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77章 你是傻子派来逗我的吗

第七十七章 你是傻子派来逗我的吗

?李家十几名彪形大汉身骑凶兽将楚枫围在街道中央,言辞嚣狂霸道,全然沒有将他放在眼中。

这些人在李家十几年了,跟着少主李一天欺男霸女,嚣张跋扈惯了。由于李家在神城中又是修炼门阀,平民百姓与一般的小修士根本就不敢招惹他们,在其**威下只能忍气吞声,更是助长了其嚣张气焰。

这么多年來,这些人跟着李一天不知道欺凌打杀了多少无辜人士,从來就沒有遇到过敢反抗的,见面前的青衣少年不但反抗,而且还对少主的坐骑出手,这些人皆露出狞笑,杀意森然。

街道两边围观的人们心中不禁叹息,青衣少年虽然救了小女孩子,可是自己却深陷危机,面对李一天与其大批的手下,怕是沒有活路了,不知道会死得多么悲惨。

“小子,你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吧,初來乍到也不打听打听…”一名大汉骑坐在长着鳞甲的凶狼上,居高临下俯视楚枫,嘴角噙着冰冷的笑意,道:“你可知道我们家少主是什么人?在这神城谁敢对他不敬,就凭你这样的小喽啰,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是吗?不如你们就让我看看死字到底是怎么写的?”楚枫淡淡一笑,一身青衣在凶兽散发出的气场中飞动,黑发轻轻飞扬,虽然被十几骑围在中央,可是却显得非常镇定与从容,这不禁让在场的许多人都叹息。

李家积威已久,在众人的眼中他们是高不可攀,也是强到不能抗衡的,根本就不相信眼前的青衣少年能与之对抗。只是觉得这个青衣少年涉世未深,看不惯这种行径而强行出头,说白了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少年轻狂加冲动罢了。

“这些年本少主倒是很少见到不怕死的…”黄衣少年李一天打开一柄折扇自认潇洒地摇动起來,他看向青鳞豹然后又指向楚枫,道:“既然如此,那就让你当众成为我坐下青鳞豹的血食……给我撕裂他,血肉赏给你做口粮…”

“吼…”

青鳞豹本來就凶残,加上刚才被楚枫扔飞,早就想扑杀上去了,此刻得到了主人的命令,其双目中凶光爆射,发出低沉的咆哮,化为一道青影瞬间扑杀而至,惨烈的凶兽气息一下子笼罩了四方,吓得人们惊呼连连。

“嘿嘿,小子敢顶撞我们家少主,只能成为青鳞豹的血食…”

“哈哈哈,不知天高地厚的井底之蛙…”

……

李一天的手下们骑坐在凶兽上,双手抱胸,好整以暇,而李一天则面色冷漠地摇动手中的折扇,微微仰着头颅,一副漠视众生的姿态。

“大哥哥小心呀…”小女孩在人群中大声惊呼,小脸上写满了担忧,一双小手紧紧捏着,忐忑不已。

“吼…”

青鳞豹凶狠地扑杀过來,张开血盆大嘴,露出尖长的獠牙,散发出浓重的腥臭味,一双前爪锋锐无比,其上缭绕神纹,迸射出尺余长的爪芒,在空中发出哧哧声,眼看就要将楚枫伤在爪下。

就在李家的人满脸冷笑,街边围观的人们摇头叹息的时候,立身在原地的楚枫突然出手了,一只拳头“嗡”的震碎空间,旺盛的血气骤然爆发,轰然声中震溃了爪芒,击碎了青鳞豹的双爪,且余势不减,“噗”的贯穿其头颅,冒着热气的鲜血一下子冲起数米高,满天都是血雾。

“嗷……”

扑杀到空中的青鳞豹发出凄厉的嚎叫,“砰”的一声落在地上,身体抽搐不已,眨眼间便沒有了生气,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李家那些好整以暇,等待欣赏楚枫被撕裂的人,脸上的笑容全都僵住了。李一天那张漠然的脸肌肉抽搐,一下子阴沉得能滴水。

青鳞豹是他带着众手下耗时数日围追堵截,好不容易捕捉到的坐骑,沒想到今日刚回神城便被人当街击穿了头颅而亡,这让他心中的怒火与杀意直冲头顶,眼神阴冷得能吓人…

李一天冷冽地盯着楚枫,手中摇动的折扇“啪”的收拢,指着他,道:“你竟然杀了我的坐骑,真是好胆…今日本少主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让你知道在这神城,本少主到底是何等人,不是你这种來自穷乡僻壤的小修士能冒犯的…”

“给我上,本少主要活的,带回去慢慢折磨…”

顿时,十几个李家的大汉骑着凶兽缓缓围紧,一个个脸上都透着凶狠,其坐下的凶兽更是暴戾无比,眼中凶光爆射。

“小子,能击杀青鳞豹,你倒是有两分本事,就是不知道能否接下大爷一招…”

满脸横肉的大汉骑着坐下的凶兽冲來,他探手一抓,神能精气汹涌而出,演化成一只大手,有簸箕那么大,自楚枫的头顶当空抓落。

“锵…”

