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68章 你就是晴雪

第六十八章 你就是晴雪

楚枫将“蓝魔天晶”收入伴生青铜钟内,想到那个缺德道士,心中不禁对其来历产生了好奇。

缺德道士绝非寻常修者,否则不可能得到那些藏着宝贝的石料,更不可能得到藏着“蓝魔天晶”的石料。

虽然缺德道士并不知道石料中藏着“蓝魔天晶”,但是这种石料也绝对不是能随意捡到的,肯定是从某个特殊的地域捡来的,那种特殊的地域多半是寻常修者不敢涉足的地方!

“臭道士到底是什么来历!还有那个大和尚与那个结巴青年,似乎都很神秘,让人看不透,将来碰到他们得小心警慎,否则怕是会吃亏。”

楚枫盘坐在床榻上,心中不断思量着。想到当初在虚天域外的事情,他的脸上便露出了笑容,当时本来准备出手抢夺道兵,却被臭道士与大和尚以及结巴青年夺走了。

而今,臭道士坑人不成反而丢失了仙料,真是有失必有得,想到这里他就觉得好笑,也不知道那个臭道士现在躲在何处嚎啕大哭,肯定气得吐血三升了。

“小哥哥,今天有个漂亮姐姐帮了你哟,我看到那个姐姐了。”

“是不是月仙幽姐姐?”楚枫脱口而出,很自然就想到了她。

“不是呢,是穿蓝衣服的姐姐。”小漓儿坐在楚枫肩头晃动小脚丫,而后又附到他的耳边,道:“不过漓儿也感觉到月姐姐的气息了,她当时也在附近呢。”

楚枫很自然的摸了摸下巴,本以为今天暗中出手的是月仙幽,没想到竟然是蓝心若。不过漓儿说月仙幽当时就在附近,肯定也是想出手的,只是被蓝心有抢先了而已。

蓝心若已经数次出手相助了,这让楚枫对她的好感又增加了几分,与太虚圣子孟珂相比,蓝心若这个圣女实在是好太多了,不管是心性还是为人,都不是太虚圣子可以比拟的。

夜里,楚枫躺在**休息,这几个月来除了战斗就是修炼,他几乎没有放松过,而今暂时没有什么事情了,使用神变术改形换貌后,也不怕有人会认出他的身份而暗中出手。

楚枫躺在**闭着眼睛,渐渐进入了浅度的睡眠中,深夜四更时分,一道白衣胜雪的身影飘然出现在屋子中。她无声无息走到了床边,看着睡眠中的楚枫,眼中的清冷减少了几分。

“你的警惕太低了,怎么能睡得这么沉……”月仙幽轻轻叹息,她坐在床边静静看着沉睡中的楚枫,这样足足凝视了半个时辰,随后伸出纤纤玉手抚摸他胸前佩戴的白玉坠子,像是在抚摸珍宝。

“你这样一直带着她送给你的玉坠,她一定会很高兴的……”幽幽的声音自月仙幽的口中发出,她刚想将手收回来,突然觉得玉手一紧,已经被一只温热的大手给紧紧握在了手中,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惊色,道:“师弟你……”

月仙幽微微用力,想要将手从楚枫的手中抽出来,可是她发现楚枫握得很紧,太过用力又怕震伤了他的手,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师姐,你总算是出现了,这几个月我很想你!”楚枫紧紧握着她的手,目光凝视着她的眼睛,在那双眸子中看到了明显的波动,此刻的月仙幽已经不能做到心如止水了。

“师弟你先放开我,你这样要是被晴雪知道了,她会很伤心的。”月仙幽抽了抽手,还是没有能抽出来。

“师姐你现在伤心吗?”楚枫凝视着她,眼神中饱含的情感让月仙幽不敢直视,不禁将目光移向别处,道:“师弟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在你心中除了晴雪还有师姐不成?”

“师姐和晴雪有区别么?”楚枫深深吸了口气,眼眶湿润了起来,不待月仙幽回答,用力一拉便将她整个人拉倒在了**,两人四目相对,脸与脸相距不足一寸,彼此都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

月仙幽不敢看楚枫的眼神,她将目光移向别处,道:“师姐是师姐,晴雪是晴雪,师弟这些年对晴雪的感情莫非都是假的吗?”

“锵!”

楚枫的手中突然出现一柄缩小的古剑,对着自己的胸膛便刺了下去,顿时让月仙幽花容失色,一把抓住他的手,眼中浮现出一丝水汽。

“师姐为何要阻止,你说我对晴雪的感情是假的,我就让你看看我的心上烙印的身影究竟是不是假的!”

“师弟你……”

“为什么?”楚枫缓缓闭上了眼睛,随即大声怒吼:“为什么?你为什么要骗我!十年相逢,你却不肯与我相认,这是为什么?!”

“师弟,师姐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师姐又不是晴雪,何来十年相逢不肯相认之说……”

“到现在你还不肯承认,你就是晴雪!”楚枫将她的脸转过来,让其目光与自己对视,道:“你进来的时候我并没有睡着,你说的话,你抚摸晴雪送给我的玉坠我都知道。你若不是晴雪为何会将玉坠视若珍宝,为何在抚摸它的时候心绪波动得那么厉害,为何会凝视我足足半个时辰!”

