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57章 生命神源液

第一百五十七章 生命神源液

阴暗的幽深的洞道内传來最后一声凄厉的惨叫,之后便静谧得沒有半点声响,可是那股暴戾与凶残的气息却如潮水般涌來,

楚枫向着前方的洞道转角后冲去,并且快速激活身上的宝衣,风水宝纹闪了闪,一股神秘的气机流转,他的气息立时便消失了,

洞道中那股残暴的气息立时一滞,追來的古魔妖生物停止了步伐,突然无法感应到楚枫的存在,他立身在远处,浑身都被浓厚的妖气笼罩,只有两只森冷而凶残的眸子露了出來,在提聚神念寻找楚枫的踪迹,

楚枫在洞道的转角后静静靠着墙壁,他感觉到那个强大的古魔妖生物沒有继续追來,在原地停留了片刻便转身离开了,那股凶残暴戾的气息逐渐远去,

“幸好有第八代祖师留下的地心玄矿炼制的宝衣,否则多半难以逃过那个古魔妖生物的感应,看來其有可能是已经修炼到道宫秘境的存在,这山脉内部实在是太凶险了,”

楚枫深深吐了口气,这里的危险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曾经虽然见到过沉睡在水晶棺中的那些更强的古魔妖生物,但那里毕竟是山脉内部的中央,已经接近道神曾经的道场了,而这里不过才外围而已,

山脉内部的洞道彼此相通,四面八达,可以通向各个方向,楚枫顺着洞道向着深处而去,在洞道之间发现许多的洞府石室以及古旧的大殿,

“轰隆隆,”

楚枫通过洞道來到一间古老的大殿时,身后的洞道上突然落下一道厚重的石门,一下子就将退路给封死了,这让他的心中一惊,转身來到石门前,发现石门上烙印着防御古阵纹,凭借他的实力根本不可能将其轰开,

这件大殿古旧沧桑,有岁月的气息在流淌,方圆上百米宽阔,殿内有许多雕刻着兽图的圆形大石柱,四面八方都沒有出口,

“难道这间大殿就只有这一个口出吗,这扇石门周围沒有机关,想要强行打开根本不可能,”楚枫心中不禁一沉,有种将会被困于此刻的不好预感,

他平复了心情,让自己镇定下來,而后才开始仔细打量这里,大殿中的那些石柱耸立在大殿内的各处,像是撑起殿顶的支柱,

每根石柱的直径都有八仙桌那么大,各自雕刻着一种兽图,全都是古老的生物,鳞甲森森,面目狰狞而凶狠,仔细注视下竟然有种要脱离石柱而真实显化出來的感觉,

这些刻图内凝聚着一股道境,乍看倒沒什么,可是若凝聚心神仔细观看,便可感受到其中凝而不散的道韵,使得那些刻图现在眼中变得栩栩如生,甚至能感受到刻图中那些古老生物的凶残气息,让人心中惊悚,

“看來这山脉内部的某片区域应该是属于古魔妖某个部族的曾经的族地,这件大殿想來并非普通的地方,可是却沒有见到他们曾经留下的器物等东西……”

楚枫感到有些奇怪,这里在古时应该是古魔妖某个部族的重地,可是却空空如也,除了石柱与地面上某些地方刻着图案,什么物件都沒有,

大殿的地面都是石壁,石壁上也是一幅幅古老的刻图,楚枫站在殿中看向四方,除了那道已经封锁洞口的石门,沒有发现别的洞道可以离开,这让他心越來越沉,

大殿的中央有着一片花朵般的刻图,刻在地面上非常的清晰,约有方圆十余米,那片刻图看起來平淡无奇,沒有任何异常波动,经过仔细观看,楚枫觉得就是一般的图刻,里面沒有凝聚任何的道韵,也沒有古阵纹,

身在这样的地方,楚枫非常的小心与谨慎,每一步都不敢有丝毫大意,确定前方沒有危险,他方才迈动脚步,很快便來到了那片花朵刻图前,

然而当楚枫的脚踩在花朵般的刻图上是,脚下顿时传來了“喀嚓”声,他骤然望去,只见脚下的花朵般的刻图竟然缓缓裂开了,

这样的现象让他心中一惊,快速倒退几步,充满了警惕,并且随时准备激活紫金软甲应对有可能面临的危险情况,

花朵般的刻图上,那些花瓣与花瓣之间的刻痕逐渐分裂,以花蕊为中心出现透明的水晶地面,并且不断向着四方扩大,

“唰,”

七彩色神华自水晶般透明的地板下方透射了出來,顿时将整个大殿都映上了一层绚烂的霞光,一股难以言喻的生命精气溢出,只微微吸了一缕道鼻中,楚枫便有中要举霞飞升的感觉,浑身舒泰,每个毛孔都张开了,

这种感觉让楚枫感到震惊,七彩的霞光梦幻般的美,那种生命精气精纯到难以形容,吸入体内像是可以借此封住体内那些随着岁月而逐渐流逝的本源精气,

“难道是生命神源液,”楚枫的第一反应就想到这种旷世难寻的本源神液,脸上的露出难以压制的激动,但很快脸色就大变,目光骤然看向显化在眼中的透明水晶地面,

由于七彩霞光绽放时非常的夺目,楚枫的眼睛还未能适应,不能清楚的看到水晶地面下的场景,当他的眼睛逐渐适应那些七彩霞光后,看到的场景让他震惊莫名,只觉得浑身汗毛倒竖,头发都差点立了起來,

