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84章 废墟中的神奇道台

第一百八十四章 废墟中的神奇道台

楚枫盯着幽深的洞口.他甚至想过缓缓退出这里.可是却发现自己早已被锁定了.冥冥中仿佛有一双凶残森寒的目光在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想要就这样退走显然是不可能了.

腥味越來越浓烈.以至于有些刺鼻.一缕缕淡淡的黑烟自幽深的洞口溢出.洞口周边所有一切有形之物都发出“嗤嗤”声.变得一片腥黄.唯有那株灵药完好无损.

“好霸道的毒.”

楚枫心中非常吃惊.虽然还未见到盘踞在此的是什么生物.但是从眼前所见的这些大致可以推断出來.多半是一条毒蟒.

现在是进退两难.不管是选择前行还是后退.必然会引起洞中的毒蟒发动攻击.楚枫站在原地微微思忖.既然都免不了要与其对上.不如主动出击.

想到这里.楚枫开始缓缓向右边移动.距离他大约十几米的地方有个巨大的滚石.其大小目测与那洞口的大小相差无几.

“嘶嘶……”

就在楚枫向着滚石移动的时候.幽深的洞内传出吐信声.刺鼻的腥味更加逼人了.几欲让人呕吐.

渐渐的.楚枫在那幽深的洞内看到两只淡黄色的菱形瞳孔.充满了森冷与凶残.像是两盏灯火出现在黑暗的洞中.

“轰.”

楚枫沒有犹豫.靠近滚石后.当即爆发肉身神力.抱起滚石直接掷向毒蟒的洞口.轰然声中将整个洞口都给封住了.与此同时.楚枫身似流光.以最快的速度将那株灵药采集到手.而后转身就逃.

“嘶吭”

楚枫刚冲出去不过数百米.身后便传來了毒蟒的嘶吼声.紧接着轰然巨响.堵住洞口的滚石崩裂了.乱石飞射.一条水桶粗的黄斑毒蟒冲了出來.其身躯长达十丈.立着头.吞吐数米长的信子.向着楚枫离去的方向疯狂追了下去.

黄斑毒蟒虽然身躯巨大.但是其速度一点也不慢.紧追在楚枫的身后.其所过之处.树木尽皆向着两边折倒.挡在前方的巨石也都给崩裂了.

它的身躯宛如钢铁浇铸.充满了力感.鳞甲泛动着冰冷的光泽.最恐怖的还是那颗吞吐蛇信的头.其中喷出的毒雾.刹那间便能将花草等植被腐蚀成黄水.

楚枫心惊胆跳.如此恐怖的毒雾.要是喷在人的身上.那将是怎样的后果.这条黄斑毒蟒给了他很大的压力.可是却又甩不掉.其速度根本不落下半分.

悬崖的对面.熊孩子他们远远看到了这一幕.西熙雅等人都很担忧.而熊孩子则一脸贱笑.道:“刚才忘记说了.灵药之处必有毒虫.小子运气真好.竟然还真将灵药给采到手了.只是那条黄斑毒蟒可不是那么容易摆脱的.”

“呦”

就在楚枫思考着要如何才能摆脱黄斑毒蟒的时候.天空中突然传來了鹰鸣声.这使得他骤然抬头.只见一只通体被黑色鳞片覆盖的大鹰出现在视线中.双翅铺展开來.在地上投下大片的阴影.

这头黑鳞鹰散发出的凶兽气息让楚枫感到极度的危险.而身后那条疾追而來的黄斑毒蟒也停了下來.盘着身子.仰起脑袋警惕地看着天上.

黑鳞鹰在天空上盘旋.忽视了楚枫的存在.两只凌厉的鹰眸锁定了黄斑毒蟒.随时都有可能发起攻击.

楚枫心中微喜.本來还在想着要如何摆脱黄斑毒蟒.结果黑鳞鹰突然出现了.为他解决了难題.他一边注视着黑鳞鹰与黄斑毒蟒.一边退走.

也不知道退了多远.楚枫突然有了很奇怪的感觉.这才开始打量四周.不知不觉间.他已经远离黑鳞鹰与黄斑毒蟒十余里了.

楚枫打量四周的场景.脸上逐渐浮现出惊色.脚下的土地呈墨黑色.隐隐可以看到一些建筑物的基石.也能看到一些残留的木材.

经过一番仔细观察.楚枫可以肯定这里在很久以前多半是个村落.应该有人或者是化为人形的兽类居住.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村落消失了.变成了废墟.

“嘶吭……”

十几里外.黄斑毒蟒与黑鳞鹰大战.那巨大的蛇躯搬动.如横亘的山岭.将空间都抽得嗡嗡颤鸣.甚至出现了轻微的扭曲.这样的画面让楚枫震撼莫名.

“唰.”

黄斑毒蟒的喷出毒雾.一瞬间笼罩了方圆几十米.顿时所有的花草树木以及山石等等全都发出呲呲的黑烟.快速化为黄水.

黑鳞鹰并不与黄斑毒蟒硬撼.它以极快的速度不断发出突袭.以锋利的爪子攻击其七寸部位.爪子与鳞甲交击.铿锵声响.火星绚烂.

黄斑毒蟒的鳞甲非常坚固.可也经不起黑鳞鹰的爪子连续不断的攻击.鲜血飞溅中.险些被撕下一大块肉來.

