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21章 自责与内疚

第两百二十一章 自责与内疚

格里布没有多言,面对青风妖圣也没有什么可说的,唯有将其镇杀才能消除心中的怒火。他探手向着青风妖圣抓了过去,简单而直接,并且没有施展任何的神通秘术。

“到现在你还敢如此轻视本圣,让你见识见识本圣的手段——天风无情!”

青风妖圣对于格里布的轻视非常愤怒,他已经不是之前那个精气虚弱的妖圣了,此刻的实力增长了好几倍,见格里布如此随意的探手抓来,他当即就施展了自己最强的一种神通秘术。

“呜呜——”

青风妖圣的神通秘术一出,天地间顿时刮起猛烈的罡风,满天都是青色的大道神纹沉浮,而后化为天风刀刃,咻咻旋转穿梭,锁定格里布的身体与抓来的手掌,铺天盖地绞杀而来,大片的空间都被绞碎,一个个黑洞浮现,恐怖异常。

“嗡——”

格里布的手掌在抓向青风妖圣的过程中轻轻一震,满天的大道风刃瞬间崩溃,那些被绞碎的空间浮现出的黑洞也都被定住了,快速复原。

“你……”

青风妖圣心中大惊,顿时变色。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对手竟然还能如此轻易破解自己的神通秘术,仿佛不管自己有多强,对方都能抬手间化解并的反击似的。

“嘭!”

格里布的手掌如上苍之手,崩碎一切神通秘术,无坚不摧,强大到让青风妖圣心惊胆跳,在他完全来不及反击与闪躲的情况下,瞬间击中其身体,顿时倒飞数百里那么远,在长空中肌体崩开,飞洒大片的鲜血。

“嗡!”

格里布随意迈步,在青风妖圣的身体还未稳住的时候,瞬间追了上来,一脚踏在其身上,顿时将其身体踏得四分五裂,飞溅的血液如倾盆血液倾落,染红了大片的土地。

“不……不可能……”青风妖圣惊恐大叫,快速组合分裂的身躯,颤抖着道:“你到底是什么境界,为什么会这么强!”

“噗!”

回应青风妖圣的是格里布的手指,一下子点碎了其眉心,而后将其破碎的元神强行抽取出来困在手心内,其手心中燃起了大道火焰,并传出凄厉的惨叫声。

“我青风妖圣不甘,不甘心啊……”

青风妖圣的元神在被彻底炼化的那一刻发出撕心裂肺的咆哮声,活过了无尽岁月,刚获得自由便要被人炼化元神,没有什么比这更加绝望的了。

可是再多的不甘也改变不了什么,青风妖圣的命运已经注定,最终摆脱不了元神成灰,永世不得超生的结局。

“神灵显化了,神灵显化了啊!”

城池内无数的人跪拜在地上,他们将格里布当做了神灵,在关键时刻拯救他们于危难中,个个感恩戴德,不断叩拜。

青风妖圣死后,其身体变回了原形,被格里布倒提在手中,他看向城池内失去了许多生命精气而显得苍老与虚弱的人们,心中不免深深叹息,而后说道:“你们都起来吧,无需跪拜老朽,老朽只是洪荒神岳中的一老仆罢了,并非传说中无所不能的神灵,日后断然不可如此称呼,否则会折了老朽的寿。”

城池内的人们战战兢兢,听到这样的话全都惊呆了,如此强大的存在只是洪荒神岳的一名老仆人,那么洪荒神岳到底有多么强大?

格里布老人深深看了城池内的人们一眼,道:“老朽刚才斩杀的妖圣乃是南风古国的图腾兽,在这之前,你们古离国的图腾兽虬蛇妖圣与北霄国的图腾妖圣黄河古象都已经被老朽斩杀,否则荒域人族恐怕会因此而灭绝。而这些图腾却是三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国主亲手放出来的,他们为了一己私欲置你们这些子民与不顾,这样的国主已经不值得你们为其尽忠。”

说完,格里布倒提着清风妖圣的本体踏空而去,一步就消失在天际,无影无踪,剩下城池内呆滞的人们。当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全都愤怒异常。

……

渊龙古村中,众人都特别的放松,早已没有这几日来的紧张气氛。看着妖王与妖圣的尸体,一个个都咽着口水,特别是鼻涕娃和二虎子以及二愣子等人,要不是楚枫告诫他们不可随意触碰妖王与妖圣的尸体,他们早就扑上去了。

村里的孩子们平时连低境界古兽血肉都见不到,更何况是修炼到如此恐怖境界的妖王与妖圣。他们眼中冒着小星星,幻想着这样的血肉煮熟了吃起来是怎样的味道,是不是特别鲜美呢?

若是妖王与妖圣还活着,知道这些少年的心思,估计会气得吐血,而它们的确也想不到自己有朝一日会成为人族的食物。

“都过去两个时辰了,格老也该回来了吧。”神曦望向远方,口中轻声呢喃着,正好看到天际的尽头有道身影踏空而来,瞬息之间便到了村子外面,手里带提着一只青色的大鸟。

“格老回来了!”

