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04章 三年时间

第一百零四章 三年时间

楚枫将太虚圣子踩在脚下,这样的行为让太虚圣主与众太上长老眼中的寒芒更加炽烈了。

然而,神秘老人就在身边,他们不敢过于表露出来。而且先前说的这是比斗,在太虚圣子没有主动认输并且没有生命危险的时候,太虚圣主等人也不好出言阻止。

“太虚圣子,你可是头角峥嵘的同代天骄,高出我十几个境界,可是怎么就被我踩在脚下呢,这可真是让人费解啊。”楚枫满脸灿烂,笑的时候露出洁白而整齐的牙齿,在阳光下泛动晶莹的光泽。

这样的笑容看在太虚圣子的眼中,心中的怒火与怨毒更加浓烈了,他简直快要被气得背过气去了,可是整张脸都被楚枫的脚踩住,嘴巴不能动,完全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哈哈哈!”

“好一个头角峥嵘的同代天骄!”

……

听到楚枫那句头角峥嵘,再看到太虚圣子额头上的两个大青包,在场许多的修士都笑出了声来。

众人的笑声如一根根尖刺般插入太虚圣子的心中,让他感受到无边的屈辱。如他这样的天之骄子,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光环罩身,走到哪里都被人赞誉,自认神姿无限,何曾被人这般羞辱过!

“砰!”

楚枫一脚将太虚圣子踢到了空中,丹田内“唰唰唰”伸出几根翠绿色的枝条,如灵蛇般摆动,枝条上闪烁神纹,尖端非常锋利,“噗”的洞穿了太虚圣子的身体,将他钉在了虚空中。

“蝼蚁!你放我下来,不管你使用什么手段,就凭你的修为根本不可能对我造成生命威胁,一旦本圣子将天劫中的伤势修复,届时必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现在的你都不是我的对手,更何况是以后。你既然那么强,为何会被我踩在脚下,为什么额头上头角峥嵘?”

“你……”

太虚圣子身体一颤,差点又被气得喷血。

“你什么你?你的脸还被我的鞋底抽过,上面还有我的鞋底印。”

“你……”

“你什么你?你的额头和头顶都被我的龙纹黑矛暴打过。”

“我xx!”太虚圣子气得爆粗口,胸膛剧烈起伏,“噗”的喷出一口浓血,那双眼睛红得能滴出血来。

“唔,不愧是太虚圣子,身体好,气血旺盛,喷了这么多血都喷不完,也不累,还真是将喷血当成一种乐趣了。”

“啊——”

太虚圣子气得癫狂,满头焦糊的头发根根倒竖,如同一只发疯的野兽,眼角都裂开了。

“圣子好气势,连头发都能竖起来,这种神通不是寻常人可以练成的,不如也让你见识见识我的手段。”楚枫揶揄与挖苦,在太虚圣子气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空中舞动的翠绿枝条“嗡嗡”抽了过去。

“啪!”

太虚圣子的身体顿时鲜血飞溅,枝条上神纹交织,力量非常恐怖。太虚圣子的血肉中虽然烙印了神纹,可惜的是现在的他无法动用神能精气,神纹大都沉寂了下去,根本就抵挡不住神纹闪烁的枝条。

“啪!”

“啊!”

太虚圣子惨叫,钻心的剧痛让他难以忍受。

“啪!”、“啪!”、“啪!”……

楚枫催动翠绿的枝条如神鞭挥动,不断抽在太虚圣子的身上,抽得他血肉飞溅,连骨头都发出崩裂的声音,惨叫声凄厉得让众人感到头皮麻烦。

“噗!”、“噗!”、“噗!”、“噗!”

翠绿色的枝条如利箭般洞穿了太虚圣子的四肢,将他牢牢钉在空中,鲜红的血液不断滴落下来,让在场的许多修士都心惊肉跳。

这可是太虚圣子,同代天骄,可以与老辈人物争锋的存在,如今却被人这般钉在空中,浑身血肉模糊,遍体鳞伤,没有丝毫反抗的能力。

“你说我无法对你的生命构成威胁,现在我倒想试试。”楚枫的眼眸瞬间变得冷冽了起来,脸上那灿烂的笑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冰冷的杀意。

“锵!”

楚枫的体内冲出上百道金色的剑气,在身边沉浮铮鸣,他摊开五指,剑气在铿锵声中汇集在一起,化为一道金光炽盛的剑气,散发出凌厉无匹的气息。

太虚圣子的瞳孔猛然一缩,看着那道金色的剑气,他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毕竟现在的他根本无法使用半点神海精气,就连烙印在血肉中的神纹都沉寂了大半。

“杀你没商量!”

楚枫冷冷吐出五个字,摊开的手掌往前轻轻一拂,金色的剑气“唰”的洞穿长空,直逼太虚圣子的眉心,这样的画面让在场所有人都吃惊。

这是约定的比斗,本不应该出现杀人的情况,可是楚枫竟然真的对太虚圣子下杀手了,而且还当着太虚圣主与众太上长老的面。

金色的剑气犀利无比,众人都能肯定,这剑气绝对可以洞穿虚弱到极致的太虚圣子的眉心。眉心一旦被洞穿,神识海就会崩碎,元神也会跟着溃散,就算是神灵都无法救活了。

“师尊救我!”

