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5章 奇才废材?

第十五章 奇才废材?

“易尘师兄,这位就是今日新来的弟子吗?”一名身穿金色衣衫的老者捋着胡须,上下打量楚枫,颌首道:“嗯,不错,体内真阳之气旺盛,正适合修炼我神日峰的《大日霸神决》。”

气质冰冷的中年女子瞥了身穿金色衣衫的老者一眼,道:“虽说他体内的真阳之气旺盛,但阴气也不弱,倘若修炼我们的《神月寒冰赋》,定能做到阴阳平衡,相济相融,将来阴阳之气皆可滋肉身养元神,对于他来说有莫大的好处!”

“唔……”一身火色衣衫的老者淡淡一笑,道:“以我看来,他能点亮凌剑台九柄石剑,足以证明其根骨是完美的,根本不存在你们说的非得修炼什么《大日霸神决》或者《神月寒冰赋》,修炼什么功法都是一样的,我们乾阳院的《天罡烈阳经》刚猛霸道,这才是最适合他的。”

“诸位师兄师姐,我坤阴院的《极阴九幽功》也不差,你们就不要在这里争抢弟子了,这么多年来,你们几脉的弟子都快比我们多上一倍了,每次有资质好的就要抢走,是否不太合适?”坤阴院的老者有些不忿地看着三个老者与中年女子。

“你们都别争了。”一名精瘦的老者看向身边的四人,道:“大家也知道,圣地的兴衰离不开药王谷,这些年来也难找到有炼丹天赋的弟子,眼前这个年轻人正是我们药王谷需要的,将来说不定能修炼成《丹经宝典》上的绝密篇,届时可炼制许多拥有神奇效果的丹药,壮大我们太虚圣地。”

……

楚枫看着四个老者与中年女子,心中颇感无语,他与师兄都没有说话,这五个人刚来这里,俨然就已经将太虚峰撇在一边了,似乎自己已经属于他们五脉了似的。

“我真的能拜入你们几脉修炼吗?”楚枫表现出兴奋与激动,几乎就差扑上去抱住几人的大腿了,道:“我连凌剑台都上不去,本来以为自己资质鲁钝与修炼路无缘了,但没有想到原来我是这样的天赋异禀!”

此话一出,五脉的老者齐齐一怔,只有太虚峰的大师兄易尘与悲青丝很平静,两人看都没有看楚枫一眼,表现得很不在意,那种态度仿佛是在告诉五脉的人,你们若是想要收他为弟子就直接带走吧,我们不会阻拦。

“怎么可能!年轻人你不会是在忽悠我们这些老家伙吧?”五脉的强者自然不会相信楚枫的话,神日峰那名身穿金色衣衫的老者双眼闪烁神纹,两道目光“唰”的看向楚枫的丹田部位。

楚枫心中微凝,暗中迅速沟通伴生青铜钟,让丹田内的精气全部散到身体各处。与此同时,老者的眼中浮现出惊色,而后满脸失落,摇头叹息:“怎么会这样?真是太可惜了!”

“师兄,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的身体难道不适合修炼?”神月峰的中年女子满脸诧异,而后也开启道眼看向楚枫的丹田,瞬间神色变得与神日峰的强者一样,充满了失望,道:“应该是一种不错的体质,只可惜生命精气散而不凝,丹田内毫无生气,最重要的是,他的丹田竟然有裂痕,这一生恐怕都与修炼路无缘了。”

“这……”乾坤二院与药王谷的老者也在窥视楚枫的丹田,发现了他的身体状况,全都摇头叹息:“真是可惜了啊,他的肉身很强大,生命精气也很旺盛,只是却无法凝聚,丹田死气沉沉且有裂痕,想要开辟神海,根本没有可能,除非寻找到天地间最好的神药仙珍……”

五脉的强者从最初的激动与兴奋变得非常失落,想到先前说的话,他们都觉得头疼不已,刚才争着抢着要让楚枫拜在门下,现在虽然发现楚枫的身体有问题而无法修炼,可是说出去的话却也不好收回。

“不会的,我的身体不会这样,肯定能找到解决的办法是不是?”楚枫以充满希冀的目光看着五个强者,见他们都沉默不语,当即变得激动了起来:“你们说过要收下我的,你们可是圣地的大人物,怎么能反悔呢!”

五脉强者脸上的肌肉微微抽搐,他们有种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的感觉,此刻说不出是什么感受,五人你看我,我看你,一时间竟然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年轻人,你的身体的确有大问题,不过神日峰的《大日霸神决》与神月峰的《神月寒冰赋》或许能对你有帮助,这两种修炼功法乃是吸收太阳之精与月亮以及星辰的精华来壮大自我,说不定还能修复的丹田……”

“师弟你胡说什么?”神日峰的金衣老者脸色有些黑,盯着药王谷的老者,道:“你们药王谷不想要他,也别往我们神日峰与神月峰推!”

