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08章 万人屠

第两百零八章 万人屠

楚枫的身法灵动而飘逸,动作十分潇洒,每次都躲开了劲弩的箭矢,只有那些弓箭的箭矢时而射中了他,可惜却无法破开獾铁战甲的防御,更不用说他那坚如金铁的肉身了。

“将所有的弩箭全都对准他!”

三大国主怒吼连连,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军队在楚枫的灵术与龙纹黑矛下成片倒下,心中都在滴血。

“时至今日,你们还当我是当初那个弱小的少年吗?你们的所作所为必须要付出血的代价!”

楚枫杀到狂,简直是浴血而行,一步杀十人,所过之处鲜血飞溅,尸体横陈,根本无人可挡。

“锵!”

一道弩箭贯穿而来,击中了楚枫,獾铁战甲上火星迸溅,发出金属颤音,一下子就被穿透了。“噗”的一声,楚枫肌体上的古篆都被磨灭了,弩箭贯穿了他的身体,巨大的力量使得他连连退了好几步。

“噗!”

楚枫伸手便将数米长的弩箭给拔了出来,带起一蓬紫金血液,而后随手将弩箭掷出,瞬间洞穿了直线上的数十人,最后叮的一声钉入数千米外的树干上。

弩箭带着尖锐的破空声自木族族长的耳边飞过,那股冰寒的杀气让他浑身巨颤,遍体生寒,背脊都被冷汗湿透了。

“噗……”

楚枫将龙纹黑矛当做剑使,挥动间斩出道道长达数十米的芒,前方大片的人倒下,鲜血染红了大地。他如魔神般浴血狂杀,所过之处不断有人倒下,根本就挡不住龙纹黑矛斩出的凌厉之芒。

“咻咻咻……”

满天的箭矢与弩箭破空而来,尖锐的破空声不绝于耳,密集的箭羽铺天盖地落下,全都锁定楚枫。不知道有多少的箭矢射杀在獾铁战甲上,金属颤音响声不绝,火星迸溅。

“噗!”

又一支弩箭射来,一下子贯穿了獾铁战甲,将楚枫的身体洞穿,但弩箭也被他的肌肉给紧紧夹住,随即便被他强行拔出,直接掷了出去。

“射杀楚枫者官升五级,赏赐黄金万两,良田万顷,修炼资源无尽!”几大国主见楚枫已接连两次受伤,信心大增,认为凭借目前的军队与弩箭足以将其射杀,于是不惜以巨大的利益诱惑将士。

“轰隆隆!”

楚枫振臂,紫金血气沸腾,如长河奔腾,滔滔血气直冲九天,施展的化剑术更加恐怖了,剑气数量暴增一倍,穿杀的速度也陡然加快,噗噗声中瞬间斩掉了上百的头颅。

“嗡!”

楚枫的头顶上,金色的大斧显化,随即冲天而起,猛然斩向前方,百丈斧芒惊世犀利,仿佛要将天地都劈开,长百丈宽数丈的直线上血肉飞溅,刹那变得空旷了起来,起码有数百人被斧芒斩杀到尸骨无存!

“本国主倒想看看你在重伤下还有多少血气可以消耗,今日你必死无疑,想要独身对抗十万大军,简直无知至极!”古离国主冷笑连连,在这种情况下,他相信楚枫的血气消耗定然非常巨大,即便是肉身无双也难以长时间坚持。

三大国主与众族长皆冷眼看着战场中,虽然楚枫神勇无双,不断斩杀着他们的人,但是他们相信,十万大军即便是累也足以将楚枫给累死,更可况他已经被身中两箭,受到了重创!

渊龙古村内,众人充满了焦急与担忧,亲眼看到楚枫被两支弩箭贯穿,紫金血液飞洒,可是却没有能力相助。在这种情况下谁都不敢冲出去,即便是黎山等人冲出去也得饮恨。

三大古国与几大部族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弩箭数千,箭矢铺天盖,满天都是箭羽,在这样的恐怖的攻击下,恐怕也只有楚枫能撑住,换做其他人都得被射成马蜂窝。

渊龙古村外,鲜血在飞溅,生命在凋零,古国的军队与大部族的高手不断倒下,伏尸遍野,血流成河,散发出浓重的血腥味。

泥土早已被血液侵染透了,呈鲜红色,触目心惊。在这种情况下,不管是古国的军队还是大部族的高手都胆寒了,看着那个身中数箭,却强行拔箭,继续疯狂杀戮的身影,他们觉得那根本不是人,而是一尊魔神,那股子冰冷的杀伐气息让他们感觉到浑身冰寒,心中战栗!

