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11章 宝殿金丹

第一百一十一章 宝殿金丹

古寺庄严神圣,却也透着一股神秘。

楚枫来到寺内,感受到深刻的佛道气机与浓烈的佛韵在流转。

这座古刹不知到存在多长的岁月了,建筑物上都有岁月的气息在流淌。佛光普照,照亮古寺,使得这里金碧辉煌,不是奢华之感,而是一种神圣。

楚枫仔细打量着四周的场景,庙宇中有诸多的大殿与僧房,分布在寺内的左右,正中央是一条古旧的青石大道,通向寺庙的大雄宝殿。

临近大雄宝殿的地方有条倾斜向上的阶梯,足足有九十九步。阶梯的青石上竟然纤尘不染,但却让人感觉古意沧桑,其上流淌着久远的气息。

阶梯的两边各有一排石雕的僧人,双手合十竖于胸前,宝相庄严,态度虔诚。

九十九步阶梯,每步阶梯的两端都有一名石雕的僧人,加起来共有一百九十八之多。

楚枫顺着青石大道往前走,逐渐接近青石阶梯,心中莫名有种奇异的感觉,这种感觉很奇特,无端端从心里冒了出来,但正当他仔细去感受时,却发现那种感觉如迷雾般漂浮不定。

“嗡嘛呢叭……”

就在楚枫来到青石阶梯前的时候,整座寺庙中突然响起了诵经声,像是有数百上千的僧人在念诵佛经,虚空中有秘密麻麻的金色佛篆浮现了出来。

一个个金色的佛道卍字沉浮,卍字的四周缭绕着许多的如蝌蚪般的佛篆,晦涩难明,佛韵高深,刹那间让楚枫感到心中一片宁静,心中的执着似乎都在这一刻放下了。

“佛韵高深,佛道深远,佛门广开,大慈大悲,普渡众生,阿弥陀佛!”

轻缓而虔诚的声音自楚枫的口中缓缓响起,他整个人都气质大变,单手属于胸前,仿佛在刹那间生具慧根,看破红尘万丈,化内心无穷执念与苦厄,在普照的佛光下超脱了似的。

“小哥哥?”这时候,小漓儿离开伴生青铜钟离开了楚枫的身体,出现在他的肩头上,伸出白嫩嫩的小手在他的眼前晃呀晃。

“小哥哥,你快醒来呀,你不要被度化呀!”小漓儿很紧张也很焦急,抱着楚枫的脖子,附在他的耳边大声喊。

然而,楚枫仿若未闻,他的神情非常的虔诚,单手合十,静静看着阶梯前方那座雄伟神圣的大雄宝殿,眼睛与内心都纯净得没有丝毫杂质。

他的脑后甚至浮现出了一轮淡淡的光圈,若不是头上生着浓密的黑发,此刻的他看起来真的像是一个闻佛道而看破红尘的僧侣。

不管小漓儿如何呼唤,楚枫始终都平静地看着那座大雄宝殿,脸上逐渐露出忏悔的神色,口中竟然念起了经文。

“小哥哥,你不要被度化呀,呜呜……”

小漓儿哭了起来,粉雕玉琢的精致小脸上满是泪水,她的眉心浮现出仙纹图案,绽放璀璨的光芒,一种难言的道韵弥漫开来。

“当——”

楚枫体内的伴生青铜钟突然传出悠悠钟声,刹那间这片天地中的时空仿佛逆转了起来,这里的一切似乎都在逆着时空长河而行,回到了无尽久远的年代。

同时,一种莫名的意志涌入楚枫的识海,渗透到他的元神内,九大神灵古篆立时闪烁了起来,他的额头突然绽放出缕缕仙光,平静的眸子中精光爆闪,瞬间从先前的那种状态中清醒了过来。

楚枫脸色大变,清醒过来后,脑海中浮现出先前的一幕幕,顿时觉得背脊发凉,双鬓都浸出了冷汗。

“我竟然差点被这古刹内的佛韵所度化!”看着空中沉浮的卍字与蝌蚪般的佛道经文,楚枫仍然心有余悸,刚才所经历的实在是太惊险了。

“小哥哥,你醒了,终于清醒来,呜呜,吓死漓儿了!”小漓儿带着泪痕,可脸上却绽放出烂漫的笑容。

看着她又哭又笑的模样,楚枫心中充满了温馨与感动,伸手捏了捏她的小鼻子,道:“哥哥没事了,漓儿又救了哥哥一次,你真是哥哥的福音。”

“小哥哥,这墓中的古刹好奇怪,这里早就没有僧人了,而且都不知道过了多少万年,可是这些的佛道气韵却聚而不散,看来曾经肯定有个很强的和尚在这里修行过呢。”

“是很奇怪,古刹不知道多少万年了,仅凭其中残存的佛韵便能只知不觉将人度化,这种佛道手段真是惊人。”楚枫变得警惕了起来,时刻坚守心神,顺着阶梯往上走去。

不多时,他来到了大雄宝殿前,宝殿正上方有尊金色的大佛雕像,宝相庄严,满脸慈悲。宝殿的左右两边,各有十余名盘坐在地的高僧雕像,中央则是几个青石蒲团。

这座宝殿内流淌着佛道气韵,神圣无比,楚枫来到殿中央,立时就感受到了深刻到难以形容的佛韵,并且感受到它正在如涓涓细流般渗透到心中,渗透到深识海,渗透到元神内。

楚枫感受到一种玄妙莫测的力量,此刻正在度化他的元神。然而,元神内九个神灵古篆沉浮,将这些佛道的度化之力尽皆消融,难以对他有丝毫的影响。

“世间因果皆有业报,怨业缠身,是为十恶之体。苦海横渡,茫茫无边,手中屠刀,伤人伤己。须知放下才是修行,屠刀落地,苦海茫茫,方见彼岸净土……”

