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44章 恩将仇报

第四十四章 恩将仇报

楚枫心中微冷,一股杀意逐渐凝聚,他知道很多的弟子都对自己有敌意,其中有因为妒忌的,也有想要杀了自己讨好太虚圣子的。

可是在这种情况下,这些人还想要杀他,不禁让他感到非常愤怒。先前三个魔妖拼死发动强杀手段,倘若没有他的话,那四个重伤的弟子或许已经成为尸体了。

从某方面来说,楚枫的出现救了那四个圣地弟子的性命,然而魔妖刚死,几个圣地弟子竟然就想要取他的性命,这是典型的忘恩负义,恩将仇报,都不带思考的。

“呵呵,沐枫师叔的修为让我们好生惊讶,竟然拥有如此强悍的战斗力,看来以往大家都走眼了。”

“嗯,以沐枫师叔轻易斩杀魔妖的手段来看,肯定是修炼出神海了吧,如此倒是要恭喜沐枫师叔了,破碎的丹田得以修复,将来必定成为同代中的年轻高手。”

“是啊,沐枫师叔的血脉不弱,肉身强悍,如今又恢复了破碎的丹田,将来前途不可限量!”

“太虚峰后继有人了,得到沐枫师叔这样的天才,真是难得……”

四个身受重伤的圣地弟子抹了抹嘴角的血液,服下疗伤的丹药,口中一边说着赞美的话来分散楚枫的注意力,一边随意移动脚步,逐渐形成了合围之势。

“诸位师侄,你们身受重伤,还不是要移动的好,就在原地疗伤吧,否则牵动了伤势而丢了性命会后悔的。”楚枫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露出雪白而整齐的牙齿,话音刚落便将目光投向那个一直站在数米外没有移动的最强的内门弟子,笑道:“这位师侄,刚才看你斩杀魔妖的手段,想必修为十分精精深,不知道师侄现在达到什么境界了?”

四个重伤的弟子听到楚枫的话,脸上的神色微变,但脚步却没有停下,而那些神日峰的内门弟子的嘴角则泛起一抹弧线,噙着一缕笑意,道:“沐枫师叔过誉了,我只不过才修炼到神海秘境八重天巅峰,迟迟未能突破到九重天,否则这些魔妖早已被镇杀。”

“师侄你太谦虚了,我这个做师叔的远不及你啊。”楚枫叹息,颇有点老气横秋的味道,不禁让几个内门弟子脸上的肌肉微微抽搐。

这时候,那四个移动脚步的内门弟子已经停了下来,他们围成了一个圈,将楚枫围在中央,最强的内门弟子见状,脸上的笑容立刻就变得冷冽了起来,哈哈大笑道:“沐枫师叔过奖了,我并不谦虚,虽然只有神海秘境八重天,但是要取你头颅却是易如反掌!”

“你想杀我?”楚枫摸了摸下巴,对此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惊讶与害怕,笑道:“从你们几个开始移动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们的心思,说来我们之间无冤无仇,刚才要不是我,你们或许已经成为尸体了,难道仅仅是因为妒忌,或者是为了讨好太虚圣子?”

“既然你都看出来了,便应该清楚今日没有活路,还有以后劝你不要那么天真,你以为救了我们的命,我们就会对你感恩戴德了吗?你可知道你的人头在圣子那里是什么价值,救命之恩能与利益相提并论吗?

“师弟所言甚是,什么救命之恩,就算你不出现,三个魔妖的拼死一击也不一定能要了我们的命,不要以恩人自居,说这些都是没用的,取你人头势在必行!”

“圣地内,圣子想杀的人还没有能活下来的,你也不例外。不要以为在太虚峰的时候有易尘师叔与那个悲青丝护着你,你就可以与圣子抗衡了,你可真是井底之蛙,不知道天河之大。下辈子投胎做人记得要识时务,在强者的面前学会忍气吞声,龟缩起来,才能活得长久。”

听着几个内门弟子的话,楚枫不禁摇头叹息,道:“你们的心理实在是太黑暗与扭曲,不过这世上也正是因为有了你们这样的人才会这般精彩。”

“死到临头还逞口舌之利,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最强的内门弟子单手背负,以居高临下的姿态俯视过来,嘴角噙着森然的冷笑,道:“念你是太虚峰弟子,你可有遗言需要交代?到时候我会代你转告给易尘师叔。”

“有!”楚枫缓缓吐出一个字,声音刚落下,旺盛的紫金血气瞬间爆发,整个人如蛮兽化身,一步欺身到一名内门弟子的身前,冷冽的杀意吓得那个内门弟子浑身一抖,刚准备出手攻击,只觉得双肩剧痛,两只肩膀已经被楚枫的双手捏碎了。

“噗!”

那个内门弟子直接被楚枫活活撕裂,血雾飞溅,内脏哗啦啦掉了一地,如此血腥与残酷的画面让其他的四个内门弟子全都惊呆了。

“唰!”

楚枫身形如疾电骤闪,撕裂一名内门弟子后顷刻欺身到另一人的面前,双手如铁钳般抓住其双肩向着两边猛力拉扯,“噗”的一声,其身体瞬间被撕裂成两半。

“快远离他,合力以最强神通击杀!”

