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79章 暴打纨绔子弟

第七十九章 暴打纨绔子弟

街道两边的人们全都懵了,没有人能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开始的时候李一天气势惊人,爆发出逼人的威压,来势凶猛,可是最后却被这个青衣少年抬手击溃,不但被脚踩,还被抽耳光,连大牙都被抽飞了出来。

“混账!你敢羞辱本少主!”

李一天要疯了,从小到大在神城内都是一霸,嚣张跋扈与强势惯了,只有他欺凌别人,哪有被人暴打,用脚踩还有用耳光抽的,这么多年来今天还是头一遭,让他无法接受!

“到现在你还拿出少主的身份,在这里摆架子秀优越,羞辱你又怎么了?”楚枫的脸上满是冷笑,一脚踏在其脸上,顿时将将其鼻子都踩扁了,鲜血狂喷了出来,接着他挪开了脚,踩在其胸口,低着头俯视下来:“李家少主是吗?现在我将你踩在脚下,你又能奈我何?”

“你这个贱民!你敢这样对我!赶紧把本少主放开,否则等我李家的高手赶到,你必将死无葬身之地!”李一天色厉内荏,两只眼中闪烁着阴冷的凶光,但身子却不由自主的颤抖,此刻的他是真的有些害怕了,他担心面前这个青衣少年会直接杀了他。

“这青衣少年到底是谁?将李家少主打败也就罢了,现在竟然还这样羞辱,看来真的是不怕李家来寻仇啊。”

“希望不要是年少气盛才好,不然这般行事,否则到时候那李家少主因极度的愤怒与屈辱,说不定会牵连到那个小女孩与其爷爷,两条人命可就要没了。”

“哼,这种强出头,自以为是且喜欢出风头的人是最可恶的,将李一天打了顿又如何,到头来没有任何意义。本来李一天这种人虽然跋扈嚣张,但基本也不会无缘无故对人出手。现在可好,将他彻底激怒,到时候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不知道多少人会遭受牵连……”说话的又是那个任道长。

“李一天这些年来没有无缘无故出手吗?但凡是他看不惯的男子,或是看上的女子,那个不是惨遭其害?当然,如道长这般,他自然是没有兴趣,你也可自扫门前雪,但屡屡说出这样的话来,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

人群中有人在争论,如任道长这般的人并不止他一个,在场还有小部分人也都不断发表自己的看法,在言语上对出手的楚枫表示不满,并且出现抨击,一些听不下去的人在与其理论,争得面红耳赤。

楚枫踩着李一天的胸膛,听着他说出的那些威胁的话语,见他色厉内荏的样子,不禁咧嘴笑了起来,他笑得很阳光很灿烂,至少对于在场的大部分人来说是很灿烂的,就像个阳光大男孩,人畜无害。

可是这样的笑容看在李一天的眼中,不禁心胆皆颤,通体发寒。尤其是楚枫咧嘴笑的时候露出的两排整齐洁白的牙齿,在他的眼中是那么森冷。

“李家好强好优越?”楚枫笑的时候,牙齿在阳光下泛动莹白的光泽,话音刚落,在李一天惊恐莫名的眼神中,那只踏在其胸口的脚顿时一震。

“噗!”

一口浓血自李一天的口中狂喷而出,其胸口传来连串的骨裂声,那里已经深深凹陷了下去,连内脏都被震裂了。

众人大惊,看这架势,青衣少年是要当街镇杀李一天吗?若真是那样,李家不知道会疯狂到什么地步,到时候事情可就彻底闹大了!

“只要落在我的手中,还没有我不敢杀的人,别说你只是小小修炼门阀的子弟,就算是大势力的弟子,这般嚣张跋扈,草菅人命,同样杀你没商量!”

楚枫的话语是冰冷的,他的眼眸中有浓烈的杀意闪过,真的让李一天感到害怕了,浑身颤抖,不断哆嗦着,那双瞳孔中充满了惊惧,颤抖着嘴唇,竟然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咔嚓!”

楚枫探手抓向李一天的肩膀,骨裂声中,李一天如杀猪般惨叫了起来。可是凄厉的惨叫声并不能改变他的处境,随着楚枫的手不断落下,他的双肩以及双腿不断发出骨裂声,短短数息间都被捏碎了。

“啊……”

李一天惨叫连天,发出的声音基本已经不属于人类了,钻心的剧痛让他的面部五官不断扭曲,一双眼珠子几乎都要凸出眼眶了,恐惧、愤怒、绝望、怨毒等等情绪都在他的双眼中浮现了出来。

楚枫抬脚“砰”的将李一天踢飞到街道中央,道:“你不是很蛮横霸道的吗?”

“你不是很喜欢秀优越感,很喜欢草菅人命的吗?”楚枫又一脚将李一天踢飞,几乎让他彻底不成人形,一身的骨骼大部分都碎了,整个人如同一摊烂泥般蜷缩在地上不断抽搐与惨叫,那声音让在场的许多人浑身直冒鸡皮疙瘩。

“轰!”

