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81章 犯我者必诛

第一百八十一章 犯我者必诛

山海楼的三层大厅.这里已经变成了战场.食客们快速离开自己的位置.向着边沿褪去.担心会被即将到來的战斗余波所伤.

先前与秦族的三个青年一起來到这里的几个年轻强者也都退到了远处.他们的表情很平静.但眼底深处却有着浓浓的惊色.

他们选择了退避.并沒有出手相助秦族的人.毕竟与楚枫并无仇恨.而这几年來关于太初真龙体的传闻也让他们感到忌惮.不想去趟这浑水.担心到时候把性命丢在了这里.

“你们想救下他们的性命是吗.”楚枫终于站了起來.离开了桌椅.接连几脚将四个秦族年轻弟子全都踩翻在地上.

骨断筋折的秦族弟子本就浑身剧痛难忍.而今又被楚枫用脚踩.顿时发出凄厉的惨嚎.声音凄惨到都不像是人发出來的.

“你……”秦族的年轻强者怒火炽盛.冷喝道:“他们对于你们來说只是弱者中的弱者.你这样对对他们出手就不怕有失身份吗.”

楚枫不以为意.淡淡地说道:“什么身份不身份的.我只是红尘中一个小修士.本來就沒有什么身份.这几个人嘴太臭.素质地下.缺少教养.想必都是你们秦族教得好.否则岂能培养出这样的弟子.”

“闭嘴.你一再对我们秦族出言不逊.今日我要撕烂你的嘴.”秦族的蓝衣青年怒不可遏.他早就忍不住了.此刻直接冲了上去.其身后显化出一只远古凶兽.狰狞可怖.发出震耳欲溃的咆哮.

“吼”

蓝衣青年一动.秦族的其余两个强者也出手了.他们几乎在瞬间冲了上去.各自背后都显化出远古凶兽的虚影.顿时让这层楼内充满了恐怖的神能波动与气息.如汹涌海洋般淹沒了大片的空间.

“唰.”

几道恐怖的神芒洞穿虚空.同时锁定楚枫的几大要害.如光箭般洞穿而至.与此同时.秦族三大强者扑杀到了近前.双手演化神通.铺天盖地杀來.

这样狂暴而凌厉的攻击让在场的人全都惊骇莫名.感受着那种杀伐与威势.心神战栗.双股战战.他们觉得楚枫或许很难接下如此猛烈的攻伐.

面对这样的攻击.楚枫震动双臂.沒有施展任何神通手段.简单而直接地打出几道紫金色的拳光.如有霸绝山河的气势爆发出來.瞬间弥漫而出的强绝波动让楼层四壁上烙印的阵纹都闪烁了起來.

“轰”

紫金色的拳头霸道绝伦.力透乾坤.动达八荒.像是一座座浓缩的山岳被撞击而至.迎向那些穿杀而來的神芒.瞬间将其崩灭.

与此同时.楚枫轮动罢掌.瞬间挥动数次.紫金色的手掌在秦族三个强者的攻击还未临身的时候便抽在了他们的脸上.

“啪”、“啪”、“啪”

接连三道清脆而响亮的耳光声几乎同时响起.秦族的三个强者顿时横飞了出去.在空中喷出浓血.混合着碎裂的后糟牙.身体“轰”的撞击现在大厅的木柱上.而后被其上的阵纹弹飞.重重砸在楼层上.

目睹这一幕的人们全都惊呆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秦族三大强者联手.非但未能奈何得了楚枫.反而被他接连抽耳刮子.全都横飞了出去.

人们沒有看到楚枫施展任何的神通.至始至终都是使用的肉身力量.可是却呈压倒性的优势.盖压秦族三大强者.这样的画面太过震撼.

先前与秦族的强者同來的三个青年眼中露出浓浓的惊骇.以前只是听闻太初真龙体楚枫如何如何.今日亲眼见识其战力.心中掀起滔天骇浪.也充满了深深的忌惮.

他们知道.楚枫真的如传闻中的那般.相同境界中远远强过年轻强者.不禁庆幸自己刚才沒有头脑发热而选择帮助秦族的人.否则今日必难逃大劫.

“你……”

秦族的三个强者翻爬起來.只觉得头颅欲裂.剧痛钻心.脑袋昏沉沉的.刚才那一巴掌蕴含的力量差点将他们的头颅都抽裂了.让他们感到惊骇莫名.再也沒有了先前的自信.

在场的沒有人想到太初真龙体会强悍到这个地步.秦族的人虽然早就知道楚枫战力非凡.但也只是听说而已.这些强者们心高气傲.自视甚高.以为联手必然能镇杀楚枫.

可是.想象总是美好的.现实却相当的残酷.他们后悔不已.早知道如此就不会现身了.死了那四个普通的弟子不算什么.至少他们可以安然无恙.如今一切都晚了.

“这就是所谓的秦族年轻强者吗.”楚枫淡淡地说道.根本沒有将这些人放在眼中.话落他将目光投向躺在地上的四个年轻弟子身上.那冰冷而充满杀意的眸光顿时让那四个年轻弟子亡魂皆冒.

“不……不要杀我们.不……”

“噗.”

其中秦族弟子大声求饶.可惜一句话还沒有说完.死神已经宠幸了他.其眉心被楚枫的指芒洞穿.鲜血激射而出.这让其余的四人吓得肝胆俱裂.顿时就崩溃了.大声哀求.眼泪鼻涕一起流了出來.

