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33章 真龙绝世威

第一百三十三章 真龙绝世威

曾经无敌九天十地的太初真龙体,时隔万古岁月,元神念苏醒,重现于世。

他浑身金光璀璨,如一轮燃烧的神日,脚下一条金光大道贯穿天地两极,所经之处,彩霞万道,瑞气喷薄。

金光大道如连通宇宙两端的不朽神桥。神桥上大道气息流转,瑞彩万道,神霞艳艳,更有诸多异象显化。

龙飞凤舞,神龟吐瑞,麒麟啸天,白虎腾空,朱雀展翅……

九天上大道天音奏响,仙乐阵阵,丝竹悠扬,满天的光雨纷洒,绚烂到了极致。

神灵的气息弥漫乾坤,笼罩整片星域,并且向着宇宙的深处不断蔓延。

这是一种浩瀚莫测的威压,整颗古星的生灵都忍不住颤抖,方圆多少亿万里的大地都笼罩在这股强绝的盖世神威下。

神桥般的金光大道太耀眼了,各种纷呈的异象神异不凡,而神桥上的那道金色身影更是拥有绝世的无上神姿。

他在神桥上漫步,每一步落下,这片星空都跟着其脚步的节奏而律动,这个宇宙似乎都在摇颤,这样的威势让亿万生灵几乎要窒息,心神战栗,不由自主伏跪在地。

“曾经的河山,我用血与骨守护过的河山,时隔万古,我又回来了……”

金色虚影发出悲凉而沧桑的声音,他的声音响遍了整颗天殇古星,萦绕在每个人的耳畔,让所有人都震撼莫名。

“神灵!神灵出现了!”

“难道还有神灵活到了当世么?”

“这个大世刚刚到来,没想到就有神灵出现,看来我们将来不用担心黑暗动乱了……”

“无上神灵,您庇护苍生,功德万载,我们世世代代铭记在心。这一世的黑暗动乱即将来临,请求神灵阻挡神禁绝地,守护我们的土地,护我们安平啊……”

……

神城内外,亿万人跪拜在地上,看着不朽神桥上那道拥有无上神姿的金色身影,他们虔诚叩拜,对古时的黑暗动乱了解甚多的老人们甚至留下了泪水。

金色虚影在神桥上漫步,深邃的眸光扫视山河大地,发出沧桑的叹息。紧接着他的目光就变得霸道与凌厉,一股绝世威压瞬间席卷整片星河,不知道多少的生命古星都被笼罩了,万族生灵瑟瑟发抖。

黑暗与冰冷的星空中,一颗颗古星沉浮,在那些生命古星上,不知道有多少的目光都望向天殇古星,充满了敬畏。

“我为苍生洒热血,苍生弃我如敝履……”悲凉的声音在整片祖龙星域中回荡,九天上大道秩序交织,鲜红的血云突然涌现了出来,如浩海波涛般翻腾。

“吭——”

金色虚影的体内冲出九道炽烈的紫金神华,化为九条紫金真龙,发出惊天动地的龙吟。

它们在天宇上穿梭,时而闪现在人们的视线中,时而没入血色的云层中。与此同时,九天上落下倾盆血雨,除了几大神禁绝地,几乎覆盖了这个古星的每一寸土地。

倾盆血雨冲刷无尽的大地,像是要将世间的丑恶与污秽都冲洗干净,这天地间弥漫着一股难以难说的无奈与悲凉,这种感觉渗透到每个人的骨子里,让人们不由自主想要落泪。

九条紫金色的真龙在天宇上穿梭吟啸,倾盆血雨冲刷大地,整颗古星的人都看到了这样的景象,原本虔诚无比的人们,此刻却满脸惊恐,伏跪在地上颤抖个不停。

“怎么会这样……”

“不是神灵,他不是神灵啊!”

“他是真龙体,禁忌与不祥的人啊。真龙体不是早就死去了么,怎么可能还会活在世上……”

“这是修炼到人道绝巅的真龙体,他的大道已经扩散到了宇宙中,禁忌与不祥定然会影响到我们所有人……”

“我们不要拜他!他是禁忌与不祥之人,虽然曾经血战神禁绝地,庇护过苍生,但是他始终会给我们带来不祥,这样的人只有与神禁绝地中的存在同归于尽才是最好的归宿……”

……

这颗古星上不知道多少的人发出颤抖与惊恐的声音,知道金色虚影不是神灵而是太初真龙体,虔诚的态度顿时变成了深深的恐惧,心中充满了排斥。

人们虽然不愿意跪拜,但在这种威压下却只能匍匐在地,加上心中的恐惧,身体颤抖得厉害。

“神灵……”金色虚影的眸光变得有些迷离,立身在神桥上自语道:“将来你们会真正的明白,心中崇敬的神灵,到底会不会庇护你们……”

话落,金色虚影踏着不朽神桥消失在了神城这片地域,神桥延伸到了东方神州两大神禁绝地之一的神葬荒脉中。

靠近那片地域的修士见到这样的画面,顿时通过传送阵台将消息传向各地。

天下沸腾,太初真龙体去了神禁绝地——神葬荒脉,难道他是要与里面的恐怖存在大战吗?

