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41章 撞见美人浴

第一百四十一章 撞见美人浴

回天骄别院的路上.楚枫虽然在思考.但也非常的警惕.惹上杀手组织.无论何时都不能大意.否则随时都有可能饮恨.

黑衣杀手并沒有出现.或许他们一共只來了两批人.根本沒有想过如此多的杀手会奈何不得年仅十七岁的少年修士.

回到天骄别院.楚枫的心神总算可以暂时放松.不用那么紧绷着了.

“是跟着金元宝他们去九龙山内部.还是劝他们不要前往.这件事情我还是和雨馨商量商量吧.贵为雨族千金.或许她能想到好的办法.”

楚枫微微思考.而后向着别院深处的密室走去.却发现雨馨已经出关了.当下便前往她所住的清雨轩.

清雨轩很安静.这里是雨馨的住所.除了白日间有婢女在此.夜晚并沒有人守护.毕竟别院中除了楚枫与小沫的爷爷.其余的都是女子.加上雨馨生性喜静.便沒有人派人守在外面.

清雨轩是一座精致的小雅苑.里面的亭阁楼宇雕梁画栋.假山池塘.花草树木.可谓风景如画.

如今时间尚早.只是刚入夜不久而已.想來雨馨还沒有休息.楚枫來到这里后便沒有呼喊.径直走向正中央的楼阁.

楼阁的底层沒有雨馨的身影.这里的陈设很精致.也很淡雅.给人一种清新而舒适的感觉.

楚枫四处看了看.耳中突然听到隐隐的歌唱声.如同天籁般动人.他的脸上不禁露出笑容.向着通往二楼的楼梯走去.

來到二楼.楚枫看到了一道绣着白色花草的浅粉色屏风.天籁般的歌声正是从屏风后面传來.他不禁莞尔.从歌声中可以听得出來.雨馨的心情相当的好.竟然哼起了歌來.此刻她在做什么.楚枫感到非常的好奇.

他來到屏风前.而后从左边绕了过去.顿时整个人都愣住了.就在他的身边不足半米的古香木架上挂着白色的衣衫.薄如蝉翼的粉色天丝内衣.散发出淡淡的女儿香.

方大约两米.那里有个白玉石雕琢而成的浴缸.一丝不挂的雨馨正在其中沐浴.她的右腿高高抬起.晶莹的足弓绷得笔直.右手正轻轻的往上面浇着温水.

散发着蒸蒸热气的白玉石浴缸中.美人比玉生香.有些微湿的青丝垂落在脑后与左右.发稍漂浮在水面上.那只高抬的修长**嫩白如玉.肌肤泛动着晶莹的光泽.其上沾满了浅粉色的花瓣.一颗颗水珠随着绷得笔直的玉足顺着缓缓滑落.划过美丽的小腿.流到那让人几欲喷血的丰满大腿上.

楚枫惊呆了.怎么也沒有想到屏风后面竟然是这样香艳的画面.身为神纹秘境的修士.完全沒有必要使用这种凡俗的方式來沐浴.通常情况下只需调动精气净身.便能让身体保持绝对的洁净.

这种情况完全是楚枫始料未及的.以至于他呆滞在原地.完全反应不过來.

由于楚枫站着.目光便可居高临下.几乎将雨馨的玉体一览无遗.可以看到她身前的香艳场景.完美的双峰尽收眼底.甚至是那更为神秘的地方都隐约可见.

大约过了数个呼吸的时间.楚枫总算是回过了神來.立时收回目光想要退到屏风后.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正在享受着花瓣浴的雨馨也感应到了有人接近.且气息非常的熟悉.惊得瞬间转过头來.

四目相对.两个人都愣住了.脸上迅速充血.一片通红.

时间似乎在这一刻静止了.不管是楚枫还是雨馨都感觉大脑一片空白.睁大着眼睛.红着脸.张着嘴.却是什么声音都发布出來.

楚枫是感到自责与尴尬.而雨馨则是羞涩与心慌.两人的表情相似.可心情却迥然不同.

“雨…雨馨.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在沐浴……”楚枫张了张嘴.尴尬到说话都不利索了.

雨馨的脸更加的红了.简直能滴出血來.心中更是如小鹿乱撞般怦怦跳动.十九年來.她的身子第一次被一个男子尽览无遗.

她羞涩、慌张、不知所措.甚至还有丝丝莫名的幸福.这种感觉让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以近乎哭泣的声音说道:“你…你还不转过身去.”

“哦.好的.”

楚枫这才真正回过神來.快速转身退到了屏风后.感到懊恼与自责.心中一片凌乱.

“哗啦啦”

屏风后面传來水流涌动的声音.雨馨从白玉石雕琢的浴缸内飞身而起.绝世玉体彻底暴露在空气中.每一处都美到了极致.这样的玉体足以让天下男人都疯狂.

她纤手一挥.古香木架上的衣衫接连飞來.很快就穿戴完毕.降落到了浴缸外.看着屏风后面那道模糊的身影.脸上的红霞更加的红艳了.

雨馨从未想过会有这样的一幕.闭关修炼一月.只是想好好沐浴放松下.不曾想楚枫无声无息走了进來.将她的身子给看光了.

