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36章 是不是种马?

第两百三十六章 是不是种马?

十余日后,黎山调集了近两万部族勇士,在众高手的带领下来到了南风古国,守城的军队因为早已臣服,敞开城门迎接他们入城,一路上畅通无阻,直接到了王城。

王城内的街道两边挤满了城民,他们欢呼不已,对于黎山的到来表现出了热烈的欢迎,绝大部分的人都带着欢笑与期待,很少有人表现出亡国的悲痛表情。

青云门的城门前,楚枫带领着南风古国的一众臣子与三军精锐相迎。当黎山等人来到青云门,看着这些精锐将士,心中免不了有些激动,将来这些军队都将会属于黎山一族统领,同时心中也免不了有些担忧,担心有些将领心存怨恨,在将来的某个时候会策反。

皇宫御书房内,黎山与一众长老等人说出了心中的忧虑。楚枫让他们安心,不用为此而担忧,道:“山叔,目前来看这些将士是诚心归降,特别是十几万精锐,应该不会出现你说的那些问题。至于某些将领,即便是有心存怨恨,短时间内也不敢有所动作。在我离开荒域前,山叔可以从心腹中挑选一些潜质优秀的人出来,将他们组成一个特殊的机构,负责暗中调差与监视。”

黎山等人听了楚枫的话,眼睛顿时一亮,道:“孩子,你真的是长大了,山叔都想不到的事情,你却早已想好了对策,真是让山叔感到欣慰与高兴,将来你回到外面的大世界,山叔也不用那般担忧了。”

“山叔过奖了,这件事情的确是有些隐患,必需要以防万一,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山叔在组建特殊机构的时候,切记人员不要太多,而且必需由你亲自掌控,否则时间长了,机构中难免会出现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到时候性质就变了,最终倒变成了毒瘤。”

“山叔知道了,听说西陇古国那边有大军开进古离国,是你通知他们的吗,你如此迫不及待要解决古国的事情,看来是想尽快找到出去的办法离开荒域了……”黎山不由得叹息,充满了不舍,也有些失落。在他的内心深处,希望楚枫能回到外面的世界雄视同代,同时又想他能留下来。

“正是,我也有件事情要与山叔商量。”楚枫的神色逐渐严肃了起来,道:“黎山部族拥有战斗力的人数颇少,短时间内内最多也只能掌控南风古国。所以我打算让西陇古国暂时接管整个古离国的领土,等山叔的兵力发展到了某个程度,再让他将让出几座城池。山叔放心,相信西陇古国会遵守承诺的。”

“你说得不错,以山叔现在的兵力,掌控合这南风古国都力有不逮,若非有你的震慑,恐怕很快就会出乱子。对于古离国的领土,短时间内不想也没有能力染指。将来的事情山叔会与西暝去谈,就算他不愿意也就罢了,守住这片国土,让国家富强,人民安康便足矣。”

接下来楚枫与黎山等人谈论了一些关于以后治理天下的提议,他建议黎山减轻赋税,同时严正律法,加强乡镇城池的治安管理,这些提议黎山也曾想过,当即便答应了,如此管理国家才能让人们更加拥戴,王朝也才能更加强大,传承得更加久远。

说到后宫的嫔妃时,黎山的脸色有些尴尬,以前他不过是一个族长,长年来为部族心力交瘁,便也只娶了一房妻室,并未纳妾。

而今听闻楚枫说后宫有上千的嫔妃任他选择,老脸不禁微红,本要拒绝,但转念一想,今后他便是国主了,身为国主,不可能只有国后,皇室血脉需要开枝散叶,有些事情不能如以往那般了,选妃是必须的。

第二日,群臣来贺,黎山正式登上国主的宝座,坐上了金銮王座,改国号——楚,从此成为了一国之君,看着满朝跪拜的文臣武将,觉得有些不真实,心中也感慨万千。

王城大街小巷都沸腾,无数的人欢呼,当然也有极少数愚忠的人咬牙切齿,对黎山与楚枫恨得牙痒痒,却也无可奈何。

接下来的几日里,黎山重整朝纲,将官职重新册封,将军队调整,等这些都安排妥当,楚枫叮嘱他注意皇宫深处的某些密室,尽量将图腾置于那些地下密室的旁边,而后便与踏炎乌骓动身离开了。

近二十日过去了,西陇古国的军队已经进入古离国领地数日,并且攻下了第一座城池要塞,牺牲了数千的将士,几乎将城中的古离军队全歼。

西暝接到楚枫的消息便率领二十万精锐,三十万普通将士,浩浩荡荡出发,倾全力攻打古离国。这次是大好的机会,南风古国覆灭,北霄古国为得楚枫谅解,根本不敢有什么动作,如此西暝便可调集古国所有的军队,不用担心有谁趁机攻打他的国家。

拿下第一座要塞城池,西暝与西熙雅商量,决定在此等候楚枫到来,以减少攻打下座城池时的伤亡。以他们的势力在古离国无主的时候,不用费多大的力气就能攻下来,但是伤亡难免。