“我……”

“你不用否认了,从我们相逢开始,你不惜冒着生命危险帮我得到了刻着古篆的金属片,若只是你所说的原因,怎么可能这么做,还有你离开太虚峰时吟唱的《七绝;仙幽谣》,里面有些字句分明就是在说我们之间的过往,难道你还不愿意承认吗?”

月仙幽被楚枫抓着手紧挨着他躺在**,此时她已经不再挣动了,清冷的眸子中溢出两行清泪,湿了芳华绝代的脸庞,道:“晴雪已经死了,你心中的那个晴雪早就在十年前死去了,这个世上只有月仙幽,一个杀人如麻,心冷如冰的月仙幽,这样的我不配做你心中的那个晴雪……”

“我不管你是不是杀人如麻,心冷如冰,我只知道你是晴雪,你是我的晴雪!就算你杀尽天下人,你依旧是我心中的晴雪,那个在我童年的时候就发誓要娶为妻子的沐晴雪!”

“你真的不在乎吗?”月仙幽凝视楚枫的眼睛,她伸手轻轻抚摸着楚枫的脸庞,如玉的纤手有些颤抖,道:“你可知道在过去的那些年里我杀过多少人吗?”

“杀过多少人有什么关系,我在龙渊泽中杀的人也不少,数以万计……”

月仙幽轻轻一叹,道:“当年入道,为突破七绝瓶颈,绝人间七情,师尊将至宝交给我,然后再将这个消息透露出去,整个冥界沸腾,茫茫乾坤中却无我藏身之处,一战数十年,死在我手中的修者共一千三百万余……”

“多少?”楚枫心颤,瞬间有种遍体生寒的感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道:“怎么可能那么多!而且怎么可能有数十年……”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师尊以无上神通改变了时间法则,让时间的流逝减缓了数十年,那数十年中我每天都在血与骨中厮杀,所见的除了鲜血与尸骨再没有其它,这样的我还是你心中的晴雪吗?”

“晴雪就是晴雪!”楚枫一把将月仙幽抱在怀中,道:“莫说你杀了一千三百万,就是杀了一亿三千万,你还是我的晴雪!那些人因贪婪而妄想夺取你身上的至宝,只能说是咎由自取,怨不得人,这不是你的错!修者的手上哪个不是沾满血腥的!”

“你真的不在乎吗?”

“不在乎。”楚枫轻轻摇头,脸上露出温馨的笑容,道:“你还记得小时候我们说的话吗,生生世世都要不离不弃,你还说长大后一定要嫁给我,难道现在想反悔了吗?”

“我是为你而生,又怎会后悔……”月仙幽深情凝视楚枫,随后发出一声叹息:“其实不与你相认还有一个原因,我不想让儿女情长成为你的牵绊,太初真龙体的路太残酷,我担心你……”

“担心什么,这辈子若不娶你做妻子,我死都不会瞑目,所以无论在什么情况下,我都会活下来。”楚枫捧着月仙幽的脸,在她光洁如玉的额头上亲了亲,搂着朝思暮想的人儿,整颗心都融化了。

“楚枫,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是另外一个人,你会不会觉得我不再是你的晴雪了?”

“什么叫做另外一个人,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我的意思是,假如我除了是沐晴雪,还有着另外的身份,到时候你会不会……”

“不会!”还没有等月仙幽说完,楚枫便肯定地回答了她的问题。

“晴雪相信你!”月仙幽依偎在楚枫的胸前,道:“沐晴雪的身份,以后都不用了,我只是你一个人的晴雪,在人前我还是月仙幽。”

楚枫点了点头,沐晴雪的身份的确不能使用了,晴雪树敌太多,倘若恢复身份必定会给沐家带去巨大的灾难。

接下来,楚枫将“蓝魔天晶”拿了出来,可是月仙幽的脸上却没有表现出什么激动的之色,只是让他好好收起来,将来有机会可以将其打造成拥有可能成为神道仙兵的潜力兵器。

楚枫将自己拥有的兵器都祭了出来,有古剑、青灯、龙纹黑矛、七层玲珑骨塔、伴生青铜钟。看着这些兵器,一时间不知道自己应该使用“蓝魔天晶”打造什么样的兵器才是最好的选择。

“你现在拥有的这些兵器在兵器出现的时间顺序上都算是最早的一批兵器,但还有种器物甚至比钟和塔都早!”

“什么器物?”

“鼎!”月仙幽轻轻吐出这么一个字来,解释道:“修者的路最终都是大道路,甚至是至高的神道路,修炼到后期凡事都离不开大道与秩序。对于天地之道,你应该明白,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道理。最古老的鼎乃三足两耳,三足代表道之中的‘一二三’,而两耳则代表阴与阳,亦可视为乾与坤。生万物、抱阴阳、蕴乾坤,鼎拥有比别的兵器更强大的威能,将来若成为神道仙兵,更是威能莫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