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97章 强势

第九十七章 强势

楚枫与老人说话的时候,周围很多人都发现了他,如今的他可不比以往,现下他因为李家的事情以及曾在神城与太虚圣子追逐而出名了,许多的修者都认识他。

众多修士的眼中都露出惊讶与疑惑,如今群雄汇集,神州各方势力的年轻一辈大都在此,神城的家族也都在,而楚枫竟然还敢来到这里,不是自寻死路吗?

一些人的目光投向楚枫这边,很快便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没过一会李家的人与太虚圣地的人便也发现楚枫了。

太虚圣主的目光微微扫过楚枫,神色很平静,在他的眼中,如楚枫这样的圣地弟子太过普通,若不是因为他是太虚峰门下,或许连名字都记不住。

可是数月前在太虚峰上发生的事情却让他难以忘记,殷太上长老的头颅悬挂在太虚殿前的老树上,被乌鸦啄食,鲜血淋淋,这件事情当时让整个太虚圣地都震动。

虽然太虚圣地的所有人都觉得是易尘老人所为,但了解内情的人却知道事情是因为他们眼中的“沐枫”而起,若非因为他,殷太上长老也不会有那样的下场。

一个太上长老,而且还是炼丹圣手,他的横死对于太虚圣地来说损失巨大,太虚圣主的心中一直都因为此事而感到恼火。此刻见到“沐枫”出现在这里,平静的表情下隐藏着一颗冰冷的带着杀意的心。

他身边的太虚圣子则更是杀意炽烈,眼眸冰冷而无情,看向楚枫的时候,那股子杀意丝毫不加以掩饰,但是他没有动手,只是冷冷看着。

“沐枫!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还敢在这里出现!”李家的人个个杀意腾腾,尤其是李家的家主,那双老眼快速充血,遍布血丝,想到灵药与龙髓被劫,家族众多高手死去,连疼爱的小儿子都死在了楚枫的手中,他满头黑发蓬飞,睚眦欲裂,每个字几乎都是从牙缝中迸出来的!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李家众人与楚枫的身上,这些日子大家都住在神城,楚枫与李家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就算平日没有关注李家的人都已经听说了,整个神城都传遍了。

“此地是你李家的专属领地吗?我为什么不敢来,莫非就因为你们李家的人在这里?”楚枫淡淡地看着睚眦欲裂的李三江与李家众高手,道:“前些日子,你们不也派出大量的高手追杀我,还将懂得天演神术的人都请来了,可是结果如何,我还不是好好站在这里,你们能拿我怎么样?”

“你——”李三江的胸膛剧烈起伏,听着这样的话,看着楚枫脸上那平静而云淡风轻的样子,他几乎要暴走!可是身为家主,当着如此多修士的面,他必须要克制,不能第一个出手,否则会成为笑柄,他紧紧捏着拳头,指骨啪啪声响,一股子冰冷的杀意在心中激荡。

“小崽子!你不要以为你是大势力的弟子就可以任意妄为,不将天下修士放在眼中,认为自己可以肆意残杀!今日这么多的修士汇聚于此,他们都可以证明你在神城内残杀我李家修士的事情,你还敢如此嚣狂!”李家一名长老沉声爆喝,如果眼神能杀人,相信此刻的楚枫已经被他撕裂了。

此刻,在场的修士们全都看着李家众人与楚枫,他们已经成为了这里的焦点。

金族的金刚与金灵儿神色平静,秦家的秦逸等人眼中闪过缕缕光芒,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另一边,雨族千金雨馨却是黛眉微皱,她淡淡地看向李家的人,道:“既然这个沐枫是太虚圣地的弟子,而太虚圣主等人恰好也在,那么这件事情无论其中有着怎样的曲折,谁是谁非,也当由太虚圣地来处理,雨馨相信太虚圣主定然也是这般想的。”

“雨馨仙子说得极是,我们太虚圣地的人何时轮到你们李家大呼小叫任意呵斥了?”太虚圣女蓝心若的脸上露出些许冷意,道:“莫非你们小小的李家还想爬到我们圣地的头上去不成!”

李三江与李家众高手变色,太虚圣女一开口就往他们的头上扣了一顶大帽子,这件事情要是真的引起了太虚圣地的误会,那后果可就严重了。

可是李家损失灵药与龙髓,死去了大量的人,就连李一天都死了,李三江不可能咽得下这口气,当下看向太虚圣主,道:“圣主英明,贵圣地乃大势力,我们小小的李家自然不敢放肆。可是贵圣地的弟子沐枫截杀我们李家的车队,抢走灵药,后又在神城当着众人的面杀我李家数十人,更是将犬子钉死在石柱上,如此血海深仇,我李家纵然弱小,但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还望圣主莫要包庇沐枫,给我们李家死去的英灵们一个公道!”

听到这样的话,楚枫的脸上不禁露出一缕冷笑,道:“你们李家弱小吗?你们李家在神城不是一直认为自己是修炼门阀,且有人在外门的宗派修炼而自以为天下第一,欺男霸女视城中居民的生命如草芥的吗?怎么现在却来哭弱,如此丢人的事情好像不应该是你强势嚣张,霸道蛮横的李三江能做出来的吧?”