“蹬蹬蹬,”

楚枫不由连退数步,背脊已经被冷汗湿透了,虽然沒有感应到危险的气息,但他的内心生出了一种难以言语的凶险感,

他的双眸一瞬不瞬地看着水晶地面下的场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脸色都因此而变得有些苍白,

透明的水晶地面下装满了七彩的神源液,里面有一个美丽倾城的角色女子,身穿黑色的天丝拖地长衫,女子黛眉如画,肌肤如凝雪,她闭着双眼,像是在熟睡,非常的安详与宁静,

这本是美丽的画面,不至于让楚枫感到惊惧,可是与这幅美丽的画面相反的是,女子的身体被一条黑色的蟒身缠绕,事实上是被粗大的蟒尾缠绕着,那漆黑的鳞甲,如同神铁般坚硬,泛动冰冷的金属光泽,

这条蟒蛇沒有任何生命波动,可是却让楚枫感受到了绝世的大凶险,其身躯盘在生命神源液中,通体漆黑如墨,头颅呈三角形,蟒头的两边生着如蒲扇般的黑色蛇冠,其菱形的蛇眼非常的凶残,竟然是睁着的,菱形瞳孔内的那条竖线使得其眸子看起來令人毛骨悚然,

楚枫看清水晶地面下的场景时,第一眼就看到了那双蛇眸,感觉它像是在森然地盯着自己,让他浑身的肌肤像是被冰刀霜剑割裂,连血液都有种将要停止流动的感觉,

楚枫深深吸了几口气,尽量让自己平静下來,看着生命神源液中的绝色女子与漆黑如墨的蟒蛇,他不断在脑海中搜索关于这种蟒蛇的信息,

渐渐的,楚枫脸上的表情越來越震惊,不禁倒吸了几口冷气,

曾经在龙渊泽中待过数年,见过不过的古兽与荒兽,更去过洪荒神岳,在那里阅读过许多的古籍,对于古时的某些异种血脉自然是有了解的,

生命石源液中的那条黑色的蟒蛇让他想到了一种非常恐怖的荒兽,,黑水玄蛇,

这不是黑水玄蛇的血脉后裔,既然被封在生命神源液中,多半是洪荒年间的纯正血脉,而且能以生命生源液來封存,可见其境界必定非常的恐怖,

楚枫沒有想到竟然会在山脉内部见到自无尽岁月前封印下來的荒兽黑水玄蛇,这样的存在若是真的还活着,那将是多么恐怖的事情,

“黑水玄蛇到底是不是真的还活着,要是还活着,它为何沒有将我杀死,”楚枫心中惊疑不定,提着胆子往前靠近了些,同时目不转睛地看着黑水玄蛇,

刚來到了水晶地面前,黑水玄蛇的菱形瞳孔中便浮现出了一缕缕神纹,但是却依旧沒有任何生命波动传來,这样的画面惊得楚枫出了一身冷汗,浑身都湿透了,

他立身在水晶地面边沿未曾移动,心惊胆跳地看着黑水玄蛇的瞳孔,除了有缕缕神纹流转,并沒有见到它的身躯移动半分,心中不禁松了口气,

楚枫确定这条黑水玄蛇一定是活着的,也已经知道他在这里,只是其并未动手将他击杀,这其中或许有别的原因,

“听说封存的生命石神源液不能暴露在空气中,否则就会失去效果,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它沒有对我出手,况且对于它这样的存在來说,我实在是太弱了,”

楚枫想到了其中的可能,而后缓缓退开,虽然确定了黑水玄蛇不会杀他,可依旧是心惊胆颤,

在这种情况下,不要说他,就算是比他强百倍的人來此亦是如此,

黑水玄蛇虽然沒有散发出任何的气息,但是冥冥中却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心神上受到了一种莫名的威压,

楚枫退到了大殿的边沿,他想要尽快找到出口离开这里,有黑水玄蛇在此,时刻都让他觉得惊悚,那样的存在要是出手,根本沒有活命的可能,

不过对于被黑水玄蛇缠绕的绝美女子,楚枫倒是有些好奇,可以看得出來,黑水玄蛇是在保护那个女子,能被其如此护着,可以想到那个女子的身份绝对非同小可,

“可惜了,这个大殿中要是还有未曾使用的生命神源液该多好,那么只有数斤也够,足以相当于十万斤普通的生命石源液了,”

在这种情况下,楚枫也不禁感到惋惜,生命神源液啊,那可是让天下人都疯狂的东西,虽然修者境界达到道宫秘境后,即便是生命神源液也不能用來作为修炼资源了,但是其中的生命精气却有着起死回生的神奇效果,在关键时候可以保命,有了它就相当于有了几条命,

楚枫在大殿的四面石壁上寻找,试图寻找到打开石门的机关,然而寻找了整整一日都沒有任何发现,不禁感到相当的失望,

“难道真的要困死在这里了么,或许在这里困上数百年,等黑水玄蛇与那个女子破封而出,我多半连骨渣都不会剩下……”

楚枫苦笑,他沒有想到自己会进入到一个死胡同中,困在这样的大殿内,根本沒有出去的希望,只能一日一日等待,在岁月中老去,直到坐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