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37章 得蛇胆展神威

第三十七章 得蛇胆展神威

楚枫躲在石林中看向毒蟒魔妖的洞口,然而却被毒蟒的身躯所挡,无法看到洞口生长的灵粹到底是什么。

这时候,毒蟒魔妖突然向着洞口游动而去,蟒躯扭动时,楚枫看到了洞口边生长的一朵高约半尺,根茎如蛇身,花朵如灵芝,约巴掌大小的血色灵粹,脑海中立刻就浮现出一个名字——血玉芝。

不过可惜的是,这血玉芝还不算成熟,成熟的血玉芝应该比成人的巴掌还要大一倍左右,香味也要更加浓烈。

毒蟒魔妖吞吐着猩红的信子,嘶嘶声中游动到了洞口,开张血盆大口咬向血玉芝,显然是要以灵粹来疗伤。

楚枫见状,心中一惊,身躯如疾电般冲了出去,在这个过程中,体内神海翻腾,一个浩瀚的异象世界浮现在背后并快速升起,绵延无尽的山脉显化出来,十方空间为止一震,轰隆隆声响。

毒蟒魔妖大惊,猛然转身,蟒尾摆动,狂暴抽来,那双菱形的瞳孔中凶光爆射,张口就要喷出毒气。

“噗!”

一柄巨大的金色斧头当空劈落,携着劈山裂地的威势,一下子就将抽来的蟒尾斩断,鲜血激射。剧烈的疼痛让毒蟒魔妖的身躯猛然抽搐,脑袋也痛得摆动了起来,喷出的毒气失去了准头,将大片的地面都腐蚀得哧哧声响,冒出阵阵黑烟。

“嗡!”

就在这时候,楚枫整个人瞬间冲到了毒蟒魔妖的面前,在它来不及第二次喷出毒气的时候,紫金色的拳头如一轮浓缩的神日般贯穿长空,“噗”的一声将其头颅击穿,拳头穿透蛇头,从蛇头的另一边穿了出来。

毒蟒魔妖的身躯立时就僵直了,两只菱形的瞳孔中充满了凶残与不甘,它就这么看着突然出现的楚枫,到死都不敢相信自己会死在这个看起来不过十六岁的少年手上。

“轰!!”

毒蟒魔妖垂死挣扎,在咽气的最后一刹那间猛力摆动身躯横击楚枫,可是这一切都是徒劳的。横击而来的蟒躯被楚枫那金铁般的五指一下子抓进了血肉中并抡动起来,轰然巨响中重重砸在地上,一身的骨骼瞬间散架,整条蟒躯瘫软在了地上,再也没有了任何动静。

“百年成精,你虽修炼不易,但也不要怪我,魔妖太过凶残,以人为血食,不能留你性命!”楚枫摇了摇头,蹲下身来并指如刀,划开毒蟒魔妖的七寸,将拳头大小的黄绿色蛇胆挖了出来,细细打量了几眼就要收入伴生青铜钟内。

就在这时候,石林中传来了脚步声,楚枫心中不禁一跳,快速将蛇胆收起,随即转身望去,正好看到四个人从石林中冲出来。

“是你!”

石林中冲出的四人齐齐惊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的目光从楚枫的身上移动到地上的毒蟒魔妖的尸体上,眼神逐渐变得冷冽了起来,寒光闪闪,充满了杀意。

“看来毒蟒魔妖真的早已是强弩之末,还未回到巢穴便已经奄奄一息,不曾想却被你捡了便宜。”乾阳院那个最强的内门弟子微眯着眼睛打量楚枫,随即便仰起了头颅,颐指气使,道:“蛇胆在你身上吧,交出来,今日的事情就此作罢,否则别怪我们不念同门之情。”

“好个沐枫,我们拼死拼活,牺牲那么多同门,好不容易将毒蟒魔妖击成重伤,到头来却被你钻了空子,想就这样白白捡便宜,你真是太天真了!”

“这里可是隐脉峡,我们已经深入数百里,发生任何事情,隐脉峡边沿的长老们都不会知道。所以你现在是什么处境,心中应该非常清楚。识相的话立刻将毒蟒蛇胆交给出来,我们让你活着离去,不然你知道是什么后果!”

“我没从你们手上抢,也没从你们身上偷,这蛇胆是从毒蟒魔妖的体内取出来的,有什么理由要给你们?”楚枫平静地看着乾阳院的四个内门弟子,嘴角泛起一抹弧线,脸上逐渐有些了笑意,道:“诸位师侄,难道你们就是这样尊师重道的吗?虽然没有在圣地中,但是见了师叔不说跪下来磕头,总该行礼问好吧。”

“沐枫,早就听说你牙尖嘴利,今日一见果然如此!”乾阳院那个最强的内门弟子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他迈步向着楚枫逼近,带着居高临下的姿态,道:“让你交出毒蟒蛇胆不需要任何理由,这个世界强者为尊,你若硬是要理由,那么我便告诉你,拳头硬就是理由,武力强大就是理由!”

“哦?”楚枫看着缓缓逼近的乾阳院内门弟子,听到他的话,神色不禁有些诧异,道:“真的如你所说,拳头硬就是理由吗?”