“沐枫小儿,你——”李三江气得浑身颤抖,心中压制的怒火熊熊燃烧,炽烈的杀意几欲冲顶而出。他简直恨透了这个杀他儿子的人,恨不得将其抽筋剥皮,食肉饮血!

“好了!你们都不要说了!”太虚圣主终于开口了,他扫了李三江一眼,而后将目光投向楚枫,脸上逐渐露出威严的神色,道:“李家的人所言可属实?你是否劫杀了他们的车队,抢走了灵药,之后又在神城杀了他们数十人?”

“圣主,的确有这样的事情。”楚枫没有否认,继而说道:“那些死在我手中的人,哪个手上没有沾满神城无辜百姓的鲜血,他们死有余辜!至于李家的其他人,他们的手中同样沾满了无辜平民的鲜血,都是些该死之人,他日有机会,我沐枫必将李家修士杀尽,一个不留!”

此话一出,在场的修士们尽皆哗然,李家的人个个双眼喷火,杀意炽烈无比。

不知多少的目光落在楚枫身上,人们都没有想到在这种情况下,楚枫还能说出如此强势的话语,当着圣主的面,这样做不是故意将其激怒吗?

“沐枫!你太冲动了,身为修士,谁的手上没有沾染鲜血?不管李家是不是真的如你所说,但你也不应该杀死他们那么多人,我们太虚圣地的弟子行走天下,向来都非常低调,而你却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现在,你立刻负荆请罪,去跟李家家主赔礼道歉,回去后本圣主再惩罚你!”

太虚圣主的话让在场的众多修士脸上的肌肉都不禁**了起来,太虚圣地的弟子杀了李家那么多人,现在太虚圣主一句赔礼道歉就要将此事揭过,这便是大势力的强势!

虽然众人都对李家有些反感,可是太虚圣主这样的话语清清楚楚体现出了修炼界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弱者永远没有机会在强者面谈条件!

楚枫淡淡一笑,他看着太虚圣主,说出了让在场的大部分人都惊愕的话语,道:“圣主,我沐枫没有错,赔礼道歉更是无从说起。今日既然李家的人想要取我头颅为李家死去的人报仇,尽管让他们放马过来好了!”

“沐枫!你实在是太放肆了!”太虚圣主的脸色有些难看,眼中闪过一抹冷色,道:“既然如此,你与李家的恩怨便自行解决,生死有命,本圣主不再管此事了!”

四周,很多的年强者脸上都露出诧异的神色,天骄别院相见的时候,他们都知道楚枫的境界只有神海秘境,而今也看不出他有神脏秘境的修为,却要与李家的高手拼杀!

李家的这些人可与当日在神城追杀楚枫的人不同,这里有几名长老,甚至还有太上长老,更是有李家的家主,有好多都是神脏秘境巅峰的境界,远远不是那些护法可以比拟的。

“沐枫,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真是气人!”雨馨的声音通过神念波动传到耳中,楚枫知道她在为自己担忧,但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看向雨馨所在的地方,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

太虚圣女的黛眉也不禁轻蹙,她不明白楚枫为何要做出这样的选择。虽然太虚圣主并不是真心想要庇护他,但碍于圣地的威严,他还是以势压迫了李家,保了楚枫的周全,可是楚枫却放弃了这个机会。

修炼界中,有些人觉得能屈能伸方为君子,虽然楚枫也这样觉得,但在目前的情况下,他根本没有必要按太虚圣主所安排的去给李家赔礼道歉,这种恶势力,他恨不得将其连根拔除。

“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要闯!”李三江的神色变得非常狰狞,充血的双眼如同疯狂的野兽般盯着楚枫,道:“小孽畜!今日定要斩下你的项上人头,以祭奠我们李家死者的在天之灵!”

“很好,我的项上人头就在这里,想要取走得看你们有没有那个本事。”楚枫非常淡定与从容,他从老人的身边走了出来,单手背负,道:“谁先来送死,还是你们李家所有人一起上!”

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人都有片刻呆滞,随即“哗”的炸开了,众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大部分的人都能看出楚枫没有达到神脏秘境,可是面对李家一群神脏秘境五重天巅峰的高手,却如此的霸道与强势,他依仗的是什么,难道身怀强大的器物吗?

“嘿!真是大言不惭,连神脏秘境的修为都没有,居然敢说出这般狂妄的话来,要众多神脏秘境巅峰的人一起上!”

“哎,你说这世间真是什么样的人都有,有些人以为自己在同阶中有点战斗力,自信心便爆棚了,认为天下都可以横着走了,可笑不可笑。”

“井底之蛙而已,这种人我见得多了,可是都没能在修炼路上走多远,太过嚣张容易夭折啊……”

人群中不断有讥讽与嘲笑的声音传来,有些与楚枫同代的年轻修士看不惯他这种强势与霸道,更是对他充满了嫉妒,出言挖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