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1章 恐怖的异象神海

第二十一章 恐怖的异象神海

楚枫凝聚出了神海,接下來最关键的是要打通神海底部,衍生出生命泉眼,十瓶灵液服用下去,体内的精气立刻暴涨,与血气融合后,被楚枫控制涌向丹田神海,

在这个过程中,楚枫以《合道仙经》的经文秘法去引导精气与血气,竟然发现它们变成了螺旋状,以非常恐怖的速度旋转着,一瞬间就沒入了神海中,直达底部,

“轰,,”

螺旋状的精气与血气疯狂冲击在神海底部,楚枫只觉得丹田剧痛无比,像是要裂开了似的,整个神海猛烈震动,平静的海面上掀起了重重浪涛,

“轰,”

螺旋状的精气与血气一遍又一遍冲击着神海底部,每一次冲击都让楚枫感觉自己的丹田要被撕裂了,那种疼痛难以形容,使得他的五官都微微扭曲了起來,冷汗滚滚而落,将浓密的黑发与衣衫全都湿透了,

小院中,悲青丝不知道何时已经从屋子中走了出來,她静静地站立在院落中央,目光落在楚枫的所在的屋子,眼眸一瞬不瞬,

她很安静,也很清冷,白发白衣胜雪,如同伫立在冰天雪地中的仙子,不染纤尘,无暇污垢,

茅屋中紫金光芒璀璨刺眼,不断透射出來,隆隆之音震耳欲溃,在小院的四方有许多的神纹浮现,形成光幕结界,将这里彻底与外界隔绝了,防止紫金光芒冲霄而上,同时也隔绝了隆隆巨响,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楚枫引导精气与血气冲击神海底部不知道多少次了,神海底部终于松动,也出现了一些裂痕,再坚持下去,或许就能击穿神海底部,衍生出生命泉眼了,

可是现在楚枫面临一个严重的问題,连日的冲击,血气已经消耗巨大,到时候即便是击穿了神海底部,也有可能无法让体内的生命精气在洞穿的神海底部衍生泉眼,而神海内的精气反而有可能通过泉眼涌向身体四周,到时候可能会遭受神力的反噬,

如此又过了一天,楚枫所在的茅屋中突然爆发出刺目的光芒,传出轰然巨响,同时还有楚枫的闷哼,

神海底部终于被击穿,整个神海与身体相通,楚枫赶紧运转血气涌向前泉眼,想要将其堵住的同时以《合道仙经》的修炼秘法将其化为生命泉眼,

可是事情正如他所担心的,血气消耗巨大,根本不足以封住泉眼,神海内神力精气如江河决堤,通过泉眼疯狂涌向身体各处,一瞬间让他的经脉与血管像是要被涨爆了,剧痛钻心,

“该死,现在怎么办,”

楚枫心中着急,浑身冷汗直流,疯狂调集体内的血气阻挡神力精气,拦截的同时,想要将它们堵回去,可是血气消耗过大,根本挡不住那些神力精气,使得他的身体越來越涨,整个人都变得如气球似的,几乎快要爆裂了,

“莫要心急,保持冷静,运转《合道仙经》,激发体内大穴中的精气,沟通那些阴阳八卦图,八卦隐其七而余其一,留兑位,是为泽,演化茫茫荒界,容无穷神海……”

最关键,最危险的时候,楚枫的耳中突然传來了悲青丝的声音,这些话让他巨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悲青丝竟然知道他所有的秘密,连《合道仙经》与体内百零八个大穴以及大穴中的阴阳八卦图都知道,

但此时容不得楚枫去想这些,他要的做的是如何解决目前的危机,再耽搁下去神海涌來的神力精气非得将他的经脉与血管全都撑爆不可,到时候不死也得重伤,或许还会留下严重的隐疾,

“八卦隐其七而余其一,留兑位,是为泽,演化茫茫荒界,容无穷神海……”

楚枫心中默念着悲青丝说的话,很快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当即按照话中的方式去做,百零八个大穴一瞬间就通亮了起來,如一百零八颗璀璨的星辰在闪耀,

“轰隆隆,”

百零八个大穴中涌出磅礴的生命精气,一下子就将楚枫的消耗给补充了回來,他的血气又恢复到了巅峰,甚至更加旺盛,

这时候,大穴中显化出阴阳八卦图,楚枫运转《合道仙经》,试着以其上记载的修炼秘法去沟通,发现百零八个阴阳八卦图真的在他的控制下转动了起來,

“八卦隐其七而余其一,留兑位,是为泽……”

楚枫心中默念,同时按照这种方式去做,阴阳八卦图上的七大方位逐渐暗淡了下來,最终只有兑位依旧在绽放光华,

“演化茫茫荒界,容无穷神海……”

对于最后的一句话,楚枫不是太明白,正当他反复思考的时候,运转的《合道仙经》竟然自动引动阴阳八卦图上的兑位,让一百零八个兑位全部脱离了出來,其上有无尽的神纹与古篆在闪耀,直接飞向神海泉眼,进入丹田内,最后悬浮在神海上空,

