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87章 所向无敌

第一百八十七章 所向无敌

秦族数十名强者将楚枫与晴雪围困.在护法老者的示意下.他们向着楚枫和晴雪逼來.每个人都散发出强大的气势.

这些强者中大部分都有着神桥秘境的境界.只有那些年轻弟子境界在神纹秘境.他们神色冷漠.有的甚至还露出了狞笑.

对于他们來说.数十人联手围攻.就算是太初真龙体楚枫的血脉再强者.同阶战斗力再恐怖.也绝对不是他们的对手.所以他们并未急着冲杀上來.而是形成包围缓缓逼近.带着猫捉老鼠的戏谑.

楚枫扫视四周逼來的秦族众强者.而后再看向那个护法老者.他的眸光突然变得如冷电般逼人.道:“我本想饶你们不死.可惜你们却执意要取我项上人头.此事注定不能善了.既然几门执意寻死.我自当成全你们.”

“死到临头还大言不惭.受死.”那些逼來的秦族强者中有数名中年修者直接冲了山來.抬手就是秦族的传承神通秘术.神能精气爆发.兽吼惊天.在他们的双掌中各自冲出凶兽的头颅.“吼”的轰杀而來.

沐晴雪站在原地未动.此刻的她并非原本的容貌.也不是月仙幽的样子.出來的时候已经改变了样貌.而楚枫则是以真实面貌示人.此刻见到秦族的三名中年修者杀來.他脚步迈动“唰”的消失在原地.拉起无数的残影.

“锵.”

一声金属颤鸣.龙纹黑矛出现在楚枫的手中.其上雕刻的龙纹流转血色的光芒.给人以妖异的感觉.矛锋所向.快得人们眼花缭乱.

“噗.”

楚枫避过了三个秦族中年修者的攻击.手臂轻轻一震.龙纹黑矛洞穿而去.鲜血顿时飞溅了出來.正前方的那个中年修者当场就被洞穿了胸膛.

与此同时.楚枫飞跃而起.他的腿在空中连连摆动.满天都是腿影.只听“嘭嘭”两声.另外两个冲杀上來的中年修者立时横飞出去.鲜血狂喷.体内传來连串的骨裂声.而后“轰”的砸在街道上.将青石地面都砸出蜘蛛网般的裂痕.以及是骨断筋折.鲜血不管从口中涌出.止都止不住.

“死到领头你还敢逞凶.”秦族的其余强者们怒吼.“唰”的扑杀了上來.顿时数十人的神通铺天盖地杀來.满天都是凶兽在崩腾.那些神能凝聚而成的凶兽身躯与头颅狰狞而凶狠.发出惊天动地的咆哮.震得许多的人耳鼓欲裂.

“嗡”

楚枫双手演化阴阳八卦.阴阳鱼眼转动.八卦交替轮转.拥有神秘难言的力量.缕缕法则气息流动.旺盛而精纯的神能气息弥漫开來.

阴阳八卦图轮转.将所有轰杀而來的凶兽虚影全都抵住了.八卦交替碾压.将那些凶兽虚影一一碾压成光雨.这样的手段让在场的人全都震惊.包括秦族那些未曾出手的护法老者.

“轰”

楚枫那双正在划动的双手骤然分开.阴阳八卦顿时裂开了.狂暴的神能瞬间涌向十方.如海浪般汹涌翻滚.那些围攻他的秦族强者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气息.瞳孔猛然一缩.立时飞退开來.

然而.他们的反应还是太慢了.神能精气席卷而过.“砰砰砰”冲击在他们的身上.全都倒飞了出去.而楚枫则迈动脚步.紫金色的手掌闪烁炽烈的神光.如浓缩的太阳般璀璨耀眼.他挥动手臂当空拍击.大片的虚空接连崩塌.如同神岳震击.威势冲霄.

“噗.”

一名中年强者被紫金色的巴掌击中.身体当场四分五裂.血雾满天.连惨叫都來不及发出.

“噗.”

又一名中年强者被拍裂.其身体一下子就爆开了.场面非常的暴力与血腥.

“噗”

……

不过瞬息时间.十几个中年强者全都惨死在楚枫的紫金手掌下.快得让秦族的几个护法老者都反应不过來.想要出手阻止都來不及.

太初真龙体太强了.这是亲眼目睹的人们心中的第一反应.镇杀秦族强者如同摘花拔草般容易.这完全不是在战斗.而是在屠杀.

此刻.所有的中年强者尽数被镇杀.只剩下那些年轻弟子了.他们面色惨白.吓得浑身颤抖.差点肝胆欲裂.再也沒有刚才的自信.惊叫着飞退到几个护法老者的身边.看着立身在街道中央.双手紫金神光流转的楚枫.只觉得心脏上像是被压了一块巨石般难以呼吸.

尤其是先前口出狂言.说一只手都能镇杀楚枫的那个秦族年轻弟子.浑身已经被冷汗湿透.他的眼中充满惊恐与忌惮.即便是站在护法老者的身后.依然是双股战战.

“太初真龙体.你手段残忍.必将被天下共杀.”秦族的护法老者面色阴沉得能滴出水來.他沒有想到楚枫的战斗力会如此恐怖.

