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90章 杀人如拔草

第一百九十章 杀人如拔草

晴雪修炼《伐字诀》的速度让楚枫感到震撼.虽然她得到了七绝天神的传承.可是这种领悟能力还是过于惊人了.

就这样他们在荒城内继续待了几日.而秦族的人终于找到了他们的踪迹.一大群强者将客栈围困.引來无数的人围观.

秦族大批的强者來到荒城已经有很长的时间了.人们都知道他们是为何而來.目的是什么.此刻见到他们将一座客栈给围住.立时就明白了什么.

秦族共有数十人.他们立身在客栈四方的空中.密切注视每个地方.同时派人回到他们在荒城内的大院.将事情禀报给秦重山.

客栈的小院中.晴雪本來在精修《伐字诀》.楚枫则在她的身边打坐.沒想到外面突然传來许多强大的气息.这让他们顿时睁开了眼睛.眸光在刹那间变得异常凌厉.

“晴雪.看來荒城待不下去了.我们得离开这里了.”楚枫站起身來.打开房间.与晴雪同时冲到了天上.目光如冷电般扫视四方.

他单手背负.浓密的黑发在风中飞扬.冷漠而凌厉的眸光扫向哪里.那里的秦族强者便有种刀刃临身的感觉.心中不由自主泛起阵阵寒意.

“太初真龙体.今日看你还能逃向何处.”秦家众人中领头的中年人说道.他大腹便便.身体胖得如圆球似的.两只小眼睛中闪烁缕缕寒光.

秦族一名年轻弟子双手背负.嘴角噙着冷笑.拿眼睛斜睨楚枫.道:“太初真龙体.自三年前九龙山脉一战.你可是威风得很啊.可惜血脉再强又能如何.终究只是个神桥秘境初期的修者罢了.这世上天才层出不穷.可惜大多数都会夭折在这条路上.而你惹上我们秦族.也就注定了你的结局.”

“你们还真是阴魂不散.上次派來的人死了才沒多久.现在又來一群.看來你们秦族的人有点多了.其中一部分觉得活着太累.想要早点解脱.我也正好手痒.”楚枫淡淡地说道.满脸的笑容.他在这群人中并未见到那个秦重山.如此便沒有什么好忌惮的.

“死到临头还敢大言不惭.我们的精英护法很快就会赶來.届时抬手便可镇压你.不知道到时候是不是还能这般口出狂言.”

楚枫笑了.扫了秦族众人一眼.道:“莫非你们认为可以拦得住我.”

“那就來试试.”秦族那个领头的中年胖子冷笑.所有人的顿时行动了起來.他们向着楚枫与沐晴雪逼近.每个人都将神能精气提聚到了巅峰.

“嗡.”

面对秦族众人的围攻.楚枫沒有再说什么.他单手背负.一脚踏向前方.脚掌落在空中.澎湃的紫金血气轰然爆发.大片的虚空都裂开了.正前方那个秦族修者当即倒飞出去.大口喷血.骨断筋折.

“可惜.秦重山还未赶到.再次之前收割你们一些人的性命对于我來说不是难事.”楚枫的眸光突然变得霸道异常.他满头黑发飞扬.旺盛的紫金血气冲出体外.如浓缩的神海在翻腾.

“联手困住他们.等待精英护法到來.届时他就是插翅也难逃.”秦族那个领头的中年胖子吆喝道.并且也冲了上來.加入了围困楚枫的行列.

“就凭你们.杀们如摘花拔草般容易.”楚枫的嘴角泛起一抹冷笑.他如蛮兽附体.携着滔天的紫金血气而行.如浩海淹沒而來.紫金色的拳掌震碎长空.大手如浓缩的神岳般压落.

“噗.”

一名秦族年轻弟子当场爆裂.鲜血激射.发出凄厉的惨叫.直接被打爆了.

“唰.”

一柄墨绿色的通灵宝剑破空而來.直逼楚枫的眉心.剑尖吞吐犀利的神芒.将虚空都洞穿了.

“锵.”

紫金色的手掌当空拍了出去.墨绿色的通灵宝剑顿时巨颤.锵锵鸣响.而后“叮”的崩成数段.断裂的残片飞射向四方.“噗噗噗”洞穿数人的身体.带起一股股鲜血.

“就你们这些货色.只是來送死而已.”

楚枫尽显霸道与强势.他迈动脚步.在这片空中快速穿梭.旺盛的紫金血气压得对手胸闷气喘.一瞬间起身到一名中年修者的你面前.探手将其头颅拘在了手中.

“噗.”

大好的头颅立时被拧了下來.无头尸身的脖颈中冲出数米高的血柱.如同喷泉爆发.紧接着他侧身一拳.金色的拳光贯穿十米长空.“噗”的将又一人的胸膛打出一个血洞.连心脏都爆开了.

“沒空与你们浪费时间了.秦重山沒有來.你们也敢对我出手.自寻死路.”楚枫快速迈动脚步.每一步落下都让这片空间跟着律动.脚步落下如山岳震击.恐怖的血气如长河席卷而出.

“轰.”

前方两名秦族的年轻弟子顿时被血气长河击中.整个人倒飞数十米远.浑身龟裂.鲜血激射.还未落地便四分五裂.满天都是血雾.场面异常的暴力与血腥.

“大家不要乱.速速集中起來.联手抵挡.”秦族那个肥胖的中年人脸上露出了惊恐的神色.真正对上楚枫才知道他有多么的可怕.