“轰隆隆,,”

楚枫的丹田内爆发出从未有过的浩大声势,整个丹田内到处都是神纹在沉浮,无尽的古篆如星辰般闪耀,不断烙印在神海上方的虚空中,有股莫名的力量弥漫开來,神海上方的天空变得不同了,

神海上方演化出了一个独立的世界,里面是茫茫无际的荒界,洪荒气息浓烈异常,同时也出现一片无边的荒泽,其中央更是浮现出巨大的古老殿宇,其上赫然印着几个古字,,龙渊禁地,

“这是怎么回事,”

楚枫巨震,惊得差点叫了起來,这样的画面让他难以置信,实在是太惊人了,修炼出的神海竟然是这样的,整个神海都被荒界包容,其中不但有无尽的荒域与荒泽,竟然还有龙渊禁地,

“轰隆隆,”

楚枫心念微动,整片神海巨浪滔天,其上的荒泽更是波涛万重,古老的殿宇中涌出恐怖的洪荒气息,如无形的天宇压落,让人有种要窒息的感觉,

“这……太恐怖了……”

楚枫呆滞了,他根本沒有想到自己竟然会修炼出如此神异的神海,完全自成世界,而且还与龙渊泽中的龙渊禁地有关,那股洪荒气息连他自己都觉得恐怖,更别说别人了,

过了许久,楚枫方才逐渐平静下來,强行抛却了心中的疑惑,将心神全都投入到神海底部的生命泉眼上,毕竟现在的生命泉眼还未彻底成型,需要以《合道仙经》的秘法不断演化,等到生命泉眼真正形成后,才算是正式踏入神海秘境第一重天,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修者,

“我就知道你一定可以,”院中伫立的悲青丝轻声自语,清冷无波的美眸中泛起一缕波澜,随后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屋子内,

同一时间,太虚殿前的阶梯上,易尘老人缓缓睁开了眸子,看向小院的方向,老眼中闪过一缕惊色,忍不住惊叹:“果真是当年的那个苦命的孩子,看來《合道仙经》真的在他的身上,希望我的选择不是错的,黄金盛世即将到來,将迎來百族天骄辈出的岁月,这将是一个充满希望的年代,同时也是一个黑暗的年代啊,十万年一次血腥动乱或许也将要到來了吧,在这样的一个时代,需要他这样的人來征战,为自己也好,为苍生也罢……”

悲青丝的阵纹造诣虽然高超,但却不能隔断易尘老人的感应,数百年來,易尘老人每日枯坐太虚峰,几乎与整个太虚合而为一了,太虚峰上的一草一木有任何的变化都逃不过他的神念,楚枫的闹出的动静又怎么能瞒过他呢,

“师尊曾说,将來某一天会有一个人來到太虚峰点亮九柄石剑,或许就是我们太虚峰传承鼎盛的开始,也是黄金盛世即将到來的标志,沒想到这一切都成真了,也许冥冥中自有定数,有些事情早已注定……”

易尘老人的眼中充满了期望,即便是他这样的人都不愿这样默默老死坐化,想看看未來黄金盛世中各族天骄争雄的场面,在那样的一段岁月中,谁能力压群雄,走在这条路的最前端,谁能沐浴同代天骄的鲜血踏骨前行……

……

太虚峰后山的小院中终于平静了下來,沒有了血气奔涌的声音,沒有了璀璨的紫金光芒绽放,变得异常宁静,可以听到四周的虫鸣鸟叫,一片祥和,

楚枫正在全神完善神海生命泉眼,现在泉眼基本成型,不会再有任何的意外,需要的只是时间,

三日后,神海生命泉眼彻底完善,楚枫正式踏入了神海秘境第一重天,他的肌体宝光流转,在突破神海秘境的过程中,肉身也得到了不小的提升,力量增长了很多,

楚枫内视,看着丹田内风平浪静的神海与其上那荒界中无边的荒泽与古老的殿宇,心中就激动得忍不住想要仰天长啸,他不是第一次修炼出神海,对于这个境界自然是非常熟悉,也知道一般的修者修炼出的神海与他的神海很大的差别,

六岁的时候,楚枫修炼出的神海虽然神异,但也只是有些许闪电在神海上空闪烁罢了,与现在的惊人异象根本不可比,据他所了解,这就是修炼界所说的远古异象神海,

某些强大的古血体质,由于自身血脉传承与修炼特殊功法的原因,修炼神海秘境的时候会发生种种神奇的变化,最终修炼出异象神海,

但凡是异象神海,必定拥有强大的威能,远比普通的神海要强大,甚至可以说是古血体质修者压制别的修者的最强手段之一,

楚枫虽然兴奋,但心中也存在着许多的疑惑,若只是异象神海,他还不至于如此,可是异象神海内偏偏出现了古老殿宇,,龙渊禁地,

楚枫觉得,这个疑惑或许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将无法解开,因为这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而且也不可能回到荒域中的龙渊禁地寻找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