突然,十余个一直没有说话的李家大汉终于看准了时机,几乎在同时冲了上来,神能精气澎湃,将这条大街都淹没了。

他们知道联手也不是楚枫的对手,所以一直都没有出声,也没有动作,直到李一天被踢飞了很远,这才看准时间,欲将他们的少主给救下,否则少主死在这里,他们也别想活命。

楚枫骤然转身,体内血气爆发,如海洋般沸腾,迎着那些大汉的神能精气从容迈步,脚步落下,浩瀚的血气如江河澎湃般汹涌而出。

“轰!!”

神能精气瞬间被击溃,七八个大汉与其身下的凶兽在这股血气的冲击下如被山岳震击,当场倒飞十几米,在空中喷洒满天的血雾,而后如下饺子般坠落下来,已经是身受重伤。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其余的两名大汉趁机来到了李一天的面前,一左一右提着它破空而去,很快就远去数百米,消失在了街道上。

见少主被成功救走,剩下的七八个大汉强行压制伤势,驾驭虹芒“唰唰”消失在街道上。

楚枫看着他们逃走的方向,眼神逐渐平静了下来,身上那股冰冷逼人的气势也收敛了。其实他是故意让李家的大汉将李一天救走的,否则就凭他们那些人,根本不可能在他面前得手。

李家到底是怎样的修炼家族,实力有多么强大,家族中有些怎样的高手,对于楚枫来说都是未知的。从在场的人们谈论李家时露出的忌惮与害怕,他便能想到,李家不是那么好对付。

毕竟一个少主李一天就已经是神脏秘境一重天的境界,可以想到,李家必然有许多神脏秘境的高手。在这种不明对方底细的情况下,楚枫没有冲动的将李一天给当街镇杀。

李一天这样的人在楚枫的眼中不过就是一个丧心病狂的纨绔子弟罢了,想要杀他很容易,随时都能找到机会。目前最需要做的事情是如何安顿那个小女孩与其爷爷。

“嘿嘿,还以为真有多少能耐,结果还是让李一天给跑了,等着李家的疯狂报复吧,到时候这个小女孩和那个老头可就惨了。贫道最讨厌你这种人,自以为是在逞英雄,其实就是个十足的害人精!”

那个任道长又在唧唧歪歪,楚枫不禁转身看着他,道:“如你所说,我最讨厌的是你这种自私自利,以己度人的小人,少在这里聒噪!”

“哼!”任道长脸色一冷,微眯着眼睛,道:“难道你还想对我动手不成?”

楚枫不禁笑了,一步欺身到任道长的面前,抬手就是耳光“啪”将他抽得在原地转了几个圈,一口大牙如子弹般喷射了出来,道:“动手又怎么了?打的就是你这种人族中的渣滓!”

“你……”

任道长气得浑身颤抖,拿手指指着楚枫,你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你什么你?还想继续聒噪?”楚枫冷笑,扬了扬巴掌,任道长以为又要抽他,吓得身子一抖,急忙抬手护着脑袋,而后转身就跑,屁滚尿流,先前那些附和他的人也都变色,快速离开了这里。

街道两边的人群哄然大笑,早就看这个任道长与其身边的几人很不顺眼了,这种人就是欠抽的。

“大哥哥,你好厉害呀,谢谢你救了小沫,小沫会一辈子记得你的大恩大德,将来小沫会报答你的!”小丫头跑到楚枫身边,仰着小脸看着他,纯真的大眼睛中充满真诚与坚定。

小女孩的纯真与赤子之心让楚枫心中有些动容,看着她身上那打满了补丁的小衣服,以及一双已经穿出小趾洞的鞋子,心中不禁一酸,可以想见得到她的生活坏境很不好,日子过得很艰难。

“小哥,多谢你出手相救,要是小沫有个好歹,老夫就算是在九泉之下也无颜面对她的父母啊,你的大恩大德,老夫就算是做牛做马都难以报答,请受老夫一拜!”

“老人家不必如此,快起来!”楚枫扶住老人,看着他一身破旧的衣衫,脸上那如刀刻般的皱纹,再看向睁着一双纯真的大眼睛,有些怯怯地看着自己的小女孩,心中做出了决定,到:“老家人,你和小沫愿意暂时听我的安排吗,不然李家那些人怕是会找到你的住所,届时可就麻烦了。”

“小哥,我这把老骨头了,他们要杀要剐都无所谓,老夫只希望你能带走小沫,不要让李家的人伤害她,孩子还小,未来的路还长……”

“爷爷,小沫要和爷爷在一起!”小女孩一把抱着老人的腿,她虽然只有五六岁的年纪,可是却明白了老人的想法,眼中顿时盈满了泪水,咬住嘴唇紧紧的盯着老人,生怕一个不小心爷爷就不见了。

这样的画面不禁让在场的人都感到心酸,这可怜的老人与小女孩,他们的最终命运到底会怎样,青衣少年是否能够保护他们?

“老人家,小沫离不开你,所以你就不用考虑其它的了,现在你带我回你们住的地方,将东西收拾收拾吧。”

老人看了看睁着泪眼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的孙女,老眼中也浮现出了泪光,最终点了点头。他本来不想成为楚枫的累赘,让楚枫带着小女孩一个人走,就算是遇到李家的人来追杀,到时候应对起来也容易许多。可是他与小女孩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小女孩根本离不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