……

五脉的强者起了争执,他们都不想要楚枫,但是先前已经说出那些话了,此刻也不好自己拒绝,于是五脉强者将楚枫推来推去,说了半天都没有了结果。

“好了,你们不要推来推去了。”易尘老人说话了,他虽然是太虚峰的大弟子,但论起辈份却与五脉的强者同辈,与当代圣主也是同辈。离开圣地数百年的太虚峰主的辈分则是当代圣主的师叔辈。

五脉的强者停止了争论,目光相继落在易尘的身上,乾阳院的老者笑道:“易尘师兄,太虚峰这些年来门丁稀少,我看不如就将这个孩子留下吧,虽然不能修炼,但让他清理清理附近的杂草也不错。”

“你们不用多说了。”易尘老人平静地看着五脉强者,道:“人生充满了不确定,尤其是修者,没有走到那一步,谁都不敢断定。他虽然身体有缺陷,但将来或许会有奇迹发生,你们五脉先前许下了承诺,现在却要失言,但我们圣地丢不起这个人,如此也只能由我将他留下了。”

听到失言二字,五脉强者的脸色有些难看,但易尘老人同意收留楚枫,也算是为他们解决了一个问题,当下神日峰的锦衣老者笑了起来:“易尘师兄所言极是,或许这个年轻人真的能创造奇迹,到时候太虚峰便又多了一位天资非凡的弟子,将来鼎盛有旺啊。”

“对了,先前凌剑台上九柄石剑皆亮,剑气裂天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冷月峰的中年女子双眼神光湛湛,一瞬不瞬地看着易尘老人,其余四脉的强者也都面色严肃,等待着易尘老人回答,对于他们来说,这才是最关注与最重要的事情。

“圣地先贤曾留下预言,你们不是不知道,今日九柄石剑自动亮起,预言成真了,我们太虚峰缺失已久的秘术篇或许将会重新现世,再现曾经的辉煌,而我们太虚圣地也不用再隐世不出,黄金盛世将要来临了。”

“原来九剑是自动亮起的!”

“圣地先贤真是神通无量,在那久远的年代就能预测到数万年以后的事情,这等手段是我们永远都望尘莫及的。”神日峰的金衣老者感慨,道:“我们太虚圣地沉寂了数万年,终于不用再这么低调下去了。这漫长的岁月让我们圣地的鼎盛一落千丈,损失了多少的资源。”

“是啊,当年我们太虚圣地可是占据着好几片开采生命石源液的矿产,可惜最后不得已都放弃了。现在预言成真,祖训解除了,我们得尽快收回那些矿产,大力发展圣地实力,为黄金盛世做准备。将来必定有许多的争斗,只有足够强大才能在狂风暴雨中站稳脚跟。”

“易尘师兄,恭喜了。太虚峰一脉没落了这么漫长的岁月,如今九剑通亮,缺失的秘术篇即将重现,这太虚一脉又将鼎盛起来了。”

“易尘师兄,我们得尽快将此事告知圣主等人,就此告辞了,今日多有打搅,望易尘师兄莫怪。”

五脉的强者说完便腾空而起,驾驭虹芒“唰唰”远去,眨眼就消失在无影无踪。

“呼——”

楚枫重重松了口气,他还真担心骗不过五脉的强者而被他们强行带离太虚峰。在来这里之前,楚枫只是觉得太虚峰曾经作为圣地六大传承之首,肯定有它的不凡之处,却也不敢肯定如今的太虚峰到底是不是真的值得留下。

可是楚枫此刻却是另一种感受,这太虚峰真的太神秘了,单说凌剑台就让他震惊不已,竟然与体内的金属片有关系,最重要的是,他隐约中觉得就在这座山峰上似乎隐藏着什么秘密,将来或许会有惊人的发现。

“师兄,我这里有块剑令。”楚枫突然想到神秘老人给自己的剑令,将其拿了出来,递给易尘老人。

“这……”易尘老人见到青色的剑令整个人巨震,激动得浑身都在颤抖,就在楚枫为他的强烈反应而感到疑惑的时候,易尘老人竟然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额头叩地,深深拜了下去:“弟子易尘拜见师尊,请恕弟子无能,未能让太虚一脉鼎盛起来……”

“师兄,你这是做什么?”楚枫吓了一跳,赶紧伸手去扶他,可是易尘的身体如磐石般不可撼动,对着令牌跪了好久方才起身,眼中隐含泪光,抓住楚枫的手道:“师弟,你这是从何处得到剑令的?”

“是一名神秘的老人给我的……”楚枫将事情的经过大致说了出来,当然中间忽略了很多的细节,比如金属片,比如月仙幽等等。

“看来真的不是师尊……”易尘老人有些失望,摇了摇头道:“应该是师尊的故人吧,这么多年了,也不知道师尊身在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