍得骨断筋折,但嘴还是非常硬。

“嘭!”

楚枫根本不多说,回应踏炎乌骓的只有那紫金色的拳头,如浓缩的神日般砸了下来,当场让其巨震,一大股血液自口中喷出。

“妈的,你再打一拳试试!”

“如你所愿!”

楚枫闻言抬手又是一拳,顿时砸断踏炎乌骓好几根骨头。

“妈的,小子你到底想要怎样!”被人类这般暴打,踏炎乌骓气得肺都要炸了,无比抓狂,可是偏偏拿楚枫没有办法。

楚枫笑了,他觉得踏炎乌骓已经开始动摇了,当下再次挥出一拳,立时响起骨裂声,道:“我想怎样,你心中很清楚!”

“小子,本座不服!你要是真有本事就堂堂正正与本座正面一战,要是本座输了,以后就跟着你,要是本座胜了,你跪下来给本座磕头认错,以后心甘情愿做本座的人宠!”

听到踏炎乌骓的话,楚枫的脸上逐渐有了笑意,道:“此话当真,倘若到时候你反悔又该如何?”

“妈的,本座堂堂神兽后裔,一言既出,岂能反悔,你有种还是没种,不要唧唧歪歪!”

“如你所愿!”楚枫松开了踏炎乌骓,揉了揉手腕,道:“用熊孩子的话说,我会揍得你连妈都不认识!”

“我艹!本座将你踏出翔来!”踏炎乌骓四蹄翻飞,显得狂暴无比,不过这次它并没有直接冲上去肉身搏斗,它知道肉身比不过楚枫,自然不会如先前那般以肉身相搏。

“唰——”

踏炎乌骓的体表浮现出一缕缕神纹,璀璨的光芒将伴生青铜钟笼罩的这片地域照得通量,体表的神纹上浮现出血色的火焰,散发出炽热的气息,炙烤得其身体周围的空间都在扭曲。

它以神术护体,而后轰隆隆冲了过来,抬起双蹄便压向楚枫,那蹄子上的火焰更是炽烈,其中闪烁的符纹比先前密集了许多倍,还未临身便让楚枫感觉到了恐怖的热能。

在这种情况下,楚枫知道自己绝对不能用拳头与那双蹄子硬撼了,否则定会被其火焰中的符纹所烧伤。如今踏炎乌骓以神术战斗,楚枫自然不会傻到单以肉身反击。

“锵!”

绚烂的金光中,十几道金色的剑气自楚枫的体内冲了出来,在他双手的控制下如流光般攻杀出去,围绕着踏炎乌骓不断穿杀,剑气与其双蹄相击,铿锵声刺耳,火星迸溅。

“小子,就凭你的灵术也想与本座的神术争锋,真是蚍蜉撼树,你输定了,乖乖做本座的人宠吧,哈哈哈!”踏炎乌骓得意大笑,双蹄不断踏在穿杀而来的剑气上,将剑气崩飞。

楚枫有些吃惊,神兽血脉后裔果真强悍,先前明明被打得骨断筋折,此刻却更没事似的,还能发挥出巅峰战斗力。当然,他也知道踏炎乌骓并不是真的没事,多半是以自身的旺盛血气包裹那些断裂的筋骨,强行支撑着身体,可即便是这样也足以说明其强大,若换做古兽绝对不可能做到这个程度,就算是荒兽在这种情况下也不可能发挥巅峰战力。

“吼——”

楚枫施展狻猊神术,咆哮声惊天动地,如神雷乍响,滚滚声波席卷十方,冲击在伴生青铜钟的钟壁上当当声响。然而踏炎乌骓只是身躯颤了颤,没有如先前那般被吼声震伤。

此刻,踏炎乌骓有了充足的防备,浑身神纹密布,火焰腾腾,早已护住了身体以及双耳,就是为了防备楚枫的狻猊神术以及防止他再次跳跃到背上。

“小子,让你见识见识本座的手段!”踏炎乌骓希律律长嘶,体表的神纹刹那间光芒爆射,无尽的神纹自其体内冲了出来,一下子幻化成数十匹神驹,马踏长空轰隆隆冲来,铺天盖地。

十几匹神驹几乎将楚枫彻底围困,它们从各个方向冲来,双蹄翻飞,猛烈踩踏,使得这里的空间都嗡嗡颤鸣,像是要崩塌了似的。

神驹踩击时震出强烈的气劲波动,似浪涛般扩散,冲击四方,劲风呜呜声响。楚枫被围困,面对四面八方十几匹神驹的踩击,他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踏炎乌骓的神术威力比楚枫的灵术威力强悍许多,在这种正面战斗的情况下,若只用正常的手段是绝对没有机会取胜的,毕竟面对的可是神兽血脉后裔,是成长到巅峰时,有能力与神灵争锋的强大物种。

“哈哈哈,本座说过要将你小子踏出翔来,将你踏成大饼脸,连妈都不认识!”踏炎乌骓非常得意,哈哈大笑,鼻孔中不断喷出白烟。

“是吗?”

