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15章 妖王妖圣齐至

第两百一十五章 妖王妖圣齐至

村中,除了有限的几人之外,其余人感觉自己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虽然相距百余里,但是老树妖的威势太迫人,那浓烈的滔天妖气几欲让人窒息。

“洪荒神岳?”老树妖的声音中充满了惊讶,还带着些许忌惮,但很快就冷笑了起来:“洪荒神岳又如何,只是听说过,倒想见识见识洪荒神岳到底有什么手段!”

图腾树妖说完将目光投向村中的其他人,最后落在楚芸汐的身上,两只碧绿色的眸子刹那间炽盛,光华爆闪,有一缕缕符纹沉浮,像是要望穿人的灵魂。

“那个女人就是你所说的身怀《神诀经文》的人吗?”图腾老树妖沉声说道,在其身边的妖气中出现一个人,正是木族的族长。不过相距太远,也只有洪荒神岳的强者们能看清楚,其余的人根本不可能看得见木族族长那小小的身体。

“是的,就是那个女人,她是来自外界,身上有着外界的玄功修炼要诀,若能得到必有大用!”木族族长双眼放光,眼神炽热无比,他的心中充满了激动,因为别的族长与国主都还没有赶到,而他却第一个带着图腾要赶回来了,那么所有的收获都将属于他,不用与人分享。

“你的血脉中竟然拥有一种不朽的神性,似人族的血脉同时又似妖族的血脉,还真是本妖王生平仅见,有点意思。如此看来,你所修炼的传承功法真的是《神诀经文》了,而非别人虚夸!”

“非人非妖,这是什么血脉?”木族族长有些惊愕,但很快就变得更加激动了,道:“你是说她所修炼的功法比我们意料的还要强大?”

“应该是这样,想不到封印刚解除便能遇到这样的好事,哈哈哈!”图腾老树妖仰天狂笑,其口中喷出的气流卷起满天的风云,声音震得天宇都在摇颤,即便是相距百余里,身在环龙古阵中,众人也感到双耳嗡鸣,不由得惊骇莫名。

“那我们还等什么,立刻动手破掉古阵结界,将那个女人抓来,以你的手段肯定可以搜索其灵魂记忆,届时那《神诀经文》就是我们的了!”木族族长显得有些迫不及待了,激动地催促着图腾老树妖,让它立刻动手。

“不要着急,先不说这环龙古阵防御了得,就算是我们得到了《神诀经文》,想要独吞也绝对不可能,你的心中都在想什么,本妖王岂能不清楚。那几大古国的图腾若是前来,本妖王也不是对手,所以这件事情我们不能率先出手,否则会带来麻烦。”

“算你有自知之明,以你的本事想独吞,那是自找没趣!”

图腾老树妖的话语刚落,方圆天际便传来了雷鸣般的声音,一道如钢铁浇铸的身躯出现在远方的天空中,长达千丈,似山岭般横断了天地,极度冲击人的视觉神经。

“黑蛟王,你终于来了!这么漫长的岁月过去了,你的境界还是没有精进。”

“老树妖,你不也是停留在原来的境界吗,我们被封印,能在漫长的岁月中活下来已经不错了,怎么可能精进!”

“吼!”

就在老树妖与黑蛟王说话的时候,另一方天际传来惊天动地的虎啸声,使得那里的大片云朵刹那间崩开,一头背生双翼的白纹巨虎出现在天宇,其体型如山川大岳,两只眸子似两轮血色的太阳,望之让人生畏。

“白纹虎王,没想到你也自由了!”

三个老妖王在三大族长的帮助下都获得了自由,如今都来到了渊龙古村外。虽然还相距很远,但是那股浓烈的妖气卷动十方风云,煞气冲天,压得人们不能呼吸。尤其是那些留守在外面的军队与高手,早已在妖气下瘫软在地,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

“嘶吭——”

古离国的图腾虬蛇出现了,其身躯比黑蛟王还要长还要大,那一片片青色的巨大鳞甲在阳光下闪烁冰冷的金属光泽,两只菱形的瞳孔如地狱血日,凶残而暴戾。

“轰!”、“轰!”、“轰!”……

这片天地在颤抖,空间如波浪般起伏,一头巨岳般的黄河古象自远方踏空而来,象腿如擎天之柱,象鼻垂落下来,起码有上千丈。

“呦——”

黄河古象出现后,一只青色的巨鸟也随之而来,双翅展开遮掩方圆数千米,其爪子锋利异常,闪烁冰冷的光泽,正是南风古国的图腾——青风鸟。

这样的场面太过骇人,三大古国与三大部族的图腾妖先后出现,每一只图腾妖都强大到难以想象,众人远远望着,感觉自己在这些图腾妖的面前渺小得连蝼蚁都算不上。

“你们说的那个拥有《神诀经文》的女人就是她吗?”虬蛇盘踞在高空中,身体如一座山岳,它扬起狰狞的头颅,吞吐百丈蛇信,菱形的瞳孔内透射出骇人的芒。

“没错,就是那个女人……”古离国主回应,声音有些颤抖,虬蛇实在是太过狰狞了,待在它的身边让古河感到莫名惊悚。

“那个女人的血脉……”

“她……是那种血脉!”南风古国的图腾妖青风鸟目露惊色,紧接着便神光爆射,死死盯住了楚芸汐,道:“你的体内怎么会流着那种血液,你与东方神州的古凰神朝有什么关系?”