楚枫浑身浴血,杀到近乎疯狂,他的眸子中绽放着着剑气般冰冷而凌厉的芒,满头黑发飞扬,浴血狂杀,每出一招必有十数人倒下。

地上到处都是残碎的尸体,到处都是横七竖八躺着的人,到处都是滚满了泥沙与血浆的头颅,这样的画面太过残酷与血腥,楚枫凭借一人之力,杀到十万大军战栗,杀到各大部族上万高手惊恐。

这场战斗整整持续了半个时辰,楚枫身中二十七箭,浑身都是血,有敌人的鲜血,也有他自己的紫金血液。他的身体被弩箭贯穿,一个个血洞非常可怖,但是杀意与煞气丝毫不减。

三大古国与各大部族的人在这半个时辰中损失惨重,方圆千多米内伏尸遍地,鲜血都汇集成了河流,满目血红,至少有两万人永远倒在了血泊中。

“呼——呼——”

楚枫手持龙纹黑矛,矛尖斜杵在地上,胸膛剧烈起伏着,口鼻间喘着粗气。半个时辰的血腥杀戮,加上身体上的伤势,使得他的血气消耗十分巨大,此刻已经跌下巅峰状态了。

“杀!给我杀了他!”

三大古国与各大族长齐齐怒吼,但是其身体却在颤抖,楚枫的恐怖超乎了他们想象,被数米长的弩箭贯穿,先后身中二十七箭,若是换做别的修者,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可是楚枫不但没有死去,反而还浴血狂杀,生生杀了他们两万余人,这等变态的战斗力,让他们从心底深处感战栗与惊恐。

“咻咻咻……”

密集的弩箭再次射杀而来,洞穿了长空,带着尖锐的破空声与凌厉的劲风,铺天盖地而来。

“锵——”

楚枫持矛格挡,手臂快速挥动,将所有射杀而来的弩箭全都震飞,与此同时抽身而退,几个闪跳便回到了村中的阵纹结界内。

“南风吟、北狂云、古河,还有木族的老梆子,洗干净头颅等我楚枫来取!”楚枫立身在村口的石碑上,手中的龙纹黑矛鲜血淋淋,一缕缕血液顺着矛身不断往下淌,道:“你们自以为人多势众,拥有军队百万便可以横行天下,我倒想看看你们的人是不是永远都杀不完。我一次杀你们两万人,一百次杀不完就杀一千次!直到杀到你们剩下孤家寡人为止,欲杀伤我亲人者,必诛之!”

说完,楚枫便在石碑上盘坐了下来,体内精气流转,生命血气沸腾,那些被弩箭洞穿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消耗的生命精气也在快速恢复。

楚枫的身体金霞灿灿,紫气蒙蒙,溢出精纯而磅礴的生机,这股生机让无数人震撼,尤其是看到其伤口的愈合速度,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村外的林中,三大国主与各大族长的脸色非常阴沉,他们彻底领教了楚枫的可怕,这种古血体质简直逆天,如此强悍的肉身,恐怖的恢复能力,谁能与之匹敌?

他们感到庆幸的是楚枫尚有牵挂,倘若无牵无挂的话,做任何事情都将没有丝毫的忌惮,就算是拥有百万军队都无法安心。

“看来想要杀此子必须得另想办法了,单凭我们的军队与弩箭肯定不可能。此子的肉身太强悍,不管是力量还是速度都堪称逆天,弩箭虽然可以伤他,但绝对无法射中其致命的要害。若不能一击必杀,他便可以退回那结界中,伤势很快就会恢复!”

“真要杀他并不难,只要能得到神诀经文,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是值得的。”南风吟的眼中闪过疯狂之色,道:“这阵纹结界加强了不少,以我们的极限力量想要破开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如今只有回去请图腾了!”

“什么?!”

听到南风极的话,其余的两个国主与几个族长全都吃惊,直接惊呼了起来。北狂云满脸忌惮,道:“南风国主,你可得考虑清楚了,图腾的职责乃是守护,想要它主动出战的话必须得答应其苛刻的条件,到时候怕是难以收场!”

“难道你们不想要神诀经文了吗?只要能拥有神诀经文,即便是赔上整个古国又如何?将来我们强大了,可以再建基业。这可是我们最好的机会,诸位可得想清楚了,倘若放弃,将来必会后悔莫及。”

“若能与图腾达成条件,请它出战,相信定能轻松破开阵纹结界。可是图腾在无尽岁月以来都用来守护的,这也是冥冥中的规则,它若出手便是违反了规则,届时会不会引带什么麻烦?”

“唔,传说图腾与深山大泽中的某些存在有渊源,此举若是引起了那些存在的注意,那将会有巨大的麻烦。”古离国国主微微沉吟,对于请图腾也非常忌惮,但他很快又说道:“眼下没有别的办法,也只能如此了。神诀经文何其宝贵,错过了怕是永远都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了,无论如何也要一搏!”

三大国主与各大部族的族长聚在一起商量,最后一致决定回去请图腾,于是便将这里的事情安排了下去,而后便快速赶回自己的国度与部族。

楚枫并不知道三大国主各族长的打算,见他们突然离去心中立刻便生出了疑惑。那些国主与族长在这个时候离去,显然不是要放弃,也不只是回去搬救兵那么简单,若只是调兵遣将,根本不需要他们亲自动身。

“楚枫,你们投降吧,不要以为躲在阵纹结界中就能相安无事,等几位国主回来,别说这样的阵纹,就是再厉害百倍的阵纹都没有用,你们必死无疑!”

有大部族的强者在林中遥望而来,带着满脸的冷笑,显得胸有成竹,这更让楚枫的心中生疑,不由得转身看向西暝与黎山,道:“莫非在古国与大部族中还有什么禁忌的手段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