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79章 山海楼

第一百七十九章 山海楼

楚枫震惊了,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块完美品质的生命石源液内竟然包裹着龙髓,一时间他连呼吸都忘记了,直直看着龙髓仔细观察了起來。

最后,楚枫警惕地看了看四周,快速将整块完美品质的生命石源液收入体内,他平复了心中的激动,随后走出了破庙。

一路上,楚枫的心思都在龙髓上,其幻化的龙形虽然只有指姆粗细,两寸长,看似很少,但却是浓缩的天然龙髓,蕴含的精气难以估量,其中更有法则碎片,这种天地异宝,远非完美的生命石源液可以比拟…

“难怪大和尚撕心裂肺,跟要了命了似的,轮到谁失去了这样的龙髓都无法释怀。我得小心,不要被那家伙认出來了,否则肯定沒完沒了。”

虽然得到了完美品质的生命石源液与龙髓,但是楚枫却不敢大意,他希望自己的真实身份沒有被大和尚看穿,否则可能会遭受到报复。

想到大和尚曾经潜入太虚圣地神日峰,偷看了圣主妇人沐浴,还顺走了其内衣,楚枫的眼角就不由自主跳动了几下,若是被这样的家伙惦记上,着实是很头疼的事情,时刻都得防备着。

楚枫重新來到了人类熙攘的大街上,北域永远都充满了秋的萧瑟,连吹來的风都是凄冷凄冷的,带着丝丝凉意渗透到人的心间。

眼下他要寻找到晴雪的消息,可是却无从着手,不过他相信自己來到了荒城,不用去刻意打听晴雪的消息,晴雪或许就会找到他。

前方有家酒楼,名叫山海楼,这座酒楼高达数十米,共有八层,建筑面积极广,建筑的样子非常的古老,门窗柱子等等都雕刻着各种古老的花纹,看起來古意怏然又显得气派非凡,有大量的食客出入其中。

这样的一座酒楼,肯定汇集了大量的修士,这里太气派,进出都是些修者,消费的都是生命石源液,普通的人根本沒有能力來此消费。

楚枫在酒楼前驻足了片刻,而后迈步走了进去,立时就有身穿锦衣的小二迎了上來,一个酒楼里的下人都有如此打扮,可见一斑。

“客官,请问您有预订吗?”

“沒有。”

“沒有也无妨,不知道客官要什么档次的消费,小的看您很眼生,应该是第一次來我们山海楼吧。我们酒楼可是荒城内数一数二的地方。酒楼共有八层,从下到上,消费档次逐步提升,不知道您要去第几层消费?”

楚枫摸了摸下巴,想了想,道:“第三层吧,你带路。”

“好嘞…”

小二带着楚枫來到酒楼地三层,这里有大厅也有独立的包厢,楚枫选择了大厅中靠窗的位置,而后点了些酒菜。这些酒菜全都是山珍海味,算得上珍惜,素菜的材料都是灵物,荤菜的材料则是些凶兽,不禁让他有些吃惊。

据小二先前介绍,每层的消费档次不同,楼层越高,消费档次越高,菜谱也都不同。这里不过才第三层而已,菜谱上的全都内蕴灵气的东西,那么往上的四层、五层、六层,甚至是七层与八层的菜谱上又是些什么菜品?

“啧啧,这山海楼果真是好地方,世间美味佳肴尽在此间,不但菜肴美味,就连酒水也都是极品。”

“那是自然,这山海楼存在不知道多少岁月了,从來都是食客的首选之地。世人都说,來荒城而不入山海楼,那便是枉來北域了。”

“话说不错,可是这里的消费太高,就算是一般的修者都消费不起。來这里消费花的可是生命石源液,我们哥几个存了半年的生命石源液,不过也只够在着第三层点上几个便宜的菜品,要上几壶一般的酒而已。”

“也是,这里不是我们这些修者消费得起的,真不是第七层与第八层的菜品到底是些什么,我们这些人恐怕一辈子都见识不到。”

“其实这几年來,山海楼的高端食客沒有以往那么多了,那第七层与第八层都是些大势力的年轻强者等人才能消费得起的。前几年,东域神城附近的九龙山脉被神道仙兵轰开,我们北域有大量的年轻强者赶去,对于山海楼的生意多少有些影响。”

“说起东域,我倒是想到了数年前从神城传來的消息,听说太虚圣地中出了一个太初真龙体,不知道此事到底是真还是假。”

“多半是假的吧,当时消息传來,荒城人尽皆知,说那太初真龙体乃是一个叫做楚枫的年轻强者,在境界不足的情况下独对六大年轻强者,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简直是天方夜谭…”

“一对六,而且还不在一个境界中,开什么玩笑,相信这个消息的人都是傻子吧。定是东域某些人故意传出的假消息,以太初真龙体來做幌子,可是牛皮吹得太大,反而弄巧成拙了。”

楚枫坐在窗子便品尝山海楼的菜品,时而饮着醇香的佳酿,对于那些修士的议论声并不在意。

这时候,相距不远的一张桌子上坐着的几个修者冷笑了起來,其中一个人发出不屑的讥笑声,道:“什么太初真龙体,这种禁忌与不祥的体质已经许多万年都沒有出现过了,现在竟然有人凭空捏造出來。说这种体质强大的人都是听信谣言而已,自古以來这种体质不断被人们神化,我看根本就是徒有虚名。只可惜当世沒有真龙体,若是有,别说那些年轻强者,就是我这样的修者就能轻易将其镇压…”

“不错,什么太初真龙体,这种体质算什么东西?不过就是一种普通的古血体质而已,沒有强大的修炼功法,古血体质也强不到哪里去,能与那些神灵传承与万古神朝的弟子相比吗?”

