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52章 大战任我狂

第一百五十二章 大战任我狂

九龙逐道山的上空.神凰仙翎绽放万道神光封印了方圆百里的空间.而破天战矛和乱天鼎则不断发威.一次又一次轰击山峰.神道秩序与山峰上流转的星河神辉对碰.那是星河道神图的无上神能演化而成的.

“轰”

神凰仙翎的神光隔绝的空间内传出惊天动地的巨响.里面茫茫一片都是神道仙芒.无尽的神道秩序在闪耀.拥有诛仙伐神般的盖世神威.恐怖无边.

若非有神凰仙翎隔绝.这种余波冲击出來.恐怕足以让方圆数千里的一切事物都毁灭.就算是天上的星河都会被击穿.

……

楚枫和雨馨终于來到了山脉深处.降落在最近的一条大裂缝前.这里到处都是人.大部分沒有进入山脉内部.只是來观看热闹的.

密密麻麻的修士.黑压压一片.几乎望不到尽头.难以想象有多少的人.其中有人认出了楚枫与雨馨.不禁将目光投了过來.

今日來此的年轻强者太多了.本來楚枫和雨馨來此也很正常.可是他们同时出现.看起來关系还不错.这便让人们感到吃惊.

“原來太虚峰传人沐枫竟然和雨族的千金关系匪浅.难怪他会不惧怕太虚圣子.”

“唔.这也是了.太虚圣地早已沒落.而身为半神传承的雨族则十分鼎盛.论实力强过太虚圣地许多.沐枫与雨馨仙子交好.有了她的支持.自然可不惧太虚圣子了.”

“嘿嘿.都说一个强大的男人.身后通常都有个更加强大的女人.不过.靠着女人总归是有些不好的.”

“我倒不觉得沐枫是靠女人.他只是太虚峰的弟子.雨馨仙子则是雨族的千金.身份何等高贵.而且生得倾国倾城.气质柔美.所以.她最多只是看中沐枫的潜力.只是朋友的关系罢了.即便是支持也是有限的.这些时间以來沐枫能创出威名.靠的还是他自己的本事.”

……

人们议论纷纷.这里非常的喧嚣.各种各样的声音都有.不过楚枫和雨馨的耳力何等敏锐.在众多嘈杂的声音中听到了这些话语.

“楚枫.你不要多想.世人不明情况.总喜欢乱嚼舌根.”雨馨认真地看着楚枫.生怕他会因为那些议论声而感到心中不快.

楚枫摇头一笑.对这些根本不在意.道:“这么多年來我听到的闲言碎语实在太多.别人怎么说我怎会去理会.我只要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行了.”

话说的时候.楚枫和雨馨走到了裂缝深渊前.下面漆黑一片.深不见底.有阴森与诡异的气息弥漫出來.让人忍不住有通体发寒的感觉.

“我准备下去了.祝我好运吧.”楚枫灿烂一笑.露出洁白而整齐的牙齿.他的表情显得非常的轻松.半点沒有即将去涉险的压力与担忧.

“你呀……”雨馨摇了摇头.她的神色却远远沒有楚枫那么轻松.如画的黛眉轻蹙.美眸中有着深深的忧色.她将手伸向楚枫的脸庞.为他理了理几缕散乱的黑发.轻声叮嘱道:“此去千万要小心.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要保重自己.生命比什么都重要.你一定要活着出來.我会在这里一直等着你.不要让我担心.更不要让你娘和晴雪伤心……”

雨馨的眼眸很柔.充满了担忧.她为楚枫理头发的动作也很温柔.让楚枫感受到了一股说不出的温暖.不过她这种大姐姐叮嘱弟弟般的感觉也让楚枫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雨馨的确比楚枫大两岁.可是论心性.楚枫或许比她更加成熟.

随着年龄的增长.楚枫的血脉深处的霸道逐渐显现了出來.对于身边的人.觉得应该是自己去照顾她们.而不是被她们当做弟弟般照顾.他不太喜欢这种感觉.骨子里的霸道让他在这方面有些大男子的心性与征服的欲望.

“真把我当做弟弟了.”楚枫将雨馨的手拿下來握在手中.眼神变得有些霸道:“我若死了.将來谁在乱世洪流中庇护你们雨族.”

话落.楚枫毅然转身.一步迈向裂缝深渊.

“沐枫.你果真來了.想死在山脉内部.可惜你得问问我给不给你机会.”就在楚枫正要跳下深渊进入山脉内部的时候.一道冷漠而霸道的声音自远处传來.声音刚落下.一直紫气滔天的大脚便踩踏了下來.如同山岳般镇压而至.“嗡”的将楚枫头顶的大片空间都崩开了.威势惊人.

楚枫伸手将雨馨推开.他沒有抬头去看來人.闻其声便知其人.这声音太熟悉了.正是不可一世的任我狂.沒有想到他竟然并未进入山脉内部.