“青风道友,你说那个女人与天殇古星的古凰神朝有渊源?!”北霄古国的图腾妖黄河古象也露出惊色,其眼神逐渐变得炽热起来。

“不错,我曾经便是天殇古星东方神州妖族中的一员,自然见过古凰神朝的人,还与他们有过不少的交集,那种血脉的气息绝对不会有错,是凰神传承血脉的气息!”

“凰神?!”

图腾妖齐齐惊呼,听到凰神二字,他们的呼吸都急促了起来,眼神越加的炽热了。

“这么说来,她所修炼的功法岂不是凰神传承下来的《神凰不死神诀》?这可是神道仙经,乃绝世玄法!”

“修炼《真凰不死神诀》可拥有难以想象的生机与精气恢复速度,能持续高强度战斗,据说其禁忌篇中的最强秘术更能逆伐强者,实现跨境界镇杀对手,这是一本堪称逆天的玄法!”

“自然逆天!那可是一代凰神开创的玄法,在这宇宙中也算得上是最高等级的修炼功法,倘若能得到,其好处简直不可想象!”

无数的人都惊呆了,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楚枫的母亲竟有如此惊人的来历,居然是出自神灵留下的古凰神朝,就连楚枫都呆滞了,看着自己的母亲,半晌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关于身份来历,楚芸汐从来都没有对楚枫提及半个字,甚至从来都没有在任何的人的面前提及过。当年她突然拥有了身孕,后来被神朝内的强者所发觉,经过推断,他们认为楚芸汐腹中的胎儿多半会带来不祥,于是便让她将胎儿炼化。

可是楚芸汐怎么会以如此残忍的手段对待自己腹中的孩子,最后她选择远离神朝,远离自己的亲人,从此隐姓埋名,这才将楚枫生了下来。

楚枫看着自己的母亲良久,他并不在意母亲没有将身份告诉他,因为他知道母亲不说肯定是有原因的,若非今日这图腾妖青风鸟对凰神传承血脉十分熟悉而认了出来,楚枫在想恐怕许多年后自己对母亲的身份来历都还是一无所知。

村中所有人看楚芸汐的眼神都不同了,因为她是来自神灵开创的万古神朝。倘若她是嫡系,也就是说其体内流的神灵的血液,这简直太过惊人了。

当然也有不是特别吃惊的人,比如格里布老人与神曦,他们第一眼看到楚芸汐的时候就觉得她的身份绝对非同一般,否则不可能有这种圣洁高贵的气质。在某些方面,神曦甚至觉得楚枫的母亲与自己有些相似,如今想来便也不觉得奇怪了。

“我的确是来自凰神留下的古凰神朝,为古凰神朝当代的二公主,修炼的功法也的确是《真凰不死神诀》。”楚芸汐睁开美眸,她知道众人此刻心中都有疑惑,既然被青风鸟看出来了,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

“哈哈哈!果真是这样,而且还是古凰神朝的纯正嫡系血脉,如此说来你修炼的《神凰不死神诀》中肯定有禁忌篇中的最强秘术了!”

“真是天眷我也,在东方神州没有人敢觊觎你的功法,可是在这个封印的荒域中,古凰神朝没有半点威慑力,《真凰不死神诀》我们要定了!”

古离国的虬蛇图腾妖率先出手,其蛇尾一下子抽了过来,贯穿百里长空,如巨大的山岭般抽向环龙古阵,欲将其破开。

“哧!”

盘坐在村子角落的格里布老人骤然睁开了眼睛,原本浑浊的老眼爆射出凌厉的精光,其眉心符纹交织,裂开一道缝隙,一道炽盛的芒透射,如天刀般斩出。

“噗!”

百丈刀芒惊世,刺目的光耀得人睁不开眼来,那股子凌厉的杀伐气息激荡九天,一下子就斩在了虬蛇的尾巴上,当场将其鳞甲斩破,整条尾巴都被斩了下来,猩红的血液如倾盆暴雨落下,将方圆数百米的大地都染红了。

“你……”

虬蛇心惊,蛇身骤然收回,伤口上精气沸腾,大道神纹交织,断掉的尾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重新长了出来。它以菱形的眸子森冷地盯着已经从村子中踏空而出的格里布老人,道:“你是谁?想不到这里还有你这样的强者,实在让本圣感到意外!”

“老朽是谁不重要,你们这种古兽血脉能突破王道极限而迈入圣境实属不易。圣者拥有通天彻地之手段,但也并不是无敌的,尤其是在这里,还轮不到你们撒野!”

格里布老人的话语并不是多么洪亮与浑厚,但是却有种绝对的自信与强势,与其风烛残年的老迈身体形成强烈的对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