“我们不想死.求求你饶了我们.饶了我们的狗命……”

“噗”、“噗”、“噗”

楚枫不是仁慈的.面对敌人从來都是以狠辣的手段对待.他并指疾点.三道指芒透指而出.将秦族三个年轻弟子的眉心洞穿.哀求的声音戛然而止.留下的只有四具双目圆瞪.瞳孔中凝固着惊恐与绝望的尸体.

由始至终.楚枫连眼皮都沒有眨一下.在他的眼中.敌人的生命根本算不上生命.这个时候的他对生命是非常漠视的.

这样的冷漠让秦族的三个强者都感到遍体生寒.他们知道以楚枫的行事作风.今日绝对不可能放过他们.想要活命的话只有拼命一搏.而后寻找机会逃离.

“太初真龙体.你敢如此残杀我秦族的弟子.恐怕就算那个神秘老人也庇护不了你.”蓝衣青年说道.同时暗中向其余两人递眼色.

就在楚枫正准备回应的时候.秦族的三个强者突然爆发出极尽的速度与神能精气.三只远古凶兽“吼”的显化出來.轰隆隆奔过数十米的距离.对楚枫发动猛烈的攻击.

趁此机会.秦族的三名强者各自选择一个方向.从打开的窗户口冲了出去.

可惜.楚枫的反应太快.他伸手在虚空中连连抓动.伴随着三道嘹亮而霸气的龙吟.秦族的三个强者顿时倒飞了回來.紧接着便被紫金色的大手印击中.胸膛立时凹陷了下起.传出连串的骨裂声.内脏全被震成了肉泥.鲜血狂喷.轰然几声坠落在楼层的地面上.鲜血染红了地面.散发出浓烈的血腥味.

“沒有我的同意.你们还想活着离开吗.是不是太幼稚了.”楚枫冷漠开口.眼神冰寒得能冻僵人的血液.

秦族的三个年轻强者惊恐地看着一步步逼近的楚枫.他们此刻害怕极了.好不容易修炼到今天这个境界.成为了同代中的精英.却要这样死去.实在是太不甘心了.

可是他们遇到了楚枫.在这种情况下除非有家族的老辈强者及时出现.否则沒有人能救得了他们.

看着楚枫迈动的脚步.他们觉得那脚步像是踩在了自己的心脏上.惊恐与绝望在心中逐渐蔓延.几乎将他们彻底淹沒.这种等待死亡的感觉是如此的令他们感到害怕.几乎都要崩溃了.

三层大厅中鸦雀无声.安静到了极致.人们甚至可以听到彼此的心跳与沉重的呼吸声.每个人的心都跟着楚枫落下的脚步而逐步紧张了起來.

“秦族的人.我沒有找你们算账.你们倒是自己送上门來了.东域秦家是你们的分支.当年就是因为秦家人丧心病狂.才让我失去了美好的童年.在龙渊泽内濒临死亡数年.血脉沉寂.受尽冷眼.那些痛苦与经历都是秦家赋予我的.”

听到这样的话.人们不禁想起了几十年前的往事.当时东域秦家发生的事情传遍了天下.可以说人尽皆知.如今被楚枫亲口提及.一些人都有些同情他的遭遇了.

毕竟当时的楚枫只是六岁的孩子.却被秦家的人开背剖腹.那样鲜血淋淋.是何等残忍.幼小的身体与心灵要承受怎样的痛苦.

“秦家做的事情和我们沒有关系.当时我们秦族根本就不知道此事.这笔账你不能算现在我们的头上.况且当年我们也才十來岁.”

秦家的强者惊恐莫名.想到了楚枫与分出去的血脉分支秦家之间的深仇大恨.他们彻底绝望了.有了这样的仇恨.今日无论如何都沒有活下來的希望.死亡是唯一的结局.

“抛开秦家不说.今日你们对我出手.本就是要杀我.我又岂能放过你们.既然是我的敌人.你们难道还想活命吗.”楚枫已经來到了秦族三个强者的面前.在他们的惊恐与绝望的眼神中.一巴掌拍了下去.

“噗.”

右边的那个秦族强者的头颅当场爆裂.红的白的飞溅.溅了其余两人满脸满身都是.温热的血液与浓重的血腥味让那两个强者瞬间崩溃.一下子就瘫软了下來.

这时候.楚枫再次举起了手掌.中间那个秦族强者发出惊恐的叫声:“不……”

“噗.”

声音戛然而止.其头颅被一巴掌拍得爆裂开來.剩下最后一个强者.他吓得瘫软在地上.不断往后退着爬行.那脸色惨白与恐惧到了无法形容的地步.

可是任其如何惊恐都是沒用的.改变了最终的结局.如同前两个强者一般.头颅被楚枫一巴掌拍碎.如同西瓜般爆裂开來.

如此血腥的场面让亲眼目睹这一幕的人感到遍体生寒.像是有冷风钻到了骨头缝里.人们颤抖着.对楚枫充满深深的恐惧与忌惮.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楚枫收回气势.冷漠的神色褪去.扫视在场的众人.道:“我知道你们排斥真龙体这种血脉.但是真龙体的禁忌与不祥只是针对身边亲近的人.与别人沒有关系.我杀的都是我的敌人.犯我者必诛.敬我者必助.”

话落.楚枫留下几近普通生命石源液.“唰”的从打开的窗口飞了出去.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