“联手也沒用.送你们全部归西.”楚枫双手背负.连拳掌都懒得用了.体内的生命血气沸腾到了极致.九条紫金真龙冲出.发出惊天动地的龙吟.

“轰.”

他在空中从容迈步.每一步落下都像是有大岳镇压了下來.血气凝聚而成的紫金大脚当空镇压而下.将数名秦族修者覆盖.在他们惊骇欲绝的眼神中.身体快速崩裂.只來得及发出短促而凄厉的惨叫声.

“真龙绝.”

楚枫清啸.双手快速划动.而后猛然一震.九条紫金色的血气真龙“吭”的冲向四面八方.霸气的龙躯各自贯穿了一个秦族修者的胸膛.让他们的身体猛然后弓.而后“噗噗噗”接连爆裂开來.

“吭”

九条紫金血气真龙瞬间镇杀了九人.而后对着天穹发出震撼灵魂般的龙吟.这片天地都像是在颤抖.这样的威势惊得剩下的秦族弟子肝胆欲裂.几乎要崩溃.完全沒有了战斗意志.

“快走.找到精英护法.我们不是他的对手.”有人发出惊恐莫名的叫声.转身就逃.根本不敢有丝毫停留.

“既然來了.还想去哪里.”冷漠而充满霸道的声音自楚枫的口中发出.他探手而出.紫金血气凝聚的手掌覆盖方圆数十米.一把将逃到百米之外的几个年轻修者拘在了手中.

“不.我们不想死.不要死我们……”那几个年轻弟子吓得崩溃.死亡的恐惧完全将他们淹沒了.忍不住大声求饶.

“噗.”

回应他们的是楚枫的冷漠与无情.血气大手收拢.几个秦族年轻弟子的身体顿时传來骨裂声与肌体崩裂的声音.鲜红的血液从指缝中溢出.嗒嗒滴落.

这样的画面对于四周赶來围观的人们來说太震撼.而对于秦族的其余修者來说则太恐怖.他们一个个面色惨白.根本沒有想到竟会是这样的结局.精英护法还未赶到.他们的人已经死去了一半.

这些秦族修者都是大都是神桥秘境的修者.只有那些年轻弟子是神纹秘境的人.平日里他们自诩境界不弱.而且又是半神传承秦族的人.修炼的是强大的半神经文.从來都是高高在上充满了优越感.

可是.谁都沒有想到.今日面对太初真龙体尽是这般不堪一击.如同蝼蚁般被抬手镇杀.从未体会到的死亡的恐惧让他们吓破了胆.甚至连逃跑都忘记了.

“太初真龙体.本护法在此.你休得逞凶.”就在这时候.远方的街道上空传來中气十足的怒吼.一道身影如光一般划破长空而來.相距尚有数千米.但那股强大的气势却如风卷残云般而來.

“秦重山.”

楚枫瞳孔微缩.数千米的距离对于秦重山这样的强者來说不过是几息的时间罢了.

“精英护法.救我们.”秦族的那些年轻弟子惊恐大叫.发出几近崩溃般的声音.见到秦重山出现了.本來已经绝望的眼神突然充满了光亮.

“秦重山來了也救不了你们的命.我要杀你们.你们就必须死.”楚枫杀意被点燃.此刻的他如同地狱杀神.双眼冷漠得沒有丝毫情感.体内的太初镇海中“唰唰唰”伸出数十条嫩绿色的枝条.其上缭绕神纹.闪烁神光.瞬间将数十名秦族弟子的脖子缠绕了起來.

“精英护法救我们……”秦族的年轻弟子与中年修者惊恐大叫.他们拼命挣扎.顺手死死抓住缠绕在脖子上的嫩绿色枝条.想要将其崩断.

“小孽畜.你敢杀了他们.就算是追到天涯海角.本护法也要将你抽筋剥皮碎尸万段.”秦重山看到这一样的画面.顿时睚眦欲裂.发出咆哮般的怒吼声.其速度骤然加快.瞬间就來到了那些年轻弟子与中年修者的修炼.抬手一挥.神光席卷而出.就要将枝条给崩断.

就在这时候.楚枫却拉着晴雪的手飞出数百米.连带着那些被枝条缠绕着脖子的秦族修者也都跟着飞出数百米.他们的身体完全是被拖着而行.恰好避过了秦重山的挥出的神光.

“竖子尔敢.”秦重山满头黑发都炸开了.双眼圆瞪.怒不可遏.他快速追了上去.想要将秦族的人给解救下來.

“小爷有何不敢.犯我者必诛.”楚枫冷漠回应.神能精气运转.心中意念一动.那些枝条立时变得比利刃还要锋锐.“噗噗噗”将数十人的头颅全都割了下來.

“噗……”

数十具无头尸身的脖颈一起喷血.如同血色的喷泉.冲天而起.随后化为满天的血雾.弥漫浓重的血腥气息.这样的画面让亲眼目睹这一幕的人们全都感到遍体生寒.而秦重山的脸色唰的阴沉如水:“你……”

“这世上还沒有我楚枫不敢做的事情.区区秦族又算得了什么.半神传承在未來的洪流中也不过是沧海一粟罢了.你秦重山境界高深.的确很强.但不出数年.我便能镇杀你.”

“数年.你觉得你还有机会吗.”秦重山的双眼布满了血丝.亲眼看到家族中的修者被尽数杀死.这让他感到非常的愤怒.身后有一只太古凶兽的虚影逐渐显化并凝视.一股久远的蛮荒气息弥漫开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