太虚圣子吓得肝胆俱裂,终于害怕了,道心不稳,惊恐到几乎要崩溃的地步。

“住手!”太虚圣主猛然沉喝,一指点了出去,“嘣”的一声将金色的剑气崩碎,而后探手将太虚圣子带回了身边,他冷冷的看着楚枫,道:“沐枫!你真是胆大包天,说好只是比斗,然而你却当着众势力的面痛下下手,一个后生小辈,居然不把这么多的前辈强者放在眼中!”

“是吗?圣主想救太虚圣子的心思我自然明白,但却给我强行扣上这样的大帽子,是不是很可笑?”楚枫神色冷漠,指着正阴冷地盯着自己的太虚圣子,道:“他口口声声说要将我碎尸万段,如果是我不敌,圣主觉得他会不会对我下杀手?”

“你休要狡辩,你出手欲杀圣子这是事实,你可知道圣子对于圣地有多么重要,你所犯下的是死罪!如你这等穷凶极恶之徒,我太虚圣地岂能容你!”太虚圣主眸光冷冽,说完对身边的一名太上长老,道:“将这个胆大包天的沐枫拿下!”

“且慢!公平比斗,太虚圣子不敌,你们这些太上长老就要亲自出手,这般欺负一个宗门的弟子,难道真的不要脸面了吗?”雨族那边,一个年约六旬的老者看向太虚圣主等人,他虽然没有散发出半点气势,可是给人的感觉却像是一座大山般压人。

“雨族的道友,这是我们太虚圣地的事情,本圣主惩罚弟子,清理门户,与你们有什么关系,难道你们雨族还想参与我们圣地内部的事情不成?”

雨族的强者眼睛微眯,太虚圣主的话让他无言以对,于是便不再言语了,只是静静地看着那个从太虚圣主身后走出来的太上长老。

“好个太虚圣主!”楚枫心中的怒火熊熊燃烧,他的眸子冷得如万年玄冰,道:“你们神日峰欺我太甚,自今日起我沐枫与你们神日峰势不两立!”

“好个势不两立,你身为圣地的弟子,却说出这样的话来,真是罪大恶极,留你不得!”太虚圣主沉着脸,非常愤怒的样子,心中却是冷笑连连,这正好给了他杀楚枫的理由,这样就算身边那位与太虚峰主是故友的神秘老人也不好出面干涉了。

“沐枫,你大逆不道,竟敢反叛宗门,今日本太上长老便要亲手来清理门户。”那个太上长老向着楚枫逼近,而后探手抓了出去,一只巨大的手掌遮天蔽日,缕缕道纹闪烁,将大片的空间都禁锢了。

这种手段让楚枫非常吃惊,对方能运用大道,已经将神纹中修炼出道的力量和规则,恐怖无比,他瞬间发现自己不能动弹了,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只大手抓落下来。

“你们要杀他,问过老朽了吗?”

神秘老人的声音在这片天地中回荡,拥有道韵,传到众人的耳中如惊雷乍响,让许多的强者都露出惊骇之色。

与此同时,天穹上出现另一只手掌,一把就将那个出手的太上长老拘在了手中,任凭他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不由得惊恐莫名。

“以势压人,以境界压人,不止你们能做到,老朽也能做到,如果想试试老朽的手段,你们尽可再让人出手。”神秘老人身形佝偻,满脸皱纹如刀刻,眼睛浑浊无光,但手段却让所有人都震撼,就这么一把就将太虚圣地的太上长老拘在了手中。

“前辈,这是我们圣地内部的事情,您虽然与太虚峰主是故友,但也不能不分是非庇护沐枫。他反叛圣地,罪无可恕,请您不要插手。”太虚圣主内心惊惧,但却没有放弃要取楚枫的性命,担心他日后成长起来会对神日峰不利。

“太虚峰一脉的弟子向来极少,如今更是没落到了门可罗雀的地步,看来在太虚圣地中真的是没有什么地位了,其弟子可以任意被人打杀,强加这些莫须有的罪名。”老人感慨不已,道:“故友的弟子,老朽保定了。倘若你们想以圣地的门规来陷害他,老朽绝对不同意!”

“前辈您……”

“废话少说!老朽将丑话说在前头,三年内倘若有任何老辈修者对沐枫出手,别怪老朽不客气。如果有人心存侥幸,可以试试老朽的手段,或者将你们的老古董请出来,看看他能在老朽手中走出几招!至于沐枫与同辈修者之间的争斗,老朽不会插手!”

老人很平静地说出这样的话语,让那些大势力的强者心中震动无比。所谓的老古董,他们自然知道指的是什么样的强者,由此也明白了这个神秘老人绝对异常强大,否则岂敢说出这样的话来。

“前辈,您修为深不可测,既然如此我们便给沐枫三年的时间!”太虚圣主的脸色非常难看,他想杀楚枫,可惜没有任何的办法,现在至少三年内不敢再出手,他看着被老人拘在手中的那个老者,道:“还请前辈将我们的太上长老给放了。”

“唰!”

老人的手轻轻一挥,那个太上长老就如流星般飞来,太虚圣主等人赶紧伸手将那太上长老给接住,其身上传来的力量震得太虚圣主与其余的几个太上长老都蹬蹬蹬连连退步,将大片的虚空都踩踏了,不禁面色大变,惊骇莫名。

“噗!”

那个太上长老忽然喷出一口鲜血,刚才被扔飞的时候,他的骨骼与经脉全都被震断了。但是他知道,这只是神秘老人给他的一个教训罢了,否则早已变成了一滩肉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