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09章 有难同当

第一百零九章 有难同当

众修士动身追向楚枫.不夺龙髓誓不罢休.

然而.身后突然传來恐怖的咆哮声.森寒至极的阴冷气息如潮水般淹沒而來.他们骤然转身.所有人的脸色都在刹那间惨变.只觉得遍体生寒.几乎沒有任何犹豫.转身就飞逃.

“妖邪.妖邪啊.“

有胆小的修士吓得几乎要崩溃了.只恨爹娘沒有给他多生两条腿.

“吼”

阴邪生物见眼前的这些人类逃走.发出凶狠的咆哮声.身体瞬间消失在原地.拉起一道道长长的残影.如同瞬移似的出现在某个修者的面前.一把将其头颅抓碎.

阴邪生物非常残忍.抓碎那个修士的头颅后.张口便将其脑·浆给吸入了口中.嘴角带挂着淡淡的白色浆渍.吓得众修士肝胆俱裂.浑身冰冷.像是跌入了完全冰窖中.

看着那张青面獠牙的狰狞面孔.那双黑色的还在滴血的眸子.以及其惨白枯瘦的双手上生着的漆黑尖长的指甲.一切都是那么的令人惊悚.

“跑啊.”

“不要…不要追我……”

……

修士们吓得快要崩溃了.这样的画面太够瘆人.亲眼看到同伴被抓碎头颅.连脑·浆都被吸食了.

“沐枫.你该死.”

“沐枫.我们要将你碎尸万段.”

神脏秘境巅峰的那些修士看到这样的画面.又看向在前方奔跑的楚枫.顿时气得胸膛剧烈起伏.整张脸铁青无比.

此刻.他们自然知道了这根本就是楚枫故意将阴邪生物引來的.那阴邪生物的速度奇快.身体每次闪动如同瞬移.想要彻底摆脱它.绝对不是容易一件容易的事情.

“啊”

回廊中不断响起修士的惨叫声.凄厉而悠长.极度刺激着其余修士们的心理.

阴邪生物每次瞬移就会带走一名修士的生命.漆黑尖长的指甲贯穿修士的与头颅.将其头盖骨生生掀开.露出白花花的脑·浆.然后张开獠牙大口猛吸.这样的画面真的太惊悚了.

“不要啊.不要过來……”

“不.”

“啊”

修士的惨叫声不绝于耳.不过片刻时间.这条回廊中躺满了尸体.每具尸体的头盖骨都被掀开.脑中空空的.脑·浆全都被吸食了.

“吼”

阴邪生物发出凶厉的咆哮.他伸出血色的舌头舔了舔獠牙与嘴唇.似乎意犹未尽.看了看前方正在亡命逃窜的修士们.身体一闪.再次追了上去.

“啊”

回廊中的惨叫声不绝.大量的修士不断倒在血泊中.最先死亡的自然是境界与战力较低的人.在阴邪生物的面前.几乎沒有任何的还手之力.

接下來便是一些境界稍高的修士.可是他们依旧很快被阴邪生物追上.加上在几乎崩溃的情况下.难以发挥出多少的战斗力.不过一招就惨死在漆黑尖长的指甲下.

两百多的修士.不过短短时间.便已经失去大半.剩下的都是些神脏秘境四重天与五重天的人了.

他们一边亡命飞奔.一边回头看向身后追來的阴邪生物.对于在前方奔跑的楚枫更是咬牙切齿.恨得牙痒痒.

“沐枫.倘若我们不死.日后必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众修士放出狠话.对楚枫的恨意与杀意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本來想杀楚枫夺龙髓.他们有两百多人.有绝对的把握.龙髓也势在必得.眼看就要将楚枫追上了.结果形势逆转.害得他们到此刻都在拼命逃亡.

“我说过.贪婪让人失去理智.也会让人丢掉性命.可惜你们就是不信.这能怪得了谁.完全是咎由自取.”楚枫的脸上露出冷笑.对于这些人不会半点的怜悯.

不多时.回廊到了尽头.前方是一片空旷的地域.众修士的脸色露出喜色.到了空旷的地域.他们便可以分开逃走.这样就有很大的机会保住性命.

“吼”

阴邪生物跟着众人冲出了回廊.來到这片空旷的地域上.而楚枫则与众修士分别往不同的方向奔去.他本以为阴邪生物会向着人都的方向追去.可是沒有想到它竟然直接向着自己所在的方向追了过來.

那些修士聚在一起.快速逃向远方.当看到阴邪生物追向楚枫时.一个个脸上都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干脆停了下來.双手抱在胸前.好整以暇地看着这场追杀的好戏.

“沐枫.你应该知道先前那些修士都是怎么死的吧.”

“哈哈哈.他们可是被掀开头盖骨.吸食脑·浆而死.”

“啧啧.可惜了你这个天赋惊人的小修士.要是能成长起來.它日定然能名扬天下.只是今日却要惨死在这古墓中.真是让人好生惋惜啊.”

众修士在远方发出狞笑.满脸得意的神色.

听到这样的话.楚枫并沒有表现出任何的怒意.脸上反而露出了一抹笑容.他转头看了阴邪生物一眼.对方与自己的距离不超过百米.但短时间内还不会被追上.