楚枫单手伸出,一柄雕刻着龙纹的古老黑矛出现在手中,矛锋吞吐锐利的锋芒,“哧”的一声,如神虹破空,在那只神能凝聚的手掌还未落下的时候,瞬间逼近了满脸横肉的大汉与其坐骑。

“噗…”

鲜血激射,龙纹黑矛自凶兽的下颌刺入,洞穿其头颅,紧接着又洞穿那个大汉的胸膛,快准狠,凌厉到了极致。一人一骑顿时栽倒在地,而龙纹黑矛“叮”深**入了青石地面中,将他们钉死在了大街上。

鲜红的血液不断涌出,有大汉的也有凶兽的,顺着青石街道的沟缝不断流向四周,这里弥漫上了浓浓的刺鼻血腥味,气氛变得紧张而凝重,街道两边的人们都被这样的画面给惊呆了。

这么多年來,人们只看到李家少主带着人残杀别人,从來沒有见过他们的人当街被杀,这种视觉与心理上的冲击是非常巨大的,有些人都忍不住露出激动的神色,觉得无比解气…

李家少主李一天的脸色黑色跟煤炭似的,他的双眼中冷光爆射,一瞬不瞬盯着楚枫,沒有想到眼前这个多管闲事的青衣少年能有这般修为,一矛就钉死了他的手下与其坐骑。

“妈的…这小子真是胆大包天,杀了少主的青鳞豹,还敢杀我们的人…”

李家的那些大汉个个睚眦欲裂,坐下的凶兽发出震耳的咆哮,起码有五人一起冲杀了上來。

“自作孽不可活…”

楚枫的口中发出冷漠的声音,只见他双手在身前快速捏动剑诀,一股凌厉的杀伐之气席卷十方,铿锵声中,一道道金色的剑气一下子从体内冲了出來,如金虹穿空,那股杀伐之气让冲來的五个大汉面露惊骇,但是还未等他们來得及做出反应,金色的剑气瞬息而至,“噗噗”声中洞穿他们与其坐下凶兽的头颅,五人五骑在一片轰然声中栽倒在地,鲜血染红了青石街道,触目而心惊。

此时此刻,李家少主的那些手下不免有些惊惧,他们总算是看出來了,这个青衣少年的实力非常强,就算是全部联手恐怕也占不到便宜,因此不禁将目光投向了一脸阴沉如水的少主李一天。

“你们退下,本少主來亲手击杀他…”李一天挥了挥手,脚步迈动间,身体逐渐凌空,以居高临下的姿态俯视楚枫,漠然的说道:“现在本少主给你两个选择,一是跪下磕头认错,然后自己割下头颅,二是让本少主亲自出手,将你分尸成块…”

楚枫笑了,不禁伸手抹了抹下巴,道:“你是傻子派來逗我的吗?就凭你这样的纨绔子弟,不但是废物,而且还是蠢货,就算再來两个李一天,我也能轻易镇压。”

“哗……”

街道两边的人们顿时炸开了锅,眼前这个青衣少年竟然如此强势,不但杀了李一天的六个手下,现在更是沒有将李一天放在眼中,这么多年來还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不知道这个青衣少年是有足够的自信还是少年热血冲动呢,这个李家少主可是有些天资的,听说不久前已经修炼到神脏秘境了,在这个年岁就能有如此成就,可见一斑。”

“是啊,这个青衣少年不知道是什么境界的修士,真能与李家少主争锋吗?”

“你们想想,李家少主的背后可是有个李家为后盾,这个少年年纪轻轻,就算是天赋异禀,也不可能有多么高深的修为,怎么能与整个李家抗衡,终究是太年轻,做事冲动,沒有想到后果啊。”

“说來也是,青衣少年孤身一人,多半是个散修者,就算有门派,想來也只是小门派罢了,根本无法与李家抗衡,看來这次他是惹上大麻烦了,说不定就连宗门都会因此而遭受牵连。”

……

众人小声议论,大多数人都摇头惋惜,当然也有部分人怀着看热闹的心思。

李家少主李一天的脸色却是越來越阴沉,眼眸越來越冷冽。从小生活在修炼家族中,且因为拥有不错的天资,受尽家族的宠溺与疼爱,在这神城内是为一霸,谁敢如此对他说话,更别说当众出言辱骂,心中的怒火直冲头顶,满头黑发都差点炸开了。

“你…竟然敢辱骂本少主?…”

“小爷骂的就是你这种丧心病狂的畜生。”楚枫表情淡然,转而有露出诧异的神色,道:“不对,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你这样的纨绔子弟,本身就是愚蠢的废物,难道有什么不对吗?”

李一天的眼中逐渐布满了血丝,他几乎要暴走,抬手指向楚枫,阴声道:“你这个穷乡僻壤來的贱民,本少主现在就让明白到底谁才是愚蠢的废物…”

话落,李一天一步踏向楚枫,体内神能沸腾,整个人都在发光,肌体上神纹密布,脚步落下时四方空间都在颤鸣,震出强劲的余波,“嗡”的如潮水般席卷而出,强烈的气浪逼得宽阔的街道两边的人群都“蹬蹬蹬”不断退步,面露惊骇之色。R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