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42章 神秘宝藏

第四十二章 神秘宝藏

楚枫蹲在老人的尸体前,心中滋味难明。虽然与老人素未谋面,但心中还是感到有些难过。毕竟老人很有可能是隐世家族最后一个活着的人了,可是最后还是死了,整个隐世家族彻底覆灭。

看着老人的尸体,楚枫感到难过的同时,心中也充满了疑惑。老人临死前见到他的那种反应,以及说的那些话,一切都表情老人似乎曾经见过他,这实在是让楚枫感到不解,满脑子的雾水。

“莫非他根本不是隐世家族的人,而是楚家的人?”楚枫的脑海中突然冒出这么一个想法,若是楚家的人,那么见过他的样子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毕竟母亲已经回到了楚家,贵为楚家神朝的公主,总会有那么些心腹,或许这个老者就是心腹之一,母亲楚芸汐曾临摹过他的画像给他们看也不是不可能。

但是很快就有了别的问疑问,若楚家的人前來,怎么可能才一人,如果只派一人前來,那么必定是强者,怎么会轻易死去?

“不对,不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楚枫觉得脑子中一乱糟,藏在他心中的迷雾实在是太多了,一重接一重。

“算了,既然想不明白就不要去想了。”楚枫摇了摇头,不再去纠结这个问題了,反正想也想不明白,看着老人的尸体,他伸手欲将其抱起來葬在石棺中。

就在他伸手的过程中,老人身上的伤口上泛起淡淡的血光,这让他有些吃惊,动作立时一滞,紧接着便看到老人的尸体开始溶化,很快就化为了一滩血水。

“这是……”

楚枫仔细观察与感应地上的血水,在其中感受到了魔妖的妖气,心中顿时明白了,不禁叹了叹,起身走向巨大的石棺。

來到石棺的后面,满地的血腥让楚枫心中吃惊,石棺背后的地面上散落着残碎的尸体,还有一颗形状如蚂蚁头的头颅。

这是魔妖的尸体,被人生生撕裂成了碎片,显然是老人所为,两者追逐血战到这个大殿中,最后一死一重伤,只是魔妖下场更凄惨,也可以想到老人对魔妖的恨意多么浓烈才至于将其生生撕裂。

“看來这间大殿只有这蚁魔妖进來过,但是它却被前辈所杀,石棺中若藏着隐世家族的秘密,那么应该还在里面,并沒有人被人带走。”

楚枫走近石棺,一脚将蚁魔妖的头颅踩成肉泥,而后开始挪动棺盖,在他的恐怖肉身力量下,棺盖缓缓向着一边移动,逐渐显露出了棺内的场景。

“轰隆隆…”

棺盖被推开了大半,里面并沒有腐臭的气息,长达十米宽两米的石棺内躺着一具雪白的骨骸,骨骸的右手边放着一座七层的塔,约半尺高,整座塔都是由骨骼炼制而成,散发出莫名的气息。

楚枫仔细查看石棺内部,发现除了那具骨骸之外就只有那座七层的骨塔了,除此之外别无它物,心中不禁疑惑了起來,难道这骨塔就是隐世家族的秘密吗?

可是想想又觉得不对,因为魔妖与灵尸此行的目的是古木盒中的东西,木盒那么小不可能放得下骨塔,由此可以想到隐世家族还有着别的秘密,而那个秘密正是魔妖与灵尸争抢的东西。

半尺高的七层骨塔静静地放置在骨骸的右手边,其上有莫名的气息流转,楚枫可以清楚的感受到骨塔蕴含着强大的力量与灵性,能让隐世家族曾经的强者死后都不惜放在身边的兵器,绝对不会是通灵宝兵,很有可能是道兵…

“如今我正缺可以驾驭的兵器,今日得这骨塔还真是解决了眼前的问題…”楚枫的脸上浮现出笑容,伸手将骨塔拿起來托在手心中细细观看,觉得它绝对不是凡品,催动起來可以极大的增强战斗能力。

虽然楚枫拥有许多强大的兵器,可惜的是那些兵器要么品阶太高,要么就是存在封印,境界不足的情况下难以发挥出其威力。

就以白玉人面青灯來说,它可是圣器,以楚枫现在的能力加上有特殊的秘法可以勉强催动,但却会瞬间将他的神海与肉身精气全都耗尽,就算是杀了敌人,自身也会陷入危险中。失去所有的神海与肉身精气将会无比虚弱,随便一个人都能要了他的命。

所以对于现在的楚枫來说,使用圣器以上的器物简直就跟自杀沒有什么区别,而除了白玉人面青灯,他所拥有的古剑至少也是圣器,至于龙纹黑矛与伴生青铜钟,两者都有着封印,无法发挥出威能。

楚枫轻轻抚摸着七层骨塔,感觉其上有股清凉的气息在流转,这座骨塔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为他的兵器。他收好七层骨塔,深深看了棺中的骨骸一眼,而后合上棺盖。

这件大殿中除了这骨塔应该还有别的东西,可是到底会藏在何处?楚枫不禁凝眉思考,并且开始在大殿的四周走动与查看,脑海中浮现出老人临死前的画面,來到他的手指曾经所指地方,看到了一幅奇特的壁画。