其实也不怪他轻敌.而是他们一直都待在荒城.对于东域神城以及九龙山脉近來发生的事情都不是很清楚.只知道楚枫当年与几大年轻强者一战.被重伤而跌落到了深渊裂缝下.而楚枫出來后血杀数百修者的事情.他并不知晓.

听到秦族护法老者这样的话.楚枫冷漠回应:“世人的眼睛都是雪亮的.是与否他们自己会判断.你不过是秦族中的一名护法.代表不了天下人.今日是你们要取我性命.而我只是被动反击.有道是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哼.说破天也改变不了你手段残忍的事实.”秦族的护法老者扫视四方.大声说道:“诸位.你们当中大部分也都是修炼之人.今日已经亲眼目的太初真龙体的手段.自古來都说这种体质为禁忌与不祥.此时你们应该明白了.这种人倘若让其成长.将來无路做什么势必会无所忌惮.到时候你们都有可能成为受害者.何不趁其羽翼未丰之时将其镇杀.如此才能永绝后患.”

此话一出.四周寂静无声.但很快就**了起來.有人低声议论.对于秦族护法老者的说话各持己见.有的觉得他说得有道理.但有的确也觉得他的只是想利用众人之手除掉楚枫而已.

“秦族的人.你们休要在此糊弄众人.”沐晴雪说话了.她的声音如仙乐般动听.像是美妙的乐章在奏响.虽然很冷.但却依旧让人沉醉:“自古以來有各种关于太初真龙体的传说.可是你们谁听说过这种血脉是杀人狂魔.有谁听说过太初真龙体会无缘无故杀人.事实上.数次黑暗洪流中.都是这种血脉为苍生而血战.不惜付出生命而抛头颅洒热血.庇护你们的祖先一辈又一辈.”

“时过万古.你们可以不记得曾经那些太初真龙体庇护你们祖先的恩德.但你们却也不能忘恩负义.将曾经为苍生立下无量功德的太初真龙体当做敌人.这种血脉有史以來沒有做过任何对不起苍生的事情.他对苍生只有付出再付出.你们扪心自问.对太初真龙体心怀敌意.难道就不感到羞愧吗.”

四周的人群都沉默了.关于太初真龙体的传说.人们已经听得太多.事实上也知道太初真龙体在古时为苍生立下的功德.然而还是有些人担心这种血脉的禁忌与不祥影响到大世.并且曾有传言.说就是因为太初真龙体的缘故.是这种血脉的不详才带來了黑暗洪流.

不过.经过晴雪这么一说.那种蠢蠢欲动的人已经按捺住了.秦族护法老者的挑唆未能成功.脸色不禁变得更加阴沉了.看向沐晴雪的眸光变得非常的冷冽.杀意不加以掩饰.

在这种情况下.秦族的护法老者们知道想要挑唆众人出手合力围杀楚枫是不可能实现了.他们“唰”的将楚枫与沐晴雪给围了起來.

“真龙体.你的确很强大.我们联手或许也沒有把握能将你镇杀.可惜现在你并非一人.不知道你身边这个女子是否也有如你一样强大的本事.”秦族的护法长老狞笑了起來.很显然他们沒有把握镇杀楚枫.此刻已经打起了沐晴雪的注意.

楚枫闻言表情得很平静.嘴角甚至浮现出了一缕笑意.道:“你们想要对她动手.从而让我分心.无法与你们全力一战.秦族的人都是这么卑鄙吗.”

“事到如今沒有什么可说的.就算是天下人笑话.我们也势在必行.”秦族的护法老者眸光森冷.大声说道:“况且.此事只是我们的个人行为.与秦族沒有关系.今日你杀我秦族数十人.我们的目的是让你伏法.不在乎使用什么手段.”

“哗.”

人们哗然.一片喧嚣.顿时沸腾了起來.不想知道多少的人议论开來.为秦族的护法老者的言论而感到不齿.秦族本身是半神传承.那是除了万古神朝与神灵传承之外的最强势力.当有风骨才是.沒想到他们的护法竟然会以一个女子來牵制楚枫.这样的事情竟然也能做得出來.

“秦族真是不择手段啊.此事过后.必然天下人耻笑.”

“沒错.护法都出动了数人.结果却奈何不得只有神桥秘境一重天的真龙体.到头來竟然还想用一个女子來威胁.真是妄为半神传承.”

“我算是看出來了.所谓的半神传承.还很是道貌岸然.自诩玄门正宗.可是做着的事情确实蛮横跋扈.手段卑鄙.”

“看來太初真龙体楚枫今天遇到麻烦了.他再强大怕是也难以在秦族众护法的围攻下保全身边的女子.倘若他全心保护那个女子.届时必然会被秦族的护法有机可趁.情势非常的不利.”

“有道是.不怕对手太强大.就怕对手太卑鄙.这句话或许就说的秦族这几个护法吧.真是为他们感到羞耻.竟然会如此下作.”

……

四周不知道多少的人议论.有些心中热血.看不惯这种行为修者对此感到愤怒.说出來的话也很难听.让秦族的护法老者与年轻弟子们脸色铁青.

可是.人们说的都是事实.而且这里无数的人都听到了.他们这样做.别人自然可以说.即便是秦族再霸道.也不可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将那些议论的修者都杀了.那样的话就真的成了天下公敌了.届时必然会被其他的大势力抓住把柄而打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