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35章 神海威能

第三十五章 神海威能

乾阳院的内门弟子哈哈大笑.左手抓着楚枫的脖子.居高临下俯视他.神情得意而嚣狂.仿佛一切都已经掌握在手中.一念间便可决定楚枫的生死.

“当日我不在资材院.并沒有亲眼看到你与几位师弟动手的过程.不过听说你非常嚣张.肉身异常强大.还以为真有什么过人的本事.现在看來都是师弟们夸大了.不能修炼神海的人只是废物.永远都是废物.任你肉身再强大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说來我与你无冤无仇.你这是想杀我吗.”楚枫垂眼看了看那只抓住自己脖子的手.而后抬头看向乾阳院的内门弟子.又道:“刚离开长老们不久.你就如此迫不及待要杀我去讨好太虚圣子.你以为这样做就能攀上靠山了.其实在太虚圣子的眼中.你这样的人只是一只听话的可以利用的狗而已.”

“妈的.死到临头你还敢出言不逊.看來你还真是贱骨头.不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浑身都不爽.”乾阳院的内门弟子的脸非常难看.楚枫都被他掌控在手中了.竟然还敢羞辱他.

“老子先将你浑身的骨头全部捏碎.然后在一寸寸震断你的经脉.让你体会体会真正的骨断筋折是什么滋味.真想看到你跪在地上挣扎与哀求的样子.不过我倒是希望你的嘴还能继续硬下去.这样我动起手來才会觉得过瘾.哈哈哈.”

乾阳院内门弟子狞笑连连.那张脸上的五官近乎扭曲.抓住楚枫的脖子的右手微微收紧.左手快速捏向叶辰的肩骨与手臂骨.欲将其捏碎.

可是.当他的手在楚枫的肩骨与手骨上捏下去的时候.却吃惊的发现楚枫的骨头坚硬得如同神铁.那质感让他感到不可置信.眼中浮现出惊骇.体内的神海翻腾.神力精气运转到五指上.想要将骨头震碎.

“锵”、“锵”、“锵”……

乾阳院的弟子运转神海精气于五指.连续震动十余次.然而楚枫的肩骨竟然传來金属颤音.别说捏碎骨头了.就连血肉都无法伤及到分毫.

“我说你是怎么回事.这么多年的修炼都修炼到狗身上去了吗.”楚枫一副很无语的表情.道:“堂堂神海秘境中期的修为.在我束手就擒的情况下连骨头都捏不碎.难道你不觉得羞愧吗.我要是你这种废物.直接就在这棵大树上撞死了.活着太丢人.”

“你……”

乾阳院的弟子气得想吐血.愤怒下似乎都沒有去思考一些本该思考的问題.如此强悍的肉身.怎么可能被他轻易擒住.

可是此刻的他只想着如何收拾楚枫.根本沒有去思考这些.见无法震碎楚枫的骨头.手掌一翻.一柄灵剑便出现在手中.其上流转神海精气.缭绕缕缕神纹.锋利的剑芒吞吐不止.对着叶辰的肩膀直刺而去.

“锵.”

就在灵剑即将刺到肩膀的时候.两只手指瞬间夹住了剑尖.乾阳院内门弟子眼神一冷.抓住楚枫脖子的手猛然收紧.想要逼他松手.

楚枫体内的血气奔涌到脖子上的血肉中.轻轻一震.乾阳院弟子痛叫.手上立时传出噼里啪啦的骨裂声.一下子就被震开了.指骨尽断.虎口崩开巨大的口子.鲜血淋淋.

这时候.楚枫那两只夹住剑尖的手指微微用力.剑尖“锵”的折断.他夹着断裂的剑尖对着乾阳院的弟子“唰唰唰”挥动.一道道刃芒迸射而出.在其身上留下上百道口子.浑身的衣衫都被划成了布条.

“噗.”

楚枫停止划动.探手抓住乾阳院弟子持剑的手.稍微一用力.断裂的长剑便倒转而回.噗的刺入了其身体.一股鲜血激射而出.

“你……”

乾阳院的弟子睁大了眼睛.从被楚枫反击到现在不过是瞬息间的事情.无法相信一个不能修炼神海的废体竟然能要了自己的命.他张合着嘴.想要说什么.喉咙蠕动间却吐不出一个字來.只有鲜血汩汩而涌.

“你太心急了.”楚枫摇了摇头.满脸叹息.道:“如你这种天资的神海秘境五重天修者.应该再邀三五十个同境界的同伴.或许还有点机会.否则只是來送死罢了.你看你现在的模样.杀人不成反被杀.是不是很后悔.可惜沒用的.还有比死更可怕的事情在等着你.”

话落.楚枫探手将奄奄一息的乾阳院弟子抓起來.“唰”的扔向迷雾缭绕的那片树林.乾阳院弟子的身体如人形箭矢般破空而去.瞬间就飞进了迷雾中.

“啊.”

几乎就在乾阳院弟子的身体落入迷雾缭绕的树林中的一瞬间.便响起了他那短促而凄厉的惨叫声.不禁让楚枫都感觉头皮发麻.

先前乾阳院的弟子喉咙蠕动却难以发出声音.此刻竟然发出如此凄厉的惨叫.难以想象迷雾缭绕的那片树林中到底隐藏了什么恐怖的东西.