大殿的墙壁上刻满了壁画,若非因为老人的手曾经指向这里,楚枫根本难以发现这里的壁画与其他的地方所有不同。若只是平常这样看去,满石壁的壁画都是一样的,可是倘若目不转睛凝视面前的壁画,便会发现这些壁画中藏着玄机。

楚枫静静地凝视着,渐渐发现眼中的壁画发生了变化,有些壁画的刻痕交织在一起,竟然组成了一张隐藏的阴阳八卦图。

楚枫不是第一次见阴阳八卦图了,但是每次见到便有种很奇怪的感觉,他觉得自己与阴阳八卦图之间似乎有种很奇妙的联系,每次见到必然会有惊人的发现与收获。

他沒有想到在这里也能见到阴阳八卦图,而且是隐藏在石壁刻图中,不凝视半刻钟根本看不出來。

隐藏在刻图中的阴阳八卦图仿佛在轻轻转动,这是一种很诡异的感觉,中心的阴阳鱼眼一黑一白,一会儿清晰。一会儿又变得模糊,而且还在不断闪烁。

这样的情况不禁让楚枫心中吃惊,也感到很诧异,不由自主伸手去触碰闪烁的阴阳鱼。当他的手掌贴上阴阳鱼的时候,转动的阴阳鱼眼一下子变成了一个漩涡,并且产生强劲的吸力,将他的手牢牢吸附在了上面,让他大惊。

楚枫运转力量震动手臂,用力想要将手抽出來,却发现阴阳鱼眼上的漩涡吸力非常恐怖,无论他如何用力都无法将手抽回。

“这么会这样…”

楚枫满脸惊色,体内的生命精气轰隆隆奔涌,几乎沸腾了起來,使出最大的力气**手掌,可是依旧沒有任何作用。并且他发现阴阳鱼眼的漩涡中突然出现一股很诡异的力量,这股力量渗透到了他的手掌内,如同一张嘴在吸吮,使得它的生命精血不断涌向手掌,而后被吸入阴阳鱼眼的漩涡中。

楚枫不禁焦急了起來,这种情况完全超乎他的意料,阴阳八卦图中的阴阳鱼眼竟然在吸收他的生命精血,这样下去整个人都得被吸干不可。

“难道前辈临死前指向这里是想要害我吗?可是他见到我的时候那种反应分明不像是将我当做敌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楚枫的额头都冒出汗渍,紧紧盯着阴阳八卦图,想要找到破解的办法。就在他一筹莫展,眼睁睁看着阴阳鱼眼吸走自己的生命精血的时候,阴阳鱼眼中的漩涡竟然泛起淡淡的光芒,并且在不断扩大。

“咔嚓…”

阴阳鱼眼中的漩涡内传來清脆的声音,仿佛有什么东西破裂了似的。这样的情况让楚枫心中焦急的同时也感到惊讶,他看到漩涡在不断变大的过程中,其中有光芒透射了出來,漆黑的漩涡中逐渐出现了一片明亮的空间。

漩涡中的明亮空间大约只有方圆一尺所有,中央有一物在沉浮,所有的光芒就是它绽放出來的。刚开始的时候楚枫的眼睛有些不适应,沒能看清楚那是什么,当眼睛适应,看清楚那是什么东西后,脸上不禁浮现出浓浓的惊色。

漩涡中显化的空间内绽放光芒的东西竟然是一个半尺长的古旧小木盒,与楚枫得到的古木盒一模一样,这一瞬间让他想到了很多,心中也不由得激动了起來。

楚枫就知道隐世家族肯定藏着其它的秘密,而这个秘密就在这间大殿中,只是沒有想到竟然是以这样神奇的方式而藏在阴阳鱼眼演化的独立空间中。

也就在这时候,楚枫突然发现自己的手能动了,这不禁让他大喜,心情也跟着激动了起來。不过他并沒有立刻将手从漩涡中抽出來,而是往里伸去,一把将古旧的木盒给取了出來。

古旧木盒入手,传來温润与清凉的感觉,宛如握着软玉,手感极为舒服。这时候,阴阳鱼眼中的漩涡消失了,紧接着整个阴阳八卦图都从刻图中消失不见了。

楚枫看着手中的古旧木盒,其上刻着许多古老的雕纹,看起來很古朴与别致,但是他沒有心思去欣赏这些,最为在意的是木盒里面装的东西。

古木盒上有着一把铜锁,铜锁上刻满了阵纹,只是铜锁不知道在何时已经断裂,阵纹自然也起不到作用了。

楚枫伸手打开盒盖,一道道淡绿色的光芒绽放,当他看清楚里面的东西时,不禁愕然,竟然是一块鸡蛋那么大的生命石源液,而且还是最低品质的。

“不可能只是生命之源液…”

楚枫将鸡蛋大小,流转着淡绿色光芒的生命石源液拿出來,目光一下子就落在了盒子底部的金黄色布垫上。确切地说它根本不是布垫,因为其上刻画着山川地貌,还有一些红色的标点。

“这是…地图……”楚枫将金色的布块拿出來摊开,它只有两个巴掌那么大,其上绘满了地形图,并且有着许多的红色标记,然而地图并不完整,只能算是完整地图的一部分而已。

楚枫不禁思索了起來,魔妖与灵尸想要的东西多半就是这张残缺的地图,这地图所指引的地方肯定埋藏着惊人的东西,只是不知道其余的地图碎片在何处,倘若能寻齐将其拼凑起來,说不定就能找出地图所指的位置…”R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