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03章 霸道强势

第两百零三章 霸道强势

灵境出口的空间内暂时只剩下楚枫等人与西陇古国的众强者了,当然还有许多的人在灵境天地内未出来,或许是还没有赶到空间节点出现的地方。

“是时候该出去了,两年的时间,也不知道外面都有了些什么变化……”楚枫有些感概,转眼就是两年多了,他从当从的那个孩子变成了现在的少年。他长大了,也变强了,想到即将与娘亲相见,心中就忍不住的激动与期待,他觉得娘亲见到自己肯定会非常非常的高兴。

楚枫走向通道口的传送阵台,踏炎乌骓与熊孩子跟了上去,一起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西熙雅与西熙月看了身边的众强者一眼,也跟着离开了。

灵境入口的阵台依旧在沉浮,亘古不变,仿佛有无穷无尽的能量在流转,永远都消耗不完。阵台上光芒闪烁,三道身影同时出现,立时吸引了水潭边所有人的目光。

“果真是楚枫,他出来了!”

有人发出惊呼,立时响起一片议论声,当人们看到楚枫的目光扫来时,整个场面快速沉寂了下来,所有人都停止了议论。

催动阵台的那些强者相继看向楚枫,大都眼神冷漠,闪过一抹寒芒,但是很快就消失了,隐藏得非常好。至于水潭边的那些修者,也有很大部分表现出了敌意,只有小部分修者以同情的目光望来。

楚枫的思维与洞察力何其敏锐,顿时就发现了异常,从某些修者的目光中推测,或许有什么与自己相关事情发生了,细细一想,心中巨震,当即变色。

“轰——”

楚枫一跃而下,随意的动作,却如蛮兽化身,双足落在水潭边,将方圆数米的大青石都震成了粉碎,周围的地面猛烈震动,让许多的修者都站立不稳,身躯摇晃,面露骇然之色。

楚枫的眸光扫过所有的修者,却发现在灵境通道即将关闭的时候,竟然没有见到任何一个大部族的族长与古国的国主,这更是让他心沉了下去,眼中的冷芒刹那间爆射。

他的双眸太过犀利逼人,两道冷光如电般绽放,一瞬间惊得前方一群人蹬蹬蹬退步,差点跌坐在地上,背脊发凉,被冷汗湿透了。

“楚枫!你不过是小辈尔,一出来就当着我们所有人的面耍威风,这是没有将我们几大古国与各大部族放在眼中吗?”木族一名长老沉喝,脸色非常阴沉,他能感觉到楚枫体内蕴含的旺盛生命精气,知道如今已经不是其对手了,但仗着人多势众,依旧不肯在气势上落入下风。

“少年,你虽然潜力惊人,但还是不要锋芒太过的好,俗话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要懂得收敛,韬光养晦才是明智之举,身为后辈修者,低调点才是。”

“灵境中两年的历练,你虽然提升了境界,但在我们这些老辈修者的面前,恐怕也不能如此放肆,这威风是耍给谁看的?”

……

各大部族与古国的强者们相继出言指责与呵斥,大有团结起来一致“对外”的意思,只有几个与黎山部族同个层次的小部族以及西陇古国的强者们没有出声,并且缓缓退到了远处,与其余的古国和大部族强者们保持一定的距离,也算是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意在不与楚枫为敌。

熊孩子与踏炎乌骓被各大部族与古国强者的态度给激怒了,这些人联合起来,分明就是想以势压人,以为楚枫不敢对他们出手,毕竟他们代表了荒域人族中绝大部分的势力,若是动手就等同于与天下人为敌。

“什么叫做锋芒毕露?什么叫做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踏炎乌骓撅了撅蹄子,以两只暗红色的眸子盯着众强者,道:“你们只允许自己的天才弟子头角峥嵘,就不许别人露出威势是吧,一群老瘪三而已,本座一蹄子就能踩翻一群!”

此话一出,众强者全都脸黑,对于踏炎乌骓会口吐人言并不觉得吃惊,因为先前逃出来的那些强者已经将灵境出口空间内发生的事情告诉所有人了,因此他们才会忌惮楚枫的实力而只是在言语上压制,否则早就动手围杀了。

“楚枫!管好你身边的畜生,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木族强者的脸色非常难看,眼底深处有冷冽的杀机闪过,要不是听说楚枫在灵境出口内大发神威,他早就对其对手了。

当年楚枫在试炼名额争夺赛上镇杀了木族族长之子,这个仇怨实在是太深,永远都不可能解开。木族的人无时无刻不想着将楚枫碎尸万段,可惜的是一直都没有机会。

几天前各大部族的族长与古国的国主等人都离开了,同时带走了大批的强者,留在这里的强者并不是太多,没有把握能击杀得了楚枫,只能将杀意深深埋藏。

“不客气?”楚枫撇了撇嘴角,斜睨木族的强者,道:“你算什么东西?我倒想看看你如何个不客气法?”