看到踏炎乌骓得意忘形的样子,楚枫不由得笑了,也就在这时候他体内突然爆发出天崩地裂般的巨响,紫金色的的血气如滔滔大河般冲霄而上,刹那间淹没了四方,那些踩踏而来的神驹虚影顿时受到冲击,轰然声中接连崩碎。

“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你的血脉应该出了问题,说来并不算纯正,也就跟我曾经见过的金翅小神鹏差不了多少!”楚枫满头黑发飞扬,肌体紫金光芒璀璨,整个人如金身琉璃,充满神性与力量感。

“轰!”

楚枫往前逼近,脚步落下如陨石撞击大地,方圆百米的地面都猛烈震动。最让踏炎乌骓震惊的时,它看到楚枫的体内有一百零八个阴阳八卦图若隐若现,八卦方位交替轮转,磅礴到恐怖的生命精气如长河决堤般涌向周身各处,使得楚枫的精气神在不断攀升,那种气血之旺盛与精纯,压得它这样的神兽血脉后裔都感觉到胸闷气喘,心惊胆跳!

“妈的!你真的是人类吗?”踏炎乌骓被楚枫展现出的血气与气势所惊到了,看着强势逼近对楚枫,它甚至连神术都忘记施展了,眼中透着惊骇道:“看来本座之前的推测都是错的,你溢出的生命精气带着龙的气息,并不是服用或者炼化过与龙有关的精气,难道你本身就是一条年幼的真龙化成的人身?!”

“我乃人族,如假包换!”楚枫继续逼近,与此同时单手一身,龙纹黑矛“锵”的一声出现在手中,在他的恐怖血气加持下,矛身上的龙纹血光爆射,龙纹流转间,龙形图案仿佛活了过来,化身为龙形在矛身上缭绕,发出惊天龙吟。

煞气与杀伐气息激荡而出,充斥整个空间,那股气息让踏炎乌骓都感觉到心悸,它的眼中浮现出了惧意,但却没有就此退缩,毕竟它可是神兽血脉后裔,当即体内同样传出惊天动地的血液奔涌声,体表神纹密集,顷刻间汇集在其头顶,那里竟然飞出一柄篆刻着古老兽篆的暗红色战枪,绽放刺目的血光。

“嗡!”

楚枫手中的龙纹黑矛与踏炎乌骓头顶沉浮的暗红色的兽篆密布的战枪尽皆颤鸣着,杀伐之气激荡四野,席卷天地。

“哧!”

踏炎乌骓头顶的长枪穿杀而来,其上神纹璀璨,兽篆闪耀,散发出凌厉恐怖的气息。与此同时,楚枫手持龙纹黑矛,整个人与矛合一,如一道贯穿永恒的光,“锵”的一声击在踏炎乌骓的战枪枪尖上。

此时此刻,两人斗的不但是灵术与神术,还有精血的旺盛程度。楚枫的精血澎湃咆哮,无尽的血气通过手臂注入龙纹黑矛内,而踏炎乌骓也是如此,黑矛与战枪锋芒相对,双双颤鸣,彼此都难以前进分毫。在两件兵器相对的锋尖处,一团紫金色中带着暗红色的光球不断凝聚,且不断变大,其上有密集的灵纹与神纹交织,噼里啪啦声响,如同电弧似。

“轰隆隆!”

楚枫体内的精血不断沸腾,百零八个大穴内有旺盛的精气源源不断涌出,使得他的力量时刻处于巅峰,而踏炎乌骓在这种情况下却没有精气补充,那柄刻满兽篆的古老战枪在龙纹黑矛的力量下逐渐后退,颤鸣不止。

“小子,我们打个商量,这样下去肯定是两败俱伤,不如就此罢手如何,本座也不让你做人宠了,你就做本座的扈从好了。”

楚枫闻言,嘴角浮现出一缕笑意,他知道踏炎乌骓快要支持不住了,这种程度的对拼,拼的就是谁的精血更加磅礴与精纯,谁的血气更加旺盛。

“好啊,你若肯做我的扈从,我便立刻罢手!”

“妈的,小子你别太过分,真以为本座怕了你不成!”

“轰——”

踏炎乌骓话音刚落,楚枫体内血气突然猛烈爆发,龙纹黑矛上的力量骤然大增,“嘣”的一声将刻满兽篆的古战枪给崩飞了,与此同时狂暴的力量如海潮般涌向踏炎乌骓,龙纹黑矛也如电光般杀至。

“噗!”

踏炎乌骓的右前腿被龙纹黑矛刺穿,鲜血飞溅,同时其身体也被楚枫爆发出的血气力量给震飞几十米,重重砸在上,浑身骨骼几乎全都断裂了,口中淌出大股的血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