最关键的是.楚枫发现了一个问題.阴邪生物每次都是直线瞬移.这让他看到了将其的摆脱的希望.而且在这种情况下.只要他一人被追杀.这怎么行.

有福自己享.有难自然要与敌人同当才是.当即调转方向.体内神能与血气同时澎湃.瞬间将速度提升到了极致.如一抹流光般冲向众修士所在的地方.

那些修士双手抱胸.好整以暇.本來是想欣赏楚枫亡命奔逃的狼狈模样.却不想他竟然转向朝着自己等人冲了过來.而阴邪生物也朝这个方向追了下來.

众修士脸上的得意与狞笑刹那间凝固了.一张张得意忘形的脸“唰”的黑得跟煤炭似的.有的更是忍不住爆粗口.转身就逃.那模样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诸位.不要急着走啊.你们不是要我的龙髓吗.來.停下來我们好好聊聊.我一高兴.说不定还真的将龙髓拱手相赠了.”

“尼玛”众修士闻言.一个趔趄差点沒栽倒.口中连连爆粗口.气得肺都要炸了.

楚枫满脸灿烂的笑容.大喊道:“尼玛怎么了.她喊你们回去吃饭了.”

“我靠.”

众修士简直要吐血.气得头发都炸开了.看着身后的楚枫越來越近.他们的脸色就越來越黑.在途中改变了好几次方向.可是楚枫一直都跟在他们身后.是铁了心要将他们卷进來.

“唰.”

突然.楚枫的身体再次加速.一下子就超过了众修士.跑到了他们的前面.这时候众修士看准机会.立刻改变方向.意图摆脱楚枫.

然而.就在众修士改变方向的时候.楚枫也跟着改变了方向.而且由于速度比他们快上些许.始终领跑在他们的前方.恨得众人牙齿都要咬碎了.

“靠.尼玛为什么老是跟着我们.”

“谁跟着你们.”楚枫回头看向众修士.道:“真是做贼的喊捉贼.明明是你们跟着我.难道你们都瞎眼了吗.”

“你……”

众修士一口气沒上來.差点被别憋住.他们有种抓狂的感觉.

“吼”

阴邪生物越來越近了.凶厉的咆哮震耳欲溃.浓烈的森寒之气汹涌而來.让人遍体冰寒.心中发悚.

“啊.”

突然有人发出凄厉的惨叫声.正在奔跑的身体一下子就僵硬在了原地.一直枯瘦惨白.指甲漆黑尖长的手无限伸长.掀开了其头盖骨.里面的脑·浆还在不断跳动.但是下一刻就被出现在其身边的阴邪生物吸入了口中.

其余的修士脸色尽皆惨白.阴邪生物越來越近了.而且其攻击的距离很远.他们今日几乎已经被逼到了绝境.

“这种感觉是不是很刺激.慢慢享受吧.”楚枫大笑.在前方快速奔跑.拉起道道残影.

众修士面色惨白.但听到楚枫的话.惨白的脸顿时变得跟锅贴似的.他们的鼻孔都在冒烟.气得肝疼肺疼胃也疼.

前方的雾气逐渐浓厚了起來.后面有妖邪生物追來.这里的气氛更加的阴森与诡异了.让人浑身颤抖.那些修士都快要崩溃了.

不过.雾气铺盖的地域并不是很广.不多时就穿过了迷雾地带.视野变得开阔起來.

前方有缕缕光芒绽放.隐约中还能听到撞钟的声音.

“当”

钟声悠长.由于距离较远.声中传到耳中已经很小了.但依旧能听得清楚.这种声音给人一种奇异的感觉.在耳边不断萦绕.似乎具有驱散心中恐惧的神奇效果.

“吼.”

阴邪生物听到这样的声音.身体顿时一滞.发出疯狂的咆哮.

“它忌惮这种声音.我们快往声音传來的方向而去.这样就能摆脱这个该死的阴邪生物.”众修士见到阴邪生物的反应.眼中立时绽放出了光芒.原本都快要绝望了.此刻却看到希望.

可是就在他们充满了希望时.阴邪生物的眼中突然爆射出两道慑人的黑芒.其速度瞬间暴增.闪动时满天都是残影.不过顷刻间.便有十几人发出凄厉的惨叫声.惨死在那双漆黑的尖长指甲下.

楚枫听到惨叫声.不禁转身望去.见到这样的画面.心中骇然.

阴邪生物的速度突然变得如此恐怖.这让他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在快速逼近.当下沒有任何犹豫.向着光明透射的那片地域.以最快的速度冲去.

“啊”

修士们的惨叫声尖锐而凄厉.让人头皮发麻.打破了这片宁静的地域.格外的惊悚.

短短片刻时间.四五十个修士全部惨死在阴邪生物的爪下.他们的头盖骨全都被掀开.脑·浆被吸食.圆瞪着眼睛躺在冰冷的大地上.瞳孔中凝固着浓浓的惊恐与绝望.

“你跑不了……”

正在奔向那片光芒绽放的地域的楚枫.脑海中突然响起这样的声音.非常的阴冷与低沉.他虽然沒有转身.但却知道肯定是阴邪之物在使用元神传音.而且能清楚感受到它越來越近了.

这样下去.还沒有靠近钟声传來的地方.就已经被阴邪之物追上.可以想象会是怎样的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