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77章 霸体金身初成

第一百七十七章 霸体金身初成

楚枫的身体已经不像是一具肉身了,反而像是古老而神秘的器物,其上密布古篆,散发出久远的神秘气息,看上去如不朽的神兵。

金色的古篆在肌体上闪耀,绽放璀璨的光,金霞四溢,琉璃金身宝辉灿灿,如神王之躯,拥有一股难以言说的神性。只是肌体上闪耀的古篆很不稳定,时而闪现时而消失。楚枫还没有能顺利掌控这种秘术,连初窥门径都还算不上,需要不断修炼与演化。

楚枫有种很清晰的感觉,只要施展《霸体金身诀》,古篆密布血肉与肌肤,便有种肉身化为神金的奇异感受,他觉得自己的肉身可以硬抗强大的攻击而不朽,坚如神铁且韧性十足。

这种秘术的强大自是不用多说,单凭这点便足以证明。况且楚枫现在还没有初窥门径,施展起来根本不通畅,若是初步修炼成功,届时所能发挥出的效果将会更加强大!

楚枫全身心修炼《霸体金身诀》的时候,其余人也在修炼各自的灵术与神术,借着伴生青铜钟与百零八个阴阳八卦图散发出的气息,不断演化着自己的术,领悟其精髓,使之更加趋于完美。

可以说,不管是楚枫还是西熙雅等人,得到的好处都是巨大的。他们虽然天赋极高,但灵术都是由古兽的心脏真血与真骨内烙印的宝术演化而来的,人类修者想要完全领悟精髓,将其修炼到极致,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今,楚枫的身体产生这等异象,散发出玄奥的道韵,那种气息让众人都觉得自己与道相合了,在这种情况下悟性得到了极大的提升,以往不能参透的,此刻全都通透,修炼起来那是如鱼得水。

日复一日,时光不断流逝,众人似乎已经忘记了当初的打算,也忘记了要去追踪自第五区域出来的荒兽以上的存在的踪迹,全都在这潜心修炼与演化自己的术,以提升战斗力。

不知不觉过了一个月,众人都将自己的灵术与神术修炼到了一个崭新的高度,对于术的运用与理解,有了全心的理解与认知,那是以往无法触及的。

就在这一日,伴生青铜钟“当”的一声,发出震耳欲溃的钟声,刹那间整片天地似乎都跟着颤了几颤,它逐渐缩小,最后化为一缕莹白的光芒没入楚枫的天灵盖,消失不见。

紧接着,悬浮于楚枫身周的阴阳八卦图也逐渐缩小,如一轮轮小太阳般没入肌体内,镶嵌在他的身体中,那种玄奥莫测的气息刹那间就消失在无影无踪,使得西熙雅等人下一子从与道相合的神奇意境中退了出来。

伴生青铜钟与阴阳八卦图消失,楚枫的身体显露在众人的视线中,他整个人如一轮璀璨的神日,肌体上无尽的古篆闪耀,万道金光绽放,肉身宛如神金浇铸,充满无边的力感与难言的神性。

众人全都惊呆了,这样的画面瞬间烙印在了他们的脑海中,或许永生永世都难以忘怀。楚枫的状态与表现实在是太过神异不凡,肌体古篆密布,琉璃金身光芒万丈,给人以不朽不灭的感觉。

“唰!”

楚枫骤然睁开了眸子,瞳孔内像是有两盏神灯在燃烧,那种凌厉的目光似要望穿人的灵魂,让西熙雅等人的心猛然一颤,感觉自己的一切都被看穿了,无所遁形。

“锵!”

楚枫冲天而起,身体凌空,竟然在短时间内滞留于空中不曾下坠,这让众人震撼莫名。在他们目瞪口呆的眼神中,楚枫双手演化灵术,数十道金色的剑气冲出体内,于四方空中穿梭,而后齐齐攻杀向自己的身体,这样的画面吓得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叫了起来。

然而,他们担心的画面并没有出现,金色的剑气虽然凌厉异常,可是攻杀到楚枫的肌体时,其上的古篆闪耀流转,将所有的剑气全都抵挡,爆发出刺耳的金属颤音,火星四溅。

“这……”熊孩子张了张嘴,咋舌道:“妹的,这还是血肉之躯吗,是金属浇铸的吧?”

“这是什么秘术,楚枫何时修炼了这种防御秘术,竟然成就了金身!”

“人类的血肉之躯可以硬抗灵术的攻击么?”

“太不可思议了……”

每个人都被这样的画面给惊呆了,震撼到难以形容,连呼吸都忘记了,睁大着眼睛看着空中那道如神日般金光绽放的身体,只觉得脑海中一片空白。

“大爷知道了……”熊孩子喃喃自语,伸手提了提滑到肚脐下的红花大裤衩,道:“楚枫的阴阳八卦图是因为修炼《无上霸体真经》之故,而这种炼体的玄功是来自与伴生青铜钟。这次的金身秘术,多半也是来自伴生青铜钟,那到底是怎样的伴生器物,其上竟然传承着如此多的恐怖秘术……”

“伴生青铜钟……确实不凡,恐怕难以揣测。本座曾经见过许多强大的兵器,但是伴生青铜钟给我的感觉却非常奇异,根本看不透。而且在那道场中,神秘女子留下的烙印也出手帮助楚枫重铸伴生青铜钟,由此更能肯定其不凡之处,恐怕不单单是伴生器物这么简单……”

“唰!”

