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35章 杀手

第一百三十五章 杀手

神城似乎比以往更加热闹,来往的修士逐渐增多。

楚枫刚从天骄别院走出来,立时便感受到了不同于以往的气息,整座城池比变得喧沸了不少,即便是相距那些繁华热闹的街道较远,但那喧沸的声音依旧传了过来。

神城还是神城,但城内的情况却远远不同于以往了。

楚枫算了算日子,从离开神城进入世家古墓到今天,已经足足两个多月了。

这段时间中,古墓内外的变化与因此而牵动的神州修炼界的变化,对于楚枫来说都是未知的。

天骄别院外面相对来说比较安静,那些喧沸的声音传到这里已经非常弱了。

楚枫站在别院大门口,静静地看着正前方的宽阔街道。

这条街道上平时没有行人,非常冷清。

走在这条街道上,楚枫的心中却一直在想世家古墓的事情。如今的世家古墓到底是怎样的情况,里面的修者是否都已经离开了,晴雪又在何方,有没有遇到危险。

金色虚影曾说过,晴雪身有大气运,无论遇到任何凶险都能化险为夷,可楚枫还是忍不住担忧。毕竟晴雪对于他来说太重要了,在他的心中是与母亲并列的最重要的两个女人之一,他无法接受她有任何的闪失。

所谓关心则乱,在楚枫的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冷清的街道上,两边的柳树抽芽,纤细的枝条在风中轻轻摇曳。这里没有一个行人,楚枫甚至能听到自己的脚踩在青石街道上的声音。

然而,就是在这样冷清的街道上,楚枫才离开天骄别院不足五里路,心中便隐隐升起一丝危险的感觉,仿佛在暗中有冰冷的眸子在盯着他,如芒背刺。

楚枫心中一惊,这种感觉让他感受到了一股森冷的寒意。走在这条冷清空旷的街道上,他不禁提高了警惕,并且放开神念仔细感应四周的动静。

楚枫的脚步不急不缓,有节奏地迈动着,除了街道两边在风中摇曳的柳树,这条街道就只有他一人,可是却有一股冰冷的杀意在弥漫,让这里的温度逐渐变得冰冷而刺骨。

“出来吧!”

楚枫突然停下了脚步,冷冽的眸光扫视四方,体内的神能精气与血气缓缓奔涌,他的肌肤开始流转宝光。

这一刻,这里的空气似乎都凝固了,温度骤然下降,森寒的杀意迎面而来,给人以置身于冰天雪地中的感觉。

“嗡!”

正前方的空间突然裂开,一道凌厉的指芒洞穿长空,瞬间射杀而来,直逼楚枫的眉心,一个身穿黑袍,眼神冷漠的黑衣人也随之出现,身形如风般扑杀而来。

“嘣!”

楚枫运转伐字诀,并指迎了上去,一道金色的指芒透指而出,霸道与凌厉的气息顿时就弥漫开来,金色的指芒拥有恐怖的穿透力,一下子就将黑袍人的指芒崩碎了。

楚枫轻轻踏脚,身体如一道闪电般冲向前方,金色的手指直点黑袍人的眉心。

“哧!”

这时候,楚枫身后空间突然裂开,又一个黑派人出现,手中一柄泛动寒光的长剑刺破虚空,迅疾如电,瞬间就逼近了楚枫的后脑勺。

楚枫眼眸微凛,一股森寒的杀意袭上心头,他的手指保持攻击的姿势,头部骤然后仰,寒光闪烁的长剑“唰”从头顶上刺过,几率黑发轻轻飘落,犀利的剑气让他的头皮泛起一股寒意。

“噗!”

楚枫避过了身后的袭杀,进攻的双指透射出一道金色的指芒,瞬间洞穿前方那个黑袍人的眉心,指芒自其后脑贯穿而出,带起一股鲜红的血液,黑袍人双眼圆瞪,轰然倒地。

这一切都在电光火石间,一名黑衣人死于指芒下。楚枫的身体骤然斜飞十余米,同时转身看去,那柄寒光闪烁的长剑“唰”划破长空,迸射出慑人的剑气,调转而回,舞动满天的剑光,铺天盖地杀来!

“杀手?”

楚枫的眼眸中寒光爆闪,双手于身前一划,一面金色的古盾凭空显化,铿锵声中将所有杀来的剑气全都抵挡。于此同时,他的手势突然一变,捏出一个印诀,天空中出现一道形状如山岳的金色大印,“嗡”的一声镇压而下。

“轰!”

大片的空间都在金色的大印下崩裂,一股恐怖到让黑袍人惊悚的力量镇压下来,仿佛真的是一座山岳落了下来似的。

在这种霸道的镇压力量下,黑袍人的身体不禁猛震,双腿颤抖,他猛然抬手击向上空,想要抵挡住金色的山岳。可是他的手刚刚接触到伐字诀演化出的山河印,手骨立时传出骨裂声。

“想要杀我没有那么容易!”楚枫拂了拂衣衫,脚步一迈,身体消失在原地,瞬间来到了黑衣杀手的面前,一把锁住了其咽喉,道:“说,你们这个杀手组织叫什么,雇佣你们来杀我的人是谁?”