想到自己刚才**高抬.那羞人的画面.雨馨眼中的羞涩就如同一汪荡漾的秋水.几乎快要滴出來了.不知为何.她发现自己对这件事情沒有半点恼怒.完全沒有生气的感觉.

“楚枫……”

雨馨从屏风后走出來.羞涩得抬不起头來.但她却拉着楚枫走到摆放白玉古琴的地方.自己则面琴而坐.将美丽的背影留给他.

房中的气氛有些旖旎.雨馨坐在玉琴前不说话.而楚枫坐在旁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不禁暗恼自己为什么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这个时候來.

“雨馨.刚才的事情.我真不是故意的……”

“十九年來.你是第一个看到我身子的男人.而且是还什么都看到了……”雨馨的声音很小.小到几乎听不清楚.

楚枫闻言心中一震.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所有的话仿佛都哽在了喉咙处.雨馨说得沒错.他已经将她的身体都看光了.无论怎么解释都沒用.如果当做什么事情都沒有发生.他与那些渣男人有什么区别.就算是晴雪知道了.或许都会看轻他.

在这样的情况下.楚枫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可是他却不能说出口.曾经的那些年中.她的心被晴雪填满.后來渐渐的有了别人挤入心间.每当想到这些.他都不愿意承认.总是强制自己不去想.

楚枫觉得自己的心很矛盾.最爱的明明是晴雪.为何在这些年來心中却又会想起别的女人.曾经他觉得自己是专情的人.可是渐渐的却发现.想要做到真正的专情很难很难.

他不是草木.他是血肉之躯.怎能无情.想起曾经的那些经历.黎歆的照顾.西熙雅的帮助.神曦给的温暖.真的能无动于衷吗.

黎歆与西熙雅也就罢了.但是神曦在楚枫的心中却早已有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离开龙渊泽这几年的时间.他时常都会想到她.

自那时候开始.楚枫就开始怀疑自己.开始恼怒自己.可是无论如何恼怒与自责.心中的感觉都明确地告诉他.对于神曦的感情不单单是将他当成一个姐姐.其中还有别样的情怀.

身在龙渊泽的时候.楚枫还沒有意识到什么.那时候的他年纪尚小.对此很懵懂.只知道自己想和清雪相依相伴.对于神曦的感觉停留在类似亲情的上面.

可是离开龙渊泽回到这个世界.这些年的经历让他变得成熟了.他再也不是以往那个十五岁都不到的小少年.如今的他已经十七岁多了.对于感情也懂得了很多.

这些日子來.想到神曦.他就有种异样的情怀.这种感觉告诉他.神曦在他的心中不再只是姐姐.后來又有雨馨对他亲睐有加.世家古墓中更是生死与共.

经历了这些.感动中有种情怀悄悄滋生.当楚枫感觉到的时候.这种感觉已经存在.难以抹去.若说对于雨馨沒有半点感觉与感情.那是不可能的.除非他的心是铁做的.

今晚又遇到这样的事情.给了楚枫很大的心理冲击.让他更加明白了自己的心.真的对雨馨有了男女之间的感情.虽然不算很深.但却无法就此抹去.

身为一个男人.楚枫自问做事无愧天地.他不求顶天立地.但至少要尽量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要对得起身边关心自己的人.

然而.此刻的他却陷入了两难.

楚枫很清楚.雨馨对他有感情.既然看遍了她的身子.那么身为男子就应该勇敢面对.去解决这件事情.可是想到晴雪.什么话他都说不出口了.因为他不能那样做.

房间里的气氛非常的沉寂.从先前的旖旎逐渐变成了沉重.聪明如雨馨.岂能不知道楚枫的心思.她已经从羞涩中恢复了归來.转过身來看着他.

从楚枫的眼神中.雨馨看到愧疚与自责.她展颜一笑.刹那芳华让人惊艳.她抓住了楚枫的手.轻松地说道:“今晚的事情你不要太在意.我知道你不是有心的.我们都是修炼界的人.沒必要那么拘泥.”

“雨馨.我……”

“不要说了.”雨馨伸手掩住楚枫的嘴.浅笑着说道:“你不必为此而自责.也不要有任何心理负担.雨馨只有一个要求.将來若有机会.请你介绍我认识晴雪姐姐.”

楚枫微怔.不知道雨馨为何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但也沒有想太多.对于雨馨的善解人意.心中充满感动的同时也非常的惭愧.他觉得自己这样的行为真的不像是个男人.可是他怎能背着晴雪给别人的女人承诺.

“雨馨.你真善解人意.是个极好的女子.”楚枫沉默后发出叹息.道:“我楚枫欠你的.将來有机会定会报答你.”

“谁要你报答了……”雨馨的眼中闪过一抹黯然.但很快就恢复了笑颜.道:“当初你舍命救我的时候.难道也是盼着我日后报答你么.”

楚枫闻言不禁有些尴尬.道:“当然不是……”

“既然不是.我又何尝稀罕你的报答.”雨馨浅笑嫣然.道:“帮你、理解你.是因为雨馨将你当做最好的朋友.以后不要再说这种生分的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