“嗡”

头顶上方的空间崩裂.远方几百米内的空间都在那只紫色的大脚下颤鸣.任我狂浑身肌肉闪烁神纹.演化出道身对着楚枫猛踩而來.

这是神纹秘境巅峰的修士才能拥有的手段.只有将内脏与头颅全都烙满了神纹.才能以神纹的力量显化出这样的道身.

任我行的身躯高大几十丈.如同一座山峰般逼人.威势滔天且霸气无边.他双手背负在身后.一身紫衣.满头黑发飞扬.直接脚踩楚枫.将其当做蝼蚁般看待.

面对这样的一脚.楚枫的眼眸瞬间冷冽得如同万年玄冰.身为太初真龙体.且修炼《无上霸体真经》.同代中竟然还有人敢用脚來踩踏.想以肉身力量來镇压.让他的脸上泛起一缕冷笑.

“就凭你这种垃圾血脉.也敢用脚來踩我.如你这样的肉身.简直如豆腐般不堪一击.”楚枫的声音如雷鸣般响彻四野.传到了人们的耳中.不知道多少的目光都向着这里望來.

“轰隆隆.”

楚枫的身体透射万道紫金光芒.生命血气如浩海决堤般汹涌而出.天灵盖中冲出一道如瀑布般的血气长河.瞬间倒冲九天.轰然声中与任我狂的大脚对碰在一起.爆发出炽烈的血气光芒与震耳欲溃的声音.

长河倒卷般的紫金血气与大脚碰撞.两者交击的点瞬间涌出炽烈得刺眼的光芒.如浪涛般涌向四面八方.

任我狂踩踏下來的大脚立时一颤.顿时被震击得缩回去了数十米.他的脸上露出惊色.眼眸却更加森冷了.脚上的血气瞬间爆发.气势陡然大增.再次猛踩而下.

“你果真有些天赋.可惜境界不如我.今日我要用这只脚生生将你踩成肉泥.让你知道我紫衣天王任我狂的盖世神威.不是你这种市井小修士可以比拟的.你这一生注定只能匍匐在地上仰望我高大的身影.”

任我狂霸道与强势到了极致.他依旧是背负着双手.一副天神降临.睥睨人间的姿态.其大脚踩落下來.爆发出的血气如一汪海洋倒翻.让看到这一幕的众人皆震撼.发出惊呼声.

“那就让我來看看你是否真的有盖世神威.”楚枫沒有说多余的话.他的左手整个变成了紫金色.肌体上有密集的神纹在闪烁.拳头宛如神金浇铸.光芒闪耀.如神日在燃烧.

“嗡”

楚枫冲天而起.抡动拳头轰击任我狂踩踏下來的大脚.神光炽烈的紫金拳头瞬间贯穿了长空.拳头上像是携着一片浓缩的宇宙而行.那股威势让十方空间急促颤鸣了起來.

“轰”

神金浇铸的紫金拳头与任我狂的大脚重重对碰在了一起.一道道炽烈的神光与恐怖的血气瞬间席卷十方.空间层层崩碎.那股能量的如无形的山岳横推四方.让某些相距较近的修士身躯一震.蹬蹬蹬连连退步.站立不稳.

“噗.”

鲜红的血液从天空中倾落下來.如同暴雨倾泻.任我狂那只大脚直接被楚枫击穿.还未等他将脚收回去.紫金色的拳头猛的一震.那只比桌子还要大的脚掌顿时崩裂.“噗”的炸开.满天都是血雾.

“肉身还真是强大.不过只是个野人而已.单靠蛮力.你依旧只是蝼蚁.本天王用神通來镇杀你.”任我狂的脸色阴沉得能滴出水來.他根本沒有想到楚枫的肉身竟是这般的恐怖.深知肉身比拼会吃亏.立时飞退.并快速变回了真身.想要施展神通手段來镇杀楚枫.

“我曾说过.紫衣天王不过是井底之蛙.看來这话半点沒错.你狂妄自大.要与我比拼肉身.如今整只脚都崩碎.已然失去了先机.此刻却想使用神通.你觉得我会给你机会吗.”

楚枫的眼神非常冷漠.在任我狂飞退的时候便如疾风般追了上去.他不可能给任我狂喘气的机会.否则让其缓过來.定然会扭转局势.

“锵”

楚枫冲向任我狂.双手演化伐字诀.缕缕神纹缭绕.化为一道道剑气铮铮鸣响.“唰唰唰”洞穿长空.直逼任我狂的要害.

与此同时.他演化出一座座山川大岳当空压落.并且还在怀中演化出一方形如山岳的金色大印.向着任我狂镇压而下.

抱山印金光璀璨.楚枫像是真的抱着一座浓缩的山岳似的.与任我狂仓促打出的大手印对碰在一起.

“轰”

大手印与空间同时炸开.金色的抱山印也猛然巨颤.其上裂痕遍布.但还是砸了下去.镇压在任我狂头上的时候才崩碎.而任我狂的身体直接从空中被砸到了地上.“轰”的一声将地面都撞出一个人形的深坑.鲜血狂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