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11章 残杀

第两百一十一章 残杀

楚枫的威势无常的恐怖.让神桥秘境巅峰的强者都变色.尤其是看到自己紫金真龙的时候.他不得不开始怀疑楚枫的身份了.

“你……究竟是谁.”

楚枫沒有回应.只是冰冷逼视黄衣青年.迈步往前走去.每一步都像是重重踏在了黄衣青年的心脏上.让他身体颤抖.脸上充满了恐慌.

“放肆.这里是逍遥宫.你以为是你可以撒野的地方吗.”神桥秘境巅峰的强者挡在了黄衣青年的面前.他的眸光非常的冰冷.道:“如果你真是那太初真龙体.真是得來全不费功夫.任凭你有天大的本事.今日都无法改变结局.”

“真龙体……你就是太初真龙体”原本面露恐惧的黄衣青年.其脸上突然露出了冷笑.大声道:“你们还不出手吗.给本少主拿下太初真龙体. 本少主要用铁链将其锁起來做战宠.”

阁楼的第二层顿时传出几股强大的波动.很快便有四名神桥秘境巅峰的强者走了下來.而楚枫仿佛根本沒有看到那些强者似的.他直接向着黄衣青年逼去.

“太初真龙体.我來镇压你.”黄衣青年身前的神桥秘境巅峰强者探手抓了过來.神能奔涌而出.欲将楚枫笼

面对这样的手段.楚枫连看都沒有看一眼.他的眸光一直盯着黄衣青年.当神桥秘境巅峰强者的大手抓落过來的时候.他随手一挥.旺盛的紫金血气轰然爆发.一下子就崩碎了那只抓來的手掌.

青色的袖袍在空中震荡.血气如浓缩的长河奔涌.“轰”的震击在神桥秘境巅峰强者的身上.其身体猛然后弓.紧接着便被楚枫的手掌吸了过來.一掌印在了胸口上.

“噗.

神桥秘境巅峰的强者鲜血狂喷.体内传出连串的骨裂声.整个人直直倒飞出去.轰然撞在阁楼的墙壁上.木屑飞溅.落地后已经是骨断筋折.难以爬起.

楚枫出手重创神桥秘境巅峰强者不过是瞬息间的时候.那些从二楼赶來的强者根本來不及出手相救.只能眼睁睁看着.当他们反映过來的时候.楚枫已经來到了黄衣青年的身边.

“快.你们快给本少主拿下他.”黄衣青年大惊.他想要站起身來.可是却有一股恐怖的力量压在他的身上.如同无形的山岳压身.根本难以动弹.

“你敢对我们少主出手.找死.”四个神桥秘境巅峰的强者面色大变.几乎同时扑杀了过來.他们能感受到楚枫对少主有着炽烈的杀意.

“就凭你们也想阻拦我.”楚枫的脸上露出残酷的冷笑.他五指摊开.于前方随意划动.伐字诀演化出无数的剑穿杀而出.

四个神桥巅峰的强者感受到剑气蕴含的恐怖杀伐.心中惊骇莫名.赶紧施展神通來抵挡与化解.可是让他们惊骇的是.紫金色的剑气无坚不摧.拥有恐怖的穿透力.瞬间击破了四大强者的神通.“噗噗噗”穿过他们的身体.鲜血飞溅而出.

“叮……”

四道剑气洞穿四大强者.带着他们的身体倒飞出去.“叮”的钉在了阁楼内的木柱上.直到剑气消散了.他们的身体才贴着木柱滑落在地.鲜血染红了大片的地面.

“你……怎么可能这么强……”

几个神桥秘境巅峰的强者挣扎着翻爬起來.眼中充满了难以置信的神色.同时也有着深深的恐惧.先前的自信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楚枫不语.眸光异常的森寒.只是随意扫视了几个强者一眼.便让他们感到遍体生寒.骨头缝里都在灌冷风.

“你……你想对本少主如何.”黄衣少年色厉内荏.有道宫秘境中后期的师尊撑腰.他一直有优越感.此刻摆出身份.以此來威慑楚枫.

“啪.”

回应黄衣青年的是一记响亮的耳光.当时就让其左脸高高肿起.后槽牙都差点飞了出來.肿的跟煮熟的猪头似的.

“放肆.你敢如此对本少主”

“啪.”

回应黄衣青年的依旧是响亮的耳光.这次是右脸.顿时让其两半边脸都高肿了起來.一口牙齿都被抽碎了一半以上.

“太初真龙体”黄衣青年睚眦欲裂.他何曾受过这样的羞辱.身为逍遥宫的少主.师尊又是道宫境界的强者.这些年來从來都是高高在上.颐指气使.

“你不要以为拥有古血体质就能嚣狂了.在本少主的师尊眼中.你连蚂蚁都算不上.今日你敢如此对本少主.他日势必会追悔莫及.”

楚枫并言语.对于逍遥宫少主的话充耳不闻.“噗”的将其嘴撕了个稀巴烂.鲜血激射.顿时让其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你刚才说她的玉足晶莹.看着忍不住想要把玩是么.”楚枫的嘴角泛起残酷而森冷的笑容.指着逍遥宫少主的双手.道:“你当时想的是用那只手.”

“不……不要……”黄衣青年脸色惨变.他似乎已经想到接下來将要发生怎样的事情.双手猛然缩了回去.

