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60章 神秘未知的山脉

第六十章 神秘未知的山脉

楚枫冲出了戈壁滩,一刻不停向着远方遁去,虽然未曾回头,但能感觉到天擎教的掌教与太上长老的距离越來越近了。

这片大地空旷无垠,离开戈壁滩之后便是赤色的沙漠,根本沒有什么地方可以躲藏,这样下去很快就会被追上。

“小子,你无路可逃,立刻交出我教太上长老,可留你全尸…”天擎教掌教与太上长老驾驭虹芒,如神虹划破长空,不断拉近与楚枫之间的距离。

楚枫心中微凛,疾飞的身体骤然停止了下來,猛然转身,体表神纹刹那间浮现,体内的六大神海与生命精气同时奔涌,瞬间汇集于喉间凝聚成一颗黄金狮子头。

“吼……”

狻猊神术,一吼山河动,在神海精气与生命血气的加持下,这一声狻猊咆哮惊天动地,十方空间仿佛都要炸开了似的,恐怖的声波如紫金色的洪潮涌向天擎教掌教与太上长老。

他们根本沒想到眼前这个小小少年竟然拥有这种神术,当场被狻猊咆哮震得身躯巨震,大脑中嗡嗡鸣响,元神剧痛无比,双耳都溢出了血迹,疾追而來的身形也跟着一滞。

趁此机会,楚枫身如闪电般冲到了他们的身边,六大神海同时显化出來,当空震动碾压,同时伸出紫金色的手,意巴掌拍了过去。

“轰!”

天擎教的掌教与太上长老当即横飞上百米,在这种狂猛的攻击下大口吐血,浑身骨头断了十几根。若非他们有虹芒护体,多半要骨断筋折。

“天擎教的两个老梆子,待我境界突破,它日必取你等项上人头…”

楚枫击飞他们之后沒有半点犹豫,转身就走,驾驭虹芒“唰”的远去,等他们稳住元神反映过來的时候,楚枫已经在数里之外了。

“小子…本掌教要将你抽筋剥皮…”

天擎教的掌教满头黑发倒竖,大意之下竟然吃了这样的亏,简直让他想吐血,脸色阴沉得能滴出水來,与那个太上长老疯狂追了下去。

然而,楚枫已经远去数里,并一路上震动神海精气,卷起满天的赤色狂沙,天地尽茫茫沙尘沉浮,极大地阻挡了视线,想要在短时间内追上几乎不可能了。

两刻钟后,楚枫终于冲出了赤色的沙漠,但却未能彻底摆脱天擎教的掌教与太上长老,他们依旧在身后数千米穷追不舍。

“如何才能摆脱那两个老梆子,就算去到神城,他们同样会跟來,除非在神城遇到师姐,否则还是逃不过他们的追杀…”

楚枫一边驾驭虹芒极速飞行,一边快速思考,想着想着,眼中突然闪过一抹光芒,认准了方向,身体一转,向着那片神秘的山脉而去。

天擎教的掌教与太上长老一路追杀,渐渐的发现楚枫竟然在不断靠近那片神秘的山脉,脸色不禁变得铁青,大声道:“小崽子,速速停下…你可知道那片山脉不是修者可以涉足的地方,你这是去寻死…”

“小子,落在我们手中,你也就是死而已,要是进入那座山脉,或许会发生比死还要可怕的事情,立刻停下來…”

听着两个老梆子的声音,楚枫不禁冷笑了起來,道:“莫非你们以为我跟你们一样蠢吗?在这种情况下要我停下來,真不知道你们是太幼稚还是太天真…”

“你……”

两个神脏秘境的强者,身为天擎教最有地位的人物却被楚枫这样奚落与讽刺,气得满头黑发与白发尽皆倒竖,眼中怒火喷薄,浑身散发出冰冷至极的杀意。

可惜他们与楚枫的距离还有千余米,想要在短时间内追上根本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奈何他不得,况且楚枫已经接近那片山脉了,倘若冲了进去,他们便只能干瞪眼。

“停…小子你给本掌教停下…”天擎教的掌教不禁露出急色,道:“凡事我们都可以商量,你别再往前走了,只要你将本教的炼丹长老放出來,本掌教可以答应任你离去,留你活路…”

“活路就在前方,不需要你们给我选择,你们天擎教为祸四方,既然抓住你们的炼丹太上长老,岂有放过的道理…”楚枫完全不为所动,他转身看向天擎教的掌教与太上长老,身体不断往后飞退,向着山脉靠近。

“你这样做会后悔的…”天擎教的掌教阴沉着脸,他不在乎楚枫的死活,虽然不能亲手抓到他,但让他死在山脉中也是不错的。只是楚枫的身上有从宗门盗取的海量灵液,更是镇压了他们的炼丹太上长老,倘若进入山脉,这一切都完了。

“两个老梆子,记得将脖子洗干净,等着我來取你们的项上头颅…”楚枫咧嘴笑了起來,路出两排整齐雪白的牙齿,向着天擎教的掌教与太上上老挥了挥手,而后“唰”的冲进了山脉中的古木狼林间,身影消失在他们的视线中。

“该死……”天擎教掌教怒吼,气得五官都扭曲了起來,“该死的小崽子…气死本掌教了……”

跟追天擎掌教而來的太上长老也阴沉着脸,看着前方那片山脉沉声道:“事已至此,我们也无法寻回丢失的灵液,更无法解救师弟了,宗门内已经无人懂得炼丹之术,眼下我们可如何是好?”