“啧啧,先不说那个楚枫是不是太初真龙体,就算是又如何,还不是只有躲在女人的裙子底下装大蒜。听说一直以來都是雨族的千金在护着他,不然早就变成白骨了。”

“唔,说到雨族的千金,她竟然如此维护那个楚枫,神州大地,年轻强者众多,随便一个都强过那楚枫千倍万倍。那雨馨谁人不选,偏偏选择楚枫,我看是脑子有病吧。”

“都说雨馨仙子眼高于顶,我看她根本就是思春了,所以饥不择食,根本就是个装清高的贱人…”

那张桌子上的几个锦衣年轻修者相继出现诋毁与侮辱,脸上带着讥笑与嘲讽。

楚枫本來充耳不闻,表情平静,可是听到后面几句话的时候,一股杀意顿时直冲头顶。他本來不想与这些人计较,可是这些人的嘴太臭,竟然如此辱骂雨馨,让他难以忍受…

大厅中的食客们则全都沉默了下來,雨馨可是半神传承雨族的千金,有几个人敢如此辱骂,当人们将目光投向那桌的几个年轻修者时,有人认出了他们的身份,当即明白了什么。

“原來是秦族的弟子,难怪敢这样说雨族的千金,看來秦族与雨族之间有很大的矛盾啊。”

“听说秦族中出了几个了不得的年轻人物,自诩在东州同辈中无人能敌,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

人们小声议论,看向秦族的几个修士时充满了忌惮,一般人根本就不敢得罪他们,毕竟身份摆在那里,作为半神传承的弟子,走到那里都是高高在上充满了优越感的,大部分的修者见到都要退避。

“听说那个楚枫在三年前被六大年轻强者击成重伤坠落到深渊裂缝下,恐怕早就化为白骨数年了,而那雨馨竟然在深渊裂缝前等待了数年。神城天骄汇集,她却装着视而不见,偏偏守着一个早已化为白骨的人,这根本就是犯贱…”

听到这样的话,楚枫眼睛微眯,两道寒芒迸射,手持酒杯随手一晃,其中的酒水立时飞了出去,当即泼了那个说话的秦家秦族弟子满脸都是。

顿时,整个大厅都寂静了下來,鸦雀无声,落针可闻,所有的修者都睁大了眼睛,同时看着静静坐在窗边的青衣男子,难以相信他竟然敢这样直接用酒水泼向秦族的弟子…

秦族的弟子脸色难看,一个个眼神冷冽,那个被泼了一脸酒水的人更是脸色阴沉得能滴出水來,他猛然转身看向楚枫,目光如利剑般逼人…

“小子…你敢用酒水泼我?…”秦族那个年轻修者暴怒,眼中闪烁森寒的厉芒,“噌”的站立而起。

楚枫不语,仿佛根本沒有听到他的话,只是拿着筷子夹着桌上的菜肴,这样的反应更加激怒了秦族的那些年轻弟子,一个个散发出强大的气势,尤其是那个被泼酒的人,他冷笑着向着楚枫逼了过去。

酒楼三层大厅的气氛变得非常的紧张,在这里的食客们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错过任何的画面。竟然有人敢这样与秦族的弟子对碰,他们很想知道那个身穿青衣的男子到底有什么能耐。

秦族的那个年轻弟子距离楚枫越來越近了,其脸上的露出狞笑,在相距尚有数米的时候,其探手而出,直接抓向楚枫,神能精气凝聚而成的大手闪烁璀璨的神光,散发出强大能量气息与法则波动。

就在人们以为楚枫要被神能大手镇压的时候,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那只大手落而下,还未接触到楚枫的身体便自动崩开了,紧接着一根鱼刺“哧”的贯穿长空,“噗”的一声洞穿了秦族弟子的左眼,鲜血飞溅而去。

“啊……”

秦族弟子捂着眼睛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鲜红的血液从指缝中涌出,将整只手与整张脸都染得通红。这样的一幕让在场的人都感到震惊莫名,他们根本沒有看清楚楚枫是如何出手的。

“我要你抽筋剥皮…”秦族的年轻弟子发出野兽般的咆哮声,他变得非常疯狂,眼睛被洞穿,让他当场暴走,体内顿时冲出一道凶兽虚影,咆哮着冲向楚枫。

“唰…”

一根筷子自楚枫的手中飞出,洞穿了冲來的凶兽虚影,“噗”的刺入秦族弟子的眉心,带着其身体倒飞数十米,“叮”的一声将其钉在大厅角落的木柱上,鲜血顺着筷头嗒嗒滴落,其双目圆睁,快速涣散的瞳孔内充满了深深的惊恐与绝望,张了张嘴想要却发不出半点声音,片刻之间就断了气。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