“你不能这样对我们的少主.要是被宫主知道.你必然是死路一条.”几个神桥秘境的强者也感觉到了失态的严重性.要是少主死在了楚枫的手中.他们难辞其咎.将会承受松赞青无边的怒火.

“你们太聒噪.”楚枫连看都沒有看几个已经被重创的神桥巅峰强者一样.随意伸手在空中一按.紫金色的大手印显化.“嗡”的压落下去.

“噗”

几个神桥巅峰境界的强者顿觉数座大岳震击而至.体内骨骼尽皆崩断.内脏都碎了.鲜血狂喷.横飞十几米.只能躺在地上挣扎.难以爬起.

“是这只手吧.大多数人习惯性使用右手.”楚枫的话语很平静.可是听在黄衣青年耳中却让他肝胆欲裂.浑身哆嗦个不停.使劲的将手缩在身后.

可是这些都是徒劳的.楚枫一把就将其右手给扒拉到了身前.而后在黄衣青年惊恐莫名的眼神中.“噗”的震碎了其手掌.

“啊”

黄衣青年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整只右手手掌完全爆碎.变成了血泥.剧烈的疼痛让他浑身抽搐.就连五官都扭曲了起來.

然而.事情远远沒有结束.楚枫抓住那只失去手掌的右臂看了看.微微用力一拧.“噗”的一声.整只手臂都脱离了黄衣青年的臂膀.被生生拧了下來.

“啊”黄衣青年再次发出惨叫.那声音已经不像是人发出的了.他的眼中充满惊恐与绝望.几乎以哀求的声音道:“杀了我.给个痛快的.求求你不要再折磨我了……”

“想死.”楚枫平静地看着黄衣青年.眸光非常的冷漠.道:“可惜死对于你來说只是奢望.”

话落.楚枫将黄衣青年的左手拉到了身前.一巴掌拍下去.将其左手震碎成肉泥.而后一截一截将其臂骨境界捏碎.

黄衣青年凄厉惨叫.五官都扭曲到了一起.浑身抽搐个不停.这种痛疼让他难以忍受.他想求饶.可惜却发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只能以哀求的眼神看着楚枫.

对于这种事情.楚枫自然不会手软.如果事情过后的悔恨会有用的话.这世上何來因果循环.

“刚才你看我的女人时.眼中充满了幻想.所以我对你这双眼睛很不满意.”平静的声音在黄衣青年的耳边回荡.吓得他心胆皆裂.口中发出呜呜的声音.眼神充满乞求与惊恐.

可惜这些都是沒有用的.因为楚枫的双指已经落了下去.在他的瞳孔中越來越大.

“噗.”

鲜红的血液自黄衣青年的眼眶中激射而出.一双眼珠子滚落了下來.留下两个淌血的空洞的眼眶.

“啊……我的眼睛.我的眼睛……”

黄衣青年终于发出了声音.他在地上疯狂的翻滚.那惨叫声比夜枭哭啼还让人感觉到惊悚与发麻.

阁楼门口.熊孩子与踏炎乌骓看到这样的场面.脸上的肌肉不禁轻轻**着.这种手段着实是残酷了些.让他们都感觉到一股寒意袭上心头.

同时.他们也更加明白了晴雪在楚枫心中的位置.若不是黄衣青年不开眼.说出那些轻浮的话语.对晴雪存在幻想.就算是死也不至于如此的凄惨.

就在黄衣青年在地上痛苦翻滚的时候.楚枫探手一吸.一块指姆大小的玉符从其身上飞了出來.被他攥在手中.

紧接着.楚枫接施展出两记手刀.“噗噗”两声将黄衣少年的双腿其根斩断.鲜血狂飙.

黄衣少年已经发不出声音了.连惨叫的声音都无法发出了.他失去了四肢.躺在地上抽搐着.浑身全都是血.看起來非常的可怖.

而楚枫却不想让他就这样死去.施展手段为其止血.保持其生命之火不枯竭.而后便不再理会.起身走向那些骨断筋折的神桥巅峰强者.

“你……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这里可是逍遥宫.你已经用残忍的手段废了我们的少主.你还想怎样.难道就不怕我们的宫主会追杀你到天涯海角吗.”

神桥秘境巅峰的强者们心惊胆颤.看着楚枫不断逼近.他们的心跳越來越快.脸色也越來越苍白.瞳孔中充满了惊恐.他们希望用逍遥宫主的名头來震慑楚枫.为他们争取一线生机.

可是结果注定要让他们失望.楚枫连半神传承都不会忌惮.更何况只是一个道宫境界的逍遥宫主.以此就想让他改变决定.只能说太幼稚了.

楚枫每往前走一步.那些神桥巅峰的强者就会往后爬着退一步.很开就退到了墙脚.他们挣扎着想要站起來做最后一搏.可是体内的神能与血气翻腾得厉害.根本难以运转.

“噗.”

楚枫伸出手掌往前一划.紫金色的掌刀“哧”的割裂虚空.将几个神桥秘境巅峰强者的脖子斩断.头颅顿时滚落了下來.无头尸身的脖颈中冲出数米高的血液.如同血色的喷泉爆发.

镇守在逍遥宫内的强者全都殒落.这些人虽然有着神桥秘境巅峰地位境界.可是血脉普通.无法拥有禁域.对上楚枫变如同摘花拔草般被镇杀.沒有任何的悬念.这阁楼中唯一活着的只有昏死过去.四肢全失的黄衣青年.