战争都是黑暗的、血腥的、残酷的!就算是不用费多大的劲,但想要攻破古离国王城,带来的五十万将士恐怕也要牺牲十万人。

虽然成果将会比代价更大,但对于西暝这种爱惜将士生命的国主来说却非常不忍心。如今既然有楚枫这样神勇盖世的人在,可极大减少伤亡,何必要做无谓的牺牲呢。

数日后,楚枫与踏炎乌骓到了,每日都在城门上盼望的西熙雅远远就看到了那神异不凡的一人一骑,精致冷艳的脸上绽放出如花的笑容,就连那双美丽的眸子也变得亮了许多,竟然直接就从城墙上跳了下去,直奔楚枫与踏炎乌骓。

“楚枫,那女人喜欢你。”踏炎乌骓不急不缓迈动着脚步,见到西熙雅奔来,很随意地说了一句。

楚枫闻言微微一愣,伸手抹了抹下巴,道:“不要胡说,熙雅姐姐只是将我当作弟弟罢了,我们之间的感情是亲情。”

“嘿嘿,本座会看错?”踏炎乌骓蹬了蹬马蹄,道:“她每次看到你眼眸都亮了好几倍,现在更是直接从城墙上跳下,你说她只是将你当作弟弟?我们要不要打个赌,你跟她说要娶她,本座肯定她立刻就会投入你的怀抱,今晚就和你洞房,嘿嘿……”

听着前面的话,楚枫只是觉得尴尬,别的倒也没什么,可听到最后一句话与笑声,他顿觉踏炎乌骓这家伙笑得特猥琐,额头上浮现两条黑线,一巴掌拍在其头上,道:“别胡说八道,熙雅姐姐已经近了,要是被她听到的话,我肯定得收拾你!”

“我这是为你好,西熙雅冷艳高贵,容貌算得上绝色,对你百依百顺,千般柔情,这样的女人你打着灯笼都找不到,错过了可别后悔啊。对了,还有黎山的千金黎歆对你多半也有别的意思,不如都娶过来算了。”

“……”楚枫感到相当无语,黑着脸道:“你要再胡说,我可真不客气了!真怀疑你是不是头种马!”

“你才种马,本座是那种人吗?”

楚枫看着被呛得鼻孔冒烟的踏炎乌骓,很认真地点了点头,道:“你不是那种人,你是那种马。”

“我……”踏炎乌骓噎得够呛,连吐了好几口粗气,道:“算了,不说西熙雅与黎歆了,不过本座敢肯定,你将来多半会与神曦发生点什么。”

“无缘无故,你怎么又扯到神曦姐姐了?”楚枫真是被这家伙给打败了,认识的女子都要拿来说一番。

“嘿,你想想,将来我们离开了这里,西熙雅与黎歆两人和你的差距会越来越大,但是神曦不会,将来这里的封印解除了,她说不定就会去找你,而且还能帮到你,你们之间便会有许多的交集,日久生情是难免的,本座的分析是不是很有说服力?”

“弟弟,你终于来了,姐姐都等你好多天了。”

西熙雅终于奔到了楚枫与踏炎乌骓的面前,他们的话题也戛然而止。看着青丝飞扬的西熙雅,楚枫的脸上浮现出会心的笑容,伸手将她拉上了马背,踏炎乌骓立刻长嘶了起来,身体乱动,有些不情愿,但最后在楚枫的威慑下逐渐安静了下来。

“现在情况如何?”

“我们刚拿下了这座要塞城池,牺牲了七千将士,为了避免更多的伤亡,所以便决定在此等弟弟前来,相信有你在,我们能将伤亡减轻到最小。”

“七千将士不是个小数目,真是可惜了这么多的生命。”楚枫叹息,语带责怪:“我在信上不是说了吗,我会尽量在最短的时间内赶来,你们却偏要在我没来之前攻城。没有人击杀指挥的将领,没有人轰破城门,你们的伤亡肯定不会小,毕竟你们攻城本身就处于劣势。”

“生气啦?”西熙雅转过头看向楚枫,见他神色严肃颇有不悦,以近乎撒娇的口气,道:“别不高兴了,给姐姐笑个好不好?哎呀……姐姐只是不想什么都依靠你,这才让父皇攻城的嘛,以后姐姐再也不这样了好么?”

“熙雅姐姐,我只是希望你要尽可能的为这些赤胆忠心,甘愿为西陇古国抛头颅洒热血的将士们着想。他们怀着一腔热血负而来,最终却马革裹尸还,他们的亲人会有多么难过,你知道吗?”

“对不起,姐姐知错了……”西熙雅的美眸微红,蒙上了一层水汽,楚枫这一说,她顿时觉得自己愧对死去的将士,心中充满深深的自责。

“好了,以后你自己多注意就是了,不要让他们做无谓的牺牲。”楚枫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对于这方面的感受,他比西熙雅强烈太多了。

六岁开始,亲人的背叛与迫害让楚枫尝尽了人情冷暖,看尽人世的丑与恶。所以在他的心中,能对自己好的,甘愿为自己付出的人太珍贵了。由此,想到那些战死沙场的忠于西陇古国的将士们,心情就特别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