“你好像不相信?”乾阳院那个内门弟子咧开嘴笑了起来,满脸得意的神色,他向着楚枫从容逼近,道:“今日我便让你体会什么是拳头硬的道理,只是将来你没有机会再去体会了。这里不是圣地,不会再有悲青丝与易尘师叔来帮你,一个不能修炼神海,丹田破碎的废人,也敢来此历练,还妄想得到毒蟒蛇胆,你这是找死,知道吗?”

“师兄,你看毒蟒魔妖的洞口的生长的是什么花朵?”

就在那个乾阳院弟子准备动手的时候,其余的三个内门弟子齐齐惊呼,眼中透射炽热的光芒,三双眸子“唰”的盯住了血玉芝,连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那是……”逼近楚枫的乾阳院内门弟子双眼精光爆射,脑海中飞快搜索着关于洞口那朵血色兰芝的信息,神色逐渐变得激动,最后仰天狂笑:“哈哈哈哈!都说毒虫巢穴便必有灵物,古人诚不欺我也,这里竟然有血玉芝!成熟的血玉芝的药效,相当于数百瓶灵液,关键是它蕴含的天之元气与地之精气远比灵液要精纯,就算是对神海秘境后期的修者都有非常显著的修炼效果!”

“这血玉芝的效果这么强?”

其它三个乾阳院的内门弟子全都惊呆了,看着洞口边生长的血玉芝,口水都要流出来了。他们这样的内门弟子,一个月才能领取六瓶灵液,修炼到神海秘境中期以后,需要累积几个月的灵液才能尝试着去突破下个境界,对于修炼资源无比的渴望。

今日不但有毒蟒蛇胆可以拿回去换取百瓶灵液,更有药效相当于数百瓶灵液的血玉芝,简直让他们激动到颤抖。

“自然!血玉芝在上等灵药中都名列前茅,可惜的是这株血玉芝并没有成熟,其药效大打折扣,不过最少也相当于两百瓶灵液的效果,足以让我们四人突破两个境界以上,加上毒蟒蛇胆换取的灵液,不出两年,我们必定能晋升为精英弟子,哈哈哈!”

“你们走吧,毒蟒蛇胆与血玉芝都是我的,没有你们的份。”楚枫见乾阳院的四个内门弟子仿佛已经将这里的一切都归于自己的囊中物,不禁出声提醒。

“死到临头还敢口出狂言!我们当然要走,但在走之前得先杀了你,然后再带走毒蟒蛇胆与血玉芝,要是将你的人头带回去,或许还能得到圣子的赏赐,那又将是一笔丰厚的资源!”

迈步逼近楚枫的乾阳院内门弟子脸上挂着狞笑,眼中充满了冰冷的杀意。此刻他已经不再伪装了,先前所说的让楚枫交出毒蟒蛇胆便放他离去,全都是假话。

血玉芝何其珍贵,药效强悍,即便是没有成熟的血玉芝也是如此。倘若将其拿回去换取灵液,最多也就百瓶而已,可是自己服用的话,得到的好处更多,关于血玉芝的消息,他们自然不想走漏风声,最重要的是杀了楚枫还能去圣子那里领取好处,何乐而不为呢。

“果真是太虚圣子的走狗。”

楚枫不禁叹息,心中本无杀意,但此刻却不同了。

“沐枫,你的嘴可真臭!”乾阳院的几个内门弟子大怒,他们齐齐向着楚枫逼近,对那个最强的内门弟子说道:“师兄,他只不过是个废物,何须你出手,交给我们便足够了!”

“嘿,听说当初在资材院的师弟们说他的肉身如何如何,今日我倒想亲眼看看强大的肉身能否挡得住神通,会不会一招就骨断筋折,哈哈哈!”

“唔,你们不要大意,神海秘境四重天的师弟栽在他的手中,就算是因为大意轻敌,但也足以说明这个沐枫有点手段。”最强的那个内门弟子淡淡地说道,随后便退后几步,双手环抱在胸前,好整以暇的等待着看好戏。

楚枫的嘴角泛起一抹冷意,看着走来的三个乾阳院内门弟子,道:“你们若能在我手中走出三招,毒蟒蛇胆与血玉芝便让给你们,可惜的是你们没有那个能耐。”

“你个垃圾废体,真是大言不惭,看我抬手镇压你!”三个内门弟子大怒,中间的那人瞬间出手,火红的大手印如一座喷薄的火山般压了过来,烈阳罡气汹涌澎湃,气温刹那间炙热了起来。

“锵!”

楚枫的天灵盖中冲出一股旺盛的紫金血气,一柄金色大斧显化,“唰”的猛斩前方,烈阳大手印在璀璨的金色斧芒下瞬间崩溃,金色的斧芒去势不减,霸道异常,闪电般斩向前方。

“噗!”

出手的乾阳院内门弟子当即惨叫,鲜血飞溅,整只胳膊都飞了出去,被齐臂斩断。其余两人见状大惊失色,没有想到楚枫以血气催动的攻击手段会如此恐怖,当即齐齐怒吼,体内的神海一下子就显化了出来,在其背后升起,那是一片片火色的海洋,烈阳罡气化为火焰熊熊燃烧,瞬间向着楚枫镇压过来。

乾阳院两个内门弟子齐齐显化神海,虽然不是异象,但这种威势也非常惊人,神海中烈阳火焰燃烧,如两个浓缩的火焰世界镇压而至,方圆数十米的空间都嗡嗡颤鸣,并且被炙烤得扭曲变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