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55章 不该存于世的玄黄精气根源

第一百五十五章 不该存于世的玄黄精气根源

楚枫与熊孩子面面相觑,彼此都能看到对方眼中的惊愕与震撼,他们沉默不语,静静地看着踏炎乌骓,等待他继续往下说。

“当年本座尚年幼,正逢宇宙血乱,各大生命星域战斗不止,多少的盖代天骄血染星空,英杰埋骨宇宙边荒,整个大宇宙无尽的生命古星充斥着悲伤与绝望。只是本座尚出生不久,待在神山内,未能亲眼目睹那些神战的画面。后来战斗溢出的神能波及到了神山,我昏迷了过去,再醒来已经物是人非,那些过往的都不可触及了,曾经熟悉的一切都变得陌生……”

踏炎乌骓的声音充满了回忆,带着深深的悲凉与落寞,此刻的它与平时表现出的高傲与嚣张大相庭径,一时间还真让楚枫与熊孩子不太适应。

不过楚枫与熊孩子倒是能理解踏炎乌骓的心情,虽说当年它尚小,但却也对那个世界有了认知,自从昏迷后,时光匆匆过,以往熟悉的人或物都埋葬在了岁月长河中,任谁经历了这些都会有种凄凉与独孤感。

楚枫压制心中的波澜,道:“你说的血乱可是在洪荒时期末年?”

“你怎么知道?!”踏炎乌骓非常吃惊,他以惊讶的目光看着楚枫道:“难道说那段血乱的过往没有湮灭在时间长河中,当世还有记载与流转不成?可是,据我这些年的打听与了解,那些往事早已不为人知了。”

“的确早已不为人知了,时间的长河湮灭了太多。”楚枫摇了摇头,道:“我们在这片灵境天地中曾到过一处特别的地方,在那里的洞道中见到了许多关于战乱的刻图,料想与你所说的宇宙血乱有关。而在这之前,我曾去过洪荒神岳,见到过神兽狻猊,他也曾提到过那场血乱,并说是发生在洪荒时期末年。”

“当年本座与父母一别,匆匆岁月流逝,如今再也见不到他们了,留给我的只有万古后的寂寞与独孤。其实在很早之前我曾迷迷糊糊中醒过,发现体内有来自踏炎乌骓一脉的最高禁忌封印。那时候便知道是本座的父母耗费了神血之精施加于本座之身,他们定是为了让本座挨过岁月长河,活到当世。所幸,那时候本座才出生不久,体内没有多少力量,才能让禁忌封印起到这样的效果。”

“说了这么多,你能不能说重点,漓儿在那座山峰上看到的到底是什么气体?”熊孩子满头黑线,它迫不及待想要知道那到底是什么。

“那种气体我曾经在神山内见过,是我父母与主人在众多盖代强者手中抢回来的一缕,就那一缕便足以轻易压塌一座山岳。”

“一缕气体足矣压塌一座山岳?!”楚枫与熊孩子顿时惊呼,眼中浮现出浓浓的震惊,齐声道:“难道那是传说中的玄黄精气?!”

“是的,按照漓儿的描述,在那山峰半山腰上沉浮的气体应该就是天地玄黄精气的根源,是玄黄精气中最珍贵最本源的力量。我曾经听我父母与主人说过,这种玄黄精气的根源可以用来辅助铸造无上神兵。可惜铸造无上神兵需要长久的岁月,主人那时候还未彻底成为神灵,而又恰好遇到宇宙大血乱。”

“竟然是玄黄精气根源……”楚枫心中异常震撼,这是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的。可是这种玄黄精气根源,连见识多广的熊孩子都不认得,那些荒兽与古兽以及人类修者又怎会认得。既然不认得,那他们还不要命地争抢,看来多半还有其他吸引他们的东西。

“太初之始生母气,名太初本源母气,亦称玄黄精气根源,根源母气分二色,天玄为蓝,地黄为黄,玄气根源浮于上,黄气根源沉于下……” 踏炎乌骓轻轻念道,瞳孔中充满了回忆,像是回到了那不可追溯的洪荒时期末年,眼中有了晶莹的泪光。

楚枫知道,关于玄黄精气根源的说法,肯定是踏炎乌骓的父母或者其父母的主人告诉他的,此刻它想到这句话,难以避免也就响起了其父母等人。

“好了,你不要难过了,那些都已经逝去了无尽岁月,时时回忆只能徒增感伤罢了。你父母不惜耗费神血之精,以禁忌秘术将你封印到当世,就是想让你好好活着,将你们踏炎乌骓一脉的神血传承下去。”

“未来的路还很长,我想你多半也想知道当年那场宇宙血乱到底是怎么回事,想知道是谁发动了血乱,导致你的父母战死在宇宙星空中。而我的身上也笼罩着许多解不开的迷雾,我也想知道是不是那个时期的血乱导致我这种体质被视为禁忌与不祥,而且还身缠诅咒,祸及身边的人。”

楚枫说道这里微微顿了顿,嘴角浮现出一缕苦笑,道:“说来我们的动机虽然不同,但目标却是一样的。你因为父母之故想解开洪荒年代末期那场血乱背后的秘辛;而我想要如正常人般,就必须寻找真龙体吞噬亲近之人的气运的原因,从而打破这个诅咒与传说。要做到这一点,或许也要追溯到洪荒末期那段黑暗动乱的岁月……”

“嘁……两个好高骛远的家伙,还没有学会走路就想跑了?”熊孩子撇了撇嘴,道:“以你们现在的修为,想要追溯那段湮灭的秘辛,简直是痴人说梦!”