楚枫心中惊疑.一双眸子如冷电般注视着前方那片迷雾缭绕的地域.很快又听到了嘎嘣嘎嘣的声音.越來越觉得那就是嚼动骨头时发出的响声.

仔细感应了下.周围数百米内都沒有人.楚枫便开始向着前方那片树林走去.浑身的肌肉也开始紧绷起來.丹田内的神海精气轻轻掀起波澜.随时都可以爆发力量.发出强绝一击.

片刻后.楚枫进入了缭绕的迷雾中.视线受到了很大的阻碍.只能看清楚四周十几米外的场景.嘎嘣嘎嘣的声音依旧传來.很有节奏感.这里充满阴森与冰冷的气息.非常瘆人.

到了这个时候.这里的气氛越发诡异了.迷雾中有浓重的阴气在沉浮.楚枫一步步前行.终于在前方看到了模糊的影子.随着他越走越近.画面也越來越清晰.

“嘎嘣……”

前方的迷雾逐渐散开.传來清脆的骨裂声.一个披头散发.浑身缠满裹尸布.流着恶臭尸水的家伙正在啃食着乾阳院弟子的手臂.在其身前还有着两具尸体.都是前來历练的弟子.

他们被吊在了大树上.四肢早已被啃食掉.小腹与胸腔被生生撕裂.内脏全都沒了.就那么被吊在大树上晃來晃去.鲜红的血液顺着残破的尸体不断往下滴落.鲜血淋淋的画面触目心惊.不禁让楚枫遍体生寒.实在是残酷到了极致.

“嘿嘿嘿.”缠满裹尸布.流着恶臭尸水正啃噬乾阳院弟子手臂的家伙转过头來看着楚枫发出阴森的笑声.腐烂的五官上沾满了鲜血.

楚枫的心中微微一寒.但很快就回复了正常.眸光也变得冷冽如刀.他沒有想到这隐脉峡内竟然有这等阴邪之物.本以为只是些阴灵罢了.沒想到竟然是生出邪恶灵智的尸体.这种东西比一般的阴灵更加残忍.

“锵.”

楚枫施展化剑术.数十道金色剑气冲体而出.于身周缭绕穿梭.剑气溢出的气息交织成金色的光幕.将他整个人都护在其中.隔绝了阴气与腐烂的尸臭.

他举步向前.不断逼近吭食手臂的灵尸.与此同时五指缓缓摊开.一团由离火精气凝聚而成的蓝色火焰出现在手中.

“嘿嘿嘿.又來一个送死的.好旺盛的精血.真是大补品……”灵尸以神念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两只腐烂的眸子盯着走來的楚枫.随即发出一声咆哮.一撮撮绿色的尸毛钻过裹尸布快速生长.那双腐烂的眸子也瞬间变成了血红色.整个身躯一下子消失在原地.扑杀向楚枫.四面八方都是残影.浓重的尸臭弥漫四野.

“锵.”

金色剑气铮鸣.“唰”的斩杀向四面八方.灵尸的残影瞬间溃散.但很快又凭空出现.而灵尸的真身却不见踪影.这些尸影仿佛无穷无尽.杀之不绝.

楚枫施展化剑术.以剑气不断斩杀四方.一波一波扑杀而來的尸影不断溃灭.但立刻又出现下一波.在这个过程中.楚枫看出了端倪.那些尸影溃灭消散后便融入阴气中.在阴气中快速重组.这样下去足以将人活活累死.

“嘿嘿嘿……”

尖锐阴森的笑声在这片树林中回荡.不知道从何处传來.灵尸的真身也不知道隐藏在何方.

楚枫的嘴角泛起一抹冷笑.他将金色的剑气收回身边.与此同时运转神海异象.一片燃烧着蓝色火焰的世界出现在背后.并且不断升空.不断变大.

“轰隆隆.”

蓝色火焰世界中的神海发出怒号.波涛万重.其中那轮蓝色的火焰太阳快速升起.离火精气一瞬间笼罩十方.这里直接就化为了火海.

“啊”

四方的阴气与迷雾中不断传來尖锐而凄厉的惨叫声.冒着阵阵黑烟.可是依旧还有许多的尸影扑杀过來.面对这种情况.楚枫心念微动.头顶上空浮现出离火神海异象轻轻一震.

“轰”

十方空间剧烈震动.如水纹般波动了起來.一股恐怖的威能镇压下來.似乎要将整片大地压塌.并且这里的气温瞬间炙热到了极致.所有的阴气与迷雾瞬都被驱散.一具缠满裹尸布的腐烂身体“砰”的一声自阴气重跌落了出來.

方圆二十几米都被蓝色的火焰淹沒了.头顶的离火异象世界缓缓沉浮.有镇压万古的恐怖气势.使得那个灵尸如被禁锢住.浑身颤抖.肌体逐渐崩裂.半跪在地上拼命挣扎却无济于事.

“这是什么异象神海.人类怎么可能修炼出这种异象神海.”灵尸的神念发出咆哮.他身上的灰色死气在蓝色的火焰下不断溃灭.裹尸布也逐渐化为灰烬.腐烂的尸体崩裂时流出大股大股的黄色尸水.恶臭冲天.让人几欲作呕.

“尸体生灵.这种几率非常小.实属不易.可惜你这种生命太过嗜血与邪恶.”楚枫缓缓逼近灵尸.面色冷漠.道:“你如实告诉我.魔妖与你们这些灵尸來隐脉峡有何目的.为什么要攻击隐世家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