最强的内门弟子都被楚枫的手段给惊住了,眨眼间生撕两个神海秘境五重天的内门弟子,其速度简直恐怖,让他有了不好的预感。

另外两个内门弟子被这样的画面吓得肝胆俱裂,刚才还好好活着的同门,顷刻间就变成了碎尸,亲眼目睹这样的场面,太过冲击视觉与心理,他们几乎在同时暴退数米,体内神海精气翻腾,脑后各自浮现出一轮神日。

“就凭你们这种神海秘境五重天的普通修者也想来杀我,莫说你们身受重伤,就是处于巅峰状态,在我的面前也不过是强壮的蚂蚁,或许说你们是强壮的蚂蚁都抬举你们了!”

楚枫的眸光变得非常冷冽,话语强势而自信,此刻的他与先前大相径庭,心中动了真怒,旺盛的紫金血气如一条条神河缭绕在身周,不断汹涌与澎湃,那股气势如山岳般厚重,压得两个内门弟子无法呼吸,就连神海秘境八重天巅峰的神日峰弟子都震撼莫名。

“我就不信短短数月时间,你能修炼出几个神海?莫非凭借我神海秘境八重天巅峰境界还镇杀不了你!”神日峰的那个内门弟子的眸光也变得非常冷冽,想到自己的境界,顿时信心暴增,双手划动间,头顶的神日透射出数十道神芒,洞穿而来。

“对!不要害怕,此人不过是肉身强悍罢了,就算是修炼出神海,短时间内也不可能突破多少个境界,刚才只是趁机突袭才杀了两个师弟,我们足以将其镇杀!”

两个神海秘境五重天的内门弟子为自己打气,心中的恐惧被冰冷的杀意所代替,双双施展神通攻杀楚枫,大日霸神斩与大日霸神手印齐出,一轮轮残日般的金色光刃与覆盖方圆十余米的大手印铺天盖地镇杀下来。

对面这样的攻势,楚枫的眼神冰冷而霸道,数十道金色的剑气冲体而出,铿锵颤音中与神海秘境八重天弟子的神日透射出的神芒发出激烈的对碰。

同一时间,楚枫强势迈步,长河般的紫金血气在身周奔涌,手臂上血气缭绕,挥动拳头疯狂轰击,每一拳都轰杀在金色的光刃与大日霸神手印上,发出震耳欲溃的轰响与金属颤音。

“锵”、“锵”、“锵”……

楚枫的紫金拳头如同神金浇铸,他以肉身硬撼两个神海秘境五重天内门弟子的神通,坚硬肉拳携着万钧神力将神通生生击溃,霸道狂猛不可挡,惊得那两个弟子心胆皆颤,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

紫金色的血气大手洞穿长空,瞬间伸到了一名内门弟子的头顶上空并抓落下去,吓得他双眼圆睁,发出惊恐欲绝的叫声。

“噗!”

紫金血气手掌抓落,一下子将其头颅给拧了下来,冒着热气的鲜血狂喷一米高,满天都是血雾。于此同时,楚枫控制化剑术的剑气杀向最强的内门弟子,而他的身体则向着另一个神海秘境五重天的弟子迈步。

“嗡!”

楚枫的脚步落下如同山岳震击,大片的空间急速颤鸣了起来,旺盛的血气席卷而出,前方的空间瞬间扭曲,如波涛般起伏,狂霸的神能一下子冲击在那个内门弟子的身上。

“轰!”

那个内门弟子的身体如断线的风筝般倒飞出去,同时不断崩裂,鲜血如水管破裂般狂喷,身体还未落地便爆碎成满天的血肉碎块,残酷的画面与浓重的血腥味让神海秘境八重天的内门弟子都感到背脊发寒。

“你……你手段如此残忍,心性如此狠辣,整个圣地都不会放过你!”神海秘境八重天的内门弟子睚眦欲裂,死去的四个内门弟子都是他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心腹,如今全都死了,让他心头滴血。

楚枫闻言,一边以化剑术和开山术与其激战,一边冷笑道:“是你天真还是我天真,你们想杀我便是敌,对敌只论生死不论手段,何来残忍与狠辣之说。既然想要拿我的性命去太虚圣子那里邀功,就要有被我击杀的觉悟,你也不例外,今日没有意外发生,你也必死无疑!”

“狂妄!我虽然不在巅峰状态,但凭借境界镇杀你当无任何悬念!”神海秘境八重天的内门弟子气得疯狂,其杀意浓烈到了极致,体内的八大神海同时沸腾,涛涛神海精气淹没方圆几十米,强大的威能不断冲击过来,同时施展各种神通发动疾风暴雨般的攻杀。

楚枫避其锋芒,并且演化出万岳神海来化解其神海精气的冲击,同时也化剑术和开山术反击,两者打得空间爆碎,余波如海浪般翻滚,很快就战到了白热化。

神日峰的内门弟子虽然因为与妖魔战斗时间过长而不在巅峰状态,但是境界毕竟高出太多,在这种情况下楚枫最多只能与其持平,而且还不知道其没有别的强大神通没有施展出来。

“唰!”

一片晶莹的光芒绽放,璀璨而刺眼,一座七层的骨塔从楚枫的神海中飞了出来,垂落缕缕丝绦,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息,当即让神日峰的内门弟子大惊。

“小哥哥,有魔妖和灵尸正朝这里赶来!”

小漓儿的声音突然在楚枫的脑海中响起,不禁让他狠狠咬了咬牙。正准备催动骨塔镇杀神日峰的内门弟子,却不想正好有魔妖与灵尸赶来,他心中非常郁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