“都是这该死的小崽子,要不是他我们何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十年來累积的灵液一朝成空,真是气死本掌教了…”

“掌教,事已至此,生气也是沒用的。那个小子只有神海秘境的中后期的境界,但是其战斗力却强悍惊人,连师弟都被其镇压,想來应该是某个大势力的传人。我们虽然损失了灵液与太上长老,但那个小子也算是步入了绝境,不可能活下來。否则让他的宗门知道了,我们天擎教恐怕会有灭顶之灾,说來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算了,我们回去吧,以后在宝库洞府外加派人手,绝对不能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眼下宝库中的灵液被盗取一空,我们必须得尽快再寻找一位会炼制灵液的人,并且让那些流寇与马匪逼迫更多的普通人进入这片山脉去采摘药材…”

天擎教的掌教与太上长老离去了,两人的脸色都黑得跟煤炭似的。一个十几岁的少年竟然潜入宗门盗走了所有的灵液,还镇压了炼丹的太上长老。他们一路追杀到此,不但未能抓到,反而还被其震断了十几根骨头,现在体内还传來骨裂的钻心之痛,真是让他们有种抓狂的冲动。

……

这片山脉非常静谧,虽然有方圆数百里,长满了茂盛的树木,但是却很少能见到生物,甚至连虫鸣与鸟叫都不可闻,静谧得可怕。

楚枫进入这片山脉后便感受到了一种神秘的气机,这种气机非常诡异,让人有种心神战栗的感觉。这种气机只有修者通过元神才能感应,普通人根本无法捕捉。

细细感应下,楚枫发现这种气机來自山脉深处,心中立刻就想到了山脉中央那座能吸收日月精华的山峰,他不禁在想,这片山脉到底隐藏着怎样的秘密。

楚枫站在山脉中的丛林内,半晌都未曾移动脚步,他静静思考了许久的时间,而后方才开始向着林中走去,很快就发生了奇怪的事情。

走來走去足足半个时辰,周围的环境始终如一,树木与杂草以及荆棘都未曾有半点变化。这半个时辰中,仿佛是在原地踏步。

“看來真的有古阵纹,能让人迷失在其中,永远也出不去…”楚枫看向四周,并试着飞上天穹,眺望四野,但是很快他就发现,就算是在山脉上空飞行,但也无法走出这片山脉,飞來飞去,最终都会回到原地,这种现象实在是太诡异了。

“古阵纹……”

楚枫呢喃,仔细观察,却发现根本未曾见到任何的古阵纹,莫非都隐藏在大地中与虚空中吗?

“漓儿,快醒來帮哥哥看看,如何才能走出这里的古阵纹。”

“唔……”小漓儿从沉睡中醒來,化为一道白光从伴生青铜钟内飞出,坐在楚枫的肩膀上晃动着小脚丫,抱着他的脖子腻声道:“小哥哥,漓儿想你啦。呀……小哥哥怎么來到这种地方了呀?”

楚枫心中一跳,有种不好的预感,不禁问道:“什么地方?”

“漓儿也说不上來,只是感觉到一股很可怕的气息,这种气息來自大地深处,好恐怕呀…”

“那你看看这里是否有古阵纹?”

“古阵纹?”小漓儿睁着灵动的大眼睛看向四周,随后摇了摇头,道:“沒有呀,只有大地深处传來的那种可怕的气息。”

“沒有古阵纹,怎么会沒有古阵纹……”楚枫一怔,不禁沉思了起來,道:“可是若沒有古阵纹,为何哥哥无法走出这片地域,无论用什么方法,最终都会回到原地。”

“小哥哥,惨啦惨啦,这次我们要被困在这里了…”小漓儿满脸难过,委屈地看着楚枫,小声道:“小哥哥,对不起,漓儿沒用,这次真的帮不了你了。”

“这……到底是什么回事,漓儿你说详细点,说不定我们还有办法可以解决。”

“小哥哥,这里根本沒有古阵纹,你走不出去可能是因为大地深处溢出的气机改变了这里的规则,在冥冥中凝聚出了“势”。漓儿发现这片山林中到处都有“势”,倘若走进了凝聚的“势”中,规则就会感应到并自动沟通修者体内的神海精气,到时候凝聚的“势”就会对修者进行绞杀……”R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