两只凶兽短时间内是难以分出胜负的.相距十几里.楚枫也沒有什么好忌惮的.在他看來自己已经完全摆脱了黄斑毒蟒.即便是现在黑鳞鹰离去了.它也难以找到自己.

楚枫开始在这片漆黑如墨的地图上搜寻.这里根本就是废墟.但是却有些残破的器具引起了他的注意.比如说残缺的碗片.其上竟然篆刻着神纹.还有各种东西的碎片.隐隐间都有道的气息在流转.实在是让楚枫感到惊愕不已.

这个村子还不曾消失的时候到底是怎样的存在.随便捡起块碎片都烙印着神纹.流转着道韵.太让人惊讶与震撼了.

“这是……”

楚枫的目光突然落在远处.那里有一堆的骸骨.从形状上看都是属于人类的骨骼.可是倘若仔细看便会发现大部分的骨骼上烙印着兽族的传承符文.与人类修者修炼出來的有本质的区别.

楚枫惊疑不定.小心翼翼走过去.在散乱的骸骨中央.隐约看到了一角道台.这让心中猛然一惊.从这些散乱的骸骨來看.难道曾经都是在道台上坐化的吗.

楚枫轻轻移开了骸骨.脸上随之浮现出惊愕与不解.道台逐渐显露出來.竟然是曾经在道场中见到过的白玉道台.应该说是形状等等都十分相似的白玉道台.包括其上篆刻的符文都极其相似.

“看來这些骨骸多半都是在这道台上坐化的强者留下的了.”楚枫伸手抚摸着白玉道台.似乎明白了那些坐化于此的各族强者的心情.毕竟这白玉道台非同寻常.能在其上坐化.或许也算是一种欣慰了吧.

白玉道台四周散落着各族强者的骨骸.楚枫觉得或许是这道台对于他们有什么神奇的功效.毕竟这可是无尽岁月前留下的圣物.有什么神奇之处.难以说清.

想到这里.楚枫有了个念头.他双手抓住白玉道台的边沿.双臂同时发力.轰隆隆声中竟然将整个白玉道台给挪动了位置.

“轰隆隆.”

突然间.整片天地都在轰鸣.天宇震颤.山川摇动.似乎乾坤都要崩塌了.正在用力挪动白玉道台.想要将其收入伴生青铜钟内的楚枫差点被震得翻倒在地.

天地间的变化让楚枫异常吃惊.但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稳住身形.用力想要搬起白玉道台.然而道台仿佛重若亿万均.根本就无法搬起.只能轻微挪动.

最后.楚枫实在是沒有力气了.当他选择放弃.不再搬动白玉道台时.这片天地出现的异常也跟着平静了下來.天宇不再动颤.山川也不再摇动.逐渐趋于平静.

这种现象让楚枫惊愕.看了看这片天地又看了看面前的白玉道台.心中充满了惊疑.难道搬动它就会引起第五区域的天地生出变动吗.

楚枫觉得自己的这个想法有些荒谬.但是刚才的情况难道真的是巧合吗.于是他再次动手搬动白玉道台.当道台被撼动的时候.整片天地都跟着动颤.无数的兽吼与飞禽的鸣叫声传來.这片地域仿佛要暴动了似的.

“唰.”

白玉道台上的符文闪烁点点莹白光华.交织成古篆.如蝌蚪般游走.散发出难以言喻的气息.让楚枫有种举霞飞升的感觉.不由自主盘坐到了其上.顿时只觉得心境一片通明.

与此同时.体内的伴生青铜钟轻轻一振.那盏白玉人面青灯自动飞了出來.轻轻落在楚枫的肩膀上.在莹白色的光芒下.青灯上烙印的符文也开始闪烁光芒.灯芯竟然燃起了灯火.

此时.楚枫进入了一种奇妙的意境中.仿佛置身于仙境.体内的精血也不由自主沸腾.《无上霸体真经》不需要控制.主动运转了起來.

“呦.”

黑鳞鹰发出刺耳的鸣叫.來到了这片废墟上空.两只鹰眸透射炽热的光芒.盯着楚枫盘坐的白玉道台.紧接着.浑身伤痕累累的黄斑毒蟒也來了.吞吐着猩红的蛇信.在废墟外游动.目光同样炽热.

突然.黑鳞鹰俯冲了下來.锋利的爪子直击楚枫.带起猛烈的劲风.空间仿佛都要被割裂了.

“唰.”

楚枫盘坐在白玉道台上.肩上的青灯轻轻摇曳.青色的光罩将他包裹.挡住了黑鳞鹰的利爪.并且将其震飞几十米.

黑鳞鹰不甘失败.重新飞了回來.在其黑色的鳞甲上浮现出光芒.有符文闪烁.很快便交织成一根根黑色的箭羽.铺天盖地射杀而來.尖锐的破空声刺得耳膜几乎要破裂.

“锵.”

楚枫冲天而起.浑身紫金血气澎湃.一下子冲起百多米那么高.抡起拳头径直砸向黑鳞鹰.重重击在翅膀上.发出金属颤音.将其黑色的鳞片都击飞了好几块.

那些黑色的箭羽破空杀來.在青灯的摇曳下.全都给崩飞了出去.根本不能近楚枫的身体.如今这种情况下.青灯自动护主.灯火摇曳.万法不沾身.几乎可以说是让楚枫实现了不朽不灭.谁都奈何他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