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84章 晴雪的秘密

第一百八十四章 晴雪的秘密

楚枫的心中充满了感动.为晴雪对他的理解与包容以及体贴而感动.同时也有很深的愧疚.他觉得自己亏欠晴雪太多.

曾经那些年中.楚枫一直认为自己会是专情的人.心中永远只有对晴雪的那份爱.它会伴随着他一生.直到生命的终点.

可是.世事难料.未曾经历过的东西.谁都无法预测.有些事情或许冥冥中早已注定.有些交集过深就必然会在心中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记.不是他的自己可以轻易掌控的.

“或许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是如此奇妙.明明从未想过的事情.可总会在不知不觉中发生.晴雪.我不是一个好男人.我让别人走进了我的世界.但如果硬要我选择一个.你是我毫不犹豫的唯一选择.”

楚枫带着自责与愧疚.眼眸深情而复杂.如此他此刻的心.有说不出的滋味.遇到这种事情其实不是他以往所想的.只是有些事情发生了.就如在心上留下了烙印.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岂能说抹去就残忍地抹去.

可是无论怎么做.总是无法将事情真正完美地解决.潜意识中他甚至希望晴雪激烈反对.这样他就能给自己一个拒绝别人的理由.给自己一个绝情的理由.

然而.那样做也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但只有晴雪不同意.他愿意那样做.只是晴雪是宽容的.对他是无比体贴与谅解的.这加重了他心中的那份负罪感.

“不许你这样说自己.”沐晴雪仰着绝美的脸庞看着楚枫.伸手掩住了他的嘴.情深凝望着他的眼眸.道:“你在晴雪的心中永远都是最好最优秀的.生命不是物体.它就像是一种思维.是灵活的.对于某些事情很难保持一层不变.因为在成长的过程中总会去经历很多东西.不知不觉受到影响.我不希望我深爱的你是一个无情的人.但也不希望你是个泛青的人.在感情方面.只要的选择在我的理解范围内.我便不会给你任何的负担与压力.”

“此生有你.夫复何求.”楚枫紧紧将她搂在怀中.心情更加的复杂了.不禁叹息道:“可惜我却还不知足.不管你多么体贴与宽容.我有负于你这是事实.将來我会对你更好.会更爱你.或许只有这样才能弥补我的过失.”

沐晴雪笑了.发自内心的笑.刹那芳华让天地万物尽失颜色.情深地说道:“晴雪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其实在晴雪的内心深处.最渴望的就是你的爱.只要能伴着你.感受到你的存在.感受到你对我的爱.那就是最大的满足.至于你身边是不是还有别的女人.相对來说真的沒有那么重要.有时候幸福可以很简单.可以不许计较别的东西.这样或许才会更幸福……”

……

分别数年.今夜重逢.楚枫和晴雪有说不完的话.彼此的心都是深情而火热的.他们相互诉说.情意绵绵.充满了幸福与温馨.

就这样直到半夜.楚枫也只是搂着她.一遍与他互述衷肠.一遍轻轻抚摸着她那比玉还要嫩滑的肌肤.之前在心中沸腾的情欲早已平息了下來.他只想这样拥她在怀.感受她的柔软的身体.感受到她的气息与温度.感受到她的浓浓深情.这边是最幸福最美好的.

而沐晴雪的心情也与楚枫一般无二.从最初的火热难控到现在的浓浓温馨.剩下的只有化不开的柔情.就这样相拥相偎.时间仿佛都停止在了这最美好的时刻.舍不得将这样的美好变得回忆.

“枫.有件事情我想告诉你.”晴雪突然凝望着楚枫.美眸中有着些许忐忑.似乎是想了很久才做出的决定.这让楚枫不禁有些感到诧异.伸手贴着她的脸庞.轻声道:“有什么时候你直接说就是了.”

“本來有些事情晴雪不打算这么早让你知晓.可是晴雪又担心在某些危险的情况下你会为晴雪而担心.从而导致自身也遇到危险.想來想去.还是让你知道些事情比较好.”

看着晴雪突然变得很严肃的脸.楚枫心中莫名一惊.隐约中他觉得晴雪要说的事情肯定非同小可.但却沒有追问.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枫.在这之前.我希望你要相信晴雪.无论晴雪有怎样的过去.身上有着怎样的秘密与不可思议的事情.我永远都是深爱你的晴雪.不会有任何改变.”

沐晴雪的神色越來越凝重.说完之后.她那双凝视楚枫的美眸中突然有了奇异的神纹波动.那双黑宝石般的瞳孔如同星空黑洞般快速扩散.而后显化出宇宙星河幻灭的画面.无数的身影在那画面中浮现出來.无尽的大道神能如浩瀚澎湃.一缕缕秩序交织.洞穿乾坤六合.满天都是鲜血在飞溅.紧接着便是尸山血海的场景.一个个强者自九天上栽落.鲜血淋淋.尸骨崩裂.恐怖到了极致.