踏炎乌骓闻言,虽然很不服气,但也不得不承认熊孩子说的事实。在这片封印的天地中,顶尖的人类修者都还算不上真正踏上了修炼路。其他种族虽然不受天地规则的压制,可是身在灵境天地中却不同了。

十余年中,踏炎乌骓并不是真的没有离开过这片区域,曾经它曾去过更为高等的地域,可是由于进入高等区域中,即便是自身累积深厚,也就只能突破到下个境界的初期。

在高等的地域,踏炎乌骓遇到了强大的荒兽以及古兽的围攻,差点让它饮恨。自那以后,踏炎乌骓知道这片天地再也不像它以往所了解的天地了,神血气息的压制起不了多大的威慑,反而使得那些古兽与荒兽更加觊觎其神血,为它来到大难。

后来的时间中,踏炎乌骓便没有再离开过这片区域。在这个境界被压制到先天秘境一重天的区域,他无惧任何荒兽与古兽,安全可以得到最大的保障,这些年中都在想着如何才能离开灵境,去到外面。

现在碰上楚枫等人,踏炎乌骓看到了希望,加上楚枫体内的生命精气对它蜕变血脉有一定的作用,这才愿意跟着他,否则以他这种神兽血脉后裔,除非用绝对的实力来征服并得到其认可,否则想要将其收服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嘿,还没学会走路就想跑,小心摔跟头!”熊孩子哼哼唧唧,一个劲的鄙视楚枫与踏炎乌骓。

楚枫斜睨了他一眼,也不与之计较,只道:“既然如此,我们还是先学走路吧。”话落,他当先向着前方的平原走去。

“小子,你要做什么,难道想要打那些玄黄精气根源的注意?”熊孩子快速跟了上来,有些惊愕地看着楚枫的背影。虽然他视宝如命,看到宝贝就想往上扑,但还是知道玄黄精气根源的恐怖,当下说道:“恐怕一触碰到玄黄精气根源,我们就被压成肉泥了,而且也找不到可以能盛装的器物。”

楚枫脚步未停,瞳孔中闪过一抹紫金光芒,道:“不试试怎么知道,我心中一直存在着疑惑,或许今天正好可以借此机会试试我的伴生青铜钟。”

熊孩子闻言心中一跳,道:“你的伴生青铜钟虽然神异,但也不见得能装得了玄黄精气根源吧,要是因此而损坏了,到时候你连哭都来不及!”

“那可不一定!”楚枫身边的踏炎乌骓突然出声,以怪异的眼神看了看楚枫,道:“那伴生青铜钟非常不简单,那种隐藏得很深的气息让我感觉到一种久远的熟悉感,似乎与我之前在神山内感应到过的那些兵器的气息有些相似,说不定真的可以装得了玄黄精气根源。若是成功了,对于我们来说就是天大的机缘,不但能引本源气运加身,将来还可以用来炼制兵器,再要能控制的话,还可以用来对敌!”

“小马儿说得对哦,漓儿的载体才不会损坏呢,熊孩子你不要小看人家!”小漓儿坐在楚枫的右肩上,两只小脚丫晃呀晃,皱着精致的小鼻子看着熊孩子,有些不满被他小瞧。

楚枫一震,突然意识到伴生青铜钟乃是漓儿的生命载体,要是伴生青铜钟损坏了,那么漓儿必将受到重创,他不由得动摇了,无论如何也不能拿漓儿的生命去做赌注。

小漓儿睁着明亮纯真的大眼睛,感应到了楚枫的心思,毕竟她是伴生青铜钟的神祇,而伴生青铜钟与楚枫更是血脉相连,他们之间有特别的感应也是正常的事情。

“小哥哥,你不要担心漓儿,虽然漓儿很多很多的事情都不记得了,但是漓儿知道伴生青铜钟肯定不可能破损的,漓儿的载体是这个世间最坚固的器物,不会有事的啦。”

“漓儿乖,等我们到了那座山峰之上,你千万不要擅自出手,等哥哥弄清楚了状况再做决定知道吗?”楚枫叮嘱,伸手捏了捏她精致的小脸蛋,小丫头很听话,乖巧地点了点头。

前行了大约一刻钟,楚枫他们距离那座山峰越来越近了,古兽与荒兽间的激烈战斗声如雷鸣般传入耳中,声声咆哮惊天动地,溃散的宝术余波席卷十方,如波浪般席卷开来,一波接着一波,使得空间嗡嗡颤鸣,地面都被掀飞了好几层。

古兽与荒兽的战斗是无比惨烈的,战场中到处都有血在飞溅,它们双方都遍体鳞伤。

荒兽虽然强大,但数量远远不及古兽,一直处于被围攻中。而山峰脚下,同样发生着激烈的战斗,有古兽已经身负重创,也有些人类修者被生生撕裂,残碎的肢体与内脏散落一地,无比血腥与残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