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79章 神兽饕餮

第一百七十九章 神兽饕餮

楚枫等人向着山脉深处靠近,一路上又发现了与先前在那古树树干上见到的相似的标记,这更让他们肯定了心中的猜想,肯定有古国或者大部族的人曾来过这里,说不定早已潜入了山脉深处,隐藏在某个地方。

“熙雅姐姐,几年前你们几大古国在古墓中得到的到底是怎样的器物?”路上楚枫出声相问,心中莫名的有种危机感。

西熙雅跟在楚枫的身边,一边行走一边思索,道:“具体的我也不记得了,当时我并不在场,毕竟那时候姐姐不到十岁,根本不能跟着强者们前往古墓,这些都是后来父皇等人回到皇宫后谈论此事时听到的。”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我们几大古国在古墓中得到的东西都是自古时遗留下来的,而且据说多半不是人类修者的墓穴,而是属于强大的兽类的墓穴,那些器物大都是兽皮兽骨等等物品,其上篆刻着许多的兽篆以及传承符文。”

听着西熙雅的话,楚枫的脚步不由自主放慢了些许,心中那种不好的预感也在这瞬间强烈了不少。古时的墓穴,而且还是兽墓,这可就非同寻常了。

不管是古兽还是荒兽亦或是神兽,一般都不会给自己建造墓穴,只有那些修为境界相对较高的才会有这样的行为。真正强大的兽类,也就是修炼出神通的那种存在,其兽皮与兽骨内会蕴含着恐怖的威能,倘若找到方法将其激活,对于生活在这片被压制的天地的人类来说是非常恐怖的。

兽类留下的兽皮股兽骨也算是器物,加上它们本就是兽类身上的东西,在荒域天地根本不受压制。即便是在这灵境天地中,压制的也只有境界而已。

也就是说,灵境天地中的压制,只会压制活物的境界,对于器物虽然也存在压制,但是只要器物的威能够强,便可以发挥出压制条件下所能允许的极致力量。

“这么说来,若是古国的那些高手携带古墓中的兽皮与兽骨,将其激活,岂不是能发挥出这第四区域压制下,先天秘境三重天所能达到的终极力量了?”

熊孩子与踏炎乌骓都非常吃惊,倘若事情真是这样,那么对于他们来说无疑是非常危险的事情。在这第四区域,境界与力量都会被压制,但是在先天秘境三重天巅峰的这个标准下,其极尽的力量是非常恐怖的。

踏炎乌骓是神兽血脉后裔,熊孩子拥有还算强大的元神,血肉也是天地精华孕育而出,楚枫更是拥有太初真龙血脉。他们的战斗力都非常强悍,远胜同阶普通修者数倍乃至十倍,可是却也难以达到第四区域所能允许的极尽力量的最高标准。

小半个时辰后,楚枫他们终于靠近了山脉深处,同时也停止前进,登上最近的一座小山峰,隐藏在参天古树下,凝目看向前方。

四周有着许多的山峰,山山相连,延绵无际,呈环形围绕着前方的大地,形成一片盆地。前方的盆地大约有方圆二十余里,有着许多的丘陵,并不是很平坦,而且到处都是茂密的植被,唯有最中央的位置十分平坦,而且并没有多少树木。

暴雨倾盆而下,如长河决堤般自九天垂落下来,冲刷着山川大地,连天雨幕如同无边的瀑布,极大地阻挡了视线,即便是以楚枫的目力也不能看尽盆地内的全景,只能隐隐窥其大概。

踏炎乌骓与楚枫的目力相差无几,同样也看不清楚盆地中的景象,而西熙雅与西熙月更不用说了。唯有熊孩子自这方面天赋异禀,眸子中闪烁金芒,眸光望穿了连天雨幕,看到了盆地中央的两具庞大的身躯。

“吼——”

一道恐怖的声波自盆地中央传来,如海潮般席卷十方,极速涌来,使得连天的雨幕接连爆开,形成强劲的气浪,这片天地的气流都在嗡鸣,冲击在树木上,让万千古树哗啦啦摇颤,落叶纷飞。

“唰!”

盆地中央地带,宝光绽放,瞬间照亮了半边天,驱散了雨幕,一具山峦大小的身躯显露在所有人的视线中,极具视觉冲击,让楚枫都忍不住心头猛跳。

出现在视线中的是一只浑身布满暗金色甲片的生物,其身体如牛,生有独脚,头顶上有着一根晶莹的玉角,尖锐而锋利,闪烁着暗金色的宝光,相距甚远也能看到其上有兽篆在流转。

“暗金独脚夔!”

踏炎乌骓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庞然大物,显得有些吃惊,也忍不住有些兴奋。

“什么是暗金独脚夔,我只听说过独脚夔,可是这个大家伙与我所了解的有很大的不同,它与别的独脚夔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吗?”楚枫很吃惊,这种独脚夔是从未听说过的,与他所知的有很大的差别。

踏炎乌骓解释,言道这种浑身覆盖暗金色甲片,且头生玉角的独脚夔最早出现在接近洪荒末年的时期,据说是独脚夔中极具天赋者在特殊的条件下蜕变血脉产生变异所化,是为荒兽王者,拥有恐怖的战斗力,可与血脉不纯正神兽争锋。

其甲片坚如神金,肉身几近不朽,宝术都难以击破,只有神术才能奏效。而且由于血脉蜕变后产生了变异,使得它拥有与蛮兽相似的天赋,那就是肉身极其强悍,血气精纯而磅礴,神力无穷。

“原来是这样!想不到真是荒兽王。这暗金独脚夔既然是变异独脚夔的血脉后裔,那么猎杀大量古兽与荒兽,吸食其宝血与真血的生物应该不是它!”

