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96章 疯狂搜刮

第一百九十六章 疯狂搜刮

楚枫发现虎狼妖的生命石源液绽放的光芒没有荒鹤公子曾拿出来的生命石源液那么纯净,其品阶应该要低些,这让他皱了皱眉头。

“你这生命石源液是什么品质的,为何是浅绿色的光芒,并没有荒鹤公子拿出的那块纯净?”

虎狼妖脸上的肌肉狠狠一抽,他很想立刻将面前的楚枫给撕成碎片,不过最终还是没有付诸行动,只能回应道:“我的是精致的生命石源液,他的是无暇的生命石源液,不同品质自然拥有不同纯净度。”

“你好像对我很不满意?”楚枫拿眼睛斜睨虎狼妖,在其脸上的肌肉抽搐时,灿烂地笑了起来,道:“你们虎狼一脉果真是比不上真鹤一脉。我看你们境界差不多,地位也相差不多,可是荒鹤公子的资源却比你好多了,甚至一出手就是无暇的生命石源液。”

“我们的资源底蕴的确比不上真鹤一脉,哪有怎样?”虎狼妖看了楚枫,他很想转身就走,但又担心自己会因此而悲催,天空上的血色阵图内闪烁的杀芒正锁定着他,随时都有可能落下来。

“之前在废墟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你早就看荒鹤公子不顺眼了,现在给你机会好好收拾他,将他打回真身,然后抽点真血出来。”

“什么?!”

虎狼要身躯一颤,只觉得背脊发寒,看着楚枫这个十几岁的人族少年,他觉得骨子里都在灌冷风。如他这般活了数百年的修者,心性狠辣也就罢了,可是这个少年才多大,这种话说出来连眼睛都不眨,还满脸灿烂的笑容!

“怎么,你难道下不了手?”楚枫以诧异的眼神看着虎狼妖,道:“难倒你虎狼妖还存仁念不成,这倒是让我惊讶,倘若你不愿意出手,那我便自己出手,不过对象可不是他而是你了。”

虎狼妖脸色骤变,什么都没说就直接对荒鹤公子出手了。他怎么可能因为荒鹤公子而让自己遭逢大难,况且他也的确看不惯这只真鹤。

“虎狼妖,你会后悔的!他日我若恢复,绝对不会放过你!”

荒鹤公子在被打回真身的那一刻发出怨毒而凄厉的咆哮声,紧接着就变成了一只身长足有十米的火色真鹤,只是翅膀上光秃秃的,羽毛在化剑的时候被踏炎乌骓给崩碎了。

远处,众大妖的脸色全都发白,亲眼目睹了虎狼妖从荒鹤公子的身体内抽去真血的过程,一个个背脊生寒,只觉得骨头缝里都在灌冷风。

虎狼妖将真血交给了楚枫,什么都没有说,直接就要毁去荒鹤公子的肉身,但却被楚枫阻止了,这让他心中一颤,不由得为这个人族少年的慎密的心思而吃惊。

虎狼妖对荒鹤公子做了这样的事情,虽然是被迫无奈,但要是被真鹤一脉知道,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于是便想要一不做二不休,毁掉其肉身,之后再想办法毁去其本源与元神。

可是楚枫的却看穿了他的心思,在关键时候加以阻止。事实上楚枫让虎狼妖动手的目的就是要让他们相互牵制,为将来做打算。

在这些大妖中,楚枫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到,对自己恨意与杀意最深的除了荒鹤公子就是虎狼妖。所以他让虎狼妖动手,但同时也要让荒鹤公子活下来,将来让他们两个相互仇杀,甚至是让两个族群都因此而大动干戈。

如此一来,即便是将来这个灵境天地的封印解除与外面的世界相通了,荒鹤公子想要对付楚枫也会因为虎狼妖的缘故而抽不出身,这样他便可以不用时时提防。

“这些东西我已经收下,你也将荒鹤公子的真血抽取了,凡事还是不要做得太绝的好,就留下他的肉身吧。”楚枫叹息道,看起来似乎有些许不忍,这让虎狼妖差点吐血,但也不敢多说什么,以免将其触怒,沉默着转身走回众大妖的身边。

“下一个!”

楚枫的声音刚落下,便有一名大妖走上前来,很配合地拿出储物戒指,打开空间,任楚枫肆意挑选,表面上还得装着心甘情愿的样子,以免落得如荒鹤公子那个下场。

“哈哈哈,这么多的生命石源液,以后我们回到外界就不用为修炼的资源而担心了,修炼速度定然会突飞猛进!”