神葬荒脉位于东方神州南域,这是一片荒古山脉,里面古木狼林,异兽横走,凶禽横天,自古以来都没有修士敢踏入其中。

荒脉中群山巍峨,有神秘而诡异的气息在流转,金色的不朽神桥贯穿无尽的长空,直接横在了神葬荒脉的上空,这片荒脉中的气氛顿时变得冰冷至极,有难以言喻的杀意在弥漫。

金色虚影脚踩神桥,瞬息就来到了神葬荒脉上空,他立身在神桥上俯视这片荒脉,眸光霸道而凌厉,像是能洞穿乾坤宇宙,如同两盏神道仙灯在燃烧。

“哼!”神葬荒脉深处传来冷哼,紧接着便有冷漠无情的声音响起:“太初真龙体,你跑到这里来逞威,这是要发动至尊神战吗?”

金色虚影并没有回应,只是将眸光投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这时候,另一个冷漠的声音响起:“不要理会他,不过是元神念而已,时间一到自然会消散,与他动手根本不值得。”

……

整片神葬荒脉都沉寂了下来,再也没有任何的动静与声响,这里寂静得诡异,就连那些异兽与凶禽都看不到了。

金色虚影脚踏神桥,几乎走遍了神葬荒脉的每个角落。最后,脚下的金色神桥“唰”的贯穿无尽的长空,延伸到了南方蛮荒大陆的神禁绝地——神魔谷上空。

这一日,金色虚影走遍了这颗古星所有的神禁绝地,里面的恐怖存在没有出现,他如入无人之境,似闲庭信步,这样的神姿让人震撼。

当世,人们只听说过古时八大真龙体的传说,却无人亲眼目睹他们的无上神姿。

而今,金色虚影将这宇宙间最可怕的几个地域走了个遍,这是何人的威势与霸气!关于他的消息不断从各个传送阵台相互传递。

楚枫与雨馨听到这样的消息,兴奋与激动的同时忍不住感到深深的难过,他们知道金色虚影的时间不多了。

……

东方神州南域,一片荒凉的野地中,金色虚影坐在一座长满杂草的坟包前,由于年月太久远,其实都看不出是坟包了,墓碑也早已经残破得不成样子,其上刻着墓铭已经被岁月抹去。

金色虚影眼中含着泪光,他将残破的墓碑凑到一起组合起来,手掌轻轻地摩挲着在岁月中已经风化的碑面,眼中的泪水“嗒”的滴落在墓碑上。

“双儿,我来看你了,这万古岁月,你一定很寂寞。你放心,我很快就会来陪你,再也不会离开你,不让你受到伤害……”

金色虚影呢喃,拿出一壶散发出幽香的甘醇老酒在墓前洒了一些,道:“双儿,还记得桃花酿的味道吗?以前每次回到你的身边,你总是酿好了酒等着我,你的笑容,你的温柔,永远都让我觉得那么的温馨……”

“你不在了,那些故人也都不在了,这无情的岁月抹杀了太多。万古后的今天,我走遍亿万里河山,却连故人的坟墓都找寻不到。有时候我在想,就算是得到了永生,这种举世皆寂的日子又有什么意义,还不如长眠不醒,陪你酣睡……”

这个夜晚,天上的月亮很皎洁,荒凉的野地中,长满杂草的坟包前,金色虚影轻轻抚摸着残破的墓碑,说了好多好多的话,他的眼中有泪水,脸上有回忆与温馨,就这样渐渐的化为光雨,纷纷扬扬消散在天地中,如同绽放的烟花般绚烂……

曾经无敌天上地下的太初真龙体,时隔万古岁月,元神念复苏,可惜却不能长存于世,终究是化为绚烂的光雨消散了。

没有人知道他最后去了哪里,也没有人知道他已经不在世间了。不过那些大势力中的强者却很清楚,就算是上代太初真龙体,距离当世的时间也非常的漫长,不可能活到现在。

他们知道,金色虚影只是太初真龙体的元神念而已,既然是元神念,便不可能长存于世,终究是要消散的,这也让他们深深松了口气。

这样一尊能与无上神灵争锋的太初真龙体,给当世的修者太大的压力了,就算是那些万古神朝与神灵传承都觉得难以呼吸,他们镇压底蕴的神道仙兵在感应到金色虚影的气息时都不由自主颤鸣了起来。

这个深夜,无上大道的气息消散了,至此人们终于可以确定,太初真龙体的元神念已经逝去,这让当世那些有志神道路的修者如释重负。

之前,他们始终都在担忧,担心金色虚影不是元神念,那样的话对于他们日后的神道路将会造成极大的影响。

人道绝巅的太初真龙体虽然不是神灵,不会占据仅有的证道神灵天位的一席,可是他的道太过霸道,对于宇宙间的秩序是有影响的,从而对想要证道的天骄来说就如一座屹立在道路前方的高山,阻断了他们的前路。

太初真龙体的元神念逝去了,笼罩在天地间的那股绝世气息也跟着消散了,可是人们心中的惊恐与震撼却久久未能消散。

人们体会到了真龙体的可怕,尤其是年轻的修士,对于太初真龙体这种血脉充满了忌惮与深深的敌意。当世若有这样的血脉出现,将来必定是神道路上的一大阻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