楚枫的神色变得很凝重,透过连天的雨幕,加上在暗金独脚夔绽放的宝光,在其前方大约千米之外看到另一具庞大的身躯,他觉得那个庞然大物多半才是猎杀大量古兽与荒兽的生物。

“想不到这里竟有一只变异的荒兽王的血脉后裔,其对面更是有一只马身、蛟头、羊角,生有锋利四爪的家伙,从其形体来看,应该是血脉不纯,导致身体出现问题的饕餮!”

“什么?!”

熊孩子的话让众人大吃一惊,包括踏炎乌骓都怔了怔,它自身为神兽血脉后裔,对于在这里出现了神兽血脉,自然是感到很意外。

神兽血脉,整个大宇宙中也就只有数十族,经过洪荒末年的宇宙血乱后,死伤无数,越加的稀少了,本该是很难见到才是,然而在这第四区域竟然见到了饕餮,虽然只是血脉不纯,其形体都已经发生退化的饕餮,但也足以让所有人震惊了。

“这两个家伙都不简单,看来我们想要打他们的注意很困难啊……”熊孩子皱了皱眉头,非常不甘心,道:“看来也只有等它们拼到两败俱伤的时候再下手了,不然我们没有机会……”

踏炎乌骓听到熊孩子的话不由得点了点头,它虽然是神兽血脉后裔,有着深深的骄傲与自信,但也不会托大,自认无法和暗金独脚夔与饕餮相比。

从两只强大生物对峙的画面可以推断,饕餮就是来自第五区域猎杀了古兽与荒兽的家伙。这样的存在,在第五区域的时候肯定强大异常,拥有极高的境界,对神术的运用与理解也是恐怖的。

然而就这样的存在,竟然在暗金独脚夔的面前不敢轻易动手。从最初听到吼叫声到现在,足足一两个时辰过去了,也就说饕餮与暗金独脚夔对峙了一两个时辰而没有发动攻击,由此可见这只荒兽王——暗金独脚夔绝对不能以常理度之。

饕餮与暗金独脚夔的身上都在绽放光芒,即便是雨幕连天,楚枫等人也能清楚地看到它们了。

此刻,楚枫的目光一瞬不瞬,锁定了两只强悍的生物,沉声道:“想要猎杀它们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虽然相距这么远,但是我能感受到它们的那股子危险气息,我怀疑暗金独脚夔也是来自第五区域的荒兽王,只是在这第四区域待了很长的时间,这里在无尽岁月前或许就是独脚夔的族地。”

“现在饕餮离开第五区域想要猎取荒兽真血,无意间来到这里,两只强大的生物碰头了,彼此都想猎杀对方,但却又相互忌惮,不敢轻易动手。我们能做的只有等待,到时候能从其上弄点血液便足矣。”

“唔,即便是弄点血液也得等它们相互厮杀才有机会,这夔牛性属水,大爷去给它们加点料,否则还不知道会对峙到何时!”

熊孩子说完也不待众人回应,悄悄遁向远方,而后化为一只大鸟在雨幕中冲天而起,很快就来到了盆地正中央的高空中。

靠近了暗金独脚夔与饕餮,熊孩子感受到了一种惨烈的蛮荒气息,使得他浑身鸟毛倒竖,两只生物虽然没有动手,但是彼此间都形成了强大的气场,在无形较量。

“唰!”

突然,一道蓝色的光芒冲天而降,如瀑布般冲击而下,直击饕餮的头颅,对峙的微妙气氛当即被打破。

“吼——”

饕餮怒吼,仰天咆哮,张开大口猛然一吸,瀑布般的蓝色光束一下子就没入了其口中,如石沉大海,根本对它造不成丝毫的伤害。

天空中的熊孩子浑身巨颤,感觉到了一股恐怖的拉扯力,差点让他从空中栽落下去,关键时候疯狂振翅,冲上云霄,消失在雨幕中,直到远离了盆地还一阵心悸,背脊生寒。

“轰隆隆!”

就在熊孩子振翅飞走的同时,盆地中突然传来山洪暴发般的声音,如长河怒号。暗金独脚夔张开大口喷出一道蓝色的河流,轰隆隆奔涌而出,刹那间淹没十方,山石树木被冲击,顷刻间化为齑粉。

对峙的情况终于改变了,暗金独脚夔首先发动了攻击,喷出蓝色的河流,淹没四野,恐怖无比。

饕餮目露凶光,同样张开了血盆大口,对着奔涌而来的长河猛吸,其身体宛如无底洞,不断将滔天的洪水吸入体内,将暗金独脚夔的攻击化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