“哈哈哈,那不是青风鸟吗?”

“哎呀呀,有烤鸟翅吃了……”

一群孩子顿时就兴奋了起来,同时看向格里布,而格里布老人也早已恢复了苍老之态,毕竟他所修炼的《枯禅道》还要继续。先前解开精气封印,是因为要恢复到巅峰状态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追上青风妖圣,让他没有机会继续屠戮众生。

解决了这些事情,格里布老人便又重新封印了自己的精气。只是经过这次的解封,他所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修炼近千年的《枯禅道》差点功亏一篑。

格里布老人进入村子,“嘭”的一声将手中的青风鸟扔在地上,此行虽然解决了所有的麻烦,但是众人却发现他的神色有些沉重,不如之前那么平静与淡然,心中不禁有些疑惑。

“格老,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神曦最了解格老,若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绝对不可能让心湖平静无波的他表现出这样的神色。

格里布老人深深一叹,走到村子中央盘坐了下来,道:“老朽无能,未能在第一时间追上青风妖圣,以至于让这个丧心病狂的孽畜连连犯下暴行。其所经之处,所有的村庄与小镇以及城池,甚至还有某些部族内的人类与附近的生灵都无一幸免,全部被其吸尽了生命精气,变成了干尸……”

众人闻言齐齐一震,想到那样的画面,全都忍不住变色,身体都颤抖了起来。其中尤以西陇国主西暝与黎山的表情变化最大,两人的脸色几乎是瞬间就苍白了。

“格老,不知道我西陇古国如何,有没有遭逢此大难……”西暝看着格老,问出这话的时候,心中十分忐忑,眸光一瞬不瞬地看和格老,生怕会听到自己不能接受的回答。

“青风妖圣有没有到我们黎山部族……”黎山也无比紧张与忐忑,整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出言相问的时候声音忍不住发颤。

“放心吧,你们西陇古国与黎山部族都无事,这路上也只有勾成部族覆灭,还有南风古国的几座城池以及古离国的几座城池遭了秧。当然还有村庄与小镇数百,伏尸遍地,简直就是人间地狱啊!”

听到格老的回答,西暝与黎山总算是重重松了口气,悬着的心也瞬间放了下来。可是他们却开心不起来,这次因为青风妖圣而死的人太多了。

勾成部族十几万人,加上大小的村镇与各大城池,粗略估计至少也有数百万人死亡,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字,让众人的心变得沉重异常。

“我楚枫愧对无辜死去的人……”

楚枫的眼中充满了痛苦,他感到深深的自责与愧疚,双拳紧紧握在一起,指甲都嵌入了血肉中,紫金血液顺着指缝不断往下滴落。

“弟弟,这不是你的错,是那些古国的国主将图腾妖请出来才导致这样的惨剧,你不要自责……”神曦拉着楚枫的手,看着他这个样子,莫名觉得心疼。

“若不是因为我,他们也不会这样做,倘若事情不算严重也就罢了,可是数百万的人因此而失去生命,他们都是无辜的,对此我无论如何都有责任!”

盘坐在老槐树下的楚芸汐睁开了眼睛,起身走到楚枫的身边,轻轻将他揽入怀中,道:“枫儿,娘明白你的心情,这件事情虽说是因我们而起,但却是因为他们的疯狂与私欲而请出了图腾妖。你不要自责,现在能做的就是将南风吟等人除掉,以免他们将来再为祸荒域人间界,也算是告慰那些无辜死去的人的在天之灵吧。”

“孩子,你娘亲说的对,这件事情根本不能怪你。是他们想要杀你们,觊觎你娘的修炼功法而选择极端的手段,你怎可将事情揽在自己的身上。”

“我又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楚枫叹息,微微仰着头看着天际,道:“可是这件事情导致数百万无辜的人惨死,无论如何我也心中难安。他们都是无辜的生命,本来生活得很好,却因此遭受无妄之灾。”

曾经在童年经历过磨难的楚枫对这样的事情有特别的感触,这与他自身的经历有关。就如当初的他,因为血脉体质便被视为禁忌,遭受残忍迫害,这种无辜的委屈与愤怒太深刻了,想到这些他的心中就有种莫名的痛苦。

“孩子,不要多想了,事已至此,那些逝去的人也不可能再复活。如你娘亲所言,你能做的就是将来除去南风吟等人,为人族拔掉这些毒瘤。”格里布老人出声劝慰,而后伸手打出大道神纹,将妖王与妖圣血肉中镇压的杀力全都炼化,将其宝血与真血抽取出来,并割下一块青风妖圣的血肉,斩下其翅膀,道:“你们将这些血肉与翅膀拿去清洗了,等会儿老朽以道火将其烤熟,大家都尝尝妖圣血肉吧,老朽顺便可以趁机为你们洗毛伐髓,助你们修行。”

ps:补更的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