在熊孩子与踏炎乌骓谈论的时候,楚枫的身体开始往下坠,与此同时其超控的金色剑气飞向远方又刹那间飞回来,疾风骤雨般攻伐自己的肉身,火星飞溅,铿锵声刺耳。

“噗!”

楚枫的体内飞出一缕缕紫金血液,在剑气的疯狂攻杀下,肌体上闪耀的古篆暗淡了不少,终于抵挡不住剑气的攻杀了,肌体破裂,流出了血液。

“哈哈哈!”

楚枫大笑,他双手一挥,所有的剑气瞬间消散,而他体表的古篆光华闪耀,那些被剑气刺破的肌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不过片刻时间,连半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霸体金身初成,不但让楚枫拥有超强的防御能力,就连自愈能力都得到了极大的提升。感受到了这种秘术的神奇,楚枫相信将其修炼到极致,或许真的能实现金身永恒,不朽不灭!

“弟弟,恭喜你又修炼成一种强大的灵术!”西熙雅快速奔到楚枫的身边,拉着他的双手,眼中异彩连连,如花娇颜上洋溢着会心的笑容。

“这可不是灵术。”楚枫笑着摇头,解释道:“灵术只是荒域中的修者对攻击之术的叫法,因为这种术是由古兽的宝术传承演化而来,威力大大减弱。我修炼的是来自伴生青铜钟上传承秘术,与灵术有着本质的区别。”

西熙雅脸色微红,娇嗔到:“姐姐才不管是灵术还是秘术,反正你现在越来越强大了,姐姐为你感到高兴!”

“啧啧……”熊孩子在旁边砸吧着嘴,一脸欠揍的猥琐表情,道:“妾有情,郎有爱,无奈无奈……”

“嘿嘿,无奈无奈……”踏炎乌骓贱笑着接过话题,结果话语刚落,金色的拳头便砸了过来,其上古篆密布,还未临身便让他有种大岳压身的感觉,吓得惊叫了起来,四蹄泛动,撒丫子狂奔。

“哇呀呀,楚小子被戳中心事,恼羞成怒啦!”熊孩子嗷唠一嗓子,跟着踏炎乌骓奔行远方,边跑边大笑。留下有些尴尬的楚枫与娇颜微红的西熙雅以及想到在山谷内的事情就脸黑的西熙月。

“哎……”楚枫轻轻一叹,转移话题,道:“可惜我修炼的《霸体金身诀》只适合我这种体质,别人无法修炼,不然的话传授给你们倒也不错。”

“你这不是废话吗,等于没说!”西熙月黑着一张脸,冷冷地看着楚枫,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转移话题,记住我说过的话,两年后等你十五岁时,携重礼来我西陇古国皇宫提亲,你要是敢对不起我皇妹,我西熙月一定不会放过你!”

楚枫闻言,挠了挠头又摸了摸下巴,一脸的无奈。想想自己才十三岁,竟然就被人逼亲了,这算什么事儿?虽然楚枫早熟,对男女之事也懂得一些,但是在他的心中喜欢的只有一个,就是曾经为他奋不顾身,生死相随的小晴雪。而且他也知道,西熙雅不过是将自己当做弟弟看待罢了,在她的心中,自己不过是个小男孩,怎么可能会有那种心思。

“皇兄!你再胡说八道,我可真的不理你了!”西熙雅有些羞涩,她虽然喜欢楚枫,但并不是那种男女之情,只是觉得他的身世可怜,又救过自己,所以不由自主想要疼他而已。

“好了好了,你们俩的事情我这个做皇兄的就不多说了,但是原则性的事情绝对不可以让步,楚枫身为一个男人,当有自己的担当与责任。”西熙月说完最后看了楚枫一眼,而后转身向着远处的熊孩子与踏炎乌骓走去。

楚枫真是哭笑不得,没有的事情被硬说成有,还解释不清楚,没有比这更加郁闷的了。

“走吧,不要理会他!”

西熙雅拉了拉楚枫,其实她并不介意熊孩子与踏炎乌骓以及西熙月误会,毕竟现在楚枫才十三岁,只是听到这些,作为少女的她有些羞涩罢了。

“我们去会会那只强大的生物,看看它到底是荒兽王还是神兽。来自第五区域的生物,身上少不了宝贝,说不定能给我们很大的惊喜!”

“弟弟若真想去找那个生物的话,我们就从这附近的地域开始搜寻吧。既然我们推测它是在猎取真血以蜕变血脉,便会从荒兽的领域挨着猎杀过去,想要找到它并不困难,不过到时候你可得小心些,不能大意。”

“放心吧,若真是来自第五区域的荒兽王以上的存在,其手段定然强大无比,毕竟其真实境界无法揣测,即便是在这片地域的压制下,境界与我们相差无几,但也绝对不是原本就生活这片地域上的荒兽王能比拟的,我自然不会存轻视之心而让自己陷入危险的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