“你……”

木族强者心口一窒,脸都涨红了,双拳紧捏,啪啪声响。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一个少年羞辱与讥笑,让他觉得颜面无存,但是忌惮楚枫的实力,它却不敢动手,郁闷得想吐血。

“少年人,你目无尊长,这是没有将我们几大古国与各大部族放在眼中吗?身为晚辈,竟然如此没有教养,对我们这些前辈不敬!”古离国一名老年强者冷冷地看着楚枫,其衣衫无风自动,强大的气势散发出来,让实力稍微弱些的人都感受到了一股压迫力。

“尊长?你们是谁的尊长?一群老梆子,倘若再聒噪,别怪我将你们斩杀于此!”

楚枫的态度非常霸道与强势,如今的他根本不需要如当年那般了,面对这些对自己有杀意的人,完全没有必须伪装。

“哈哈哈!狂妄!就凭你一个后辈也想在我们这么多强者面前杀人……”

“噗!”

木族强者的话还未说完,一道身影携着滔天的紫金血气如蛮兽般扑杀而去,顿时鲜血飞溅,其声音戛然而止,伴随着碎肉飞射,溅了附近的几个强者一身都是,温热而充满腥味的鲜血将那几个人的脸与头发全都染红了。

“蹬蹬蹬……”

木族强者被击杀的同时,其身边的几个人如被山岳撞击,恐怖的紫金血气压得他们内脏欲裂,鲜血狂喷。

“你……”

木族的其余强者抬手点指楚枫,又气又惊,半天都说不出话来,脸上的血液还热乎乎的,腥味传入鼻间,让他们遍体生寒。

各大古国与部族的人全都心颤,刚才的一幕太过突然,而且楚枫的出手速度太快了,其身体一晃就消失在原地,瞬间将木族那个强者的身体震得四分五裂,暴力残忍,血腥无比。

“楚枫!你如此肆意残杀大部族的人,而且当着我们所有人面如此做,是要与整个荒域的人族为敌吗?”有古国的强者沉声说道,虽然心中忌惮,但若是什么都不说,那么就等于在楚枫的威势下屈服了,也等同于弱了古国的声威。

“你们能代表荒域所有的人族吗?”楚枫冷漠地看着他们,随即又道:“倘若你们真的能代表荒域的人族,我杀光所有人便是,天下共敌又如何,自六岁开始我便已经习惯!”

“你……当真要冒天下之大不韪吗?现在你于此逞威,日后荒域中所有的势力都将会追杀你到天涯海角,就算你战力通天也得伏尸!”

“不知死活!”楚枫的身影突然消失了,瞬间出现在古离国那个老年强者的面前,五指如金刚铁钳般抓住了其脖子,闪电退回了远处,将其高高提在空中。

“不用你们来追杀我,一年内我必亲自登门拜访你们这些古国与大部族。荒域中的人族传承无尽岁月,衍生了太多虚伪龌蹉的势力,也是时候来一次大清洗了,将来这荒域中只有西陇古国与黎山部族等几个势力,其他的都会消失……”

“哗——”

在场数百人同时一片哗然,他们都觉得楚枫这话说的太过狂妄,要以一人之力对抗三大古国与各大部族,而且还要杀上其族地,这是疯了吗?

那些正在催动灵境通道传送阵台的强者也齐齐转过头来,目光“唰”的落在楚枫的身上,在场所有人的脸上都充满了震惊,其中一部分人很快就冷笑了起来,道:“就凭你也想与整个天下抗衡,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数万年前曾出现过一个特别强大组织,肉身极境强者数十,也如你这般狂妄,结果全都被镇杀,血溅大地,尸骨无存。”

“数万年了,还没有人敢如此狂言,竟然想要灭掉我们的传承,好狂的口气!就算你从深山大泽中引来古兽都办不到,图腾的威能足以护佑传承永盛不衰!” 被楚枫抓住脖子举在空中的古离国老年强者冷笑着说道。

“是吗?那一天很快就会到来,可惜你是看不到了!”楚枫摇了摇头,而后在其不甘与惊恐的眼神中,五指缓缓握拢,其喉骨立时传出“喀喀”骨裂声,鲜血不断自口中涌出,瞳孔逐渐涣散,不过几息时间便没有了生气。

“还有谁说我狂妄的?”楚枫伸手将那个老者的尸体扔出去,轰然声中砸在地上,让所有人的眼角都跟着一跳。

今日众人算是见到了楚枫真正霸道的一面,完全是以武力强行压制,说什么都无用,也根本不想多说,但凡遇到丝毫挑衅的言语便直接出手击杀,简直如同在世杀神。

灵境中两年的历练让楚枫有了很大的变化,心性更加成熟,杀伐也更加果断,对待敌人也越加心冷了。经过那么多的铁血厮杀,经历那么多的危险与磨难,加上童年的遭遇时时浮现在脑海中,使得他的心在某些时候可以比铁石还硬还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