“只要是我们接下的生意,谁也别想活下来,这次是我们低估了你的实力,下次必取你项上人头!”黑衣杀手与楚枫冷漠对视,他的眼神非常的冰冷,完全没有半点对死亡的恐惧。

楚枫平静地看着黑衣杀手,道:“听你这话,你们这个杀手组织似乎很强大?”

“强大到你不可想象!”黑衣人的嘴角泛起一抹森冷的笑容,补充道:“就算你再强大一百倍,最终也难逃死亡的结局!”

“噗!”

楚枫一下子拧下了黑衣杀手的头颅,其脖颈中的血液如喷泉般冲了出来,无头尸身轰然倒在街道上,血液顺着街道青石间的缝隙不断流淌。

他知道不可能从黑衣杀手的口中得到有用的信息,继续逼问下去也没有结果,只是白白浪费唇舌而已。

看着手中鲜血淋淋的头颅,楚枫掀开罩黑袍,露出的是一张苍白而普通的面孔,没有任何的特征。紧接着,他蹲下身来,开始查看黑衣人的身躯,结果依旧没有发现任何标志。

楚枫看了看四周,这街道很冷清,平时没有行人,刚才的一幕自然也就没有人发现。他沟通神海,以蓝色的离火将两具杀手的尸体焚烧成灰烬,而后快速离开了这里。

“我刚刚离开天骄别院,杀手就出现了,看来是早就知道我的行踪,所以一早就在这条街道上隐藏了下来,等我出现!”

楚枫边走边思考,脑海中闪过几种可能,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处境非常不好,被神秘的杀手组织盯上,这是非常头疼的事情。这些杀手,一旦接下了生意,必然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将会永无休止的纠缠下去。

“天骄别院中都是雨族的人,而且全都是雨馨的心腹,应该不存在将我的消息泄露出去的事情。排除这个可能的话,剩下的就只有天演者的天演神术才能解释了。”

“可是天骄别院中布下了防御大阵,一般的天演者未必能渗透大阵算出我的行踪,莫非是李家请来了神算术更加高明的天演者,亦或是太虚圣子请来的天演者?”

楚枫反复思考,最后排出了雨馨的属下泄密的可能与太虚圣子请杀手的可能。

这两者的可能性非常的小,天骄别院的人都是雨馨的心腹,而太虚圣子对他则是恨之入骨,恨不得能亲手将他抽筋剥皮,请杀手的几率几乎等于零。

“想来想去,李家的可能性最大,毕竟他们之前就请过天演者。不过这些杀手组织的要价定然不菲,李家不知道付出了怎样的代价才请动这些杀手的。看来李家的家族宝库中还有不少的资源,既然如此我何不找个时间去看看,要是能有我需要的那就再好不过了。”

不多时,楚枫走出了冷清的大街,来到了人来熙攘车水马流的街道上。走在人群中,他分外的小心,担心有杀手会隐藏其中,趁机出手。

“没想到这次古世家墓葬竟然会掀起这么大的风浪,也不知道那些进入其中的修士能有多少人活着出来。”

街道边的小巷前,几个修士围在一起,楚枫刚好路过,听到了他们的议论声,立时便停下了脚步。

“是啊,这次的事情可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那世家古墓竟然移动到了那座诡异山脉中央的山峰低下,而后又从原路返回到了最初的位置。然而,谁都没有想到的是,古墓竟然在那个时候崩塌了。”

“嘿嘿,幸好当时我们没有头脑发热冲进去寻宝,不然恐怕已经化为尸骨了。听说各大势力的人从里面寻找出了好多的尸体,他们的那些年轻弟子大部分都死在了里面,至今为止只有一部分年轻强者活着走了出来。”

“谁说不是呢,做人要有自知自明才能活得长久,知足常乐才是真。”

“哎,谁能想到世家古墓如此妖邪,古墓崩塌后竟然连各大势力的强者手持王者道兵都打不开。就算古墓的主人曾经为圣,可是这么多万年过去了,其布下的防御阵纹也应该消磨得差不多了吧,王者道兵应该轻易将其轰开才对……”

“是啊,古墓透着邪异,可是里面的东西更加邪异,各大势力先后带来圣兵与不朽圣兵,虽然轰开了古墓入口,但却打不开其他崩塌的地方,还被里面的神秘物体反击,差点殒落……”

“还是万古神朝与神灵传承厉害,听说前不久有人带来了两件神道仙兵,一件封锁那片地域,一件强行轰击古墓。据说崩塌的古墓被轰开后,发现与神道仙兵抗衡的竟然是一口远古留下来的青石棺椁……”

“什么?万古神朝与神灵传承早就将那片地域封锁了,除了大势力的人谁都不知道情况,你是听谁说的?”

“别管我听谁说的,这个消息绝对不会有错,真的是一具古老的青石棺椁,里面多半葬着远古的某位神灵,否则岂能与神道仙兵抗衡。听说万古神朝与神灵传承的人想以神道仙兵强行打开棺椁一探究竟,可是最终却未能成功。”

“神灵的棺椁!这太惊人了,简直骇人听闻!那具青石棺椁被他们带走了吗?”

“当然没有,青石棺椁最后震开神道仙兵的大道秩序和空间封困,破空飞走了,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那些神灵传承与万古神朝的人估计正在四处寻找神灵的青石棺椁呢,若能得到神灵的一滴血液,那必然是无价之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