楚枫惊骇莫名.心“怦怦”狂跳.他无论如何也沒有想到晴雪的瞳孔内竟然会演化出如此恐怖而浩瀚的画面.这种画面不单单是视觉上的冲击.更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恐怖感觉渗透到了他的元神中.让他瞬间汗流浃背.浑身汗毛倒竖.身体不由自主颤抖了起來.甚至刺激到了真龙神血中的本源血脉.不由自主奔涌起來抵挡渗透到元神中的负面情绪.

“枫.你沒事吧.快闭上眼睛.凝神静心.”沐晴雪的美眸中仙光闪耀.瞳孔中的恐怖画面消失了.她的眸子恢复了正常.并且将神念传递到楚枫的深识海中.为他平复那种恐怖的情绪.

片刻之后.楚枫恢复了过來.但仍然心有余悸.他震惊地看着晴雪.想到刚才的看到的那些画面.双鬓与额头仍旧忍不住浸出了冷汗.

“晴雪.你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

晴雪摇头叹息.道:“有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自从十岁那年.我就时常出现幻觉.每晚都会很奇怪的梦.但醒來的时候却又无法清楚的记得梦境中的画面.从那时候开始.我就发现自身出现了许多的变化.我的血脉与天赋变得极高.每当面临绝境的时候.潜意识中就有一股神秘的意念凭空生出.这股以前可以激发我的血脉中潜藏的神能.护我安平.经过多年的努力.我现在已经能控制些许.也就是显化出刚才你看到的画面.但也仅此而已.”

楚枫闻言不禁沉思了起來.随后说道:“莫非是因为你的血脉之故.这些神奇的本事是你血脉本身所据有的潜能吗.”

“应该不是.我曾经问过师尊.师尊言称我身上的这些奇怪的现象与自身的血脉沒有关系.”沐晴雪摇了摇头.而后又道:“你知道太初道体吗.世间从未听闻过太初道体能以瞳孔演化出那些画面……”

“你是太初道体.”楚枫真的是惊住了.这种血脉他如何能不知道.身为太初真龙体.可以不知道其他的体质.但有五种体质一定得知晓.那就是太初道体、混沌霸体、仙王体、神王体、神明后裔纯正血脉.

这五种体质都是宇宙中最强血脉.与太初真龙体齐名.当修者将自身所有的血脉潜能都激发出來后.也只有这五种血脉才能与太初真龙体争锋.从某种角度來说.这些体质是楚枫最强劲的对手.

沐晴雪轻轻点头.道:“我是太初道体.但血脉中还有别的特性.与以往出现过的太初道体所有不同.我告诉你这些是让你无论任何时候都不要为我的安全而担忧.除非是我自身出现了问題.否则我相信这世间能取我的性命的力量几乎沒有.”

如此自信而肯定的话让楚枫心中充满震撼.他不知道晴雪为何会这般自信.但他相信晴雪并不是为了不让他担心而夸大其词.

楚枫不禁想起來金色虚影曾经说过的话.当时他曾说过不要为晴雪担忧.无论遇到任何的危险.她都能逢凶化吉.看來金色虚影早就知道什么秘密.只是沒有将这些事情详细说出來而已.

“你有这样的本事.我只会高兴.怎么会因此而认为你不是我的晴雪了呢.”楚枫震惊的同时.脸上浮现出了笑容.道:“这样的话.我真的不用为你的安危而担心了.”

“枫.你相信佛道的前世今生与來生之说吗.佛家说.一个人修炼到一定程度.有可能实现元神不灭.时光带走的只是肉身.而元神则会留下來.在來世寄身与新的血肉中.并在成长过程中逐步觉醒.开始新的生命.活出第二世.”

楚枫愣了愣.但很快就摇头.道:“这应该不可能吧.即便是真的可以.但目前为止似乎还沒有谁能做到.自古以來.出了那么多神道天位的神灵.他们哪个不是纵横九天十地无敌手.万族共尊.手段通天彻地.可是却沒有谁能活出第二世身.最多也只能在有生之年寻找可以续命的神物.让自己多活上几千上万而已.”

“晴雪相信有來世.”沐晴雪浅笑.道:“只不过是肉身的來世.而对于不灭的元神而言.只是一个沉寂与觉醒的循环过程.也就说在意识上.永远都是那一世.重生的并非元神.只是肉身.”

楚枫很诧异地看着她.心中感到有些奇怪.不知道晴雪为何会突然说这些.而且还信來世.而对于他來说.來世并重要.也沒有必须去相信.他只信奉今生无敌.拥有绝对强大的能力.到时候说不定就能逆天改命.凭借自己的能力与岁月抗衡.实现己身永恒不朽.万古长存.

“來世太虚幻.飘渺而遥远.今生才是可以把握的.所以我不会去想.我只会将所有的希望与精力都放在眼下这一世.力求在未來可以打破历代真龙体的桎梏.踏上无上神道.届时或许我就可以改变自古以來都无人能改变的东西.到了那时候.我要和你万古相守.在温馨与幸福中永无至今地生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