踏炎乌骓看得口水都快流下来了,恨不得趴到那些生命石源液上去舔几下。楚枫真想给他一巴掌,这家伙什么不学,净跟熊孩子学这些陋习,才一年的时间而已,竟然活脱脱变成了第二个熊孩子了。

不过楚枫的心中同样也非常激动,只是没有全都表现出来而已。这么多的生命石源液,这是他以往完全不敢想象的。试想就算是以前待的秦家,也不可能拿出这么多,能拿出这种石源液的不是大势力的重要人物,那么自己必定是个强者,否则根本不可能。

众大妖一个个相继来到楚枫的身边,乖乖地打开储物器具的空间,任楚枫予取予夺,为了保住肉身,连哼都不敢哼一声,尤其是看到荒鹤公子那奄奄一息的真鹤本体,更是不敢吱声了。

当所有的大妖以及獾埙的战甲也被搜刮了之后,楚枫才满意地点了点头,脸上浮现出了发自内心的灿烂笑容。至于在那些大妖的眼神,楚枫笑得灿不灿烂就不说了,至少他自己和踏炎乌骓都是这样认为的。

“你们可以走了。”楚枫笑得灿烂而阳光,满口整齐而洁白的牙齿闪烁晶莹的光泽,他一脚将荒鹤公子踢飞到虬髯汉子的身边,道:“这只快死的鹤就交给你了,相信你会很乐意送他回去的。”

“谢了!”

虬髯汉子施展宝术将荒鹤公子缩小,而后对着楚枫点了点头,与众大妖快步离去。

“所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诸位慢走,我们也就不送了,希望下次我们有缘能再相见……”

踏炎乌骓将从熊孩子那里血来的语言说了一遍,使得刚走没几步的大妖们身体趔趄,差点没有栽倒在地。他们很想回过头对着楚枫与踏炎乌骓大喊:有多远滚多远,最好老死不想见。

想到今日的遭遇,众大妖气得吐血,简直是心疼、肝疼、胃也疼。活了上千年,这种事情还是头一遭,而且还是栽在一个连正式修者都不算的人族少年手上。

血涂之阵中煞气蒙蒙,血色的光芒将这里笼罩,大妖们的身影很快便不见了,这时候踏炎乌骓凑上来,涎着脸问楚枫要生命石源液。

“本座口渴了,来千斤生命石源液解解渴……”

楚枫闻言,心口一窒,真想一脚给踏炎乌骓踹过去,这货与彻底跟熊孩子学坏了,以前本来就不是好马,现在更不是了。就在他想回应的时候,熊孩子突然快速冲了过来,脚步非常轻,而且神色非常凝重,完全没有大获丰收的激动。

楚枫见熊孩子这种表情,立刻就意识到了什么,正要询问,却听熊孩子急声道:“快走,有一批大妖临近这里了,要不是大爷聪明,让西熙月去山巅把风,这次就要阴沟里翻船了。”

“唰!”

话音刚落,踏炎乌骓一溜烟都就不见了,而熊孩子与楚枫则快速将四周的血涂阵基给收了起来,而后找到西熙雅与西熙月,久别重逢的话也来不及说,直接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

刚离开不过盏茶的时间,便有几个拥有上位者气息与威严的老者来到了这里,跟在他们身后的还有刚才离去的那些大妖。

“真的是血涂之阵!”一名领头的老者声音冷冽,脸色阴沉得可怕,那双眸子像是能望穿虚空,眼眸中闪烁的光芒异常逼人。

“三祖,他们已经跑了,这点时间怕是已经远去数十里了。这里森林太多,山峦层叠,加上其速度并不慢于我们,想要追上多半是不可能了。”一名被楚枫搜刮过的大妖咬牙切齿地说道,同时对那个称呼为三祖的老者非常恭敬与忌惮。

那个老者阴沉着脸,转身看向众大妖,眼角数次跳动,最后摇了摇头,道:“你们分明怀疑他是那种古老而神秘的血脉传承,为何还要追杀到第四区域来!活了一把年纪,竟然如此不警慎。这次能保住性命,算是你们幸运,若都如荒鹤小子这样,那可真是给我们荒兽大族刻下了抹不去的耻辱印记!”

众大妖都不说话,对于老者的训斥全都低着头,可见这个老者的身份地位之高,其修为定然也异常恐怖,即便是在这片地域的压制下也有强大的手段可以施展,不然的话怎么也不会闻讯赶来。

此刻,楚枫他们已经早已远去,进入了绵延无际的山脉中,穿梭于百丈参天古树间,以他们的速度在这样的环境下根本不担心会被人追上与寻到。

倘若是在第五区域,修为强大的人只需以元神感应便可发现方圆十里或者几十里范围内的事物,但是在这片区域却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