宝殿内突然响起神圣飘渺与带着怜悯众生的大慈大悲的声音,这声音仿佛自另一个时空传来,在大殿内不断回荡,在楚枫的耳边不断萦绕。

楚枫神色平静地看着庄严神圣的大佛雕像,此刻的他有神灵古篆庇护,元神万法不侵,心神没有受到半点影响。

“佛说世间因果皆有业报,若无人执掌屠刀,业报何来?佛说放下即是不放下,不放下即是放下,我的不放下自然便是放下,苦海茫茫有尽头,无需回头亦能见彼岸净土。”楚枫平静回应。

“阿弥陀佛!世间万恶源于心魔,苦厄源于执着,施主执念太深,终究只能害人害己,不如就此放下,遁入佛门,从此万丈红尘皆为过眼云烟,心中苦恼与怨念以及诸多欲望皆可一一明见。届时道身无暇,来世自可窥神道一角,弘扬佛法,普渡众生。”

“佛说众生平等,众道亦平等。佛道讲因果,信来世。然而,我的道,只信奉今生,看得见亦能把握得到,论实求实,心中无虚妄,自可明见真我。佛道今生的修行,为求来世,而我只信当世无敌,轰破一切阻挡,万古长存!”

楚枫最后一句话充满了无穷的信念与无敌的意志,给人的感觉如同一尊神灵俯视苍茫宇宙,拥有无上神姿,而神灵古篆在他的元神内绽放璀璨的仙芒,真龙神血也沸腾了起来,隆隆声响。

“阿弥陀佛……”

大殿中响起神圣飘渺的佛号声,久久回荡不绝,除此外再也听不到其他的声音了。

大约过了一刻钟,整个大殿变得非常安静,落针可闻。

这时候,楚枫在大佛雕像那只托着的手中看到了一个檀木古盒,他伸手一抓,古盒径直飞到了手中,里面传来精深的佛道韵味。

打开古盒,绚烂的金光绽放出来,佛道神辉四溢,里面竟然是三颗如舍利子般的东西,不过它们更像是丹药,表层上有许多的纹络,交织成晦涩的佛篆。

“这到底是什么,是舍利子还是丹药?”楚枫仔细观察,然而却难以得到肯定的答案,不过除了精深的佛韵,他还现在其中感受到了精纯无比的生命精气。

小漓儿也将小脑袋凑了过来看了几眼,纯净的大眼睛中露出思考的神色,道:“这不是舍利子呢,好像是佛道修士凝聚自身的精血与感悟,在化道的时候留下来的东西,它和舍利子不同。”

“凝聚了精血与感悟?难道有如此精纯浓厚的生命精气,其中溢出的佛韵应该就是他们的感悟,也就是他们的佛道法则碎片……”

楚枫那只拿着檀木盒子的手有些颤抖,因为他知道这三颗金丹的价值,先不说其中的佛道法则随便,就单单是内蕴的生命精气就已经非常骇人了,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可遇不可求的修炼资源。

“小哥哥,你要用金丹来修炼吗?”小漓儿看出了楚枫心中的想法,道:“小哥哥,你要小心哦,金丹里面有法则碎片,炼化的时候会攻击你的元神,会形神俱灭的。”

“放心吧。”楚枫笑着摸了摸小漓儿的脑袋,道:“哥哥的元神内烙印的九个神灵古篆,现在还没有沉寂,趁着这个机会正好可以使用这些金丹来修炼!”

说完,楚枫在宝殿中央的石蒲上盘坐了下来,眼下是难得的机会,要是错过了,可就后悔莫及了。

这种佛道修士留下的金丹,通常情况下是不能直接炼化的,不要说里面的佛道法则随便会攻击炼化者的元神,就算是元神抵挡得住,炼化之后,多半也要被里面的佛性所渡化。

金丹,说来只能是佛道的修士才能使用,别的修士若要炼化,毕竟凶险万分。

楚枫的元神并不强大,与修为境界相同,不可能承受得住法则的攻击。不过眼下他的元神中有神灵古篆显化,根本不用担心金丹中的法则会对元神造成伤害,也不担心会被精深的佛韵渡化。

九个神灵古篆烙印在元神中,楚枫无法与之沟通,更无法控制。而今,神灵古篆自主显化,还未沉寂,这便是炼化金丹的最好机会。一旦神灵古篆沉寂了,这些宝贵的金丹便成了无用之物,即便是拥有再神奇的效果,他也没有办法使用了。

楚枫将三颗金丹纳入体内,运转神能精气与生命血气将其包裹与炼化,里面涌出磅礴精纯的精气,一瞬间就将丹田给填满了。

金丹中有残缺的佛篆飞了出来,那些符篆流转着精深的佛韵,其上缭绕法则,不断向着楚枫的元神与识海靠近,并且发动猛烈的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